刚刚更新: 〔至尊逍遥神医〕〔天外飞仙恩怨录〕〔官妖〕〔天煞兵王(最强至〕〔末世之猎魂人〕〔我的伟大的卫国战〕〔神道酬何〕〔系统的神级小店〕〔璀璨王牌〕〔妖女必须镇住〕〔振南明〕〔骑士和牧师与法师〕〔知心大师〕〔修道红尘间〕〔为你抹去一世尘埃〕〔神运武医〕〔邪王盛宠:萌妃逆〕〔冥娇〕〔神级无敌学生〕〔穿越成了小男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263章是她的女儿?
    秦纷繁很认真的看着她:“这次多亏了您,我的朋友宋小霜才能得救。”

    祁雯丽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确定她不是客套,轻笑出声:“秦小姐,你是不是忘了,我和贵公司签订了合同,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

    “我知道,但我也明白hr阴性血的珍贵,所以还是要感谢您。”秦纷繁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小霜身体不便,特意嘱咐我,一定要将感激之情带到。”

    “好了,我知道了。”

    祁雯丽收起笑容:“还有别的事吗?比如,你不想针对合同说些什么?”

    秦纷繁直起身,刚想说话,余光却瞥见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相框,身子蓦然一僵!

    这相框内的照片,是一个母亲带着孩子,母亲和祁雯丽的眉眼有七八分相似,而她怀中抱着的婴孩……

    秦纷繁双手握成拳,死死的盯着那张相片一动不动。

    祁雯丽没等到她的回答,疑惑的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最后定格在那个相框上,也愣了一下:“秦小姐对这张照片感兴趣?”

    “能……给我看看吗?”

    看着秦纷繁眼中闪动着不同寻常的光芒,祁雯丽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相框递给她。

    秦纷繁几乎是抢过,手指细细拂过照片上婴孩的脸。

    看着她的神情,祁雯丽像是想到了什么,霍然一下子站起来,突然间握住她的双肩,语气激动:“你是不是见过照片上的孩子?”

    秦纷繁满脑子正乱糟糟的,像是有无数蜜蜂在耳边嗡嗡作响,被她这么一喊,吓了一跳,手中脱力。

    相框“砰”的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玻璃镜面被摔碎,稀里哗啦的落了一地。

    秦纷繁惊了一下,仓惶往后退了两步,口中直说对不起,祁雯丽已经蹲身,捡起相框,完全不顾旁边还有碎裂的玻璃渣子。

    “还是让别人来收拾吧,别扎伤了手。”

    秦纷繁担忧道,然而祁雯丽恍若未闻般,将相框捡起来,抖掉上面残留的碎渣,拿出相片,眸中闪过一丝哀恸。

    秦纷繁心猛然跳了一下。

    难不成这照片上的女孩,出了什么事吗?

    她没忍住开口:“这个女孩,是您的女儿吗?”

    听到秦纷繁的问话,她攥着照片的手更紧了,半饷才低声开口:“是,是我的女儿。”

    “那她……”

    “她已经不在了。”

    听到祁雯丽的话,秦纷繁的心突然一痛。

    “看你的年纪,应该才二十刚出头吧?我女儿若是活着,也同你一般岁数。”

    秦纷繁一向不太会劝人,此刻更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干巴巴的说:“节哀顺变。”

    谁知祁雯丽抬起头,看着她的眼里多了几分柔和:“你长得和我很像,或许我女儿也是你这般模样吧。”

    秦纷繁笑了笑,虽然有点冲突死者的感觉,但若是能让生者得到安慰,她愿意在这儿多让对方看一会。

    而且照片上这个孩子……和她幼年时的照片,实在是太像了。

    秦纷繁记得家里的相册中,有她刚被抱回去时候的照片,和这相框里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或许是孩子都长得差不多,或许是她记错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不知为何,秦纷繁越看越觉得眉眼相似,便不由的心惊肉跳起来。

    她张了张口,嗓音干涩:“恕我冒昧,我想请问,您只有这一个女儿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祁雯丽放下相框,转身一脸疑惑。

    她的情绪已经平定下来了,好似刚才的失态不过是秦纷繁的一场幻觉。

    秦纷繁也觉得自己这个问话有点过分了,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就是,就是……”

    她一时没想出托词,倒是祁雯丽开口了:“我就这一个女儿。”

    说话间,祁雯丽眼神闪烁了一下。

    秦纷繁并没有看见。她松了口气,心底却也有些失落。

    她本来还以为……果然这天下那么大,亲生母亲哪里是这么好找的。

    想到襁褓上那两朵双生花,秦纷繁垂下眼眸:“是我问了不该问的,抱歉。”

    “没什么,人有好奇之心,很正常。”

    祁雯丽捏了捏眉心:“既然你不想谈合同的事情,那你的谢意我也收到了,我这里还有点事,你请自便。”

    “叨扰了这么长时间,我先回去了。”

    秦纷繁往前走了两步,手臂一挥间,作势不小心,将笔筒碰落在了地上!

    “抱歉。”

    秦纷繁立刻蹲身捡起笔筒,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似乎捻起了什么东西,很快缩回袖子里,将笔筒放好。

    “那我就先走了,您留步。”

    说完,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坐在车上,秦纷繁才深深吐出了口气出来。

    左手从袖中伸出,看着刚才紧紧捏住的落在地上的头发,秦纷繁苦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起,她连这种微小的希望,都要去验证了?还是说,她真的太渴望,有一份真正血脉相连的亲情了。

    讽刺的扯了扯嘴角,秦纷繁还是开了口:“转弯,去燕家的研究所。”

    二十分钟后,她从燕家的研究所里出来,顿感神清气爽。

    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哪怕没有任何关系,起码不用整日放在心上念着想着了。

    “叮铃铃”

    听到手机响了,秦纷繁瞥了一眼来电人,没有半点惊讶的接起了电话,果真听到来自燕泽阳的质问:“你去研究所做什么?”

    “去化验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秦纷繁皱了皱眉:“我做什么事都一定要向你报告吗?”

    “那里不安全。”出乎意料的,燕泽阳的语气软了几分,“那里都是化学原料,还有辐射,你若是有什么事,就找人替你去办。”

    秦纷繁难得听见他这样说话,本来也就没打算瞒着他,索性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那端沉默了好一会:“你怀疑祁雯丽是你的母亲?”

    “也只是猜测,不过可能性很小。”秦纷繁的语气难掩失落,“我试探性的问过,她说只有一个女儿,但我那襁褓上绣着双生花,我猜测可能是双胞胎,我或许还有个姐妹。”

    “姐妹,江月么,我看你们倒是像的很。”

    燕泽阳不过是随口一说,秦纷繁却是心中一震,险些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春晓〕〔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