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比蜜糖甜〕〔霸道老公求休战〕〔辣妻要逃:总裁你〕〔我的冰山总裁老婆〕〔萌妖为妻,将军滚〕〔重生豪门:权少宠〕〔这个男人有点强〕〔都市透视医仙〕〔暗黑王者回都市〕〔都市之太古分身〕〔重生大富翁〕〔篮坛史上最强〕〔时空飞盘〕〔我的恐怖猛鬼楼〕〔钱探吴乾〕〔商海雾霾〕〔流水无情花有意〕〔西厂〕〔捉鬼极品大妖王〕〔八零后咸鱼术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婚来袭:总裁,轻轻亲 第265章她也叫阿月?
    他的声音却和动作不符,愈发轻柔:“你们知道她怎么死的吗?就像现在这样,被当做人质,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救她。于是她被一刀抹了脖子。”

    “我昨晚还梦见了她生前的样子,笑的那么好看,甜甜的,一直喊我爸爸。”他的语调突然拔高,“可是我连给她埋骨的地方都出不起!”

    他的眼里一派灰败绝望。

    秦纷繁死死盯着在他身旁的祁雯丽,一个没有求生谷欠望的人,很容易会发疯而带着别人一起死。

    祁雯丽看起来很淡定,甚至比在场所有人都淡定的多,好似此刻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人并不是她。

    她开口,语气很平和:“就算是杀了我,你的女儿也不会回来了。”

    “闭嘴!”

    男人疯狂大喊,手一抖,那吹弹可破的刀刃,险些直接割断她的动脉,惊的周围人一身冷汗。

    秦纷繁已经攥了一手的汗,可祁雯丽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道:“你真的觉得你这么做,她就会托梦告诉你,她开心了吗?”她淡淡吐出两个字,“做梦。”

    男人身子一僵。

    “死了就是死了,就算此刻你做的太多,不过是给你自己没能救得了她,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够了!”男人狂怒起来,挥舞着刀,“你懂什么,像你们这种有钱人,什么都不缺,怎么知道我失去孩子的痛苦!”

    “我懂。”

    祁雯丽眉宇间有化不开的忧愁:“我也失去过。”

    男人怔愣了一下,趁着这个工夫,秦纷繁已经偷偷从边上绕到了男人的身后。

    周围的人都看着,却碍于那一捆炸弹,没有人敢上前帮忙。

    秦纷繁咽了口口水,眼见自己同祁雯丽不过咫尺距离,一咬牙往前跨过一步,同时用力拽了祁雯丽一把!

    未曾想,与此同时,男人突然回头!

    他骤然眦目欲裂:“你在做什么!”

    他的刀比秦纷繁手速更快的架在了祁雯丽的脖子上,秦纷繁心中暗暗叫苦,脸上却盛满了温柔的笑意。

    她无所畏惧的往前跨了一步:“你别激动,我有话想告诉你。”

    “什么话?”男人拉着祁雯丽往后退了一步。

    “是关于你女儿的话。”秦纷繁可以放低了声音,在这种环境下带着极强的誘惑,“你说你女儿托梦给你,那有一句话,她有没有告诉你?”

    男人瞳孔蓦然缩紧:“哪一句!”

    秦纷繁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男人满脸疑惑:“你说什么,大声点!”

    秦纷繁又重复了一遍,能清楚的看见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在玩什么把戏!为什么我听不见!”

    男人脸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秦纷繁摊摊手,一脸无辜:“我已经很大声了,是不是你耳朵不好使啊?”她环视了一圈周围,“你们说,是不是听见我的话了?”

    一片沉寂中,有个胆子大的总算站出来开口:“听,听见了。”

    “我也听见了!”

    “我也……”

    越来越多的人说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秦纷繁在心底松了口气,脸上却没什么变化,直直看向男人:“你看,大家都听见了,肯定是你耳朵不好。”

    男人被一群人弄得糊涂了,他也有怀疑,可对女儿话语的期待,已经超越了一切。

    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你再说一遍。”

    秦纷繁又重复了一遍,这次能听到很细微的声音,但听不清是什么。

    男人为了听清,又往前走了一步。

    他一步步往前走,不知不觉就离秦纷繁非常近了。

    秦纷繁抓住时机,又狠又快的用手肘击向他的下颚,然后另一只手迅速拉过祁雯丽!

    她的速度很快,男人全然没有意料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只来得及挥动了一下手上的刀,然后就因为下颚剧烈的疼痛而弯下了腰。

    四周的保安趁机一哄而上,制服了男人。

    他低低嘶吼着,双目充血,死死盯着已经跑出人群之外的两人。

    秦纷繁拉着祁雯丽跑出人群,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呢!”

    “你的手……”

    秦纷繁被祁雯丽这么一提醒,才感觉到手臂传来的剧烈痛楚,一低头,发现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不断的往外流着血。

    祁雯丽低头从包里翻出一件薄的衬衫,用力将她的伤口包扎好:“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话是这么说,秦纷繁却感到一阵头晕。

    祁雯丽见此也不再废话,扶着她就往外走。

    好在伤口不深,在医院上药包扎之后,血很快就止住了。

    秦纷繁放下胳膊,歉疚的看着祁雯丽:“抱歉,耽误你上飞机了。”

    “你也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如果说抱歉,应该是我说才对。”祁雯丽看着她的手臂,“你来找我,为了什么事?”

    “这个!”

    秦纷繁从包里拿出文件,手有些抖:“你……你自己看吧。”

    祁雯丽接过文件,一开始表情还正常,翻到最后,面色已苍白如雪。

    文件被紧攥在手中,祁雯丽缓缓抬头,脸上浮现出迷茫的神色:“你是……”

    “我知道你不会信,但这份报告货真价实,我是拿了你落在办公室桌旁的头发去检验的。”

    秦纷繁一五一十的解释道:“而且你桌上的照片,孩子和我小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你若是不信,我也可以把照片带来给你看。”

    祁雯丽听着她的解释,眼圈微微泛红,她什么也没有说,目光却越发深邃。

    等秦纷繁一口气说完,她才缓缓伸出手,抚上秦纷繁的脸颊:“我又怎么会不信,你和我年轻时,几乎是一模一样……”

    她低低笑出声,眼泪却夺眶而出:“我只是太惊喜了,被这喜悦砸伤了脑子,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接连不断的喊着:“阿月,我的阿月……”

    秦纷繁怔了一下:“什么?”

    “阿月,你的名字。”

    祁雯丽的声音哽咽:“你不记得了吗,你叫祁月,是我的女儿啊!”

    她一把搂住秦纷繁,力气大到骨头都要被她捏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