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白切黑男配每天都〕〔人在除魔司,武功〕〔重生年代:炮灰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夫人是个疯批美人 第二百五十四章 有酒吗?
    第254章有酒吗?

    虽说这些不是上古之神的责任,但孟奚知既有能力庇佑苍生,他做不到置之不顾。

    尤其是他不死不灭,却要眼睁睁看着各界生灵倾覆,轮回在神的眼中,是一件残忍而可笑的事。

    孟莺时继续道:“千年前奚知布下人灵结界后,修为受损,后又遭奸人暗算,仙元被封……”

    孟奚知心灰意冷,他觉得他所有的付出只是个笑话。

    坠落花荫谷的那一刻,他本想放弃各界生灵,从此在灵蝶崖当一只小灵蝶,再不过问各界纷争。

    但当他发现横亘在晟州大陆北境的人灵结界并非坚不可摧时,他又开始操心了。

    他担心有朝一日,当人灵结界消散时,各界又要动荡不安,生灵涂炭。

    孟奚知曾是上古之神,他骨子里的担当不允许他置苍生于不顾。

    孟奚知要恢复修为,是为了当那一日到来时,他有能力再次阻止战乱。

    就像千年前那般。

    他并非是为了一己私欲。

    “让你带血玉去暮子河,确实是奚知的主意,但这事他非做不可。”

    十年前被韦成德从北地带到石塘城的小地灵,出现在烟西谷的那一刻,就被烟西谷的老板娘盯上了。

    血玉之所以被孟奚知养在烟西谷,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血玉养成之后,需得以暮子河食尸花献祭。

    而地灵,是安全抵达暮子河的关键。

    孟奚知若是没有被封禁修为,定然能看出叶倾雨不是地灵。

    而他若是没有被封禁修为,也无需利用地灵将血玉带去暮子河。

    所有事情的根源,不正是他被朱雀禁咒所困么。

    可惜他的修为低微到连北地的严寒都扛不住,过了烟西谷,孟奚知只能化身为蝶,但他没想到,即便是这样,他也飞不到暮子河。

    若不是叶倾雨救了他,他不知要在那冰天雪地滞留多久。

    而等他出灵族之地那日,晟州大陆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将十万魂魄供养的血玉藏于叶倾雨的胸腔之时,便是给她判了死刑。

    原本一个小地灵的性命与整个晟州大陆的安危比起来算不得什么,没了就没了。

    但孟奚知杀叶倾雨在先,叶倾雨救他在后,这事,便复杂了起来。

    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叶倾雨对孟奚知的恩,相当于救世之恩。

    孟奚知若是任她死在暮子河底,那他与那些从背后捅他一刀的奸人有何区别?

    孟奚知求梦神救叶倾雨,还有个原因。

    他随叶倾雨去暮子河那一段路,他感受到这个少女的求生意志有多强。

    孟奚知甚至记不清有多少次,这个少女从灵兽凶猛的攻击下侥幸逃生。

    而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又会引来更多的灵兽。

    每一次厮杀搏斗,对于叶倾雨来说,都是生死考验,而每一次,她都能比上一次更加勇猛果决。

    这样顽强坚韧的人,不应该死在暮子河底。

    如果一定要说孟奚知做错了,那就错在他不该对叶倾雨动情。

    孟莺时这一番“上古之神心怀天下”的言论,叶倾雨若是还不能原谅孟奚知,倒显得她蛮不讲理了。

    当初在烟西谷,老板娘确实说过一句话:他日,这东西或许会让整个晟州大陆避免一场灭顶之灾。

    叶倾雨此刻才明白,老板娘的意思,是血玉可以恢复上古之神的修为,而上古之神,才是让整个晟州大陆避免一场灭顶之灾的关键所在。

    “奚知回到灵蝶崖的这段日子,每日都陷在对叶姑娘的愧疚之中,叶姑娘,你若不放过他,他也绝不会放过他自己的。”

    “有酒吗?”叶倾雨沉默半晌,突然看向孟莺时,“听说灵蝶崖的花酿味道不错,可能向仙君讨一杯来喝?”

    虽然对这位姑娘跳脱的性子难以理解,但孟莺时从来不是小气的仙君,当即笑道:“莫说一杯,只要叶姑娘酒量好,便是十坛,也尽管随意畅饮便是。”

    “好,那就十坛。”

    酒量好不好且先不说,喝不完带回去送给冷皓月,也算是弥补了她不能入仙山的遗憾。

    “……”孟莺时先吩咐仙童将灵蝶崖最上等的花酿端上来,才问叶倾雨,“叶姑娘不去找奚知?”

    “我此番来灵蝶崖,是来接小雪,仙君可知道小雪?”

    至于孟奚知,即便知道他当初的做法乃是大义所在,不得已而为之,叶倾雨心底仍有一块疙瘩。

    这不是一件能一笑而过的事。

    在这件事之中,叶倾雨是受害者,她不祈求自己在孟奚知心中能比天下苍生更重要,她生气的,是孟奚知对她的隐瞒。

    在孟奚知的心里,叶倾雨如果知道血玉之事,会弃他而去。

    既然如此,叶倾雨就算真的抛弃孟奚知,那也不能怨她。

    如你所愿罢了,咋地,你还想要意料之外的惊喜?

    去你的吧。

    叶倾雨从未想过,梦神之路的因,竟然是在孟奚知身上。

    而这个人却一边瞒着她杀身之仇,一边缠着她谈情说爱,他哪来的脸?

    就算有朝一日他借血玉解了朱雀禁咒又如何?

    就算他助叶倾雨成神了,又能如何?

    叶倾雨就该感恩戴德地与他长相厮守?

    叶倾雨突然又想起石塘城将军府韦小姐与教书先生的事情来。

    她突然羡慕起韦小姐,若是她也有家人护着,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有人将孟奚知按在条凳上打板子,她说不定就能解了气。

    是啊,她心里,还是在生着孟奚知的气。

    那教书先生连五板子都扛不过,便哭着喊着告饶,发誓再不踏入将军府半步,从此远离石塘城,与韦小姐生生世世不复相见。

    可孟奚知不死不灭,只怕板子打断了他也不会求饶。

    叶倾雨一时又觉得这个法子是行不通的。

    哎……

    她早知情之一字碰不得的,偏偏这一颗破碎的心,还是被孟奚知那个混蛋给侵占了去……

    孟奚知当日离开来福客栈时,对小雪吹嘘过灵蝶崖如何如何好看,哄了好一会小雪才肯离开叶倾雨,随孟奚知来灵蝶崖。

    也就是说,小雪到灵蝶崖后,必然会四处转悠一番,而不是被孟奚知藏了起来。

    所以孟莺时应该是知道小雪的。

    孟莺时何止是知道小雪,孟奚知回到灵蝶崖后,直接将那个小女孩丢给了孟莺时照看,他自己则是整日待在云镜湖,反反复复弹奏一首曲子。

    据说那首曲子是他前不久在凡间所作,名为《醉春风》。

    孟莺时偶尔会带小雪去云镜湖找孟奚知,但那家伙每每看着小雪叹息不止。

    因小雪逢人便说孟奚知是她爹爹,不知道内情的小灵蝶们私下里议论,都说那个小女孩是孟师叔在凡间的妻子所生。

    但是……并不是孟师叔的孩子,八成是隔壁老王的。

    所以孟师叔回到灵蝶崖后才这般心烦意乱,整日弹琴扰民,对老王的孩子不管不顾。

    他们哪里知道,孟奚知将小雪丢给孟莺时,乃是因临近百花会,各路仙家应邀而来,鱼龙混杂,小雪在孟莺时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