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神夫人是个疯批美人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怕他挨打
    第257章我怕他挨打

    如果不是孟莺时及时赶到,星陌仙君那只擅画的右手,只怕是要被暮影的寒霜鞭给折断了。

    谁也不曾料到,区区一只鬼灵竟有如此能耐,打得堂堂仙君叫苦不迭。

    虽有孟莺时求情,暮影仍将寒霜鞭卷起的银针还了星陌仙君一身。

    密密麻麻的银针扎在星陌仙君华丽的袍子上,活像一只大刺猬。

    孟莺时之前就已经察觉出暮影不同于一般的鬼,能踏入仙山的,不管是人灵还是鬼怪,至少得与仙有些渊源。

    此刻见她这般吊打星陌仙君,更是觉得这只鬼不简单。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抚孟奚知的心情,孟莺时拦腰抱着要与星陌仙君拼命的孟奚知。

    星陌仙君落了下风,方才的盛气凌人彷佛被银针扎泄了气,耷着脑袋解释自己只是跟上古之神开个玩笑。

    孟奚知气笑了,“你现在跳下噬邪阵,本神君就当你方才是在开玩笑。”

    “云涯神君说笑了,那噬邪阵只噬邪祟,小仙……”

    “小他娘的仙,本神君看你就邪得很。”

    孟莺时在孟奚知耳边劝道:“消消气,消消气,他是天帝最看重的仙君,你如今连个散仙都不如,你要是伤了他,天帝那边……”

    “老子会怕了天帝小儿?孟莺时你到底帮不帮我?”

    “慎言,慎言!”孟莺时心知孟奚知正在气头上,要想让他平复心绪,唯有……换个话头。

    “奚知啊,你猜暮姑娘为何会出现在灵蝶崖?”

    孟奚知闻言果然安静了。

    他终于想起这茬了。

    暮影怎么来了?

    叶倾雨呢?

    孟奚知僵在原地,任凭孟莺时抱着他,在他耳边继续念叨:“你今日若是和星陌仙君撕破脸,再想查出当年之事的真相可就更难了。”

    当年之事,是指孟奚知被人陷害修为被封之事。

    既是被人所害,这个仇总是要报的。

    奈何孟奚知修为被封,行事并不方便,而能设计陷害上古之神的,定然来头不小,为了不连累灵蝶崖,孟奚知拒绝让孟莺时帮他调查。

    其实孟奚知心中隐有猜测,他需要的是证据。

    在这件事中,星陌仙君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这也是为什么孟莺时此刻拦着孟奚知的原因。

    如果孟奚知与星陌仙君交恶,这条线索便断了。

    虽说是星陌仙君撕破脸皮在先,但孟莺时却不得不跟在屁股后面找补找补。

    呔,晦气!

    毕竟星陌仙君的画,在各界都有追崇者,连天帝都曾称他的手为“神之右手”,今日暮影若真砍了他一只手,明日灵蝶崖便要成为众矢之的。

    而孟奚知若是再补上一刀,今夜的百花宴也要毁了。

    如此良辰美景,岂能让他们给糟蹋了?

    孟莺时第一个不答应。

    见孟莺时安抚好孟奚知,星陌仙君总算松了口气。

    他能感觉到,那只女鬼方才是动了杀气的,堂堂仙君如果被一只女鬼砍了靠之吃饭的右手,他在仙界的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小仙突然想起来,前几日天帝命我画一幅《松涛图》,算算日子,也该给天帝送去了,这便先行告辞了。”

    这灵蝶崖,星陌仙君是没脸再待着了,他也没胆再待着。

    万一孟奚知回去越想越气,又邀了这女鬼来找他麻烦,岂不血亏?

    “不送。”

    ……

    星陌仙君驾云离去后,孟奚知还怔怔站在原地。

    孟莺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叶姑娘此刻就在未雪院,你可要去见她?”

    “她……”孟奚知话到嘴边,却是不敢问出口。

    她为什么会来?

    “你别想太多,叶姑娘是来接孩子的,她似乎不愿意见你。”孟莺时这话说得直白,十分扎心。

    孟奚知脸色白了白,“原是不该见的……”

    一句话没说完,孟奚知突然化成了一只白色的小灵蝶,围着孟莺时转了几圈,不知是什么意思?

    孟莺时又叹:“不见便不见吧,你何苦连人都不愿做了?罢了,你且先回听雨院去吧。”

    白色灵蝶依旧围着孟莺时打转,孟莺时抬手一挥,一阵疾风扫过,孟奚知飞出去老远。

    小云儿心下诧异,“师父,孟师叔他……”

    “你去花荫谷请南海龙王太子到未雪院一叙。”孟莺时打断小云儿的话,转身对暮影笑道:“暮姑娘对灵蝶崖的景致可还满意?”

    小云儿领命而去。

    暮影看着孟莺时,冷漠的脸上忽而扯出一丝笑来,“景虽美,却没有仙君有趣。”

    孟莺时佯装不解,“哦?暮姑娘此话何意?”

    暮影不跟他绕弯子,“你为何要将孟奚知变成蝴蝶?”

    “哈,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暮姑娘果然不简单。”孟莺时拊掌,“我不过是为了给这对冤家一个见面的机会罢了。”

    “让孟奚知直接去见叶倾雨不就行了,你何必搞这许多名堂?”

    孟莺时摆手道:“哎,你不懂,这件事啊,必须得是叶姑娘放下心里的结,去找奚知才行,奚知此时去找叶姑娘,我怕他挨打。”

    暮影蹙眉,她虽不懂孟莺时到底存着什么心思,但想到叶倾雨的性子,若是孟奚知此刻去找她,确实有可能被她先揍一顿再说。

    不过,孟奚知不该被打吗?

    暮影看向孟莺时的眸光渐沉,“你是怕我直接带走小雪?”

    小雪,才是孟莺时将孟奚知赶回听雨院的真正原因。

    孟莺时像被人戳穿谎言的小孩子,瞬间臊红了脸。

    为了孟奚知,他这张老脸也是不要了。

    “暮姑娘,我只是希望叶姑娘能亲自去趟听雨院,你如果带走了小雪,叶姑娘也就没了去找奚知的理由,这是他们俩之间的事,必须他们自己去解决,咱们外人还是别操心了。”

    这事确实只能他们自己解决,暮影不擅长替别人处理感情问题。

    她自己的感情还没……

    暮影突然想起离开怀宁城时,苏宸辙问她可愿意留在他身边。

    苏宸辙有他必须要去做的事,而暮影,亦然。

    她没办法选择留在苏宸辙身边,她当时什么也没说,给不了的承诺,不如沉默。

    只是现在,暮影又想起了苏宸辙目送她离开时的神情。

    暮影撩开靛蓝布帘,探头往后望去,马车愈行愈远,清晨的水面薄雾氤氲,伫立在砚石河边的人影好似长在那里的一棵树。

    当时暮影恍惚有种感觉,他,好似在等她回去……

    (本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