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的手游〕〔爱你无可救药〕〔武道进化〕〔主神猎手〕〔都市红粉图鉴〕〔天神诀〕〔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国师帅爆直播打脸〕〔于花丸之中[综]〕〔我有一位神朋友〕〔天降兽妃好火辣:〕〔傻女逆天:捡个相〕〔在风水圈当网红〕〔来自男主后宫的宠〕〔一念成瘾〕〔狱鉴〕〔山山传奇:坎坷认〕〔再苏就炸了[快穿]〕〔倾世毒后:帝后,〕〔玄幻之自动成神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596章 这个女人我连碰都没有碰过
    听到这句话从陆振华的嘴里说出来,黎漾有些仓皇的垂下了眼,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覆盖上一片阴影,遮住了她眼底的黯然。

    原本她刚才就要说的,甚至差点脱口而出,只是被理智及时制止了。

    一来,季子琪本来就拜托过她,不要让陆迟墨知道两人认识,二来,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家事,这件事不该由她来说,她没有这个资格。

    可是,心里明明比谁都清楚,甚至她是除了医生以外,第一个知道季子琪怀孕的人,但再次听到从别人的嘴里出来,尤其是陆振华,她还是觉得一阵锥心刺骨的疼。

    同样都是陆迟墨的孩子,她的和季子琪的,却是天壤之别。

    季子琪的宝宝还没有出生,陆振华就生怕有个三长两短,而她的呢,陆振华为了逼他,竟然狠心下手。

    她不相信陆振华不知道那是他的孙子,只是,他根本不认可而已,所以觉得怎样都无所谓。

    “再说一遍。”

    男人抬手,用拇指随意的擦拭过唇边的血迹,留下了一条淡淡的血痕,带着说不出的邪肆气息,魅惑人心。

    他的腔调很淡,可以说是漫不经心,从他白皙英俊的脸上,更是找不到一分一毫的在意,好似这件事,完全与他无关。

    所以才会这般淡定自若。

    陆振华指向男人的手指,抖的不成样子,大概是真的被气坏了,“我告诉你,子琪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我陆家的种!!”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哪儿都不要去,专心的陪子琪养胎,让孩子渐渐康康的生下来!!”

    男人的态度,让陈妈都看不下眼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子,也插上了一句话,“少爷,少夫人真的怀孕了的咧,而且还有早期流产征兆。”

    “医生嘱咐少夫人要好好保胎,不能生气,不能过度悲伤,不能有剧烈运动,否则宝宝会有危险的,你刚刚那么推少夫人一下,少夫人要是摔倒了,宝宝就没了,这可怎么办?!”

    “少爷,少夫人这段时间情况特殊,你一定要好好对少夫人啊,毕竟少夫人肚子里,怀着你的宝宝咧。”

    季子琪抓着黎漾的手腕,小声啜泣,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还要极力隐忍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疼。

    黎漾忍着心痛,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而自己的伤口,就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蜷缩成一团舔舐吧。

    “听到了没有?!”陆振华怒斥,“一个佣人都比你要懂事得多,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自己的亲生孩子不在意,一个捡来的小东西倒当成了宝贝一样看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最好给我清醒清醒点,陪着子琪把我陆家的孩子健康生下来!!”

    “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不要以为自己还年轻,任性妄为,无法无天,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你都可以打酱油了!!”

    “爸爸,你不要说了,阿迟要是想走,就让他走吧。”

    季子琪强行止住了眼泪,视线朦胧的看着陆振华,哽咽着说道,“我本以为阿迟知道我有宝宝后,他至少会高兴一些,因为他就要当爸爸了啊。”

    “可是他没有,他根本就不想要我和宝宝,所以,我不想勉强阿迟,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把宝宝生下来,抚养长大的。”

    季子琪的手,紧紧抓着黎漾的手腕,可黎漾却觉得,她的手,好似抓着她的心脏,让她疼的难以呼吸。

    此刻的一切,让她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她和陆迟墨想要走到一起,就要建立在所有人的痛苦之上。

    背负着罪恶感,愧疚感,真的能幸福吗?!

    答案必然是不能。

    至少,她做不到。

    “胡说什么!!”陆振华眉头紧皱,痕迹几近深不见底,

    “那是我陆家的种,我陆家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抚养长大,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陆家的女主人,怎么能够随随便便说出这种话,像什么样子?!”

    “再说了,他是孩子的爸爸,就该尽到做爸爸的责任!!”

    从陆振华说怀孕开始,男人脸上的表情就没有变过,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模样,比起之前来说,脾气倒像是突然变的很好了。

    直到听够了,听累了,他眼皮才微微掀起,视线清淡的往陆振华掠过,最后停留在了季子琪的身上,“你怀孕了?”

    虽然是疑问句,语气却淡到了极致,轻薄的好似空气。

    季子琪紧咬着唇瓣,轻轻点了点头,“是,我怀孕了。”

    “打掉。”

    毫不留情的两个字丢出。

    季子琪听闻,面色一僵,眨眼间恢复过来,像是受了惊吓,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了下,脚步急急往后退去,踉踉跄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好在被黎漾及时扶住。

    “少爷——”

    “陆迟墨——”

    陈妈和陆振华皆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话。

    尤其是陆振华,“你放肆了,当真以为我把陆家的执掌权交给你,我就没有法子治得了你了吗?!啊?!”

    最后一个啊字,可以拉高了字音,听得人心头发寒。

    季子琪不可置信的睁着一双美目,泪眼婆娑,“为什么?!”

    “为什么?!”男人顿了顿,从喉骨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嗤笑,“为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清楚什么,阿迟,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季子琪的声音里,带着隐忍的哽咽,“我说了,我不会逼你的,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自己养,你为什么要我把宝宝打掉,你怎么可以对我,对宝宝这么残忍?!”

    季子琪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汹涌的夺眶而出,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像只受到伤害的动物,嘴里一遍一遍喃喃道,“为什么?”

    看到季子琪这幅样子,同样作为妈妈的黎漾也受不了。

    他压根没有想到陆迟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对于一个怀孕的女人来说,真的是太过残忍,况且季子琪现在的情况,还不能过度悲伤。

    “季子琪。”

    陆迟墨迈开长腿,一步步朝她逼近。

    大概是他的眼神太过吓人,黎漾本能的展开双臂,护在了季子琪的身前,“你要干什么?!”

    男人继续逼近。

    黎漾急了,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陆迟墨,你别太过分了!!”

    男人的脚步,停止在了她的跟前,下颌线条紧紧绷成了一条线,视线似是淬了毒的利剑直直射向了黎漾,“你要为了她,和我作对?!”

    黎漾现在其实很怕男人,可她更怕他伤害到季子琪肚子里的宝宝受到伤害,那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她不想作孽。

    “我不是要和你作对。”她梗着脖子,逼迫自己与他对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她的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你别伤害孩子。”

    男人的黑眸里,迸射出一股气息森森的暗色,唇畔,凛冽着不声不响的寒芒,“我的孩子?!”

    “呵!”他冷笑,笑声短而急促,而后,是满脸的霜雪,“我就想问一问,这个女人我连碰都没有碰过,打哪儿怀上我的孩子?!”

    “你倒是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