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小乡医〕〔红袖倾天虞美人〕〔绝世神通〕〔杀毒猎人〕〔都市之妖孽大少〕〔无限之次元幻想〕〔我的仙女未婚妻〕〔我的绝色美女房东〕〔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军婚吧,厉先生!〕〔最佳娱乐时代〕〔富二代修仙日常〕〔哑姑玉经〕〔司礼监〕〔大明臣子〕〔神女宠夫:师尊你〕〔HELLO,我的甜心小〕〔豢养人类〕〔盖世帅才〕〔极品全能狂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597章 这个结果,满意了吗?
    黎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什么?!”

    什么叫这个女人他连碰都没有碰过?!

    是陆迟墨傻了,还是她傻了,听错了?!

    就算他把五年前的事给忘记了,可后来的五年时间里,他说他没有碰过季子琪?!

    怎么可能,那之前的一次,他不小心拨错了电话,她明明听到他们欢好的声音,她不可能听错,所以她实在不明白,他现在为什么要这么说?!

    男人伸手便撅住了她的下巴,“怎么,没有听明白,要我再重复一遍?!”

    “混账!!”陆振华拄着拐杖走过来,“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种混账话,你竟然也说得出口!!”

    说罢,便一拐杖落下,恨不得把陆迟墨打死了才甘心。

    他这个儿子,迟早有一天会把他给活活气死的。

    归根究底,都是因为黎漾这个女人。

    一门心思扑在女人身上的男人,最后能有什么好出息,能有什么好下场?!

    男人眼疾手快的夺过了拐杖,重重的丢到了地上。

    陆振华气急,“你——”

    男人盯着陆振华,唇边泛着冷意,冰寒入骨,“我有没有胡说八道,她最清楚。”

    目光转移到了季子琪的身上,“你说呢,季子琪。”

    黎漾已经听的云里雾里了,整个脑袋像是一团浆糊,完全搞不懂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所以,不敢再随便开腔。

    而陈妈则是默默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只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不过,怎么想都不可能吧,少夫人怎么看,都不会是那种人。

    倒是少爷,为什么要把脏水往少夫人身上泼,就算再不喜欢,好歹夫妻一场啊,怎么能当着别的女人的面,做出这种事来。

    这对少夫人来说,得有多残忍。

    陈妈悄悄看过去,果然少夫人的眼睛,早已通红,眼泪,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唇瓣灰白,没有染上一丁点的色彩。

    她蠕动着嘴唇,极其艰难的挤出了字音,“阿迟,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就算你不喜欢我,就算你想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也万万不该这般诋毁我。”

    “如果我的名声毁了,你要别人怎么看待我,要我以后怎么抬起头来做人,你非得要把事情做的这么过分,这么绝吗?!”

    男人掀动嘴唇,丢给她几个字,“你自找的,怪得了谁?!”

    季子琪哭的脸色发青,“那天晚上,你明明——”

    男人冷冷的看着季子琪,“那天晚上,我没有碰你,我说过,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碰没碰过,我更清楚。”

    “你的意思,你没有碰我,是我在说谎,我也没有怀孕,而是拿怀孕来骗你们的?!”

    “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做这种事?!”

    “我都差点流产了,爸爸和陈阿姨都是知道的,b超单都出来了,你要看的话,我可以给你看啊。”

    季子琪泪流满面的打开包包,拿出了一张医院的b超单,“在这里。”

    “我没有怀疑过你怀孕的事是假的。”

    “那你……”

    “让开!!”

    陆迟墨垂眸,睨了一眼像老鹰护小鸡一般将季子琪护在身后的女人,冷厉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季子琪的话。

    黎漾不肯让,“陆迟墨,你有话好好说。”

    陆迟墨懒得再废话,一把便扯着黎漾的肩膀,把她扯到了一边待着,“不准再给我过来!!”

    转而一步一步将季子琪逼到了墙角,“所以,孩子的父亲是谁?!”

    陆振华紧绷着面孔,朝陈妈摆了下手,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先下去。”

    “是,老爷。”

    陈妈回了一句,连忙逃之夭夭。

    这种豪门里的狗血戏码只有在电视剧里好看,而真实经历的话,就太吓人了,她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虽然心里可怜少夫人,但相较于工作,她还是宁愿选择后者。

    “那天晚上,我们真的有过,只是你喝的伶仃大醉,第二天醒来不记得了而已,就是在……”

    季子琪报出了一个时间,“我记得很清楚,对于我来说,那一晚,是不一样的。”

    那一天,不仅季子琪记得很清楚,就连黎漾都记得很清楚,也就是说,陆迟墨大约是喝断片了。

    “季子琪,你累不累?!”

    陆迟墨突然问出这么一句,季子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什么?!”

    陆迟墨忽的笑了,不过是两声轻笑,脸上的笑容便消失殆尽,目光凌厉的盯着她,“你不累,我都替你累。”

    “即使没有人配合你,你也可以自编自导出好戏来,何必呢?!”

    季子琪拉住了陆迟墨的衣袖,“阿迟,你为什么总是要这么说我,这么伤害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说,只要是你不喜欢的,我统统可以改。”

    陆迟墨的眼神,是极度的不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反之,只会越来越讨厌你,懂?!”

    “我不懂。”季子琪痛苦的样子,好似一只被困在牢笼里的小兽,让黎漾看了愈发于心不忍,“阿迟,你快想起来五年前的事吧,我真的快熬不下去了,没有你的爱,每一天都好难熬。”

    戏一出接一出。

    让人觉得恶心的无以复加。

    陆迟墨不想再多待上一分钟,仿若和她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会让他恶心。

    他脸上的神情阴郁到了极点,眼底带着不加掩饰的反感,开口说,“你说我喝醉了,碰了你,对吗?!”

    季子琪正欲说话,可他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便再度说道,“季子琪,你这么喜欢演戏,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把这自导自演的戏,给演足,演到底。”

    “反正你不准备打掉这个孩子,那就生下来吧。”

    听到生下来,季子琪的心里压根没有高兴的感觉,她总觉得他还有话要说,而且,他现在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诡异。

    让人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果然,下一秒,她听到了他寒冰冻骨般的声音,“等孩子出生的时候,咱们做亲子鉴定。”

    “这个结果,满意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一品道门〕〔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不灭剑主〕〔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