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有毒,要注意〕〔豪门盛宠:神秘老〕〔美女总裁狂保镖〕〔混世小刁民〕〔极品魅族〕〔早婚晚宠〕〔重生成蛇〕〔盛宠之锦绣商途〕〔末世之异能进化〕〔绝地求生之最强巅〕〔网游之颠覆三国〕〔农门地主婆〕〔隐婚甜蜜蜜:墨少〕〔二号红人〕〔霸道权少宠上天〕〔邪王宠妻:废材狂〕〔快穿:炮灰女配要〕〔最强帝师〕〔茅山鬼王〕〔星纪元恋爱学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611章 不准给她任何通讯工具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她浓密的长发,固执的将她低垂着的脑袋扳向了自己,语调又冰又冷,寒气渗人,“黎漾,我的耐心有限。”

    黎漾疼的就要冒出眼泪来,那温热的液体刚溢出,就被她硬生生的,统统给逼回了心里,大约是含的盐分太重,刹那间便把她满是伤口的心脏,扎的生疼。

    见她仍旧固执的不肯说出,他心中的怒火更盛,手指一紧,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间挤出来,“我向来不打女人,你别逼我动手!!”

    黎漾感觉到自己的整块头皮都快要被扯下来了,迫使她不得不和他对视,接触到了他像野兽般恨不得立刻就撕裂她的凶狠目光。

    黎漾脸上的血色褪去,褪的一干二净。

    说,还是不说。

    她的整颗心,就像被人丢到了油锅里,翻了过来,又覆了过去,一遍一遍,不停的煎熬着。

    闷了半响,她才打算开口。

    “陆总。”

    然而夏天的声音,却提前一秒响起,帮她解围,“黎小姐大约是累了,我先送黎小姐回去吧,公司那边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处理。”

    听到夏天开腔,男人的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眉梢的那股寒凉气息,凝结成霜,“你是不是也知道?!”

    “陆总,我——”

    男人像是怒到了极致,蓦地笑了,他看了一眼夏天,又看了眼黎漾,笑的仿佛很愉悦,可他的眼眸,却阴冷的骇人,“好,很好!!”

    一种说不出的恐惧,瞬间就席卷了她。

    暂短的两秒钟的时间里,她的全身就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喊来,手心里湿儒成了一片。

    他看着她的瞳孔,在急剧收缩,就连扯住她头发的手指,都微微在发抖,“黎漾,你可真是好样的!!”

    黎漾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哆哆嗦嗦的喊他的名字,“陆、陆迟墨。”

    “夏天!!”

    男人突然松了手,大喊了一声夏天的名字。

    夏天神色凝重,“陆总。”

    男人的薄唇上噙着冷漠的弧度,漆黑的眼眸带着深冬的寒气,深不见底,

    “把陆太太给我带回去好好看管着,在我回来之前,不准给她任何通讯工具,不准她给我踏出房门半步!!”

    “若有半点差池,后果自负!!”

    语毕,未等夏天回话,男人便迈开了长腿,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他要去哪里?!

    他到底要干什么?!

    黎漾心里没个谱,脚步下意识的追上去,“陆迟墨!!”

    下一秒,便被夏天眼疾手快的捞了回来,在她耳边刻意压低声音道,“你先冷静点,这个时候不要再去惹他了!!”

    黎漾的瞳孔里,看到了男人的脚步微微滞了一下,短暂的让人几乎察觉不到,然后没有回头,走了出去。

    身影在淡淡的白炽灯光勾勒下,渐行渐远。

    直至消失。

    黎漾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如颗颗掉落的珍珠。

    男人一走,留下的工作人员皆是松了一口气。

    宋恒深深吸气,走到了夏天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夏特助,你看现在咱们是该怎么办?!”

    夏天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宋局,今天的事,辛苦你了。”

    宋恒连连摆手,“不辛苦不辛苦,陆总吩咐的事,我们哪敢怠慢。”

    夏天公式化的说道,“陆总希望今天的事,所有人知情人都能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的。”

    宋恒努力让自己做出笑呵呵的样子,“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转而大声的朝员工喊了句,“夏特助的话,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吧?!”

    “听清楚了,宋局!!”

    留下的几个员工齐齐回答。

    “夏助理你就放心吧,他们都不敢乱嚼舌根子。”

    “这样最好。”夏天说,“我带人先走了,你们慢慢忙。”

    宋恒快速的接过了夏天的话,“我送你们出去。”

    走出民政局,夏天和宋恒握了下手,带着黎漾坐上了车。

    司机驱车离开,夏天坐在副驾驶室,透过后透镜,看了眼黎漾。

    那张只有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的有些不像话,杏状的眸子呆呆的,仿佛是失去了灵魂,被放在橱窗里的陶瓷娃娃。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尤其是陆总在五年前便已经和黎漾结婚的事,连他这个贴身特助都不知道。

    他只晓得五年前他们在一起,却没有想到都已经领证了。

    陆总为什么瞒着所有人,包括他。

    如果非要找出一个答案来,那大约便是,怕他的父亲从中作梗,硬生生的拆散他们吧,但既然如此,五年前他又为什么要和季子琪举行婚礼?!

    虽然最终这个婚礼也没有完成。

    夏天不是陆迟墨,他也没办法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索性没有再去深入想,老板的心思和想法,他怎么可能全部都猜得到?!

    黎漾坐在后座上,眼神呆滞的看着窗外,默不作声。

    路边的绿化带和商铺在眼前不断的倒退倒退,他沉默了许久,终于低声问道,“夏天,可以借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吗?!”

    “不行。”夏天毫不犹豫的拒绝,“黎小姐,你刚刚也是听到的,陆总说了,不能给你任何通讯工具,陆总说的话,我还不敢违背。”

    黎漾闷了几秒,回了一个字,“哦。”

    她不该问的,明知道夏天不可能答应给她手机。

    她现在满腹的心事,找不到人诉说,满心的疑问,找不到人问。

    终究只能憋在自己心里,仿若一团织衣服的毛线,不断滚来滚去,滚的乱糟糟的全是死结,理不顺,解不开,就快要把她逼疯了,“那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

    夏天老实回答,陆总没有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不过——

    夏天突然想到什么,再度开口,“也许是找顾总去了吧?!”

    顾总?!

    顾夜白?!

    黎漾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

    是啊,他应该是去顾夜白了。

    在这世上,如果说谁了解陆迟墨最多,谁知道他的事最多,那非顾夜白莫属。

    他们不止是商业伙伴,还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