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不准去,否则我杀了你
    夜越来越深。夜风凉凉。

    黎漾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等待着陆迟墨和两个孩子回家。可——

    她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时针都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都不见他们的人影。

    她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只能在这里等。

    落地窗的纱帘一直拉开着。就为了他的车回来。她能在第一时间里知道。

    等待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漫长。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的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她的身体在海水中。不断往下沉。不断往下沉。

    沉进了透不进光的深海里。

    她在水里睁开眼。除了一片漆黑以外。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

    她伸出手。试图往上浮水。浮到海面上。

    快到了。快到了。她看到了一缕光。心里一阵欢喜。

    然而她才刚冒出了个头。还没来得及呼吸新鲜的空气。便被突如其来的一只大手掐住了脖子。摁回了水里去。

    整个人重新沉入了深海。

    耳膜响起一阵尖锐的轰鸣。

    求生意识让她本能的扑腾着手。试图挣脱开来。可她怎么都挣扎不掉那只手。

    她只觉得要窒息一般强行呼吸。海水从她的鼻腔灌入了肺里。她难受极了。感觉到整个肺都要爆炸了一般。

    她在黑暗中。痛苦的睁开了眼。

    他的眼睛在黑暗里显的越发幽冷。

    而他的手。正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手背上青筋暴起。唇边凛冽着狠戾。

    他是要掐死她。他真的打算要掐死她。

    他恨她。恨她的欺骗。恨她的隐瞒。所以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好似只有她立刻死了才好。

    只有她立刻死了。他才不会这么难过。这么痛苦。

    黎漾听到了自己的骨头被掐的咯咯作响。整颗脑袋处于严重的缺氧状态。懵懵的让人无法思考。她的脸胀得通红。眼睛更红。红的像是要强行渗出血来。

    她痛苦的要死。可她不能死。她还有两个宝贝。他们还那么小。不可以没有妈妈。

    她用尽全力的缓缓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几个字音。“陆迟墨。不要。”

    听到了她的声音。他的心里像是有把铁锤。在重重的击打着他的心脏。那样凶猛的力道。让他恨不得把自己的整颗心都挖出来丢掉。

    他终于放下了掐着她脖子的手。

    重新获得新鲜空气的她。一边急促的呼吸。一边剧烈的咳嗽。

    她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心口。不知道自己咳嗽了多久。仿若要把肺都给咳出来才肯罢休。

    她还没有缓的过来。手腕便被大力的捉住。从椅子上猛地扯起来。一路跌跌撞撞的被丢到了床上。

    柔软的大床顿时深深陷下去了一大片。

    她突然意识到他的动作。忍着咳嗽。急急的喊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陆太太。”

    寒冰冻骨的声音钻入耳膜。带着滔天的怒气。“你是我的老婆。你说我想干什么?!”

    黎漾知道他生气。刚刚没有掐死她。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陆迟墨。你冷静点。你听我说。”

    “闭嘴。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他一把捂住她的嘴巴。让她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支离破碎的呜咽声。而另一只手。则是去撕扯她的衣服。

    黎漾吓的全身哆嗦。他每次强她都是恶梦。就好像回到了曾经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她想说话。想求他。可是她的嘴巴被捂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的力气很大。挣扎也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能不断的摇头。眼泪不断从眼角滑下。

    而他。压根不管不顾。将她压在身下。去扯她的底裤。

    慌乱中。她的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慌不择乱的重重砸到了他的后脑勺上。下一秒。他发出一声闷哼。身体沉沉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手猛地一松。手中的硬物“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摇晃着他的身体。喊他的名字。“陆迟墨。陆迟墨!!”

    可不管她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应。

    与此同时。鼻息间萦绕着一股腥甜的气味。

    她慌了。赶紧去摸他的后脑勺。一片粘稠。

    是。血!!

    她把他砸出血来了。

    黎漾慌乱的不成样子。快速摸索着打开了灯。

    室内顿时亮堂起来。

    视线触及的手上。一片鲜红。

    而男人。昏倒在了她的身上。后脑勺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染湿了他的头发。染红了床单。

    在纯白无暇的床单上。染出的颜色。仿若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鲜艳。妖冶。

    陆迟墨!!

    眼泪汹涌而出。她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该叫人。

    她吃力的将他的身体移开。光着脚就往外跑去。

    下一秒。手腕被捉住了。

    她脚步一滞。回过头来。看到了男人缓缓撑开了眼皮。艰难的拽着她的手腕起身。

    黎漾一颗紧紧悬吊着的心。这才稍稍松了下来。

    她看着他。眼里净是内疚和心疼。“我马上去叫人。送你去医院。”

    陆迟墨觉得头疼。他摇了摇脑袋。一个字一个字的。像是从齿缝中挤出来。“不去医院。”

    “那怎么可以。你流血了。得去医院包扎才行。”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陆迟墨!!”

    她有些恼火。“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闹什么脾气?”

    陆迟墨抬眸。视线似粹了毒的利剑。狠狠射向了黎漾。“不是你用玻璃杯砸的我吗。装什么装?!”

    黎漾心里的火气。顿时就下去了。

    她咬了咬唇瓣。道歉。“对不起。陆迟墨。我不是故意的。”

    而他。已经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耳膜嗡嗡的作响。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强行涌出来。好似种下的一颗种子。要破土而出。头痛的几乎要炸开。

    他抓着她的手渐渐紧缩。五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黎漾疼的眉头紧皱。强忍着没有吭声。

    当看到男人脸色泛着病态的苍白。额头上沁出大颗大颗的汗珠来时。她的心再次紧绷。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我马上去叫人。”

    男人突然重重甩开了她的手。双手抱着头。几乎是吼着出声。“不准去。否则我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