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倾城:废材傻〕〔万道帝师〕〔快穿系统:反派软〕〔无限寻真〕〔娇妻火辣辣:陆爷〕〔豪门暗宠:抢个老〕〔美漫收藏代理人〕〔都市狂武医圣〕〔女权世界的真汉子〕〔从学园都市外面开〕〔诸天最强影帝〕〔混迹球场的猎头〕〔奋斗在九十年代〕〔末世咸鱼要翻身〕〔神魔之上〕〔武道神化〕〔阴王妻〕〔宠你就要宠上天〕〔觉醒大明星〕〔我在轮回世界无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订婚又不是结婚
    是啊,为什么?!

    不止黎漾不明白,连顾夜白也不知道。

    他和陆迟墨之间可以说就没有秘密,可唯独这点,无论他怎么问,陆迟墨都守口如瓶,一个字都不肯多说。

    他和陆迟墨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个班级,他时不时的会蹭他家的车坐,去他家霸占他的电脑打游戏。

    而他从来不恼火,就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看书。

    如果不是他周身散发的那种气息,太过冰冷和淡漠,或许都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个安静漂亮的女孩子。

    某天放学,他一如既往的钻进了他的车里。

    他一如既往的埋头看书。

    仿佛这个世界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可偏偏没有过十分钟,他便听见了他清冷的语调,在安静的车厢里响起,“停车。”

    “是,少爷!”

    司机把车稳当的停下。

    盛夏的天空湛蓝如洗,路边的大树枝叶繁茂。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而美好。

    坐在他旁边的男孩终于没有理会膝盖上的书,目光一直盯着窗外。

    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路边有很多人。

    可他太了解他了,知道他根本不是在看这些人。

    他随着他,看向了离路边很近的一套别墅。

    别墅的前院种了许多花,一个穿着粉红色泡泡裙的小女孩儿头戴着花环,在花丛中的一个秋千架上荡秋千。

    乍一看,就好似跌落在凡间的小仙女。

    佣人不断的帮忙摇秋千,秋千越荡越高,越荡越高。

    风吹起了她的头发,她的脸上洋溢着欢笑,那样灿烂明媚的笑容,更甚初夏的阳光,让人看上一眼似乎都难以忘记。

    他看了眼女孩儿,正准备收回目光,视线在不经意间扫了身边的他,扫到了他唇边那抹微不可查的弧度。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喊了他一声,“迟墨。”

    他回过神来,那抹弧度消失殆尽,如同昙花一现。

    只有冷漠的两个字,“开车。”

    司机驱车离开。

    他单手撑在车窗处,歪着脑袋看着重新埋头看书的人,眼底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后来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唇边漾开了笑,看不出来,他这个向来冷清的小伙伴,也有开窍的这天。

    只是开的未免有些太早了,对方看着,不过五岁大点,他是有恋童癖吧。

    当然,那时候的他早熟的要命,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不过十岁而已,同样的很小。

    从那天以后,他再蹭他家的车坐时,他经常会因为看到了这个小女孩儿让司机停车,从十岁开始,一直看,一直看,不知道看了多少年,看着她从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一点点长大,长成诱人采撷的轻少女。

    看着她从乖巧懂事,到到成天泡吧飙车,任性妄为。

    看着她从单身,摇身一变,变成了程二少的未婚妻。

    她订婚的那天,陆迟墨喝了很多酒,给他打电话,醉醺醺的说,“夜白,我刚刚看见她了。”

    他睡的迷迷糊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谁?!”

    陆迟墨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自的说,“她订婚了。”

    听到这四个字,他瞬间清醒了,睡意全无,“你现在在哪里?!”

    “盛世豪庭。”陆迟墨几乎是咬字不清的报出了包间名,他随便套了件衣服便赶了过去。

    打开包厢门的那刻,他怔住了。

    可以容纳二三十个人的偌大包厢,就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窝在沙发的角落里。

    巨大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着k歌画面,只是被他调成了静音,他借着五光十色的光线,看到了满桌满地的空酒瓶,横七竖八的躺着。

    而他双眸紧闭的窝在角落,怀里还抱着一个空酒瓶。

    他的自控力一向很好,虽然长的好看,却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这是他第一次看他这么狼狈,狼狈的有些不像他。

    他疾步走过去,拍打了他的脸颊几下,喊他的名字,“迟墨、迟墨!!”

    他慢吞吞的睁眼,那双半睁的漂亮眼眸里,氤氲着淡淡的水汽,含着无尽的痛苦和感伤,他伸手去揉眼睛,手中的酒瓶滚到了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他的脚边。

    他捡起了酒瓶,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伶仃大醉的男人透过迷糊的眼看到了他,唇边扯起了一抹笑,惨淡而又脆弱,脸上的神情,像是个受了伤的大男孩,需要被安慰,需要被照顾。

    他抓着他的衣袖,喊他的名字,“夜白。”然后对他说,“她订婚了。”

    “她似乎很开心,她站在舞池区的吧台上,手里拿着空酒瓶,当话筒一样放在嘴边,对在场的所有人说,她订婚了,她很开心,所以她要请客,今晚所有人的消费都算再她的头上。”

    他的语调,比夜还要凄凉。

    听到陆迟墨说这些,他突然间很想笑,很想骂他,他是傻逼吗,哪个女人订婚高兴了不是和未婚夫你侬我侬的?!

    哪个女人订婚了会来跑来买醉?!

    他怕是伤心过度,成了智障了吧。

    他的声音,还在继续,“她穿着米色的紧身上衣,还是露肩的那种,下半身是一条牛仔短裙,短到所有人都能看到她白色带底裤的蕾丝边。”

    说他醉了,可他脑海里对于她的模样,她的打扮,却记得清清楚楚,“周围的人都色眯眯的看着她,我真是恨不得把他们的眼珠子都给挖掉。”

    “我讨厌她这个样子,像是小太妹,一点都不乖,跟小时候越来越不像了,我把她从吧台上拽下来,真难得,她喝醉了,还认得我。”

    “她喊我的名字,她喊我,陆迟墨,声音软软糯糯,我差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差点就把她扛回了家,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理性,吩咐了别人把她送回了家。”

    “可我这里好难受。”他伸手,握成拳头,使劲锤打自己的胸口,“像是有一把刀子插了进来,一刀一刀的剜着血和肉。”

    他看着陆迟墨这幅鬼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窝火,他摸出烟来抽,“订婚又不是结婚,你至于一副没有她就活不下去的样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