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狂后〕〔重生八零甜蜜军婚〕〔Hello,小甜心〕〔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念那时依默,予拾〕〔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神秘军长,高调爱〕〔官程〕〔霸尊狂帝〕〔我的一纸婚约〕〔闪婚独宠:神秘总〕〔超级仙王混都市〕〔怒指苍穹〕〔重生魔神在都市〕〔最后一个契约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你喜欢她,你爱她?
    他越说越气,“我还真就是搞不懂你了,你这么多年是干什么的,吃屎的吗?!明明那么喜欢她,像个偷窥狂一样盯着人家,一盯就是十多年,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你为什么要藏在心里,而不是不告诉她,你喜欢她,你爱她?!”

    陆迟墨闷在沙发里不说话,他就更窝火了,“我还就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男人,明明可以争取的爱情,却偏偏什么都不做。”

    “然后人家订婚了吧,又一个人在这里买醉,你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这么矛盾啊,要是我的话,我才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别人订婚。”

    “就算退一万步说,结果真的是订婚了,那不是离结婚还早着吗,换做我,我想尽千方百计都会抢回来的。”

    陆迟墨听闻,笑了笑,看似笑的愉悦,可是心里涌出来的酸楚,却怎么都掩饰不住,“是,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人订婚。”

    “可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人结婚了。”

    他被这句话给噎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是啊,谁又有资格去评判别人,他自己还不是硬生生的错过了纪悦然。

    “夜白,如果可以,我也想像你一样放手。”他醉醺醺的摸出烟来,给自己点上,烟雾缭绕中,他的声音越发低,“可是我觉得或许我会做不到,或许我撑不到那一天,就会不择手段的把她抢过来。”

    “那就抢过来。”他幽幽叹了口气,“别忘了,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你不要走我的老路。”

    顾夜白把关于黎漾不知道的事,一件件的说给她听,“后来,他真的没有走我的老路,没有像我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

    原来她订婚的那天晚上喝多了,出现的不是幻觉,原来她真的看到了陆迟墨,而他,一直都在看着她。

    她捏着手机,安静的听着顾夜白的声音在继续,“他真的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不折手段的把你抢到了身边,可我和你一样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等那么多年。”

    “他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向来不优柔寡断,这点和他一贯的风格太不搭,我一直觉得其中一定有原因,曾经的我和现在的你一样好奇,为什么呢,到底是为什么呢?!”

    “可他不肯告诉我,甚至只字未提,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可以等他醒过来亲口问问他,他或许会告诉你答案。”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轻笑了声,“哦,不对,现在连他自己都忘了,没得问。”

    黎漾抿了抿唇,说道,“刚刚他在昏迷中,喊了我的名字,漾儿。”

    顾夜白听懂了她的意思,“那么恭喜你了,你这一砸,或许还真是砸对了,他要是恢复了记忆,对你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他顿了一秒,又道,“黎漾,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知道,迟墨他很爱你,爱你入骨,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从来没有变过。”

    “他和我不一样,以前我很浑,你不是不知道,可他从始至终,都对你一如既往。”

    黎漾紧了紧与他十指相扣的手,问道,“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对我很凶,看着我的眼神,总是带着厌恶,刚开始,我以为是因为秦希儿,可后来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搞不懂这是为什么。”

    “当然不是因为秦希儿,秦希儿不过你的替身,他连碰都没有碰过那个女人,所以,怎么可能是因为她呢?!”

    “迟墨就是这样一个人,哪怕是他不能和你在一起,也万万不会去碰别的女人。”

    听到陆迟墨没有碰过秦希儿,黎漾的心里说不惊讶,那绝对是假的,“那季子琪呢,他和季子琪当时都是对外宣布结婚的,他并没有否认过,而且还出现在了婚礼上,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夜白反问,“那你有问过他一句为什么吗?!”

    黎漾怔住了,努力思索了半天才发现,她竟然从来都没有问过陆迟墨一句为什么,只是自己在心里不断的猜猜猜。

    然后自以为是的认为答案就是她心里想的那样,其实从来都不是,她真是太自以为是了,甚至从来没有和陆迟墨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谈过。

    “我就知道你没有问过。”顾夜白笑了,“他和季子琪结婚,都是为了你,我说的已经够多,我想,你也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至于其他的,你最好等他恢复记忆后,亲口问他。”

    “像是他对你的态度为什么那么矛盾,一边爱着你,却又一遍折磨着你,又在暗中偷偷帮你,在你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面前,帮你解决掉所有问题这类的。”

    “反正,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许你们两家人之间有仇也说不定,记着,有话千万不要藏在心里,如果两个在一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藏着,只会不断造成误会,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顾夜白。”

    黎漾的一句谢谢,发自内心。

    顾夜白笑笑不说话。

    黎漾问道,“我的两个孩子是不是在你那儿?!”

    顾夜白回道,“现在估摸在餐厅里吃饭吧,他们很乖的,还真别说,暖暖长的和你小时候很像。”

    “看来他都告诉你了。”黎漾叹了口气,“顾夜白,这几天就麻烦你帮我照顾他们了,谢谢。”

    刚刚挂断电话,黎漾还没有来得及缓气,更没有来得及去思考和消化顾夜白的话,就感觉到与她十指相扣的手开始在发抖。

    她着急的看过去,看见了陆迟墨全身都在抖,光洁的额头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汗珠,唇色惨淡,原本俊美的脸更是苍白到了极点。

    不过短短两秒钟的时间,他几乎抖成了塞子,苍白到发灰的唇瓣哆嗦着梦呓,黎漾这次立刻就听懂了。

    他在不断的喊两个人,漾儿和妈妈。

    陆迟墨此刻的模样看起来痛苦得要命,扎着针输液的那只手紧紧抓着床单,手背上青筋暴起,大概是太过用力,他的血都已经开始在往输液管里回。

    黎漾惊悚的睁大眼,想都没想便往隔壁的客房奔了去,完全顾不得脚上的伤口,她拍打着房门,急急的冲里面喊,“赵医生,快醒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