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迷途〕〔一指轻点你心上〕〔一世狂兵〕〔剑破苍穹〕〔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拥吻热可可〕〔鬼之诗〕〔重生七零小甜医:〕〔宠妻婚然天成〕〔异想成神〕〔冰火女总裁的全能〕〔名门第一宠妻〕〔鸩赋〕〔浮生缭乱〕〔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刀剑乱舞]恋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我这叫有男人味,懂吗
    赵医生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笑笑笑,笑毛线啊笑!!”

    黎漾大吃一惊,这赵医生的性格,似乎和他的长相不成正比啊。

    夏天笑的肚子疼,忍不住弯下身捧着肚子道,“瞧瞧,瞧瞧,你还长辈呢,看你长的白嫩嫩的,连陆太太都在怀疑你的年龄了。”

    赵医生扯开嘴,讽刺夏天,“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出老相。”

    夏天倒也不生气,好不容易直起身来,在他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我这叫有男人味,懂吗,你就一小白脸似的。”

    赵医生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滚蛋!!”

    黎漾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着,奔腾而去,带起一阵狂风,将她吹的风中凌乱。

    这特么的完全没有他说话的份儿,好吗?!

    他们两人斗起嘴来,都可以当旁人不存在的。

    黎漾决定不再去好奇赵医生的年龄问题,默默的从他们身边绕过,拿起一边的剪刀,开始任真的剪花。

    花房里,各种鲜花争相绽放,花香夹杂着水汽泛在空气中,黎漾的鼻息间全都萦绕着香气,好闻极了,让人觉得心情愉悦,唇边染上了淡淡的笑。

    今天的阳光很充足,穿过花房里的玻璃照了进来,将花朵上的水珠折射出了璀璨的光芒,衬的鲜花愈发娇艳。

    黎漾摘下一枝开的最盛的玫瑰,修剪掉上面的刺,放进了一旁手工编制的花篮里,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赵医生的声音,“干嘛呢?”

    黎漾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了夏天的接话,“你瞎吗,没看见陆太太在摘花啊,明知故问。”

    赵医生的脸顿时黑了,“滚——”

    夏天哪里是这么听话的人,叫他滚就滚?!

    忒没面子了点吧。

    黎漾摇了摇头,叹息道,“夏天,你就别欺负赵医生了。”

    “我冤枉啊。”夏天喊冤,“我哪里敢欺负赵医生,要是等下哭鼻子了,还得要我哄,那我岂不是倒大霉了。”

    哭、哭鼻子?!

    黎漾,“……”

    赵医生,“……”

    下一秒,赵医生忍无可忍的骂了一句,“滚你妹的!!”

    然后一把将他拽出了花房,丢到外头。

    “砰”的一声关上了玻璃门,转而走向了黎漾,“家里又不是没有佣人,还需要陆太太亲自动手?”

    黎漾侧过脸,看向赵医生,浅浅笑道,“反正没什么事,就摘点他喜欢的花,把房间里的花束换换。”

    赵医生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像是一颗闪闪发光的明珠,轻易的就能夺去人的注视和目光。

    他忽然间有些明白,陆迟墨为什么那么为她着迷了,“他睡着了吗?”

    黎漾笑着回道,“吃了你配的药后,药效来的很快,躺了会儿就睡着了。”

    赵医生点了下头,“嗯,我给他配了安眠成分的药物,免得他还伤着呢,就净想着瞎折腾,都不知道孰轻孰重,害我们在一边干着急,他自己反倒像个没事儿人,无所谓得很。”

    黎漾巴掌大的小脸上,笑容不变,“谢谢你为他考虑的这么周到。”

    赵医生说,“应该的,毕竟我们——”

    说到这里他突然意思到了什么,及时顿住了。

    黎漾问了句,“毕竟你们怎么?”

    赵医生说,“毕竟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了。”

    黎漾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她总觉得赵医生要说的,不是这个。

    赵医生也察觉到了黎漾的异常,立刻硬生生的转移话题,“你也真是的,脚还伤着,跑到这里来摘什么花,就不知道爱惜爱惜自己的身体?”

    赵医生的意图黎漾也是看透不说透,顺着他。

    她笑了笑,“没关系,一点小伤而已。”

    赵医生忍不住吐槽,“小伤也是伤,得养着,在这点上,你们还真是一个样子,都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对了,我不是给你放了支祛瘀活血的药膏吗,你没事多擦擦,这样脖子和手腕上的痕迹能消的快些。”

    “我知道了,谢谢。”

    说罢,黎漾手中的剪刀“咔擦”一声,再度剪下一枝玫瑰,一边去上面的刺,一边看似随意的说道,“我一直都不明白,他那么冷清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鲜花这种东西。”

    别墅后面一大片土地,种的全是花。

    可他似乎还觉得不够,建了个阳光花房,供着暖气,让花可以在温暖的花房里反季节绽放。

    赵医生听到黎漾这么说,眸色稍稍暗了些许。

    他靠在花架上,努力控制着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着足够淡定,“爱屋及乌呗。”

    黎漾疑惑,“爱屋及乌?”

    这个屋是指谁?!

    陆迟墨不是说除了她以外,没有爱过别的女人吗?!

    那这个屋是从哪儿来的?!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难道是?!

    很快,赵医生就证实了她心里的想法,“他母亲在活着的时候,很喜欢花,这后园里的花,都是她亲手种下的。”

    黎漾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赵医生,你知道的可真多。”

    赵医生只笑了笑,却没有告诉她,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多,“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我先出去,你慢慢摘花。”

    留下这句话,赵医生往花房外走去。

    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嘱咐了道,“没事别瞎跑了,小心伤口发炎化脓,到时候连路都走不了。”

    黎漾捧着花,笑容比满室的花还灿烂,“知道了,谢谢赵医生。”

    等到赵医生离开花房,黎漾把视线收回,重新放到摘花这件事上,可注意力却始终集中不了,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陆迟墨去世的母亲。

    陆迟墨长的这么好看,他母亲在世的时候,一定也是个大美人吧,还是个喜欢花,喜欢种花的大美人。

    黎漾有些走神了,他的母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她自杀的时候,陆迟墨还那么小,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事,让她舍得放下年幼的儿子不管,而选择了自杀呢?!

    黎漾想不明白,甩了几下脑袋,索性不再去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