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给我点时间
    黎漾被他们这一闹,心里的那点伤心难过早就不见了踪影。

    果然人的情绪,是很容易被感染的,至少现在,她被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欢快给感染到了。

    夏天比赵郗辰高了半个头,黎漾看着他们的一同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脑海里神奇般的闪现出了两个字,般配。

    不管是身高或颜值或性格,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般配。

    然后,黎漾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

    夏天和赵郗辰吗?!

    她估计是上学那会儿,**小说看多了吧。

    心情恢复了过来,黎漾从台阶上起身,理了几下被坐皱的裙子,抬起脚步,一步一步上楼。

    走到了主卧外,她止住了脚步,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打开了房门。

    卧室里,壁灯幽暗的亮着。

    听到门开的动作,靠在床头处的男人看过来。

    挺鼻薄唇,眉眼生动。

    细致俊美的仿若天人。

    他修长的指间夹杂着香烟,香烟燃了一半,冒出薄薄的青白雾气。

    满室淡淡的烟草香。

    他薄唇掀起,问道,“端个餐盘下去这么久?”

    黎漾走了过来,“没有,碰到了赵郗辰,和他聊了几句。”

    “赵郗辰?”男人漂亮的眸子眯了一度,俊美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什么时候你们已经熟到可以直呼姓名了?”

    “行了,别吃醋了。”黎漾笑了笑,坐在床沿边,俯下身往他的脸颊亲下去。

    男人不悦的歪过头躲开。

    又在闹脾气了。

    黎漾有点好笑的压住他的肩膀,不让他乱动,然后亲了亲他的嘴唇,“乖,别生气了,我只是觉得叫赵医生太老气而已,才叫的姓名。”

    况且,她叫的是赵郗辰,又不是郗辰,这他也能吃醋,这个小气巴拉的男人,可偏生他的小气,他的吃醋,让她更喜欢,甚至觉得他很傲娇和可爱。

    像是他们的宝贝一样,萌萌的,让人就想一直亲一亲,亲一亲。

    男人深深吸了一口烟,一只手掌来到了她的后脑勺,突然往前一压,两人柔软的唇瓣碰到了一起。

    她睁大眼睛,正打算喊他的名字,他却趁机而入,打开了她的嘴唇,把刚刚含在嘴里的那口烟送给了她,刹那间,辛辣的香烟味呛的她直流眼泪。

    他勾着她柔软的舌头又啃又咬,力道始终控制在痛和不痛的边缘,折磨的人就要崩溃。

    唔,这个恶劣的男人。

    平时闻着他抽烟的味道,还挺好闻的,没想到他把烟送进她嘴里,那滋味,真是比喝白酒还辛辣呛人,让她觉得好难过。

    黎漾一边默默流眼泪,一边在心里吐槽。

    他的吻逐渐变的温柔,比清风拂过柳枝还要温柔。

    她缓缓闭上了眼,她要醉了,醉在他的温柔里,手情不自禁的去扒他的裤子。

    下一秒,她的手被死死摁住。

    她呼吸一滞,陡然间睁眼,看到他那双潋滟着水汽的桃花眼里,泛着一丝冷意,稍纵即逝。

    她本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干了,可在这一刻,却疯狂的涌了出来。

    她像个被抢了糖果的孩子,嚎啕大哭,发疯似的挣扎着去扯他的衣服,脱他的裤子,可他就是不让,就是不让。

    她一伸手,他就捏住她的手腕,不让她乱动。

    她越是不让,她就越是固执,一遍又一遍,一遍再一遍。

    最后哭的声音都沙哑了,嘴唇都发紫了,他还是不肯妥协。

    两个人同样的固执,固执的让人心碎,固执的让人心疼。

    “黎漾!!”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大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像是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吓的肩膀抖了一下,喉咙里发出类似小兽般的呜咽。

    他看着心疼,撕心裂肺的疼。

    伸手固定住她的脸颊,埋头去吻她的唇。

    就在两人的嘴唇要贴近的时候,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突然间凶猛的推开了他,跳下床就向浴室跑去。

    “黎漾!!”

    男人立刻扯开被子,强忍着剧痛,迅速追了上去。

    浴室的门被内锁了,他打不开,只听到了里面淋浴器被打开,发出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他眉间的痕迹很深,使劲的砸着门板,“黎漾,开门!!”

    “听到了没有,给我开门!!”

    水声夹杂着女人极力压制的哭声,在浴室里不断的响起。

    他不打算再等她开门,直接大力的几脚踹下去,力道凶狠霸道。

    门被踹开,他急急的跑进浴室,看到她正站在淋浴器下,一边用搓澡巾不停的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不停的哭。

    冰冷的水从她的头顶倾泻而下,将她的眼睛淋的睁不开,她的嘴唇冻的发乌,脸色发青,身体不断瑟瑟发抖,几乎抖成了塞子。

    而全身细白的肌肤都被她搓的快掉了层皮,可她还在使劲的搓着,好似她的身体上有怎么搓都搓不掉的细菌。

    他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的像是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然后猛然拔出来,不停的流着血,流着血,流出了一个空荡荡的窟窿。

    “黎漾!!”

    他疾步冲过去,一把关掉了淋浴器,扯出一旁的浴巾盖在了她身上。

    黎漾还在哭,放声大哭,哭着去扯掉浴巾,哭着推开他,哭着去打开淋浴器,哭着搓自己的身体,哭的眼睛都肿了,睁都睁不开。

    像是只困在牢笼里的小兽,拼了命的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开,只能歇斯底里的哭,绝望的哭,盼望着有人能带她离开牢笼。

    “别闹了!!”陆迟墨死死的抱住了她,薄唇紧抿,抿成了一条直线。

    黎漾仍旧在哭,手不断锤着他的胸脯,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哭声,“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对不起……给我点时间……我需要一点时间……”

    陆迟墨将她固定在怀里,在她的耳边一遍遍的低语,一遍遍的吻着她的额头,吻着她的脸颊,吻着她的眼睛……

    她紧紧揪着他胸前的衣襟,像是揪着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每发出一个字音,都好似用尽了生命的所有力气,“别离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