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桃运仕途:我的美〕〔通灵大明星〕〔都市极品天师〕〔万灵大天敌〕〔超强兵王在都市〕〔天剑神帝〕〔拂尘烬〕〔真武称尊〕〔海贼之妖姬〕〔核爆中走出的强者〕〔不负余生负情深〕〔锦绣田园:农家小〕〔倒霉男人晋升记〕〔极品透视神医〕〔武戏江湖〕〔狂傲女帝:美男请〕〔豪门盛宠:神秘老〕〔都市之妖孽公子〕〔三国之武魂通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给你个惊喜
    医生说过,季子琪有早期流产征兆,这段时间要好好休养,不能有过分激动的情绪,否则,她肚子里的宝宝很有可能有危险。

    而如果她的宝宝现在出事的话,到时候屎盆子估计又要扣到她头上来了,说不准又要给她强行安上了个杀人的罪名。

    宝宝虽然还没有出生,但怎么说都是一条命,她可担不起这个罪名。

    黎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季小姐,我觉得我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我先走了。”

    季子琪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在黎漾转过身去,迈开脚步的瞬间,唇畔却扯出了一抹弧度,“黎漾,你斗不过我的,肚子里的宝宝,是我最好的筹码。”

    “没关系。”黎漾笑了笑,步伐依旧,“等到陆迟墨回来,你的所有谎言都会被戳穿,我就不相信,你能把他支走多久。”

    黎漾相信,就算季子琪使了手段把陆迟墨支走,但这个时间绝对不会长,他会很快回来的,她绝对相信着这一点。

    而到那个时候,季子琪的谎言还能撑多久?!

    季子琪肚子里的宝宝,根本就不是陆迟墨的,而是她和别的男人怀上的。

    她之前和吴梦雨吃火锅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很像她的女人被一个清秀的男子亲了一口,看起来甚是亲密的样子。

    可惜但等到她追下去的时候,两人都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车屁股,再加上当时她还不清楚季子琪的真面目,所以她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季子琪,甚至安慰自己说,也许只是长的像一点而已。

    直到前两天,她特意让夏天去查了下那个车牌号码,结果在意料之中,果然在季子琪的名下。

    所以不是她看走了眼,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是啊,等到阿迟回来,很多事情就再也藏不住了。”季子琪大大方方的承认,唇畔的那抹笑容,越发的深了,“可是,他还能回来得了吗?!”

    黎漾的脚步在刹那间顿住,不过一秒钟的时候,便转过了身,脸上的那点笑消失殆尽,秀眉间的痕迹很深,深不见底,“你什么意思?!”

    什么叫,他还能回来得了吗?!

    季子琪的笑容,既苍白,又灿烂,两种极端混杂在一起,竟是说不出的动人,“我想你一定很好奇吧,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场合,阿迟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就走了。”

    黎漾的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果然是你做的手脚。”

    “对,就是我做的手脚,那又如何?!”季子琪仍旧在笑,“其实,阿迟给你和顾夜白都打过电话,只是被我们拦截下来了而已。”

    黎漾的眸子里带着了呆滞,似乎没有理解到季子琪话里的意思,“什、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吗?!”季子琪一步一步往她身边走过去,“就是,他的电话根本没打到你的手机上,而是被我们转移了,我们获取了你和顾夜白的声纹,经过研究,就在这两天,做出了和你们一模一样的声音转换哦。”

    杏状的眼猛然睁大,季子琪的意思,难道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季子琪毫不掩饰,“你们的电话,都是我接的,他让顾夜白照顾好你和孩子,我就说,放心吧,一切有我。”

    “她让你等他回来,他会把事情给你解释清楚,我就告诉他,我会乖乖等你回来的,哪儿都不去。”

    “不,我不相信。”黎漾摇头,“陆迟墨他了解我和顾夜白,不可能听不出来,那不是我们。”

    “呵呵!!”季子琪笑出了声,“如果是往日,他或许会有所怀疑,可今天,他不会,因为他心里装着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

    黎漾连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的问道。

    到底是有什么事能比今天的记者会还重要?!

    她从顾夜白的口中一句明白了,在陆迟墨的心里,应该没有什么比她和两个娃更重要,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她一点都想不到,猜不到。

    季子琪实话实说,“你的事啊!!”

    黎漾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可能。”

    说是她的事,怎么可能,今晚她最重要的事,就是记者会,没有什么,比记者会更重要。

    “不相信啊?!”季子琪的脚步,停留在了黎漾的面前,主动与她保持了一步的距离,手仍旧放在小腹上,笑容却不变,“那我只能说到你相信为止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救柳柳吗?!吶!!”季子琪故意顿了一秒,指了指天,“他替你飞过去救柳柳了,怕你担心,所以在电话里,没有说这点,准备救回人,给你个惊喜。”

    柳柳——

    ……

    “你的女儿,我可以还给你,柳柳,我也承诺半个月之内,帮你救出来,条件是——”

    “你,跟我结婚。”

    ……

    陆迟墨的话,在脑海里忽的闪过。

    黎漾如遭雷劈,脸色刹那间苍白如死。

    是啊,她的事,陆迟墨一直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包括柳柳。

    从柳柳失踪,她找上他开始,他就费尽心思的在帮她,这次甚至承诺了会在半个月之内,救出柳柳。

    所以,季子琪是利用了柳柳!!

    不过两三秒的时间里,黎漾就在心里肯定了答案。

    她看着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纯良的脸,心思却歹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甚至顾不上对方有早期流产的征兆,“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陆迟墨出门一向带了脑子,不是那种轻易受骗的人,一定是季子琪利用了柳柳使了什么手段。

    季子琪笑的有些人畜无害,“也没有多大的事,不过是今晚盛又霆要出去赴宴,柳柳病的严重,去不了,被锁在了家,这绝对是一个救人的绝佳机会,或者是唯一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可能要等到下一次,就难了。”

    “阿迟不是一直派人在那边盯着吗,这消息,是他自己人传过来的,虽然他当时也有过一点怀疑,但,想着你们有顾夜白保护着,不会有事,再加上,过几天盛又霆就要带柳柳出国去参加会议,到时候,再想找机会,就是难上加难,更何况,记者会可以推迟的嘛。”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决定去救柳柳,因为他知道,柳柳的事,就是你心里的一块病,只要柳柳一天不救回来,你就不会真正开心。”

    “说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