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狱狂兵〕〔教授破案手札〕〔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娇妻如蜜:千亿总〕〔竹马谋妻:误惹醋〕〔机甲导师〕〔穿越从满级无敌开〕〔当我熬死皇帝之后〕〔自古红楼出才子〕〔惊世嫡女:医妃不〕〔女战神的黑包群〕〔郡主难惹〕〔天行〕〔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吃鸡奶爸修仙传〕〔嘘,我要亲你了〕〔神奇道具师〕〔明王首辅〕〔诸天万界监狱长〕〔修真狂医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657章 永远都醒不过来
    这场手术进行的时间很长,整整过了八个小时,手术室外亮着的灯才终于熄灭。

    守候在手术室外的一行人个个神情疲惫,眼睛熬的通红,眼下带着重重的淤青,当看到灯熄灭的瞬间,所有人的心刹那间提了上来,提到了嗓门眼。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术室。

    长长的通道一片寂静,静的几乎能听到彼此间的呼吸声,很重,带着无法掩饰的紧张感,紧张到心脏都要从胸腔里强行跳出来一般。

    尤其是黎漾,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成了拳头,手心和额头上,全是一层汗,把额前的碎发都给打湿了,就那样贴着肌肤。

    不多时,在所有人的心跳加速中,手术室的门发出轻轻的一声响,重新打开。

    率先走出来的,是一位国外的医疗权威。

    黎漾蓦地抬脚,踉跄着冲了过去,“医生,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没事,手术顺利,但是——”

    医生看了一眼焦急的双眼发红的女人,顿了顿,转而看向一旁捻灭烟头,往这边走过来的男人,一边摘下口罩,一边用一口不太流利的中wen问道,

    “顾,这是病人的妻子?!”

    顾夜白回道,“是。”

    医生说,“那你们两个跟我到办公室来吧,有些情况,我要详细和你们说清楚。”

    说罢,医生率先迈开步子,往外走去。

    陆迟墨还没有被推出来,黎漾实在放心不下,不肯离开。

    顾夜白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

    黎漾咬了下嘴唇,苍白干裂的嘴唇顿时渗出了血来,口腔里一片咸咸的血腥味,“嗯。”

    再度看了一眼手术室,她下定决心般的抬起了脚。

    顾夜白带来的人就护在手术室外,盛天宸对柳柳说道,“走吧,你这样熬着,身体会受不住的。”

    柳柳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我不走,我要替小漾看着他出来。”

    盛天宸知道柳柳的性子,所以不再劝她,就让她任性这一次吧,她所遭受的痛苦,已经够多了,“这就是你跟我提过的那个朋友?”

    听到黎漾的名字,柳柳的唇边终于带上了一点笑,“是,她的名字叫黎漾。”

    “黎漾,很好听的名字。”

    “的确很好听。”不像她,连名字都取的这么草率。

    盛天宸问道,“还有一个,没有在?!”

    柳柳想了想,说,“她应该还不知道这些吧,她笨笨傻傻的,一般有什么事,我们能瞒着她,就一定会瞒着她的。”

    “像她这样单纯的女孩儿,我们都希望她这辈子都能无忧无虑的活下去,不要像我和小漾,不停的吃苦遭罪。”

    “那你口中的单纯的女孩儿,叫什么?”

    “她叫唐果儿。”

    “唐果儿?!”这个名字,很熟悉,盛天宸思忖了下,反应过来,“娱乐圈里那个被封为宅男女神的唐果儿?!”

    “嗯。”柳柳抬头,把眼泪逼了回去,“真怀念我们在校园里的那段时光,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去想。”

    可是,时光回不去,永远都回不去。

    柳柳苦笑了一下,埋头看向地面,与此同时,耳边是盛天宸辨识度极高的声音,“柳柳,我带你出国吧。”

    “嗯?!”

    柳柳仓促的抬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盛天宸话里的意思。

    他认真的看着她,“带你去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过你想要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次,柳柳彻底听懂了。

    “盛医生。”柳柳这样喊盛天宸,唇边撩起了一抹潦草的弧度,那样的弧度,带着凉薄的气息,有些放肆,有些无情,“爱上谁,都别爱上我。”

    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说出嘴来的,却是,“你知道的,我没有心。”

    盛天宸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柳柳,游走在不同的男人身边,挽着不同男人的手,和不同的男人周旋,可眼底却没有一丝的感情,他不喜欢那样的柳柳,他更喜欢那个能坐在床边,打开心扉跟他聊天的柳柳。

    “柳柳,信任我,你的心,还有你的肾,我都会替你找回来的。”

    “一定。”

    柳柳错愕的看着盛天宸,眼底带着一抹复杂的情绪。

    稍纵即逝。

    ……

    黎漾从办公室出来后,整个人像是被抽丝剥茧一般,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只有医生的一句,

    “如果他在二十四小时内醒不过来的话,或许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永远都醒不过来,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黎漾很想哭,可她却怎么都哭不出来。

    她站在走廊里,没有力气再往前走,走廊的窗户透进来了一点暗光,她侧过脸看过去,窗外天色暗沉,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冷风从半打开的窗户吹了进来,黎漾觉得冷,很冷很冷,冷到心脏都快被冻结成冰。

    她双手抱着身体,就那样看着窗外,一直一直,好似没有灵魂,被摆放在玻璃橱窗里的陶瓷娃娃。

    最后还是被顾夜白抓住了手腕,一路拖着icu门外,顾夜白站在玻璃窗前指着病床上躺着的人,说,“进去!!叫醒他!!”

    黎漾从未见过这样的顾夜白,语气很冷,脾气很大,甚至和陆迟墨有些相似之处。

    “我知道。”她痛苦的闭了闭眼,跟着护士去消毒,穿上无菌服进入了icu。

    整个icu内全是各种冷冰冰的医疗设备,几个护士站在病床前忙碌着。

    黎漾一步一步往病床前走,每一步都很漫长,每一步,都很沉重。

    分明是不远的距离,却被她硬生生的走出了好几分钟。

    病床上的人戴着氧气面罩,身上插满了管子,了无生气的躺着,面色苍白的像一张纸,他像是个木偶,眉眼精致,却看不到一点声息。

    周围的医疗设备发出单调的声音,输液架上的药水和血浆一滴一滴的滴下,顺着管道,流进了他的血管里。

    病房里的灯光很亮,亮的可以让她清晰的看到他熟悉的脸庞,可她却觉得此刻的自己,好似置身于九重地狱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视线逐渐模糊,她苍白的唇瓣动了动,声音轻的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散,“你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不对?!”

    “答应我,一定要熬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蜜爱:总裁大〕〔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