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王妃:逆天相〕〔除灵档案〕〔法医探警〕〔九转玲珑〕〔扶一把大秦〕〔最初的寻道者〕〔食鬼猎人〕〔电影世界开拓者〕〔宫夜宵和程漓月〕〔大明之雄霸海外〕〔天帝剑尊〕〔脑核风暴〕〔我真的开外挂〕〔惹火萌妻:总裁老〕〔盛唐血刃〕〔人间诡话〕〔黑科技研发中心〕〔绝品全能兵王〕〔活人祭祀〕〔神术武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13章 姐姐,我们,认识吗
    留下这句话,未等黎漾反应过来,便淋着雨,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不远处的亭子。

    雨水打湿了他的纯黑色西装,他稍稍背靠在柱子处,微微垂着头抽烟……

    黎漾机械的眨了下眼,看着他的身影,在雨幕中异常迷离……

    他这样做,其实是想留给她一些私人时间不,不,准确的来说,是留给他和尹少森,最后的私人时间,他这个向来这样,看似冷漠,却比谁都心细,她的想法,他总是能一眼看尽。

    牧师仿佛根本不被刚刚发生的事打扰到半分,依旧读着手中的圣经,“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恒安置在世人心里……”

    黎闭着眼,双手合十,指尖抵在眉心,一边听着牧师念圣经,一边在心底为尹少森祈祷,祈祷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可以没有悲伤,没有忧愁,没有执念,幸福美满。

    祈祷下辈子,他有一个新的开始,不要在茫茫人海中寻她,找她,思她,念她。

    祈祷他,可以找到爱他的人,不要再遇到她,永永远远都不要。

    自此不想见,便可不思念。

    陆迟墨一根接一根的烟抽,直到最后一根烟含在了嘴里,他才终于抬眼。

    朦胧的雨雾中,女人撑着伞,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揉了烟盒,掐掉烟头,迈开了长腿,脚步停留在她跟前……

    她抬眼看他,喊他的名字,“陆迟墨……”

    垂眸,她红红的眼睛映在了他的瞳仁里,他嗓音低哑,“嗯……”

    “刚刚,你明明能躲掉的,为什么不躲?!”

    她这样问他……

    明明尹妈妈动手对他拳打脚踢的时候他可以躲掉,甚至尹妈妈的那一巴掌……

    即使他为了保护她,把她护在了身后,但凭他那么快的反应,完全可以抓住尹妈妈的手腕,让她那一巴掌打不下去啊,为什么要硬生生的受着?!

    她定定的看着他,看了许久,他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半点要回答她的意思……

    终于,他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叹息,埋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那么那么的轻,好似一滴雨水,落在了指尖上……

    然后离开,“走吧,该回家了……”

    黎漾微微咬着唇,没有吭声……

    陆迟墨揽过了她的肩头,带着她往外走时,补充了一句,“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

    “黎漾,答应我……”

    “好……”

    沙哑的字音落下,黎漾跟随着陆迟墨的脚步走……

    再见了,尹少森……

    想到要从这里离开,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来,让他一个人孤独的长眠于此,黎漾还是没能控制得住,眼泪从眼角滑下……

    有温热的指腹,替她将眼泪轻轻拭去,冷淡的说,“不准再为别的男人哭。”

    黎漾点了点头,努力扯出了一抹笑,“嗯,不哭了……”

    她知道,他只是个外表冷漠的人,如果他当真冷漠,就不会任由尹妈妈的那一巴掌甩到他脸上,如果他当真冷漠,就不会让尹妈妈对他拳打脚踢……

    他是在体谅和理解尹妈妈的丧子之痛,所以才容忍了尹妈妈的放肆……

    否则换在往日,他早就大发雷霆了,尹妈妈更是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黎漾的视线落在了他白皙的面容上,上面带着巴掌的红印,很清晰,可想而知,尹妈妈的那一巴掌,打的有多狠。

    还有他黑色西装上的褶皱和沾染的泥土,无一不在印证着,尹妈妈当时下手很重。

    余光瞥了她一眼,“别笑,难看死了。”

    她并不在意他说她难看,“等下出去,我给你买点药擦一下吧,还有,衣服换一下。”

    他的唇畔,勾起了点弧度,“好……”

    她挽上了他的手,两人一同往外走去,就在要走出这片地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寒风冷雨中,带着十字架的墓碑孤独伫立在青青草地中……

    偌大的一片地,唯有牧师还在念着悼词……

    多年后的某一天,机场。

    陆大总裁再次丢下公司不管,带了老婆出国旅游,留下助理和公司高层头痛不已。

    两人就像寻常夫妻一样出门旅游,身边没有带任何人,甚至连个保镖和佣人都没有带。

    只是因为超高的颜值,即使戴着墨镜,都不断引得机场里的来来往往的路人频频回头,窃窃私语,“天啊,这一对也太他妈养眼了吧。”

    “就是就是,俊男美女,天作之合。”

    “女人只要化化妆,个个都是美女,不是这男人就难得了,一米八几的个子,这颜值,这身段,这大长腿,简直帅的一塌糊涂,迷死人不偿命啊!!”

    有的小女生甚至被迷的七荤八素的,甚至偷偷用手机在私底下不停的拍照。

    虽然这样的场面黎漾见惯了,可每每还是要吐槽一番,“陆大少,你下次出来干脆戴个钢盔算了,免得所有人眼睛都长你身上了。”

    他低低缓缓的笑,“吃醋了?!”

    她翻了个白眼,“才没有,我要是这样都能吃醋,早就掉醋坛子给淹死了。”

    然后在他的注视中,拂了下头发,“好吧,我承认,有那么一点点啦……”

    他弯起了唇,由内而外的都是愉悦的笑意,“好了,别吃醋了,你老公再怎么帅,都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跟他们无关……”

    杏状的眸子眯了眯,语调甚是欢快,“这还差不多……”

    她歪着脸看他,模样有些俏皮,“不过,我们每次都把公司和孩子都甩开,独自出来,真的好吗?!”

    他瞧着她的眼,落下几个字音,“不能更合适……”

    话音刚落,黎漾的私人号码便响了,“唔,儿子来电话了……”

    漂亮的桃花眼眯了一度,“不接,年纪小小,成天就想着和我抢老婆。”

    她摇头,陆大少吃起醋来,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可他越是这么说,她越是要接听电话,在陆大少黑黑的脸色中,蹦蹦跳跳的跑在前面,甜甜的出声,“喂,宝贝儿……”

    此时此刻,腹黑的陆大少在心里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儿子这个年纪,上封闭式的贵族学校,嗯,再好不过……

    别人都是坑爹,他是整天琢磨着怎么坑娃……

    黎漾眉眼弯弯,专心和儿子讲电话,一时没有注意到,撞上了身边一个穿着卫衣,背着吉他的少年,手机没有拿稳,掉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女人连连道歉的声音,少年的心脏刹那间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一下,伴随着一阵难以言喻的疼痛。

    女人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手机,再次慌张的道歉,“对不起啊,小朋友,阿姨刚才没注意到,撞到你了。”

    什么,小朋友?!

    少年明显不满意这个称呼,“我都已经十八了,是成年人,不是什么小朋友。”

    “哦,十八了啊,十八在我心里也是小朋友啊,阿姨差不多要大你一轮了。”

    少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尖尖的下巴,一双眼睛清澈动人,唇边分明是轻轻浅浅的笑,却带着说不出的娇俏,打哪儿看哪儿都不像是大他一轮的,

    “胡说,你看上去,不过就二十几的年纪。”

    女人一听,杏状的眸子眯成了月牙形,“现在的小孩子,嘴巴甜的就跟吃了蜜似的,不过,阿姨要赶着去安检,不跟你多说了哦,拜拜……”

    “等等!!”

    就在女人转过身的瞬间,少年几乎是不受自控的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女人回过头来,笑靥如花,“怎么了?!”

    心脏咚咚,咚咚——

    在胸腔处,如雷般鼓动——

    一下又一下,仿佛要从胸腔里硬生生跳出来,才肯甘心。

    “怎么了,小朋友?!”

    她再度问出了口,眼里夹杂着些许疑惑。

    少年努力动了动唇瓣,听到了自己的声音,紧张的要命,沙哑的要命,“姐姐,我们,认识吗……”

    问出这句话,他的心脏跳动的越发快……

    他牢牢的盯着她的眼睛,心中涌出一股从所未有的希冀……

    她会说,认识吗……

    他希望她说出的两个字,是,认识……

    然而下一秒……

    “不认识……”

    心脏咯噔一沉。

    莫名的,有种全世界都坍塌的错觉。

    他脸色发白的看着他,像是不甘心这个答案,急急的又问了一句,“真的不认识吗?!”

    可他的心脏,为什么在看见她的那瞬,就失控了……

    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

    为什么觉得她给他的感觉,那么那么熟悉……

    好像早已认识了好多好多年……

    好像是他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寻的那个人……

    他满怀期待的看着她,希望这次从她嘴里出来的答案,会是不一样的……

    “少年,在公众场合对别人的妻子动手动脚,这就是你的教养吗?!”

    寒冰冻骨的声音,钻入耳膜,“还是说,现在的老师和家长,就是这样教学生和孩子的,嗯?!”

    于此同时,少年手心里属于女人的温软,被强行抽走。

    他错愕的抬头,对上了一双冰冷的桃花眼,寒气渗人。

    他分明该觉得害怕的,可是,为什么满脑子反复的,都是他说出的妻子两个字。

    妻子……

    “走吧……”

    一条手臂搭在了女人的肩膀上,几乎是拖着她娇小的身躯往前走。

    他慌张的抬手,想要再次抓住女人的手腕,可就差了那么一点,就差了一点他的手就要碰上她时,两只手生生的错过了……

    他什么都没有抓住……

    不远处,传来女人的声音,“陆迟墨,人还是小孩子好不好,至于这么生气,干脆你别叫现在这个名字了,改叫醋坛子好了。”

    男人的语调明显很冷,“你认识他……”

    女人毫不犹豫的否决,“不认识!!”

    “真的,我真的不认识他,只是我不小心撞到了人家,他莫名其妙的就问我,认识他吗,不过,小少年倒是长的蛮帅的,还是玩音乐的呢,酷毙了!!”

    “看来是我这个做老公的不够努力,让你还有心思把注意力放在别的男人身上!!”

    “老公,我错了!!”

    女人娇软的声音,像是午后的阳光。

    “半夏,你看什么呢……”

    身边有同样的背着吉他的同伴,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

    少年机械的眨了下眼……

    同伴绕到了他的跟前,然后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高分贝,“卧槽,你怎么哭了,哥们儿我不过是去上个厕所的时间,谁把你给欺负成这样了?!”

    “真是奇了个怪了,同窗三年,老子都没有见你掉过一滴眼泪,现在是吃错什么药了?!而且,你个大男人的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哭鼻子,真的好吗?!”

    少年似乎是没有听到同伴的话,抬起手,白皙修长的食手指,指向了不远处排队安检的女人,声音又轻又浅,“安哲,我觉得我认识她……”

    “在上辈子的时候……”

    “拉倒吧,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还上辈子,等下会不会冒出个九重天,四海八荒呢,等,等等……”

    话还没有说完,安哲懵了一下,磕磕绊绊的问道,“半、半夏,你的心脏不是做、做过移植手术吗……”

    随即,有些不可思议的说,“你刚刚看到的那女孩儿,该不会是你这颗心脏的主人……”

    少年的手指顿了顿,安哲连忙闭了嘴,硬生生把最后几个字吞回了肚子里……

    模模糊糊的视线之中,女人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消失的像是一场梦,梦醒后,什么都没有留下……

    少年漂亮的唇瓣微微掀动,淡淡的落下三个字,像是从遥远的时空中传来,“或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暗影礼赞〕〔太墟剑帝〕〔爱情一人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