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婚蜜恋在八零〕〔美食征服世界进行〕〔三国懒人〕〔军阀盛宠:少帅,〕〔乡野小仙农〕〔总裁宠妻有点甜〕〔傻女逆天:捡个相〕〔九层仙莲〕〔都市终极神医〕〔独家宠婚:景少,〕〔圣途职迹〕〔汉武挥鞭〕〔终焉异世启示录〕〔重生之女警冷妻〕〔恃宠而婚∶总裁小〕〔总裁的替嫁丑妻〕〔仙神外传之灵缘传〕〔阳光地府计划〕〔嫡女嫁到:殿下,〕〔裴少第一名媛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40章 盛又霆,你要干什么?
    黑色雨伞遮在了她的头顶。

    把她和倾盆大雨,彻底隔绝。

    她在伞下这方小小的天地中抬眸,瞳仁里映出了年轻男子清俊的容颜。

    “你相信我吗?”她的声音很淡,淡的仿佛要被风吹散,“你会相信小依的死,与我无关吗?”

    “我不知道……”

    程池说的是实话,盛小依的死,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而且,她有杀人动机,他不得不信。

    可她的眼神,太过澄澈,态度,太过坚决,现在被折磨成这样都不肯认,不禁又让他产生了那么点怀疑,会不会这其中,真的有什么误会?

    “呵呵……”

    她笑出了声音,唇边的弧度,却苦涩到了极点,“我还在期待什么呢?”

    是啊,她还在期待什么,没有人会相信她的,“可是,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我没有做过的事,死都不会认。”

    她咬着牙,笑的有些夸张,“有本事,他杀了我!”

    “何必呢?”程池叹了口气,“实话告诉你吧,少爷他是个病人,他认定的事,根本没有人能改变得了,你最好顺着他,不要总和他对着干,不然……”

    他顿了一秒,垂眸看她,“不然只会受更多的苦,遭更多的罪……”

    柳柳觉得好笑,“言则,我没有杀人,也要承认?”

    “除了小姐以外,你对少爷而言,也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用什么办法,让自己少吃一点苦头。”

    不一样?

    柳柳用手撑着墓碑,用了好大的力气,从才地上站起来,拖着满是伤痕,痛到几乎麻木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

    雨水从她的头顶浇灌而下,她觉得自己冷透了,整颗心脏,都好像被人强行拿了出来,冻在了冰柜里,冻结成冰,再用铁锤重重的敲碎,碎成了冰渣子。

    “不一样么?”

    嘴里喃喃的冒出了这两个字,唇边扯出惨淡的弧度。

    就不久前,她也是这样以为的。

    当盛又霆用手捂住她的眼睛,手指勾着她的手心,低下头亲吻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以为的。

    现在想来,真是好笑,有什么不一样的?!

    天真,荒谬。

    在盛又霆的眼里,只有盛小依是不一样的。

    盛又霆不过是亲了一下她而已,她就误以为她在他眼里不一样,她大约是天底下最傻的女人了吧……

    柳柳,你真傻,真傻……

    视线模糊,意识混沌,她整个人好似失去了力气,腿一软,身体软软的倒在了雨水中,水花四溅。

    “柳小姐,柳柳……”

    谁在喊她,她已经听不清楚了,只知道眼皮好重,呼吸也好重,身体麻木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一点都不受她控制。

    眼皮无力的耷拉上,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她在黑暗里奔跑,不断的奔跑,沉重的呼吸,剧烈跳动的心跳,汗水滴落在地上,被热气一点点蒸发……

    他拼了命的跑,想要找到一束光,带她逃离黑暗。

    可她跑了这么久,光呢,光呢?!

    光在哪儿?!

    突然,前面亮起了一束光,光影里站了个人,长发飘飘,朝她伸出了手,“柳柳,你过来……”

    是小依!!

    虽然隔得很远,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但小依的身形她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而且声音不会错。

    小依还活着!!

    她欣喜若狂的奔过去,把手递到了盛小依的手心,“小依。”

    盛小依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笑容欢快,语调轻巧的问她,“柳柳,我的肾呢?!”

    她猛的瞪大眼,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下一秒,盛小依蓦地用力,把她拽到了跟前。

    再次抬眸看去,盛小依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殆尽,面容像是受到了强度硫酸的腐蚀,五官一点一点的塌掉,白嫩的肌肤一点一点的烂掉,露出了狰狞的白骨和血肉,声音是从所未有的尖锐,

    “柳柳,你快告诉我,你把我的肾藏在哪儿了?”

    她拼命的摇头,“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小依,你相信我。”

    “没有完整的内脏,我投不了胎,只能成为孤魂野鬼,你快告诉我,让我把肾找回来!!”

    只剩骨头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说啊,你告诉我啊!!”

    “小依——”

    柳柳蓦地睁眼,瞳孔被放的无限大,胸口不断的剧烈起伏,呼吸急促,满脸满眼都是惊悚。

    “你还有脸叫小依的名字,恶心!”

    柳柳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就见一道矫捷的身影窜上来,把她从床上拽起来便狠狠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啪!”

    顾锦兮怒不可遏,“柳柳,你个贱人!”

    “够了,锦兮,少爷还没有说话,你逾越了。”

    程池开口提醒。

    顾锦兮这才松了手,重新回到了盛又霆身边,“对不起,少爷,我为小依鸣不平,所以太冲动了,还请责罚。”

    男人的视线落在床上处于呆滞中的女人身上,不悦的皱了下眉,“下不为例。”

    顾锦兮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是!”

    男人抬脚,黑色的靴子踩在木地板上,几乎没有声音,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脸火辣辣的疼,柳柳抬手摸了摸脸,刚回过一点神来,却见一道阴影,朝她渐渐逼近,越来越近。

    柳柳仓促的抬眼,猝不及防的,撞进了男人充满恨意的湛蓝双眸里,吓的立刻往后缩去,“盛又霆,你要干什么?”

    可,退无可退,手腕被捉住,她害怕的要命,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不断挣扎,“你放开我,不要碰我。”

    盛又霆的手臂,好似钢铁一般有力,轻而易举就禁锢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他依然什么都没有说,可他不说话,就那样盯着她看的时候,散发的气息更让人觉得可怕,“你到底想干什么?”

    “疼吗?”

    盛又霆深邃的五官一半隐在光影中,带着说不出的诡异深然,声音却出奇的温柔。

    他问她,疼吗?!

    分明是关心的语调,但让她感觉到的,只有恐惧。

    这个男人有病,不是正常人,他问她疼吗,一定不可能是在关心她。

    “疼,对吧?!”

    未等她回答,他的手便抚上了她刚挨了一把掌的半边脸。

    她下意识的偏过脸闪躲,立刻就被他粗暴的扳过了过来,喉骨里溢出了一声笑,“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永生不灭〕〔天骄战纪〕〔一品道门〕〔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