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豪至尊系统〕〔隐婚爱妻:厉害了〕〔正义的拳头〕〔程双陈对:小花啃〕〔抗战之悍匪横行〕〔守护-诸天〕〔草根荣耀〕〔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飞剑问道〕〔我的绝色总裁未婚〕〔重生之嫡女归来〕〔末世女王的饥荒年〕〔一念而深:帝少宠〕〔乱世我为侠〕〔至高奇迹〕〔在霍格沃茨淡定地〕〔重生之杀手至尊〕〔全职高手之叶落双〕〔重生八零:弃妇带〕〔风流苗医混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51章 我还有一颗心脏,来,你一块挖走
    心越是在滴血,她笑容的弧度就越大。

    只是话音刚落下,她的下巴便被狠狠的捏住了,伴随着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你竟然敢?”

    最后简短的几个字,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入了他的心脏。

    让他疼得脊背紧绷的瞬间,火气也一股脑的窜了上来。

    他觉得烦躁,一种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为什么的烦恼,让他想把眼前这个女人给撕裂。

    她竟然敢说,她放弃爱他了,她竟然敢?!

    简直是狗胆包天了。

    他烦躁的要命,好似只有把她撕裂,他心中的火气,心底的痛,还能消散一点。

    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就跟着紧缩。

    她的下颌骨仿佛要被捏碎了一般,疼的她五官都变了形,只是看到他急剧收缩的瞳孔后,眉眼间的嘲讽不减反增,故意刺激他,“我怎么不敢,盛又霆,别告诉我,你现在这么生气,是爱上我了?!”

    他手中的动作猛地一僵,本能的就脱口而出,“爱上你?你怕是在做梦吧!!”

    他的声音透着自己都不明觉厉的狠戾,她却笑的有些放肆,“难道不是吗,又是亲自给我送吃的,听到我说不爱你后,又生气的火都要冒上来了,很难不让人怀疑。”

    “那么现在,我就断了你这些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荒唐念头。”

    他收回了捏在她下颌的手,控制住心头差点暴走的脾气,指尖在虚空中稍稍一点,顾锦兮瞪了程池一眼,立刻就给盛又霆送上了一包湿巾纸。

    骨节分明的手指抽出了纸巾,慢条斯理的,仔仔细细的擦拭着触碰过她肌肤的地方。

    然后“咻”的一下,把湿巾纸丢在了柳柳的身上。

    “柳柳。”他喊她的名字,看向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厌恶,像是在看一只苍蝇,一只恶心的他恨不得捏死的苍蝇。

    可惜他连捏死都不屑,怕脏了手,“如果你觉得我给你带吃的,是在意你,那你就大错特错的,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要你活着,比死了还难受,所以啊,我得看着你吃东西,我得看着你不被饿死,才能看着你痛苦的活着。”

    “只有你越是痛苦了,我心里才越是痛快,这是你欠的债,你得还,懂吗?!”

    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单手插在裤袋里,稍稍弯着身瞧他,用低音炮般低沉蛊惑的声音,说出了这世上最残忍的话语。

    她捏着他砸在她身上的那张湿巾纸,紧紧的捏着,胸口在不断的剧烈起伏,伤口痛的连呼吸都沉重,声音里是难以压制的愤怒,“盛又霆,你到底想怎样?!”

    她几近崩溃,像是只挣脱不了牢笼的野兽,唯有恶狠狠的瞪着他,冲着他怒吼,“你逼着我在盛小依的墓前磕头,你粗暴的把我强了,还不要医生给我打麻药,活生生的挖掉了我一颗肾,你还想要怎么样?!”

    “就算盛小依的死和我有关,你把我折磨成这个样子,也该够了吧,你还想要怎么样,还想要怎么样,你说啊,说啊?!”

    情绪失控,她的尾音拉得无限高,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

    “不够。”他逆着光,脸上的光线深浅不一,显得凌厉肃杀,“怎么够,你欠小依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余生的每一天,我都要你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

    疯了疯了,盛又霆疯了,也把她给逼疯了!!

    她抱起面前的保温盒,毫不犹豫的,凶狠的砸在他的脚下,歇斯底里的嘶吼,“滚,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那样的力道,保温盒瞬间被摔开,汤汁和粥溅的满地都是。

    男人的裤脚沾满了污渍,空气中漂浮着食物的香气,混杂着消毒水的味道,让人闻着有些作呕。

    他像是被狠狠的气到了,瞳孔急剧收缩,胸口仿佛有血气在翻涌,想都没有想便一把纠住她胸前的衣领,反手一个耳光下去。

    “你打啊,你打死我啊!!”

    她真的疯了,看见他的手一扬,索性直接把半边脸凑了上去,“你把我打死,让我早死早解脱!”

    最后那一巴掌,终究没有打的下去,擦着脸颊过去,她明显感觉到了耳边有一阵凌厉的掌风,可想而知,他下手的力道有多重。

    心里的愤怒几乎要把她给淹没,“怎么不打了啊,你倒是打呀,你连我的肾都给挖了,打我一巴掌算什么?!”

    拎着她衣领的那只手,凶狠的往前一拉,眼中怒火滔天,带着切齿的痛恨,“你他妈给我安分点,别惹我,否则我揍你。”

    她的情绪也是真的失控了,明知道他已经恼了,却还在不怕死的惹他,“你揍我啊,反正你痛恨我,对我什么事做不出来?!”

    “如果你觉得揍我不足以泄愤,你觉得挖了我的肾不够让你解气,我还有一颗心脏,来来来,你一块挖走!!”

    他气的狠了,恨不得立刻就把她给碎尸万段掉,结果他就真的那么做了,埋下头凶狠的咬着她的脖子。

    他的牙齿,似是比野兽还要尖锐,她觉得整块皮肉都快要撕咬了下来,疼的发出了呜咽,眼泪冒了出来,这个变态,他比变态还变态。

    她想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她疼的破口大骂他,骂他混蛋,骂他无耻,骂他禽兽,骂他变态。

    她无语伦次的骂着,每骂一次,他就更凶狠的咬她一口,她推攘他,扑打他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她其实不想哭,可是太疼了,他咬得她太疼了,左腰处的伤口被这么一折腾,太疼了,她疼的呜呜的哭着,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剩下一点,只是哭。

    他不知道是心软了还是解气了,终于放开了她。

    她哭的很厉害,睁着朦胧的泪眼让他滚。

    他像是只刚刚饮完血的妖魔,稍稍抬手,用拇指擦了擦唇上的血迹,明明是可怕的动作,却偏偏邪魅的惊心动魄。

    垂眸瞧了一眼她脖子上被他咬出来的血,还有她哭哭啼啼的模样,他心里的气莫名的就消散了很多,大约是觉得她哭起来可怜巴巴的样子和她倔强固执的时候相比,勉强要顺眼一些。

    所以,他本来还想发脾气的,结果说出口的语气,也就自然跟着软了一分,没有那么凶,“给你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瞎几把闹。”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暗影礼赞〕〔太墟剑帝〕〔爱情一人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