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祈福魔药〕〔长相逢〕〔我的爱深不见底陆〕〔孤独是你撒的谎〕〔掌门要逆天〕〔陌上玉人心〕〔春风十里,不如你〕〔唯有清风寄相思〕〔重生之异能军嫂〕〔叶哥的传奇人生〕〔惹火狂妻:邪帝,〕〔权力代言人〕〔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妖孽狂医〕〔小村那些事〕〔永不从良[快穿]〕〔重生奋斗俏甜妻〕〔假婚真爱,总裁的〕〔予你半生〕〔魔君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70章 打哪儿看哪儿熟悉
    “呵呵……”

    他似乎是被她这幅模样给逗乐了,不由笑出了声。

    那笑声在喉头滚动着,带着说不出的愉悦,“好了,不逗你了。”

    他果然是在逗着她玩儿,简直是太坏了,她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眼睛一酸,眼泪在眼底打转。

    “别,别哭啊,都说了,是逗你玩的。”

    她别着脸不看他,朦胧的视线始终落在客厅的沙发处,强憋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学生妹,你别告诉我,你这么开不起玩笑?!”

    他的声音,听着有些慌了,似是很紧张她的情绪。

    她的唇瓣在微微抖动,然后听到了他语调一转,凶巴巴的威胁,“你要是敢哭,我就亲你了啊!!”

    什、什么?!

    他个臭流氓。

    她不可置信的转过头,被迫的看向他,他却弯着眼笑了,“果然还是使这招好使又管用。”

    她瞪他,他笑的越发愉快,“快别瞪我了,瞪成金鱼眼,一点都不好看。”

    她依旧瞪他,眼睛睁的更大。

    他松开了手,解除了对她的禁锢,笑着说,“你不是要给我擦药吗,还不快过来。”

    她直接把手里的塑料袋砸到了他的身上,气急败坏的说,“谁要给你擦药,你自己爱咋咋地。”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脾气还挺好的,可遇上他后,不过短短两个钟头的时间,她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惹的火大。

    “哎哟,好痛,学生妹,你砸到我伤口了!!”

    他抱着胳膊喊痛,眉头紧拧的痛呼着。

    她想都没想就抱住了他的胳膊,一边慌乱的检查着,一边紧张巴巴的问,“出血没,是不是很疼?!”

    一边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疼不疼?!”

    “骗你的!!”

    他眉间的痕迹舒展开来,冲她眨了下眼,模样带上了些许孩子气。

    她手中的动作顿时一僵,“……”

    眼底微微蕴上了怒气,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却被他提前一秒扣住手腕,“好了,别生气,你虽然没有砸到我,但我伤口真的很痛,估计是刚刚洗澡伤口沾水了,你快来给我上药。”

    未等她回答,他便拽着她的手往前一用力,“快来,别耍小孩子脾气。”

    她眼疾手快的捞起了地上的塑料袋,然后被他拉扯到了沙发上。

    他手臂上的那条伤口很深,洗澡的时候被水一泡,现在泛着发白的血肉,看上去有些吓人。

    先前被戏弄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心中不断涌出心疼,这伤可是为她受的,如果不是他救她,她现在哪有命活着坐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秀眉紧蹙,声音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你明知道自己受了伤,洗澡的时候为什么不避开伤口?!”

    “没想这么多。”

    “什么叫没想这么多,你这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任。”她拧开碘伏的瓶盖,用棉签沾上在他的伤口上小心翼翼的擦拭,“疼吗?!”

    他吸了口凉气,“一点点。”

    她手下的力道不由更轻了些,“你这伤口有些深,如果明天还是这样的,最好去医院里缝合一下吧。”

    “其实,这点伤算什么,你看我背。”

    他转过身来,把后背露给她看,上面有好几条深深的疤痕,现在看着都觉得可怕,更别说当时受伤的样子,得有多吓人。

    “你这伤怎么受的,你别告诉我,你是混黑道的。”

    “混什么黑道,亏你想得出来。”

    “那你是干什么工作的,能受这样的伤?!”而且看上去,也不止受伤一次两次的,这疤痕新的旧的都有。

    他神神秘秘的说,“这个不能告诉你,秘密。”

    她似是不满他不肯告诉她,故意哼哼两声,道,“难看。”

    他说,“你个学生妹,懂个屁啊,男人身上没点疤,都不叫男人,铮铮铁骨这四个怎么写,你知道吗?!”

    他用鄙视的语气继续,“现在你们这些小女生真是越来越没眼光了,净喜欢那些白白嫩嫩的小白脸,娱乐圈里的男明星更是一个比一个娘,身上半两肉没有跟排骨没两样,估摸着吹一阵风都得被刮跑,偏生你们还被迷的神魂颠倒,稀罕得跟宝贝似的,没点意思!!”

    她默然无语的抬头望着天花板,心里想着,他说的话,的确是没什么毛病,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娱乐圈,长的白白净净的男生总是特别遭人待见,受人追捧。

    可,他嘴里的那些小女生中,貌似不包括她。

    否则,她也不能到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追她的人,可是不少呢。

    她还是比较喜欢……

    呃,打住打住!!

    “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被我堵的没话说了?!”

    他得意洋洋的开口。

    她闷了几秒,回道,“就当是吧……”

    擦完碘伏,喷上云蓝白药,她用纱布把他的伤口包扎上,系了死结。

    “丑不拉几的。”他看着那个死结,嫌弃的皱眉,“你们小女生不是都喜欢系蝴蝶结吗,你怎么不给我系个蝴蝶结?!”

    “我是你口中那些小女生中的例外,可以了吧?!”她把先前他怼她的,给怼了回去,“再说了,你不是最讨厌这些娘里娘气的东西吗,现在是要闹哪般?!”

    他被堵的哑口无言。

    难得看他吃瘪,她心情大好的收拾药品,视线不经意间再度触及到了他手上的那根红绳,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刹那间又从心底涌了上来。

    “那手上的红绳,哪儿来的,我怎么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拉倒吧,虽然这绳子不值钱,但是,上面的四叶草吊坠是妈亲手做的,全世界只有两条,你打哪儿看到过?!”

    “不知道。”她摇了摇头,继续道,“反正就是觉得熟,打哪儿看哪儿熟悉,又说不上来为什么熟悉。”

    尤其是那四叶草的吊坠。

    这种感觉,还真是够奇怪的。

    他抬手看了眼上面的红绳,有些旧了,却依然是他最珍惜的宝贝,他连睡觉洗澡都舍不得摘掉,

    “其实小时候,我觉得这像是女孩子的东西,一直都不愿意戴,那时候都是我妈逼着我戴的。”

    都是小时候的东西了,如果是被逼着戴,他怎么可能戴这么多年,估计想尽千方百计的,都会摘掉的吧,那么,

    “为什么后来又愿意戴了?!”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