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风不及你深情〕〔绝武仁医〕〔疯狂的手游〕〔逍遥兵王〕〔绝美总裁的贴身兵〕〔醉长安〕〔厨色生香:霸宠农〕〔首席老公,太闷骚〕〔撼龙〕〔风雨寻归〕〔娇本尊华〕〔吸血鬼穿越:小忠〕〔军少蜜宠令:娇妻〕〔重生:朕的二嫁皇〕〔一品国士〕〔豪门暗宠:抢个老〕〔剑气将近〕〔花都无敌狂少〕〔古穿今:丑颜悍妻〕〔盛世第一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83章 不要,盛总
    露娜仿佛看到了一缕曙光和希望,“盛总……”

    他在心疼她,她觉得下一秒他就会问她,疼不疼?

    她喜极而泣,眼泪蓦然涌出。

    程池摇了摇头,真是天真的女人,死到临头而不自知。

    露娜的确不自知,仰着被泪水打湿的小脸,故意让自己的模样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盛总,以后我一定好好伺候……”

    “要是额头磕破了,不好看了,envy就不喜欢了。”

    温柔的语调,轻巧打断了露娜的话。

    envy?

    男人身边的那头狮子?

    露娜惊悚的瞪大眼,“不要,盛总!!”

    然而,下一秒,

    “envy,上!”

    冷戾的声音,仿若来自地狱的最深处。

    “不——”

    一道阴影猛地窜上来,露娜发出一声惨叫。

    雄狮张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女人的胳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二楼打开的窗户跳了出去。

    “啊啊——”

    “盛又霆,我诅咒你,诅咒你下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凄厉的惨叫,伴随着诅咒声,在深夜里不断回响。

    “少爷,时间不早了。”

    这样的惨状,顾锦兮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淡然的走到了男人跟前,出声提醒,“您该休息了。”

    男人压根没有理会顾锦兮,嘴里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露娜的话,“诅咒我下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这句话,似曾相识。

    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诅咒他呢?

    湛蓝的眸子倏地一眯,是了,他想起来了。

    那张倔强漂亮的脸。

    “少爷?”

    见男人没有反应,顾锦兮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对方却突然从沙发上起身,唇边扯出了一抹恶劣的弧度,“去监狱。”

    去监狱?

    顾锦兮稍稍呆滞。

    等他回过神来,男人已经走出了房间。

    程池就恭敬的跟在他身后。

    顾锦兮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少爷近些年一直来忙的不可开交,都已经两年没有去过监狱了,就在她以为少爷都忘记了那个贱人的时候,少爷竟然又想起来了?

    该死的贱人,她怎么还不死?

    命真硬,跟恶心的蟑螂没什么区别,打都打不死。

    想到这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拔腿跟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女子监狱,机关科部室。

    男人坐在椅子上,湛蓝的眸子,蕴着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人呢?”

    所有的人皆是埋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有胆小些的身体已经抖成了塞子。

    男人的视线锁定住了埋头站在最前端的秃顶中年男子身上,面色沉沉,怒意滔天,一个字一个字的,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我再问最后一遍,人呢?”

    站在最前端的温记吞了口唾液,终于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恐惧开口,“大少爷,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两年前才调来的,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啊。”

    “呵!”

    极其短促的一声冷笑,带着说不出来的毛骨悚然,“跑了。”

    居然让她给跑了?

    谁干的?!

    谁他妈敢公然跟他作对,他发誓,弄死谁!!

    温记冷汗涔涔,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周身都散发着戾气,好像立刻就要置人于死地。

    他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恐惧,小心翼翼的再度开口,“大少爷,我是刚从首长底下过来的,我叫温国旗。”

    温国旗知道盛又霆的人丢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哪怕根本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他唯恐乌纱帽不保,连忙拿出老首长的名号出来做挡箭牌,心里期望着对方能有多忌惮。

    却不料话音刚落,一把椅子便结实的砸在了他的脚底,四分五裂。

    剧烈的声响中,伴随着男人滔天怒气,“别拿我老子出来说事,在我面前,行不通。”

    一屋子的人都吓的魂飞魄散。

    尤其是温国旗,汗都已经湿了一脸。

    他机械的看了眼地上几乎摔成渣的椅子,胸前不断的剧烈起伏,要是那一椅子砸到了他的身上,他估计命都不保了。

    “政委记的职务,不适合你。”

    冷戾的声音,像是刀子,穿透了所有的人耳膜。

    温国旗两腿一软,整个身体瘫在了地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带着他的左膀右臂消失在了视线里。

    居然跑了,她居然跑了?

    好大的狗胆,这次,他非得要把她的腿打残不可,看她还敢不敢跑,敢不敢?!

    唇边噙着阴冷的弧度,“给我找,马上,立刻!”

    他看上去分明是笑着的模样,却比不笑时更恐怖千倍万倍,低沉的声音,戾气铺天盖地而来,“就算她藏在了死人堆里,也得在天亮前,给我扒出来!”

    “是,少爷!!”

    程池和顾锦兮恭敬的领命。

    谁都没有注意到,顾锦兮脸上的神情,好似玻璃一般,一点点裂开。

    与此同时,远在海市的柳柳眼皮一直在跳。

    她伸手摁住自己胸腔的位置,想要把那股子不安的感觉给强行摁下去。

    可她越是摁,感觉就越是强烈。

    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脸上的血色褪的一干二净,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祈祷,祈祷婚礼的一切都顺顺当当。

    她很累,只想平静的生活,希望老天爷这次可以善待她。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就快要到婚礼了。

    忙碌的准新郎终于出差回来,和柳柳一同去机场接岳父岳母。

    两位老人刚出闸机口,柳柳便冲上抱住了他们,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爸,妈,我想死你们了。”

    “想我们,想什么,都五年没有回家,你还好意思说?”柳父是直性子,暴脾气,想什么就说什么,从不拐弯抹角,

    “柳柳,我告诉你,别以为嫁了个好人家,就飞黄腾达了,连爹妈都可以不认。”

    “孩子她爸,你瞎说什么呢,这孩子结婚多好的事,你就不能管管自己胡说八道的那张嘴?”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早该回家的。”

    如果可以,她早该回家的。

    “爸,妈,这事不怨柳柳,都是我疏忽了,都是我的错,我保证,结婚后我一定经常带柳柳回来看你们二老。”

    苏景生站在二老面前,深深的鞠躬,语气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柳父看苏景生认错态度良好,人也长的精神,心里要多满意就多满意,哪里还有什么火气,“行了,有什么回去再说。”

    苏景生抢过了二老的行李,笑着道,“这力气活就让我来干吧。”

    柳父那张板着的脸终于露出了笑意,“这孩子,当真不错。”

    四人坐上了电梯,往机场的地下停车场而去。

    苏景生嘴巴甜,一路上都哄得二老笑的合不拢嘴。

    走到了车子前,他按下车钥匙解锁,把行李塞进了后备箱,柳柳在一旁帮忙,苏景生都心疼的不让。

    这些,柳父看在眼里,高兴在心头,“柳柳,景生这么好的孩子,你以后可要对人家好,知道吗?”

    “爸,我当真是亲生的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景生是你亲儿子呢!”

    虽是抱怨的语气,可柳柳的眉眼间,净是笑意。

    而这句话,惹的其他三人也跟着笑了。

    那样的笑容,落在盛又霆的眼底,要多刺眼,有多刺眼。

    他看着柳父柳母坐进了后座,看着女人娇小的身子被苏景生拥入了怀中,在她莹白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瞳孔不乱紧缩,手心的薄款触屏手机,已经严重变了行。

    她竟然敢?

    她竟然敢和别的男人那样亲密?

    竟然敢冲着别的男人露出那样既羞涩又幸福美满的笑?

    是谁给她的狗胆,是谁?

    男人的手,握出了发白的关节,额际青筋暴露,戾气毁天灭迹。

    柳柳,你亲手毁了我的幸福,还敢妄想嫁给别的男人,幸福美满,你做梦吧,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我要让你尝尝,从天堂坠入地狱,摔的粉身碎骨的滋味。

    我要你痛,痛不欲生。

    急剧收缩的瞳孔里,映出了两个说说笑笑上车的身影。

    嫉妒的毒浇灌着仇恨的种子,唇畔掀起了骇人的弧度。

    你敢忘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那么,没关系,我会帮你一点一点的,重新回忆起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