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竹马的互撩日常〕〔无限恐怖轮回重启〕〔王者荣耀之幻龙天〕〔都市小世界〕〔甜婚蜜令:权少宠〕〔萌宝来袭:爹地追〕〔我做的衣服带属性〕〔修道红尘间〕〔独家盛宠:总裁的〕〔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无限之科技主宰〕〔爱如潮水阿正〕〔妖孽之无敌魔君〕〔绝品灵仙〕〔追妻99次:高冷首〕〔乖张医妃倾世颜〕〔战天龙帝〕〔悠悠情不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886章 还让不让人好好结婚的啊
    柳柳的眼皮突突跳动,下意识就抓住了苏景生的手。

    苏景生笑了,玩笑道,“我的新娘是不是等不及了?”

    柳柳的心,慌乱的要命,耳边是苏景生的声音,“别急,我这就把戒指给了戴上,过了今天,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他执起了她的手,将戒指套在她戴着薄纱手套的无名指上,低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这天气,好像是要下雨了?”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变天了?”

    伴随着人群里的议论声中,风越来越大,天色越来越暗沉。

    海边的树被吹得哗哗作响,现场所有带着轻纱的装饰几乎要被大风刮走一般,直升机的声音离这边也越来越近。

    柳柳单手摁着自己的左腰处的位置,额头上微微沁出了冷汗来,脸色苍白的像是纸。

    司仪的声音继续,话筒里的声音夹杂着风声,“现在,请新娘给新郎戴上戒指。”

    苏景生没有理会突然变得恶劣的天气,只是深情的凝视着她的新娘。

    她的头纱被风撩起,眉心处轻轻郁结着无法言喻的心事。

    她很难受,难受的连司仪的话都没有听清楚。

    苏景生等了几秒,见她没有反应,试探性的喊了她一声,“柳柳?”

    她依旧站着不动,更是没有去拿那枚戒指。

    苏景生扫了一眼窃窃私语的宾客,主动拿起男士婚戒,放在了她手心,

    “我的新娘,你愿意为我戴上这枚戒指吗?”

    她终于从难受和不安中清醒,她真的可以吗?

    可以彻底封闭掉过去,像个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吗?

    这两年的时候,她原本无比坚定,可为什么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她却迷茫了,心里混乱的像是一团毛线,根本理不清。

    她抿了抿唇,缓缓看向苏景生,“景生,我……”

    苏景生扬着微笑,轻轻的打断了她的话,“柳柳,给我戴上戒指吧,以后不会有任何人能分开我们的,相信我。”

    低低沉沉的声音,像是带着一丝请求,却又无比的坚定。

    她的身体,在风中微微发抖,她闭了闭眼,努力平复着心底的情绪。

    幽幽的睁开眼睛,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戒指,泛着又冰又凉的冷光,唇角翘起了适当的弧度,眼底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好。”

    她终于执起了苏景生的手,拿起了戒指。

    天空中乍现一抹闪电,幽蓝的光划过天际,她的手一抖,戒指掉落在了地上。

    她慌忙蹲下身去捡,伴随着一道惊雷炸开,所有被她埋葬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刹那间叫嚣着,疯狂的涌了上来。

    那个雷雨的夜晚,闪电近在咫尺,幽蓝的光从落地窗里照进来,照在了他的脸上。

    然后,她看到了他的眼睛,竟然是两种颜色,一蓝一紫。

    是魔鬼的颜色。

    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她惊悚的尖叫,他却凶狠的撕开了她的衣服,残暴的占有了她的身体。

    她好疼,疼的撕心裂肺,哭的歇斯底里,可换来的却是他的越发粗鲁,她想要推开他,他就那样硬生生折断了她的手。

    她好疼好疼,她好害怕好害怕。

    谁来救救她?

    有没有人来救救她?

    不,他说了,没人能救得了她,没有人。

    他的声音,仿若魔障,不断撞击着她的耳膜。

    她猛地捂住了耳朵,崩溃的尖叫,“啊——”

    唐果儿和黎漾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冲上去,“柳柳!!”

    宾客席上,参加婚礼的人面面相觑,皆是不明白这是个什么状况。

    那些富太太和千金小姐们八卦起来,“哎哟,这是怎么回事,苏家这媳妇儿该不会是妖怪变的吧。”

    “我的天哪,今天的天气变化得太诡异点了吧,这苏家媳妇邪乎得很啊,跟电视里演的那妖怪出现得时候,一模一样,这妖风阵阵的,令人毛骨悚然。”

    听到这里,有人呵斥,“胡说八道什么,亏你还是见过世面的人,哪里来的妖怪不妖怪的,赶紧给老子闭嘴。”

    那些人非但没闭嘴,反而说得越来越起劲,“哦哟哟,我可没有胡说八道,苏家真要娶了这人进家门,估计要倒大霉的哟。”

    “就是就是,说不定有血光之灾呢,你看那小姑娘,阴气重得很。”

    “我的天,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阴森森的。”

    一句比一句难听的话,在人群中响起。

    柳柳只觉的头昏眼花,天旋地转,那种快要窒息,快要崩溃的感觉,排山倒海般的袭来。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婚礼现场乱作一团。

    苏母和苏景妍似乎和她的父母发生了口角。

    她想要冲上去,护在她的父母跟前,可身体却是牢牢的抱住,鼻息间萦绕着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柳柳,你怎么了?”

    唐果儿和黎漾站在两人的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柳柳。

    柳柳的身体微微发抖,“景生,我难受。”

    话音刚落,头顶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纷纷抬头望去,只见几架直升机飞了过来。

    轰鸣声震耳欲聋,螺旋桨转动,带起了阵阵狂风,直升机就在婚礼现场上方盘旋,没有落下,更没有飞走。

    众人的头发吹得风中凌乱,裙角四处掀起,耳膜嗡嗡作响,不断的惊叫着用手捂住裙子。

    柳柳的头纱被吹走,她抬头望着直升机,脸色苍白的连化妆都遮不住了,这直升机,是冲着她来的。

    莫名的,心里一下子就涌出了这样的想法。

    恐惧几乎要吞噬掉她。

    她双手紧紧抓着苏景生的礼服,“景生。”

    苏景生伸手摸了摸柳柳的脸,眉头紧皱,心疼的不成样子,“哪里难受了,你告诉我。”

    柳柳的嘴唇哆嗦的,终于露出了脆弱的表情,“景生,我害怕。”

    这样的脆弱,是苏景生和她交往的两年里,都没有看到过的,他心疼的无以复加,重新将她揽入怀中,“别怕,有我在。”

    黎漾仰着头看直升机,眉头紧皱,任由风把她的长发吹乱都没有眨一下。

    唐果儿怒道,“这几架破飞机什么意思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结婚的啊。”

    下一秒,直升机上忽然洒出无数照片,像雪花一般在空中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落下。

    见有东西飘过来,苏景生松开了柳柳,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伸手,接住了几张照片,下一秒,如遭雷劈般,脸色惨白如鬼。

    柳柳定定的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里,自己穿着囚服举着档案牌,被人正面侧面都一起记录拍下。

    还有两张是她紧闭着眼躺在大床上,身体只有条浴巾遮住了重要部分,裸露在外的肌肤,密密麻麻的都是斑驳的痕迹,暧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