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逆天九小姐:帝尊〕〔大明闲人〕〔狼王的娇宠〕〔婚路遥遥,遇源而〕〔娇女有毒:腹黑王〕〔药田种良缘〕〔雷武〕〔玄医枭后〕〔总裁大人,我不约〕〔暖婚似火:顾少,〕〔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修真之药武扬威〕〔重生之都市无上天〕〔诱爱娇妻:老公宠〕〔网游之荣耀神话〕〔宇宙学哲学笔记〕〔职业圣殿〕〔阴阳师之借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900章 我以后再也不跑了
    果然是顾锦兮,她在心里深深吸了口气,“你是新来的吧?”

    五年前,她经常来盛园,并没有看到过她。

    “是又怎样?”

    “不怎样。”

    她不急不缓道,“只是想告诉你,你家少爷的脾气很凶的,如果让他知道你在他屋子放馊掉的食物,被解雇是小事,万一他把你喂狮子,你就死定了,懂吗?”

    女佣突然意识到什么,“你、你是在提醒我,帮我?”

    她微微挑眉,淡淡道,“没有,你想多了,我是在威胁你,看不出来?”

    哪里像是在威胁?

    女佣瞧着女人那副淡然的模样,一下子就觉得无地自容,她都故意整她了,她却善意的提醒她,这是什么胸襟?

    她红着脸走过去,把馊了的食物带走,“抱歉,柳小姐,我去给你换一下。”

    “不用了。”她打了个哈欠,瞌睡兮兮的道,“我没胃口,只想睡觉,你出去吧,不必再进来了。”

    女佣本来还想说什么,结果看女人已经困倒在床上了,便没有再做声,悄悄的走了出去,带上房门。

    深更半夜,柳柳故技重施,撕碎了床单,绑在身上从三楼下来,拼了命的往外逃跑。

    上天,从来就不会眷顾她,她不过刚经过一个拐角处,耳膜里便钻进了一道低沉熟悉的声音,“累不累?”

    她惊悚的止住了脚步,脊背发寒。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猛地窜到了她的跟前,用脑袋在她身上蹭啊蹭,发出呼呼的声音。

    她呆了呆,“萌萌?”

    “envy,回来!”

    狮子抬头看了眼她,又在她身上蹭了两下,这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回去,坐到了盛又霆的身边。

    她的视线顺着狮子的身体,往上。

    他懒洋洋的靠在路灯下,单手抄进了裤袋里,嘴里咬着的香烟燃了一半,一看就是等待的姿势。

    烟雾模糊着他的完美容颜,她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只看到了他伸出手,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低沉微哑的声音带着致命的蛊惑,如果是旁人,怕是早已深陷其中,可她却觉得,那仿佛是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召唤。

    她想逃,想立刻就拔腿逃走,可她的脚却仿佛生了根,任凭她怎么努力,都挪动不了分毫。

    “不过来?”他瞧着她,唇畔勾出隐隐的弧度,“那只能我过去了。”

    他把烟丢到了地上,踩灭,抬腿走了过去,湛蓝的瞳眸,诡异深邃,更甚恐怖片的魔鬼。

    她觉得害怕,冷汗密密麻麻的涌了上来,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他终于走到了她的身边,止住了脚步,狮子和程池就候在一旁,压根不上前做打扰。

    他稍稍垂眸,问她,“明知道跑不了,还是要不停的跑,累不累?”

    她压抑着心底的恐惧,终于往后退了一步,而他跟着往前一步,高大的身影,就覆在了她的身上,“我很累呢,所以——”

    唇畔噙上了冷漠的弧度,声音里带着不说出的狠意,“只能把你锁起来了,让你哪儿都去不得!!”

    她的第一反应便是,逃——

    可惜刚转身,脚步都还没有跨出去,头发便被一把拽住,然后直接被男人拽着头发,粗鲁的拖着前行。

    她觉得自己整块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疼得要命,眼里湿了一片,她却固执的把眼泪逼了回去,拼了命的挣扎,骂他混蛋,骂他变态。

    可换来的,是男人手里更凶狠的力道,和更阴冷的声音,“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她的身体被拖的踉踉跄跄的上楼,顾锦兮听到动静,连忙迎了上来,埋头恭敬的喊,“少爷。”

    男人的心情显然不大好,语气更甚,“连个人都看不好,我看你以后也不必留在我身边了。”

    顾锦兮惊骇,噗通一声跪下,“少爷,属下知错!”

    “滚——”

    顾锦兮还想说什么,程池立刻向她递了个眼色。

    顾锦兮意会到了程池的意思,深埋着头,没敢再做声。

    柳柳被拖到了房间里,丢到了大床上,她本能的往床角缩,却被他抬脚就压住了乱动的腿,欺身而上,一把撕裂了她的衣服。

    她意识到了什么,惊悚的睁大眼,“盛又霆,你要干什么?”

    “干让你长长记性的事!”男人的唇畔染着嗜血的弧度,眼底净是狠意,“看你以后,还他妈的敢不敢给我跑!”

    “你混蛋,你,唔——”

    嘴唇突然被堵住,他粗暴的咬破了她的嘴皮,她疼的掉眼泪,哭着喊着,他却根本不理会,咬的越发粗暴。

    曾经的痛苦记忆刹那间涌了上来,像是粹了剧毒的隐形针,密密麻麻的扎遍了她的全身。

    她发疯一样的反咬他,手不断的扑打他,扯他的头发,挖烂他的脸,活脱脱的像头疯狗。

    门外传来猛兽的撞击房门的声音,夹杂着一声接一声的嘶吼,“吼,吼吼——”

    被柳柳这样一阵发疯的乱打,他本来就窝火,听到狮子的吼声,他就更加窝火了,刹那间狂躁的无法自控,冲着门外狠戾的咆哮了一声,

    “程池,把那头畜生的皮给我剥下来,晾着!”

    柳柳急急的喊道,“不要——”

    他猛地埋头,目光阴沉的盯着她,“怎么,心疼了?”

    “你别动它!!”

    “你果然心疼了,既然你心疼,那我更要——”

    男人的嘴唇被她咬出了血,血迹染在唇角,看上去邪肆到了极点,他扬着恶劣的笑,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中挤出来,“恁、死、它!!”

    她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为什么,那可是你养大的,你怎么舍得,你压根没有心,你就是个冷血动物!”

    眼眸猛地一眯,“程池,动手,马上,立刻!!”

    “是,少爷!”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

    “不要——”

    柳柳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感受到了男人身上散发着极致的血腥和暴力,痛苦的闭了闭眼,竭尽全力的喊出了一声,“盛又霆,我认输——”

    他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戾气深重,“还有呢?”

    她眼睛一酸,眼底泛出了泪来。

    然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无比的绝望,“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