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在都市〕〔邪王盛宠:神医妖〕〔我的老婆是狐仙〕〔武极神王〕〔一路仕途〕〔最强小农民〕〔恶魔就在身边〕〔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重生校园:帝少,〕〔僵爱:僵尸王的新〕〔都市红粉图鉴〕〔三玄天〕〔惹火萌妻:总裁老〕〔符箓封神〕〔斗破之反派养成系〕〔绝世仙帝〕〔巨星小甜妻:前夫〕〔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完美时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他醒来后肯定会生气的
    脚步声,伴随着男人喘气的声音响在了耳边。

    柳柳在黑暗中伸手摸索着,打开了房间里的壁灯,淡淡微黄的光柔柔的落下来,渲染出一片柔和。

    她往门口处看去,看到了程池正吃力的搀扶着盛又霆走进来,盛又霆看上去,像是喝的烂醉如泥,不醒人事。

    他一米八几的个儿,又是练家子,身上的哪块肉都结实,程池累得气喘吁吁,看到柳柳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救星,布满薄汗的脸上舒展出了笑容,

    “柳小姐你还没睡呢,真是太好了。”

    柳柳愣了愣,揭开被子从床上起身,找了件衣衫披上,急急的走到了程池身边,“怎么回事?”

    程池一边喘着气,一边说,“少爷喝醉了酒。”

    她又不瞎,当然知道盛又霆喝醉了酒,好吗?

    只是,“你知道的,你家少爷本来就讨厌我,你趁他喝醉了,把人扶到我这里来,他醒来后肯定会生气的。”

    程池笑了,很自信的说,“不会的。”

    随即把人放在床上,继续道,“少爷的房间上次被柳小姐毁了,还没有装修好,所以,只能把少爷送到柳小姐这里来了。”

    柳柳正要问,盛园不是有那么多客房吗,干嘛往她这里送?

    结果程池像是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直接抢了先,“其他的房间平时没人住,落满了灰尘都,少爷有洁癖,现在打扫肯定来不及了。”

    真当她是三岁的小孩子?

    就算别的房间没人住,盛园的佣人哪天不里里外外的打扫一遍?

    “而且家里的佣人都被解雇了,只能麻烦柳小姐帮忙照顾少爷一晚,我先出去了。”

    说罢,程池迈开腿径直离开了房间。

    这,问过她的意见了吗?

    柳柳看了眼床上烂醉如泥的男人,又看了眼程池离去的背影,心里要多无语有多无语。

    转念一想,她能有什么意见?

    现在的她早已没有拒绝的任何权利了。

    叹了口气,柳柳蹲下身去,把盛又霆的鞋子脱掉,走进浴室打了一盆水,给他洗洗脸,潦草的擦了下身体。

    看了眼手里的毛巾,她莫名的有些失笑,要是他知道她用她用过的毛巾给他擦脸,大抵会气疯的吧。

    他嫌她脏。

    这点,她的心里很清楚。

    如果换做以前的话,想到这些,她或许会觉得伤心难过,就算不爱了,至少也会觉得耻辱。

    可当她彻底放下尊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丢开了那些多余的情绪。

    她不需要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来扰乱她的路,打乱她的计划。

    她把东西收拾好,蹲在床边,在他的耳边轻轻喊他的名字,“盛又霆……”

    他没有回应她,甚至连眉梢都不曾动一下。

    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

    醉酒后的盛又霆,和平日里总是冲她发火的时候相比,温顺了许多。

    淡淡的橘色灯光就落在他的脸上,将他深邃的五官拉得异常柔和,没有半分与她相处时的剑拔弩张,像是个无害的大男孩。

    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想起了许多年前那一晚,他双腿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手抱着抱枕,一手拿起零食盘里的一袋薯片,撕开在吃。

    一下子,安静的空气里净是他吃薯片的声音,咔擦咔擦,十分清脆。

    她看着他吃薯片的模样,站在一旁惊呆了,完全不敢相信他是先前那个出手凌厉,杀了人毫无畏惧的男人。

    他之前看上去有多凶残,现在就有多无害,简直是两个极端,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歪着头瞧她,弯了弯眼,抬手把薯片递往她的方向,问她,“要吃吗?”

    原本深邃的轮廓在灯光下,显得越发无害。

    她愣了一秒,摇头,“我晚上,不吃垃圾食品。”

    听到垃圾食品四个字,他似乎很不满意,眉头有些孩子气的皱着,“不吃拉倒。”

    然后继续看电视吃薯片。

    那时候的样子,和现在看起来,真是像。

    原来,她还记得,甚至每一个细节,都记的清清楚楚。

    唇边翘起了讽刺至极的弧度,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把声音放大了些,再次喊他的名字,“盛又霆!”

    他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安安静静的睡着。

    柳柳思忖了几秒,下定决心般起身,找出了手电筒,拉开门房,走了出去。

    守在门口的萌萌听到动静,立刻站了起来,当看到柳柳的瞬间,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隐隐泛着水光,张开口就要发出声音。

    柳柳眼疾手快的捏住了它的嘴。

    萌萌歪着头,满眼疑惑的瞧着她,模样蠢萌蠢萌的,可爱到了极点。

    柳柳收回了手,伸出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它别出声。

    萌萌自然是看懂了,笨拙的点了点头,然后用脑袋在她的身上蹭了蹭。

    柳柳弯下身,抱住了它的脖子,刻意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萌萌,我去找点东西,你就在这里等我,好不好?”

    萌萌摇头如捣拨浪鼓,然后用脑袋不断在她身上蹭。

    柳柳抿了抿唇,说,“你跟着我可以,但是一定要小心,不能发出半点声音,知道吗?”

    萌萌凶猛的点头,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柳柳放开它,蹑手蹑脚的往一个方向走去,萌萌就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跟着,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走廊的灯光浅浅淡淡,在走了许久后,柳柳的脚步停在了一间房门外。

    她就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眼上面挂着的风铃,手在不自觉中紧缩,手心里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液。

    盛又霆不肯给她找的真相,那么,她就自己找。

    家里佣人被遣散了,现在盛园里没剩两个人,而且这个点应该都睡着了,再加上盛又霆醉的不醒人事,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深深吸了口后,她松开了紧攥的拳头,抬手拧开了房门。

    “吧嗒”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伴随着风铃清浅悦耳的声音,她走了进去,等到萌萌也跟了进来时,才关掉房门,拿出手电筒,按下开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