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你给我洗澡
    她觉得特别熟悉,好像似曾相识。

    她还记得,在酒店里的时候,她问过盛又霆,问他手上的红绳哪儿来的,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告诉她,虽然绳子不值钱,但上面的四叶草吊坠是他妈亲手做的,全世界只有两条,他还反问她,她打哪儿看到过?

    她回答不上来,总之就是觉得熟,打哪儿看哪儿熟悉,又说不上为什么熟悉。

    五年前,她从盛小依的手腕上,再次看到了这根红绳,她知道了,盛又霆口中的两条,一条是在他的手上,一条是在盛小依的手上。

    而绳子上的四叶草吊坠,在侧面的地方刻着字母:

    他们姓氏拼字的缩写。

    从第一次见到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二年,可她依然觉得熟悉。

    这种感觉,每多看一次,就越强烈,只增不减。

    为什么?

    她看了半响,想了半响,都想不出为什么,这个奇怪的感觉,已经困扰了她太多年了。

    “呼呼!!”

    她想的陷入迷茫之际,萌萌用脑袋蹭她,出声提醒她。

    她顿时回过神来,将视线从照片上转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寻找。

    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她继续四处找,最终在衣柜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支手机。

    那是,盛小依的手机!

    她连忙拿出来,按下开机键。

    手机屏幕始终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是坏了,还是没有电。

    她找出了充电器插上插座充电,等了几分钟,再次按下开机键。

    这次屏幕亮了,屏保是一张动漫里的少年图片,盛小依当年跟她说过,是一个她很迷的动漫人物。

    盛小依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她直接点进了界面,突然间,感觉到手心一阵发麻,无数条新闻和垃圾短信各种推荐微信涌了进来。

    竟然还有话费?

    也对,有钱人充话费,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嫌麻烦,巴不得充一次话费,能用一辈子。

    手机振动了许久,消息显示的时间越来越久,最远的,是在五年前。

    也就是说,五年里,这支手机没有人开过机?

    意识到这点,她心中已有一番计较。

    她点进短信界面,忽略掉了垃圾短信,在里面翻找,终于找到了五年前,盛又霆口中的那条短信: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没错,备注是她没错。

    她不肯死心的确认了一遍电话号码,的的确确是她的,没错。

    她死死盯着这九个字,面色苍白,手指紧紧捏着手机。

    她的肤色本来就生的白,这样一用力,手背上全是暴起的青筋,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这条短信,的确是她的号码发出去的。

    可她,压根没有发过。

    她觉得手机的金属壳很冷,那种冷意,顺着指尖,侵入了五脏六腑,蔓延过全身,冷的她直发颤。

    到底是谁?

    是谁干的这种事,嫁祸给她?

    她一定要把藏在暗处的那个人给,揪出来!一定!

    “呼呼!”

    萌萌再度发出声音提醒,她抿了抿唇,“我知道了,马上就走。”

    她关机,取出手机卡,把手机和充电机放回了原位后小心翼翼的离开。

    打开房间的门,萌萌依依不舍的用脑袋蹭了下她,然后老实巴交的坐在门口,乖乖的当门神。

    她摸了摸它的脑袋,走进了房间。

    下一秒,听到了盛又霆的声音。

    她吓的腿都软了,下意识的低下头,全身上下都被恐惧充斥着,脸色苍白如鬼,额头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胸口不断剧烈起伏。

    她在心底深深吸了口气,极力压制住恐惧,稍稍掀起了点眼眸,才发现盛又霆还躺着。

    刚刚,是在说梦话?

    发现了这点,她连忙找了个隐秘的地方,把手机卡藏了起来。

    盛又霆的声音再度传来,迷迷糊糊的,她还没有分辨清楚,就听到了重物坠地的闷响声,紧接着是呕吐声。

    她回过头,看到了盛又霆正跪坐在地上,抱着垃圾桶不断的呕吐。

    空气中顿时散开浓郁的酒香。

    她急急的走过去,蹲在他身边,抬手给他拍背,动作轻柔而耐心。

    可这样的耐心,却不再是因为喜欢。

    她是有目的的。

    要想找到真相,就必须待在他身边,待的越近越好。

    虽然很危险,可越危险,她离真相才会越近。

    她不想被盛又霆关上一辈子,折磨一辈子,什么都做不了。

    盛又霆一边吐,嘴里一边喊着什么,连续喊了几遍,柳柳才分辨出来了,他是在喊水。

    于是她去给他倒了温水,他也吐的差不多了,脑袋歪歪的耷在床沿边。

    她搀扶住他,把杯口放在了他的唇边,“水来了,快张嘴喝。”

    他脸色很白,抿着唇不肯喝水,结果还是她哄了好久,他才肯张嘴喝了几口。

    她看到了他衣领上不小心染了点呕吐物,心想明早醒来后,肯定得发脾气。

    为了防止他大发雷霆,她只能找了衣服给他换。

    她去扒他的衣服,他死死的揪着自己的衣服,不让她脱,眉头孩子气的蹙着,嘴里嘟囔着问她,“你干嘛呢?”

    真是的,他不是酒量很好吗,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而且喝醉后,和平日里简直是大相庭径,毫无防备,像个小孩子。

    她皱了皱眉,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你松手,你衣服打脏了,你给你换一下。”

    他口齿不清的发脾气,“你走开,离我远点,烦死了。”

    随即顺手抓住她的手臂就咬上了一口。

    她疼得龇牙咧嘴,火气腾腾,如果可以,她真想反手就甩他两巴掌,看他还敢不敢瞎逼逼。

    可惜,这样做的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所以她只能忍着这口气,耐心的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哄他换衣服,

    “我给你换衣服,你把手松开,就一会儿,一会会儿,好不好?”

    他像是被吵的烦了,终于撑开了眼皮,看了她一眼。

    冰蓝色的眼眸似是迷了淡淡的水雾,睫毛又长又翘,有种年少时的纯真。

    他看着她,目光有些迷茫,像是不认得她似的,嚷嚷道,“我不要换衣服,我现在要洗澡,你给我洗澡,我一身臭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