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流伐清〕〔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叶薇厉空烈〕〔我老婆是冰山女总〕〔穿过风的间隙〕〔一夜沉沦总裁轻轻〕〔绝品盲技师〕〔摇曳花瓣爱落泪〕〔冰冷少帅荒唐妻〕〔平步权峰〕〔女子公寓小村医〕〔山野春情〕〔罪爱金水〕〔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宠宠欲恋〕〔妖鬼横行,冥王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把衣服脱掉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最新章节!

    什、什么?

    他要她给他洗澡?

    柳柳无语的望了眼天花板,耐下性子哄道,“先换衣服好不好,换了我用毛巾给你擦一下就不臭了。”

    “不行,擦不干净,我要去洗澡,我发汗了,我要洗澡!”

    见她没有动静,他的大少爷脾气就上来了,还是醉醺醺的样子,却满脸满眼都写着不爽两个字,

    “你丫傻愣着做什么,聋了还是哑了,还不快带本少爷去洗澡!”

    她翻了个白眼,无奈道,“行行行,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先到床上休息一会儿。”

    把人扶到床上,她就去了浴室,往浴缸里放洗澡水,心里吐槽着有洁癖的人真可怕,都醉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忘了要洗澡。

    下沉式浴缸很大,她放了很久的水,不过才放了一大半,外面的人像是等的不耐烦,在外面用脚踹门,发脾气,“哐哐哐——”

    “开门啊,你要再不开门,小心本少爷把门给砸了!”

    柳柳就差没骂出一句智障了,门又没有锁,推一下就开了,结果他在外面又是拍门,又是发脾气的,到底要闹哪般?

    醉酒的人,真是可怕。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耐下性子去推开门,耳边顿时钻进一道暴怒的声音,“你是属乌龟的吗,动作这么慢?”

    说罢,他皱着眉,从她身边越过,一边扯着身上的纽扣,一边跌跌撞撞的往浴缸的方向而去。

    转眼间,他脱的只剩条内裤,柳柳别扭的移开视线,打算出去,让他自个儿洗。

    结果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了他的叫唤,“喂,你跑什么?”

    她的脚步僵在原地。

    “过来,给本少爷搓背!”

    命令的口气,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她皱眉,他的性格还真是多变又古怪,一会儿这个样子,一会儿那个样子,让人完全捉摸不透,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你是傻子吗,只知道瞎愣着,再敢磨磨蹭蹭,小心本少爷把你剁碎了喂狗!!”

    她抬手揉了揉眉心,转过身,走过去蹲在浴缸边,抓了浴盐准备给他搓背。

    突然间,她的手腕被捉住,大力的往下一扯。

    “啊!!”

    猝不及防,她发出一声尖叫,脑袋朝下直直的栽进了浴缸里。

    下沉式的浴缸大的像泳池,她整个人身体都被水浸泡,毫无防备的被灌了几口水,扑腾了好久才勉强扶着台面站了起来。

    水进入肺部,呛的她难受,不断的咳着,他却丢给她几个字,“哼,没用!”

    火气嗖嗖的往上冒,她本想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结果脑海里残存的理智制止了她,她忍,她忍。

    看了眼他全身上下只穿了条内裤的泡在水里,还和她面对面,她不自然的别过眼,没好气的道,“咳咳,你不是要我给你搓背吗?咳,转过身去,趴着!!”

    这次他倒是没有再发脾气,乖乖的转过身去,双手趴在玛雅灰色的台面上,半边脸就枕在手臂处,“快点搓!”

    她抓了一大把浴盐,耐心的给他搓背,他却不满意的叫唤,“用点劲啊,没有吃饭啊?”

    她气的故意使了很大的劲,发泄似的给他搓,就恨不得把他的皮给褪掉一层,结果他反倒很满意的发出了舒服的声音,“嗯,再用力点。”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皮糙肉厚了,说的就是他这种人,没错。

    于是,手里的力道不断加大。

    浴缸里的水还在继续放着,哗啦啦的作响。

    她这样给他搓背,自然而然的就瞧到了他的背,上面有好几条深深的疤痕,看上去很吓人。

    十六岁的时候,她不明白他的背上为什么留下了这么恐怖的疤痕,只当他是混黑道的,还故意说难看。

    他用鄙视的语气说她不懂欣赏,告诉她这叫男人味。

    后来她才知道,他的父亲是陆军上将:盛樊

    在这个国家的地位,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虎父无犬子,盛又霆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理所当然的进了部队,背上的那些伤,都是执行任务时留下的。

    只是,她再度见到盛又霆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部队很多年了,至于为什么,她当时不敢问,也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告诉她。

    “行了,不用搓了。”

    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柳柳的神智。

    她放下了手,他转过身来,似是很困,半耷着眼皮对她说,“把衣服脱掉。”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瞧着他,“干嘛?”

    他的眼里迷了层水雾,掀了掀眼皮,“看在你把我弄的这么舒服的份上,我也帮你弄弄。”

    喝醉后的盛又霆,真是一言难尽,她听到这句话,就差没给他跪下,喊他一声大哥了,不过是搓个背而已,他至于要说的这么暧昧?

    她直接拒绝,“不用,我晚上已经洗过澡了。”

    他打了个哈欠,有些漫不经心的问她,“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

    她回答的斩钉截铁。

    “不用就算了,我很困,睡觉去了。”

    他一边说,一边拉开浴缸旁的柜子,随手拿上浴巾裹上,似乎还没有酒醒,脚步虚浮的走出了浴室。

    见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才慢悠悠的从浴缸里爬起来。

    垂眸看了一眼,她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衣服湿哒哒的粘在肌肤上,头发不断的往地上滴水,在地上染出了一大片水渍。

    叹了口气,她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换了浴袍,吹干头发走出浴室。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酒香。

    抬眼看去,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侧颜俊美而无害,只是头发湿湿的没有吹,他似乎觉得有些不舒服,眉头孩子气的蹙着。

    她没有理会他,走过去把床边垃圾桶里给处理干净。

    然后找了条薄被,窝在沙发上睡觉。

    沙发虽然不能跟床相提并论,但比起她之前在森林里靠着树睡觉,不知道要舒坦多少倍,所以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睡不着,整个脑海里都是那两条一模一样的红绳,上面的四叶草吊坠,格外的熟悉。

    她到底在哪儿见过?

    她努力的想,拼了命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