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拯救世界攻略〕〔永不从良[快穿]〕〔妖怪幼儿园〕〔玄医归来〕〔随身淘宝:皇家小〕〔美人持刀〕〔你有多远,沧海多〕〔拐个王爷去种田〕〔重生最强妖兽〕〔飞剑问道〕〔绝品全能兵王〕〔空间重生之嫡女翻〕〔豪门重生:法医娇〕〔终极学生在都市〕〔慕先生,你是我的〕〔拉响淘宝警报〕〔时光和你都很美〕〔绝世仙尊,夫人如〕〔在红楼当丫鬟[综]〕〔甜蜜快穿:黑化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有种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他和她一样,没有喝水,直接把药在嘴里嚼碎了往肚子吞。

    口腔满是苦涩的药味,眉间的痕迹不由更深,却见柳柳脸上半点反应都没有,好像压根不觉得药有半点苦。

    霎时间,他心底的滋味有些难以形容,坐在床沿边找了烟来抽,抬脚轻踹了她一下,“我饿了,去,给我做吃的。”

    她低着脑袋,低眉顺眼道,“好。”

    随即用手撑着床头柜起身,连看都未曾看他一眼,径直走出了房间。

    她感觉到了,他的视线跟随着她,可她没有回头,更没有停下脚步。

    “咔嚓”一声轻响,她关上了房门,隔绝了他的视线。

    萌萌看见柳柳,欢喜的在她身上蹭来蹭去,卖萌撒娇根本停不下来。

    她被挠得很痒,不由笑了出来,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走吧,萌萌,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萌萌点头如捣蒜,柳柳心底的阴郁渐渐消散,唇畔浮现出了笑意,发自内心的笑意,“真乖!!”

    在路上,柳柳碰到了程池。

    “柳小姐,早上好。”

    程池跟她打招呼。

    她礼貌的回应,“早上好。”

    顿了一秒,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家少爷,经常喝醉吗?”

    程池摇了摇头,如实回答,“少爷很少喝醉,我跟了他这么多年,统共就见了两三回。”

    “那他喝醉后,酒品怎么样?”

    程池像是没有料到她会问出这个问题,稍稍愣了愣,随即又笑开了来,“少爷喝醉酒通常就睡觉,连呼噜都不带打一下,酒品要多好有多好。”

    这说的,和她看到的,真的是一个人吗?

    “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不用谢,柳小姐。”

    程池的脚步止在原地,没有动,看着女人纤瘦的身影从他身边走过,他像是在想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

    手机铃声响了,他拿出手机接听,毕恭毕敬的喊了声,“少爷。”

    挂断电话后,程池往三楼走去。

    推开房门,满室缭绕的烟雾。

    盛又霆就坐在床边,一条腿抬起踩在床沿处,稍稍埋着头抽烟。

    听见动静,他抬眸看向门口,湛蓝的眸子像是粹了冰,冷的彻骨。

    程池走了过去,恭敬的站在他的身边,“少爷!”

    男人周遭都散发着寒气,面孔线条看上去极其冷硬,薄唇是毫无温度的直线,更不带任何的弧度,他冷声,

    “程池,你的狗胆在发育,要不要我亲自动手给你割了?”

    程池低埋着头,不敢吭声。

    他的声音越发冷,夹杂着狠意,“是谁他妈让你自作主张,把我送到这间房的?”

    程池思忖了几秒,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少爷,昨晚的事,你不记得了吗?”

    “什么事?”

    “是少爷自己说,想见柳小姐的。”

    “狗屁!!”

    他霍然起身,大力的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椅子,目光狠戾的瞪着程池,“有种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程池只是把头埋的更低,“少爷,你知道的,我的命都是你给的,我从来都不会对你说谎。”

    他听闻,情绪刹那间狂躁不已,“滚,给我滚出去”

    程池担忧的抬眸看了一眼,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房间,“是,少爷。”

    刚走出房门,他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伴随着男人骇人的冷笑。

    程池眉头深重,五年前,他觉得少爷的脾气越发狂躁,是因为小姐的死,可现在他算是看明白了,柳柳才是真正的诱因。

    难怪顾锦兮对柳柳那么大的敌意。

    少爷这次,怕是真的对柳柳上心了。

    而少爷的上心,无关小姐。

    以前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妹妹,现在是有着深仇大恨的柳柳,每天备受折磨和煎熬,不犯病才怪。

    房间里,男人站在满地狼藉中,伸手死死摁住自己胸腔的位置,唇边掀起了嗜血的弧度,脸色狰狞可怖,声音更甚,

    “你斗不过我的!”

    “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杀死,彻底的杀死!”

    一个小时后,餐桌上。

    男人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

    柳柳就坐在他对面,同样埋着头吃东西,只是余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他的手臂上带着轻微的划伤,伤口还很新鲜,如果她没有猜错了,她离开房间之后,他又在屋子里发脾气了吧。

    余光停留在了他手腕处系着的两条红绳上,她有瞬间的失神。

    自从盛小依死后,他就把盛小依的那条红绳,一并戴在了手上。

    她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接触到了他的目光,正盯着她。

    她没有选择躲避,他也没有移开,仍旧盯着她,像是毒蛇瞄准了猎物,下一秒就会狠狠咬断她的脖子,让人有了几分惊惧。

    最后还是她认输了,率先别开眼。

    手完全无意识的抬起摸了摸脖子,只觉得那里像是真的被毒蛇咬了,很难受,很不舒服。

    察觉到了自己的动作太过荒唐,她收了手,埋着头继续吃东西,然后听到了椅子拉开的声音,伴随着男人又冰又冷的声音砸下,

    “吃完饭,上楼换衣服,跟我去公司。”

    未等她回答,他的人已经走开。

    眼前的阴影消散,恢复了一片通亮。

    她终于抬起了头,侧过眸看了一眼,程池已经跟随着盛又霆上了楼。

    餐厅里顿时只剩下了她和向晴,还有萌萌。

    萌萌在厨房里就被她喂饱,现在正心满意足,一脸温顺的蜷缩在她的脚边,像只小猫一样乖巧。

    她搁下了碗筷,从餐椅上起身。

    向晴关心的问了句,“柳小姐,你才吃了这么点,就不吃了吗?”

    柳柳拉开椅子,淡淡笑了笑,眉眼温和,“我已经吃饱了,对了,能不能把你的化妆品借我用一下。”

    “如果柳小姐不嫌弃的话,当然没问题。”

    “那麻烦你给我送到房间里,谢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柳柳回到房间,果然不出所料,满地狼藉。

    还好,门窗都没有砸碎,收拾一下勉强还能住,只是她现在没有时间了。

    她从衣柜里找了衣服换上,恰巧向晴给她送来了化妆品。

    房间里的镜子已经砸碎,她只能到浴室对着盥洗台的镜子化妆。

    脖颈处的淤痕淡了许多,被盛又霆咬的伤口也恢复了一些,可看上去仍旧明显,她用遮瑕膏遮了又遮,才勉强遮盖住,从浴室里走出来。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柳柳往门口看去。

    程池就站在门口,对她说,“柳小姐,少爷让我给你带句话,如果两分钟内见不到你人,你就不用去他公司上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