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天鹏〕〔凤兆〕〔快穿:拯救暗黑男〕〔宫墙下〕〔鬼面妖妃要逆天〕〔萌妻太甜:总裁大〕〔极品女医:弃妇带〕〔萌妻不服叔〕〔仙界赢家〕〔官运红途〕〔恶魔校草专属甜心〕〔六零小仙女〕〔让妲己看看你的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甲壳狂潮〕〔宅男的无奈人生〕〔捡个女神总裁当老〕〔重生冥婚:傲娇鬼〕〔司礼监〕〔最强妖兽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926章 我马上把你的舌头割了
    ,精彩小说免费!

    而且搭他身上藏蓝色的衬衣,恰恰合适。

    “随便!”

    薄唇微动,他冷冷的丢出了两个字。

    她笑了笑,能听到盛又霆说随便两个字,那就是还不错的意思。

    否则不合他心意,他早就暴躁的发火了。

    “那就这条了。”

    柳柳走到他身边,“把椅子转过来一下,我给你系。”

    柳柳本以为他会转过椅子来,却没有想到,他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眼前随之一暗,他的影子,覆盖在了她的身上,冷淡的声音头顶落下,“这样系,更好。”

    她也知道这样系更好啊,可他太高了,她会很累。

    不过,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她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

    他单手插在裤袋里,不耐烦的催促,“快点。”

    “知道了。”

    她把领带先挂在了手臂上,高高踮起脚,将他解开的纽扣重新扣上。

    两人隔的这么近,他身上的烟草味夹杂着淡淡的古龙水香气顿时扑面而来,争先恐后的往她的鼻息里钻。

    她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每呼吸一次,都好像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好在手中的动作并未受影响,很快的,她就给他扣好纽扣,系上了领带,“好了,可以了。”

    她紧了紧领带,满意的就要把手放下。

    蓦地,男人有力的大手忽然狠狠的扣住了她的手骨。

    她猝不及防,疼的喊出了一声,“你弄疼我了。”

    他没有吭声,力道大的惊人,好似要把她的手都给折断。

    感受到了他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戾气,她忍受着疼痛,抬起了头看他,脸色因疼痛微微泛白,“怎么了?”

    他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干嘛又突然发脾气?

    而且,他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湛蓝的眼眸阴鸷到了极点。

    这个男人的阴晴不定,还真是让她难应付。

    “柳柳!”

    他喊她的名字,对她说,“你给人系领带的技术倒是不错。”

    这句话如果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绝对是夸赞,可柳柳知道,盛又霆可不是在夸她技术好。

    甚至,他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他居高临下俯视她,英俊的脸怒气沉沉,眼底烧着燎原的火,“告诉我,这么娴熟的手法,是在谁身上练出来的?”

    她敛了敛眼睑,轻言细语的问他,“怎么了,我帮你把领带系的这么好,你还不满意吗?”

    他手中的力道不断收缩,吼出一句,“不要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回答我的问题!”

    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一点都不想,索性忍着剧痛,低垂着头。

    长长的睫毛随之敛下,轻轻颤动,掩盖住了她所有的真实情绪。

    见她不吭声,他的火气越发大,“再不说话,我折断你的手,你信不信?”

    她的心,仿佛被丢进了几千度的油锅中煎炸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在四肢百骸里流转,疼的她只想要蜷缩成一团,连每发出一个字音,都好似要用力所有的力气,

    “随便你,反正这种事,你又不是第一次对我做。”

    她的每个音调,透出的,都是侵入骨髓的哀凉。

    他呼吸一滞,莫名衍生出一种心疼的情绪,迅速的,又被燎原的怒火吞噬,让他快要失去理智,“是不是苏景生?”

    她放弃了反抗,放弃了挣扎,“你觉得是,就是吧。”

    又是苏景生!

    又是那个该死的男人!

    他想杀了他!

    浓烈的怒火,带着毁天灭地的痛楚,缠绕的他。

    他失控的像是头暴躁的狮子,狂躁的冲她吼,“滚,给我滚出去!”

    她痛苦的闭了闭眼,“你放开我的手,我就滚。”

    这句话像是触到了他的逆鳞,他的瞳孔急剧收缩,目光凶狠的像是要把她撕裂。

    他忽地拽起了她的手,把她往外拖。

    她被拖得踉踉跄跄,手腕疼的不得了。

    门突然打开,她的身体被狠狠丢了出去的同时,耳膜里钻进他暴戾的声音,“滚——”

    她踉跄了几步,还没有站稳,门就被凶猛的力道砸上,传来了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砰!!”

    “柳柳,你没事吧?”

    程池见状,连忙上来扶住了身体。

    她这才勉强站稳,唇边勾起了惨淡的笑,“没事,只是被你家少爷丢出来了而已。”

    比起以前所遭受的,算得了什么?

    盛又霆没有折断她的手,已经算是够温柔了的吧?

    想到这里,笑容越发苦涩。

    程池刚想说话,柳柳便又故作轻巧的说道,“对了,饭你家少爷吃过了,你可以放心了。”

    程池被这句话给噎的说不出话来,许久后才抱歉的说道,“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做这种事了。”

    柳柳不动声色的拂开了他的手,“没事。”

    程池皱了皱眉,“你这样说,我更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门突然被打开,伴随着男人的怒吼,“闭嘴!”

    柳柳的身体颤抖了下。

    程池看向了盛又霆,他的火气非常大,就和要吃人没什么区别,“你再敢和她多说一句话,我马上把你的舌头割了!”

    程池低埋着头,“少爷,属下不敢!”

    他怒气滔天的一把扯下领带,丢到了地上,对程池说,“去给我取一条领带出来!”

    “是,少爷!”

    他恶狠狠的瞪了柳柳一眼,“杵在门口做什么,滚啊!!”

    门再度被摔上,快要合拢的那瞬间,她看到他的鞋底,踩在那条领带上。

    连同着她的心脏,被踩了个四分五裂,最后碎成了渣。

    “砰!”

    剧烈的声响,门彻底摔上。

    她在门口站着,一时间像是失去了灵魂,没有了任何反应。

    “把门口的那条领带捡起来,给我丢到垃圾桶里,别再让我看到,恶心!”

    “是,少爷!”

    柳柳麻木的转过身,抬起仿佛灌了铅的腿,艰难的挪动着,离开。

    她不敢眨眼,怕最最轻微的动作,都会让眼眶里的泪掉下来。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脆弱过,心里难过的只想哭。

    大抵是盛又霆的话,让她回想到了那段傻兮兮的过去。

    满心只有他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暗影礼赞〕〔太墟剑帝〕〔爱情一人醉〕〔联盟系统之暴君教〕〔至强剑仙途〕〔别相思〕〔超神学院之吾为神〕〔青春不散,感谢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