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逆天九小姐:帝尊〕〔大明闲人〕〔狼王的娇宠〕〔婚路遥遥,遇源而〕〔娇女有毒:腹黑王〕〔药田种良缘〕〔雷武〕〔玄医枭后〕〔总裁大人,我不约〕〔暖婚似火:顾少,〕〔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修真之药武扬威〕〔重生之都市无上天〕〔诱爱娇妻:老公宠〕〔网游之荣耀神话〕〔宇宙学哲学笔记〕〔职业圣殿〕〔阴阳师之借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940章 我会娶你的,我发誓
    他在做什么?

    他在亲她?

    是他疯了,还是她疯了?

    她心慌意乱,下意识的伸手就去推他。

    可他不过是用一只手,就轻而易举的捉住了她的手腕,紧紧握在手心,顺道用腿禁锢住她的身体,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他什么都没有说,唯有嘴唇,依旧极尽温柔的亲吻她。

    没有深入的动作,只是轻轻吮吸着唇瓣,像是在故意取悦她,试图让她的身体动情。

    轻柔的有些不可思议。????暖黄色的灯光下,他的眉眼近在咫尺,长长的睫毛扫在了她的眼睑上,让她突然想到了年少时期,那个最美的梦。

    梦里,他也曾对她这么温柔过。

    可是他早已亲手将她的梦摔碎了。

    十二年的时间,她那颗心早就被揉烂捏碎了,变成了七零八碎的渣子,就算用胶水粘连,也再不可能拼凑的完整。

    鼻子突然一酸,她偏过头,躲过了他的吻,不可抑制的吼出了一声,“盛又霆,你别这样!!”

    他蓦地睁眼,眼底弥漫的暧昧气息消失殆尽,湛蓝的眼眸幽暗的像是深不见底的寒潭。

    他瞧着她水汽氤氲的脸,唇边带上了笑容的弧度,温度却是趋于零下,“柳柳,趁我现在心情还不算太糟糕,你最好不要惹我!!”

    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她不知道现在该说哪句话,也不知道哪句话会惹怒他,索性看向落地窗,乖乖的闭着嘴。

    下颌处突然传来了传来刺痛,痛的她眯了下眼,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他捏着她的下颌,硬生生的带过她的脸,指间忽地用力。

    她被迫对上他的眼,他的眸色很可怕,是最深最纯粹的蓝色,暗的透不进一缕光来,就那样牢牢的锁定着她。

    唇畔微微上翘,带着恶劣到极致的笑,“承认吧,其实你的身体,也很想要我,对不对?”

    狗屁狗屁!

    想要他?

    是谁给他的自信,让他虐待了她千百遍,她还能恬不知耻的肖想他?

    他的声音低哑蛊惑,却夹杂着毫不掩饰的讥诮和羞辱,“因为你,喜欢我,喜欢到不惜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留在我身边。”

    好笑,真是好笑。

    她以前怎么就没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自恋,也这么会讲笑话呢?

    如果换在之前,她听他这样说话,她一定会笑出声讽刺他,或者会故意激怒他,反正他不让她好过,那就谁都别想好过算了,他要想折磨他,那就来啊。

    放马过来啊,她也豁出去了,互相折磨好了。

    可是,现在不行。

    她仅存的理智提醒着她,制止着她。

    她好不容易进了盛世,好不容易接近了那些她怀疑名单上的人,好不容易离真相近了一步,她不能半途而废,她不能惹怒这个男人!

    她要忍,对,她要忍。

    她要控制住的自己的脾气。

    她深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足够正常,“盛总,你不用拿这种事羞辱我,我对你,没有这种……”

    “柳柳!”

    他似乎是猜到了她想说什么,突然间脾气就上来了,火大的几乎想撕裂她,眼底是最深沉的厌恶,毫不留情的喊出了她的名字,打断了她的话,“别忘了你跪在我脚下的时候,对我说过什么!!”

    她跪在他脚下的时候,对他说,“这是我所有的尊严,通通都给你。”

    她说,“如果可以,让我去盛世工作,只要能让我盛世工作,我心甘情愿为你做任何事,任何事。”

    她闭了闭眼,再次睁开,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放心,我没有忘,也绝不会忘。”

    “呵!”

    他蓦地笑了,看似很愉悦的笑容,笑声却森冷到了极致,“是吗?我看你倒是像忘了。”

    他狠狠的捏着她的下颌骨,用了几乎要捏碎骨头的力道,“既然你知道我想羞辱你,你就该主动凑上来,摇着尾巴,求着让我羞辱,懂吗?”

    “这才不辜负你跪着对我说的心甘情愿,和做任何事的保证,否则,我分分钟你让你滚出盛世!”

    “我懂了。”

    淡淡的几个字音落下,听似平常的不带任何情绪,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说出这这三个字时,心底透着的,是怎样侵入骨髓的哀凉。

    她的态度勉强算得上好,他本该觉得心里好受些的,可为什么,却越发烦躁,越发的想羞辱她,“懂了,你就该知道……”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到了唇上被轻轻亲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愣了愣,眨眼间反应过来,戾气深重的瞪着她,狠狠道,“谁让你他妈亲我的?”

    下一秒,他的唇瓣被狠狠堵住。

    耳边是她模糊不清的字音,他听懂了,她在问他,“做吗?”

    他呼吸一滞。

    她一遍遍的问她,“要做吗?”

    她伸手,扯掉了他脖子上斜斜挂着的领带,主动去解他衬衣的纽扣,“如果不做,你可以推开我,也可以羞辱我。”

    尊严是什么?

    羞耻感是什么?

    在她跪在他脚下的那一刻,她就通通丢掉了。

    为了达到目的,她可以不择手段。

    她可以去取悦他,哪怕这个人,是她憎恨着的人。

    她去吻他,吻他的喉结,吻他的锁骨。

    她听到了心脏被自己踩成烂泥的声音,笑着告诉自己,这算什么,今日所受的,是为了将来能更好的讨回来,加倍的讨回来。

    她脱掉了他的衣服,丢到了床底下,继续去吻他,明显察觉到了他的动情,她缓缓笑开来,搂着他的肩膀,猛地一翻身,跨坐在了他的腰际,冲他嫣然一笑,“再不推开我,就没机会了哦。”

    他想推开她,想羞辱她,可他身体的动作,却快过了脑子。

    他扣着她的手腕,狠狠往下一拉,捧住她的脸,就要吻下去。

    视线在不经意间突然扫到了自己手腕处的红绳,身体突然一僵,脑海里浮现出属于女孩儿青春肆意的笑脸。

    耳边,是他小时候略带稚嫩的声音,“你把这个戴上,不管遇到任何情况,都千万不能摘下来,这样,我就能轻易找到你了。”

    “等你长大后,我会娶你的,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