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秒杀天下〕〔总裁的麻辣小妻子〕〔我的绝色冰山总裁〕〔萌宝上线:爹地,〕〔帝火丹王〕〔阴缘:鬼夫难缠〕〔都市妖孽神豪〕〔我真是良民〕〔大明钉子户〕〔女总裁的最强兵王〕〔嫡女涅槃:王妃,〕〔神帝归来〕〔穿越之我的多情王〕〔穿越小王妃〕〔总裁娇妻太撩人〕〔冷酷王爷:倾城娇〕〔总裁佳妻惹不起〕〔名门婚宠:半路娇〕〔爱你个人好难〕〔末日之无限逃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954章 一切痛苦就都结束了
    他残暴的凌虐她,她痛的无法呼吸。

    眼泪,打湿了枕头。

    她终于在疼痛中失去了意识。

    梦里,她就像是只漂浮在海面上的小船,找不到方向,走不出困境,只能在海上漂啊漂。

    突然间,狂风阵阵,暴雨倾盆,海浪席卷而来。

    她被狂风吹的不断摇晃,被暴雨砸出了破洞,被海浪冲翻在海里,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没有人可以救她。

    绝望深深的包围了她。

    此时此刻,盛园的底楼,程池敲响了顾锦兮的房门。

    “哐哐哐——”

    几秒过后,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顾锦兮看到程池,脸色明显不太好,“这么晚了,你来敲我的门做什么?”

    程池垂眸,看了顾锦兮一脸来大姨妈的不悦表情,也懒得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道,

    “顾锦兮,我们谈谈吧。”

    顾锦兮撇了撇嘴,“程池,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可谈的?”

    自从顾锦兮觉得程池向着那个贱女人开始,她就没拿好脸色看过程池,时不时都要怼他两下,她心里才会舒坦一些。

    这五年下来,两人表面上看着还算和气,和私底下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僵。

    准确的说,他们两个已经沦为了谁也看不惯谁的那种。

    程池不咸不淡道,“谈谈今晚的事。”

    顾锦兮愣了一秒,不知所谓的眨了下眼,“今晚的什么事?”

    “你确定要跟我装傻?”

    “程池,我装什么傻,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既然你想装傻到底,不肯跟我谈,那么我只能直接找少爷谈了。”

    说罢,程池转过身准备走。

    “等等!!”

    顾锦兮一把拽住了程池的衣袖,“有什么事,进来说吧。”

    刚进门,程池就把一盘光碟丢到了桌上,“这是我拷贝下来监控,顾锦兮,今晚是你唆使人找柳柳麻烦的。”

    不是询问,程池是确定的语气。

    顾锦兮看了眼光碟,脸色黑黑的,跟吃了屎一样难看,“那又怎么样?我就是看那贱人不顺眼,想要收拾她。”

    程池没想到顾锦兮非但不认错,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心下一阵恼怒,“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你凶什么凶?”

    “怎么就成了我凶了?”

    他可是为了她好,现在还被她甩脸子了?

    “顾锦兮,你出门不用带脑子的吗,明知道宴会厅里有监控,你还敢胆大包天的做这种事?”

    顾锦兮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满脸怨愤道,

    “反正我就是讨厌那个贱女人,她可是个杀人犯,她杀死了小姐,就该下地狱,受到应有的惩罚,凭什么陪在少爷身边?”

    “今晚要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她就会成为人人鄙视和唾弃的小偷。”顾锦兮一想到这就来气,

    “真是看不出来,这贱人还挺会卖骚的,居然不动声色的就勾搭上了南少,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程池觉得,顾锦兮的脑回路也真是够奇葩的,就算今晚南少不出面,这种啪啪打少爷脸的事,少爷会让它发生?

    见过蠢的,就没过更蠢的,她除了一身蛮力,还会什么?

    就算再和她谈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而且,实在太侮辱智商了,程池决定不再和顾锦兮继续谈,只是丢出了忠告,

    “顾锦兮,我不想和你多说,只想警告你,以后最好不要找柳柳的麻烦,否则,有你哭的那天。”

    “哼,我看你是爱上那贱货了吧,才会处处帮着她!!”

    “我懒得跟你争论,看在我们昔日的情分上,这次的事我会替你摆平,但这种背叛少爷的事,我绝对不会再做第二次,你自己好自为之。”

    未等顾锦兮回答,程池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伴随着“咔嚓”一声轻响,房门关上。

    “好自为之就好自为之,谁怕谁?”

    顾锦兮看向那道紧闭的房门,气的抬脚便踹翻了一张椅子,“那个贱女人有什么好的,你们一个个都喜欢她,向着她?”

    “我不服,绝对不服!!”

    再次踹翻一把椅子,顾锦兮面目狰狞。

    柳柳在疼痛中昏厥过去,却又在疼痛中,醒来。

    好痛,全身都好痛,像是被人用棍子暴打了一顿,伤痕累累。

    左腰处的地方,空落落的疼。

    是要下雨了吗?

    空气中漂浮着暧昧过后的气息,她机械的看向窗外。

    夜深露重,星光隐匿,天幕像是黑布,黑的好似蛰伏在黑暗之中的野兽,只要稍稍不注意,就会将她咬碎,吞噬掉。

    隐隐感觉到腰间有什么重物压着,她稍稍的眨了下眼,缓缓的把头转向另一边。

    熟悉的眉眼和五官,近在咫尺。

    近的连对方清浅的呼吸,都能感受得到。

    他的手,就那样随意的搭在她的腰间。

    卧室里,只有一盏壁灯亮着,散发温黄的光晕,淡淡的从头顶倾泻而下来。

    他那轮廓分明的面容,被染的无限柔和,再没有之前的剑拔弩张,阴狠残暴,反倒显的人畜无害,眉间孩子气的蹙着,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抚平。

    她知道,这是假象。

    睡着后的他,样子有着足以欺骗世人的无害。

    可他从来就不无害,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唇畔扯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她小心翼翼的挪开盛又霆的手,从床上起身,找了衣服套上,光着脚踩在地面行走。

    轻轻的拉开床头柜,里面除了杂七杂八药瓶外,还有一把十厘米长的军刀。

    她拿出军刀,紧紧的捏在手心,绕过床尾,一步一步的,朝他逼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睡得很熟,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靠近,眉头依旧孩子气的皱着。

    她得心里住着一头野兽,在一遍一遍的对她说,“杀了他,杀了他!!”

    “只要杀了他,一切痛苦就都结束了。”

    她的视线从他的眉眼,一点一点往下。

    最终,停留在他左侧的胸腔上。

    那颗心脏,在咚咚咚咚的跳动着,胸口随之起伏。

    “杀了他,杀了他!!”

    她双手握住刀柄,对着那颗跳动的心脏。

    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往下刺去。

    面目狰狞。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