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狱狂兵〕〔教授破案手札〕〔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娇妻如蜜:千亿总〕〔竹马谋妻:误惹醋〕〔机甲导师〕〔穿越从满级无敌开〕〔当我熬死皇帝之后〕〔自古红楼出才子〕〔惊世嫡女:医妃不〕〔女战神的黑包群〕〔郡主难惹〕〔天行〕〔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吃鸡奶爸修仙传〕〔嘘,我要亲你了〕〔神奇道具师〕〔明王首辅〕〔诸天万界监狱长〕〔修真狂医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970章 你别碰我,不要碰我
    舞池里,音乐声震耳欲聋。

    盛又霆烦躁的咬着烟,穿过舞池区域,走向了一处安静地方,掏出卡刷了电梯。

    “叮——”

    电梯门缓缓而开,他抬腿走了进去。

    一直低埋着头,怯生生的跟在他身后的女孩儿见他已经伸手按了电梯楼层,连忙小跑上去,待在了离他不算近的位置。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冷漠,一言不发的样子,更是让她觉得可怕,所以她不敢离他太近,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只能垂眸看向他的裤脚。

    干净整洁的,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可想而知,他在平日的生活里,有多讲究。

    她一路跟随着他下了电梯,进了间总统套房。

    当看见那张洁白无瑕的大床后,她的心脏因紧张和害怕不断噗通噗通跳,眼角隐隐有湿润沁出。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她为了钱,把自己的初夜给卖了。

    所有的憧憬和梦想,就要彻底葬送在今夜。

    过了今晚,她就不干净了,或许这辈子都不再有得到幸福的可能。

    她委屈,她害怕。

    可她,没有退路。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一件衬衣和领带被丢到了床上。

    她的心底随之越发紧张,头埋的也越发低。

    明明房间里开着冷气,她却觉得全身都在发汗,尤其是捏着裙角的手心,早已湿濡成了一片。

    就在心脏将要跳出嗓门眼来的一瞬,眼前的阴影突然消失。

    细微的脚步声响在耳边,渐渐往浴室的方向走去,随即浴室传来水声,她知道,他已经去浴室洗澡了。

    从走出包间到现在,他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她也不曾敢抬眼,看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样,只知道他很高,腿很长,声音很好听,特别有辨识度。

    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好可怕。

    即使他已经去了浴室洗澡,她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但这种可怕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她深深呼吸了一下,坐在床沿边,用尽所有的力气压制住心底的恐惧,等待着他出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

    她觉得墙壁上挂着的时钟走过的每一分和每一秒,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浴室中的水声消失。

    伴随着“哗啦”一声响,浴室的门被推开。

    她的手刹那间捏住了床单,紧张之余不知道是出于一种好奇还是什么样的心理,竟然抬眸往声源处看了过去。

    下一秒,她呆住了。

    大抵是男人的长相,有些太过出乎意料。

    他不属于白皙精致的那种类型,五官深邃,轮廓冷峻,如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双眼皮很深,将他凌厉的气场衬托出来。

    尤其是那张湛蓝色眼眸,如同深不见底的漩涡。

    仅仅看上一眼,她便觉得她自己似乎就要被深深的卷进去。

    他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朝她的方向走过来,上身没有穿衣服,腰间仅仅围了一条浴巾,露出了健硕的肌

    肉线条,和性感的人鱼线。

    跟学校里瘦的跟排骨似的男生们相比,他这样的身材,简直让人脸红心跳。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掀了掀眸,朝她看过来,眼底仿若冻结千年的寒冰,森冷而骇人。

    她害怕的立刻就埋下了头,不敢再多看一眼。

    唯有他的长腿,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身边的位置陷下去了一片。

    她的心随之提到了嗓门眼。

    “去洗澡,我不喜欢碰一身汗的女人。”

    耳膜里钻进冷冰冰的命令声,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她蓦地从床沿上起身,“我、我这就去。”

    说完,随即拔腿就跑向了浴室。

    她发誓,她这辈子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紧张过。

    淋浴器的水哗啦啦的流着,她不断对自己说,秦诗佳,别害怕,至少对方是个比明星还好看的男子,不是个秃顶的大圆肚子。

    能卖给这样的人,你该知足了。

    洗完澡,秦诗佳穿上浴袍推开门。

    扑面而来的烟草味。

    抬眸看过去,男人正背靠在床头,稍稍低头,翻阅着手中的杂志,夹着香烟的那只手,手腕处系着两根红绳。

    大抵是红绳上的四叶草吊坠太过精致和秀气,和他整个人看上去非常不搭,所以异常的格格不入,也异常的,显眼。

    指间的香烟燃着,散发出淡淡的轻薄雾气,模糊着他面上冰冷的轮廓,他身侧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已经装了好几个烟头。

    她伸手,捏着胸前的衣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床沿边,跪坐在了他的身旁。

    他却连眉眼都不曾抬一下,只是一边抽烟,一边翻阅着手里的杂志。

    秦诗佳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对方有些行动,她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手指紧紧的捏着衣服,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先、先生?”

    他终于从杂志里抬眼,湛蓝的眼眸冷沉而深邃,“喊我做什么,难不成你还等着我主动来取悦你?”

    “我、我没有。”

    她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更察觉到了他声音里的不悦,咬着唇瓣,隐忍着泪水,缓缓埋下头,试图去亲吻他,取悦他。

    “记住,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他的嘴唇千万不能碰,否则,你会死的很惨,懂吗?”

    脑海里突然冒出了那个二世祖的警告,她的头稍稍一偏,唇瓣最终落在了他的脸上,动作生涩。

    “啪”的一声,他重重合上的手里的杂志,湛蓝的眸子锁定住两眼前的女孩儿,冷冷的丢出了两个字,“出去!!”

    秦诗佳本来就害怕,现在更是吓的脸色惨白,眼泪跟着掉了下来,“先生,我是不是,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他不喜欢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可他喜欢她的眉眼,很喜欢。

    蓦地,他将她压在了身下,抬手便扯掉了她身上的浴袍。

    秦诗佳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不由泪流满面,用手护在胸前。

    下一秒,却被他毫不留情的掰开。

    整个身体刹那间暴露在空气中。

    她觉得屈辱,顿时哭出了声音,全身都在瑟瑟发抖,“你别碰我,不要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复仇的单细胞〕〔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蜜爱:总裁大〕〔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