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小乡医〕〔红袖倾天虞美人〕〔绝世神通〕〔杀毒猎人〕〔都市之妖孽大少〕〔无限之次元幻想〕〔我的仙女未婚妻〕〔我的绝色美女房东〕〔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军婚吧,厉先生!〕〔最佳娱乐时代〕〔富二代修仙日常〕〔哑姑玉经〕〔司礼监〕〔大明臣子〕〔神女宠夫:师尊你〕〔HELLO,我的甜心小〕〔豢养人类〕〔盖世帅才〕〔极品全能狂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999章 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离开部队
    她的话,那么轻,那么柔,仿若飘落在湖面上的一片落叶,微微荡漾,荡漾。

    明明那么轻柔,落在他的心头,却像是最尖锐的刀子,狠狠刺入了他的胸腔,剥开了他的血肉。

    露出了鲜血淋漓,他最不想看见,也最不想承认的,真相。

    他觉得可耻,他觉得厌憎,他觉得背叛了自己的初衷,背叛了他曾经许下的承诺,背叛了他最爱的那个人。

    他恨眼前的人,恨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恨她改变了他的一生。

    如果可以,他十二年前,就不该救她。

    如果当时没有看见月光下她泪流满面的脸,如果当时没有因为她眼底的无助而绝望心软,如果他没有救她。

    他就不会被人抓到把柄,他就不会离开部队。

    如果他没有救她,小依就不会死。

    如果他没有救她,没有如果,没有如果。

    他恨她,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挫骨扬灰。

    他狠狠的扣着她下颌骨,瞧着疼的惨白的小脸,蓦地笑了,笑声森冷骇人,“我迫不及待的赶来,是想见你?”

    “柳柳,我想问问你,说出这句话,是谁给你的自信?谁给你的勇气?谁给你的狗胆?”

    她疼的心尖都在颤,笑容苍白惨淡的问他,“不是吗?”

    “当然不是!!”

    他的眼眸赤红了几分,带着冷冽的怒意,“我想见的人,在病床上躺着,她叫秦诗佳,至于你,算什么东西?”

    “还真敢拿自己当回事!!”

    她抿了抿唇,声音是极力隐忍的痛苦,却又夹杂着寡淡和凉薄,“哦,是我误会了,抱歉,盛总。”

    又来了,又来了,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分分钟想恁死她。

    到最后,却下不了手,只能从嘴里不断说出恶毒的话语,“柳柳,你知不知道,你自作多情的样子,有多让人恶心?”

    她看到了他眼底的不屑,嫌弃,厌恶,憎恨。

    那样直白的盯着她,狠狠盯着她,不加掩饰,就像是恨不得她死,立刻就死。

    心脏,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挖掉了。

    鲜血淋漓,腥气弥漫。

    “好了,别生气了,跟我置气多不值得,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乱说话了,你先进去看看秦小姐吧。”

    她坚强隐忍,声调低软,刻意讨好。

    换来的,不过是他的越发厌恶,“滚!!”

    他大力的丢开她,压抑着心底在深的厌憎,一个字一个字仿若从齿缝中挤出,“给我滚远点,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倒胃口!!”

    那样大的力气,让柳柳踉跄了好多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好在最后扶住了墙,才勉勉强强站稳,只是崴到了脚,脚踝处疼的,像是有千万根针在扎。

    抬眸看去,身姿挺拔的男人已经进了病房,摔上了房门。

    程池看着眼前的一幕幕,眉头紧拧。

    尤其是柳柳扶着墙壁,一瘸一拐往前走的样子,让他觉得满心愧疚。

    “程池,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她的脚步停留在了他的面前,“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可怜,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也不会这么惨。”

    “抱歉,我也是不得已。”

    “别跟我道歉,我觉得恶心。”

    她越过他的身边,一瘸一拐的走开,纤瘦的背影渐行渐远,染着几分落寞。

    程池心底,五味混杂,滋味有些一言难尽,甚至隐隐开始怀疑自己,做的究竟是对的,还是打从一开始就错了?

    答案他想不清楚,索性没有再去想。

    就照着原来的路走吧,守护好少爷,才是他最大的责任所在。

    柳柳走过拐角,全身都好像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走廊的联排椅子上,再也无法挪动半分。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大抵是十来分钟,也许是半个小时,总之在脚底有些发麻的时候,电话响了。

    她看了眼备注,手指滑过接听键,声音很低,染着沙哑,“喂。”

    “昨晚又没盖好被子着凉了?”

    关怀备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很有辨识度,很好听。

    她的心头,染上了一丝暖意,低软着说道,“没有,刚刚睡醒,所以嗓子有点哑。”

    “不是感冒了就好。”

    听到她不是感冒,他的腔调一下子就变了,“快给爷爷滚到地下停车场来,麻溜点,不然剥了你的皮。”

    柳柳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就被撂断了。

    看着恢复如常的手机屏幕,她有些无语的眨了下眼,最近楚南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客气了。

    是混熟了,露出了真面目吗?

    想到这里,柳柳带着些许笑意,摇了摇头。

    “叮——”

    不过两三秒的时间,手机短信声响起。

    她点击查看,是楚南给她发过来的车牌号。

    她无比感谢现在盛又霆不想见她,才让她不用想办法抽身。

    她从椅子上起身,扶着墙壁,忍着剧痛坐上了电梯,直接下了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

    远远的便瞧见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车牌号很牛,连着四个六。

    奥迪上这种车牌号,通常是高官比较爱干的事。

    可一想到里面坐的是楚南,一想到他醉酒后,满嘴没有两句好话,活脱脱一小痞子的样子,可能是画风太不搭了,她有些失笑。

    车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男人从驾驶室走出,半倚半靠在车门处,身姿欣长,容颜漂亮,“傻妞,杵着干嘛呢,快过来。”

    他朝她招下手,丹凤眼上挑,耳钉在白炽灯的折射下,熠熠生辉,妖孽的有些招摇过市的感觉。

    柳柳唇畔轻挽,笑意温柔,往奥迪停靠的地方走过去。

    视线缓缓往下,落在她的脚踝上,男人皱了下眉,走过来二话不说便将她拦腰抱起,走到了车前,塞进了副驾驶,

    “怎么回事?怎么两天不见,你就瘸了?”

    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把她抱起,她被吓了一跳,等到回过神来,人已经在了副驾驶,耳边是男人低淳好听的声音。

    “没事,就是先前下楼梯,不小心脚崴了一下,休息上一天就好了。”

    他嫌弃的“啧”了一声,“真没用,好端端的走个路,也能崴到脚。”

    一边吐槽,一边走下驾驶室,在后备箱里找什么东西,“脚踝都肿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就这样硬撑着,有意思?”

    她抿了抿唇,不语。

    等到他重回驾驶室的时候,手里多了小瓶从后备箱里找出来的药瓶,“把鞋子脱掉,脚搁到我腿上来。”

    她知道他想干什么,她不是一个太容易被感动的人,可是在此时此刻,眼睛和鼻子都在发酸,

    “不用了,你来找我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他一点都不温柔的揉了把她的头发,声音像是在哄小孩子,“乖,听话,我给你先擦点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一品道门〕〔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不灭剑主〕〔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