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妃在上:王爷听〕〔幻界之羽〕〔赢霸天下〕〔医心如蜜〕〔入幕之宾〕〔一世狂兵〕〔穿成女主宠物蛇〕〔替嫁宠妃太倾城〕〔我的灵气侧漏了〕〔身边有鬼〕〔都市之仙道宗师〕〔重生之星辰背后〕〔恶人手册〕〔国际制造商〕〔[综]我身边的人都〕〔蜜恋百分百:恶魔〕〔我的拖鞋成精了〕〔八十年代逆袭女配〕〔农门娇妻:夫君,〕〔小妻吻上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第1004章 你哄哄我,好不好
    她还记得血肉被割破,喉咙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佛有千把火在烧,万把刀在扎。

    她还记得他来探监,看向她时,那双诡异深然的眼,和唇畔噙着的冷漠弧度,他问她,“柳柳,蹲监狱的滋味,如何?”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发疯似的砸着探监室的防弹玻璃,想要扑打他,撕咬他,杀了他。

    他却笑着对她说,“真好,看到你这么痛苦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她双眸赤红,恨意几乎要将她吞噬,她抡起椅子就砸向了玻璃,喉咙里发出痛苦的,支离破碎的字音。

    她彻彻底底的发疯了,她就是一个疯子,一心只想要杀了他。

    可她杀不了他,她杀不了,她痛苦,她绝望,拎起了一张又一张的椅子砸玻璃,不肯就此罢休。

    狱警冲上来把她拖走,她疯狂的嘶吼,想破口大骂,终究抵抗不了,被粗暴的架走。

    盛又霆!盛又霆!我恨你!!

    喉咙里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嗓子眼一阵腥甜,她最想说的话,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全都化作了最鲜艳的液体,从嘴里喷涌而出。

    那样歇斯底里的过往,历历在目,她怎么可能忘得了?

    “你说啊,说你生气了,说你吃醋了。”

    他咬着她的唇瓣,呼吸急促,手急不可耐的去扯她衣服的拉链,声音粗重蛊惑,却又透着乞求和哀凉,

    “说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哪儿都不去。”

    此时此刻,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卸下了所有的高傲残忍霸道,姿态像是低到尘埃里的沙子,“我想听,我想听,乖,你哄哄我,好不好?”

    她的眼睛发酸,酸的只想掉眼泪,可眼泪却又固执的一滴都掉不下来,喉咙里仿佛堵了团湿棉花,难受的快要窒息。

    盛又霆,这些话,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说?

    全天下谁都有资格,就你,最没有资格。

    五年前你拿着最尖锐的刀子,残忍的把我的整颗心,刻着盛又霆三个字的心,拼了命爱着你的心,一点点的活生生剥离。

    那时候我好疼,真的好疼,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我疼,我疼!!

    她花了多长的时间,才让自己麻木,才让自己习惯,习惯让自己不疼,可五年后,他又凭什么觉得,丢掉的心还能重新长出来呢?

    如果可以,她很想咬着他的脖子,撕裂他的皮肉,在他的耳边告诉他,“盛又霆,我不爱你了,五年前就不爱你了。”

    不需要太多的歇斯底里,有时间最简单的话,最伤人,不爱,最伤人。

    只是现在她还不可以,他的精神有问题,是个彻彻底底的神经病,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不能惹他,她得忍,忍到时机成熟,再亲手剜掉他的心。

    让他尝尝,她当年承受的痛苦。

    衣领粗暴的被扯下,露出了莹白香艳的肩头,他咬着她的肩,眼底有哀色,“柳柳,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肯说?”

    为什么不肯说吗?

    她也想说,可说什么?

    想说的,不能说。

    违心的,说不出来。

    除了选择沉默,她还能干什么?

    痛苦的眨了眨眼,她笑了,笑容里透着无限的哀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