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竹马碗里来〕〔暴力丹尊〕〔百炼求仙〕〔从中武世界开始〕〔神帝归来〕〔星际剑神〕〔土豪修仙系统〕〔金融弑猎者〕〔荣誉之路〕〔晚钟教会〕〔最强灵异大师〕〔世上最乱混穿〕〔极品修仙神豪〕〔我的无限修改器〕〔重生甜蜜蜜:总裁〕〔史上第一升级〕〔这大侠我不养成了〕〔超级工业霸主〕〔重生野性时代〕〔神荒魔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三国开始征服 第七章 你咋想的?
    其实对于混乱的并州来说,这种攻破邬堡的事情时常发生,赵天亮若是如寻常盗匪、异族一般,杀完人抢完东西就跑路,县城也不会有多大反应。

    实在是赵天亮弄的动静太大。

    不但攻破人家坞堡,更是分人田地,很多不配合的堡主直接杀掉,不仅如此,赵天亮更无收敛,席卷整个谷远的意图毫不掩饰。

    这样下来,谷远县内的大户可谓人人自危。

    不过赵天亮的行军速度实在太快,一路下来,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半分,所以即便这些豪强大户们反应了过来,可如今作为根基的坞堡已经被人家占领,却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反抗了。

    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县城内的县兵了。

    谷远县有两千县兵,若是平时他们可以抽调庄丁填补其中,起码能凑出近万大军,可如今近万大军居然反过来攻打自己,徒呼奈何?

    不但带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大军攻打自己,还如此嚣张肆意,城墙上的豪强们气的浑身发抖。

    带着浓郁蔑视的声音震荡整个城池,还有那羞辱性的手势,此刻城墙上有一个算一个,再难容忍。

    平时一个个都是受乡里尊敬的上等人,何曾受过此等侮辱?

    “李县尉,你现在还要据城而守吗?”谷远县令商榷咬牙切齿般对着旁边面容冷峻的县尉李义说道。

    面对赵天亮的挑衅,不同于县令商榷等人的暴怒,作为县尉的李义心中异常冷静。

    “县令大人还请息怒,对面贼匪故意挑衅,目的就是引我们出城应战,若是此时出城,岂不正中对方奸计?”李义皱了皱眉,连看都没看旁边的商榷,扶着墙垛远眺赵天亮,淡淡说道。

    看着身旁一直就跟自己不对付的李义,商榷阴阳怪气道:“本来就是要出城围剿的,怎么,现在人家送上门来,你却吓的连城都不敢出了?”

    “呵呵....我看是县令大人着急收回您的那几座坞堡吧?”李义回头哂笑。

    说完便不再搭理怒目而视的县令商榷,再次将目光放回前方,李义淡淡说道:“县令大人着不着急收回您那几座坞堡,在下管不着,只是县令大人您没忘记探子带回来的消息吧?”

    “荒谬之言,岂可相信?难道李县尉认为这世上真有那等无敌之人?”商榷讥笑。

    “我不知道探子们的消息有没有夸大,我只知道,战场凶险,需得慎之又慎!”李义极为认真道。

    城外,大赵军列。

    “既然人家不愿意过来,只能咱们过去了!”城门依旧紧闭,对面毫无动静,赵天亮对旁边的张辽说道。

    “陛下,县城毕竟不同于坞堡,城高墙深,县兵更是甲胄齐全,配合紧密,远非普通庄丁所比,如今咱们人多势众,稳操胜券,陛下就不用涉险了吧?”张辽一脸认真地说道。

    闻言,赵天亮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身金铠,手提大刀的张辽,“这是你的心里话?”

    “嗯嗯!”小鸡点头似的。

    “说实话,要不然等回去,就由你负责教朕武艺!”顺手将掌心的石块扔向这货的头盔,‘哐当’一声震的张辽耳朵嗡嗡响。

    刚要抱怨,赵天亮后半句话立马让他老实下来。

    教自己二哥武艺?张辽那是一百个不愿意,教完了就得切磋,切磋就等于挨揍,玛德,自己还是实话实说吧!

    “嘿嘿.....是大哥托人传话让我劝阻二哥你的,大哥说二哥你如今贵为天子,身份显贵,身系整个大赵的安危,能不让你涉险就尽量不让你出动。”长刀横陈马背,张辽摊摊手,一五一十地说道。

    心中感动,赵天亮露出暖心的微笑,“这可真是亲大哥.......对了,那你本人是怎么想的?”

    “那不是废话嘛!二哥你纵横无敌,刀剑难伤,攻坚破阵,无往不利,要是没有你,咱们得多死多少人?”想都没想,张辽脱口而出。

    ‘哐当!’又是一块石头打在了这货的头盔上。

    “干嘛又打我?是你让我说的!”张辽大怒,还打?都震成耳鸣了。

    “就打你,怎地!?”

    “哐当!”看到赵天亮再次捡起石块的时候,张辽已经开始躲了,只是依然没有躲开。

    “停停停,再打下去耳朵都聋了,刚刚小弟我只是开玩笑罢了,其实小弟我也舍不得您每战都亲冒矢弹,这毕竟是打仗,二哥您就算天下无敌,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不是咱们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小弟才想着让您亲自出马嘛!”看到赵天亮手里抛着的小石块,张辽赶紧摆手求饶道。

    “哼!这还差不多,老规矩,朕冲锋,等朕一锤子轰开城门,你就带着他们一拥而上,削死对面,朕会先去城墙上把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儿都生擒了,免得长时间作战,造成过多伤亡。”赵天亮冷哼道。

    “诺!”谈及正事,张辽认真点头应道。

    赤红战马奔腾,龙袍迎风鼓荡,露出内里漆黑铠甲,双手一对脸盆大的大铁锤,后方大军蓄势待发,虽然这种事情自己已经不知道干了多少回,可这一次赵天亮忽然有一种孤胆英雄的感慨。

    ‘是后面集结了数千大军的缘故?还是因为这次攻打县城规模较大的原因?’赵天亮甩甩头,甩掉所有杂念,因为眼前城墙将近。

    “这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赵皇帝吧?单枪匹马,真是愚蠢至极,难道他想骑马跑上城墙?还是说他真能如探子所报,一跃数米高,跳上咱们这足足八米高的城墙?”看到赵天亮孤身前来,县令商榷大笑,声音中充满了欢喜的嘲讽。

    “放箭!”没搭理一伙肆意嘲讽的官吏,李仪大声喊道。

    不知为何,李义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城池攻防,这人居然单骑而来,要么是傻子,要么必有所依仗,难道他真的纵横无敌、能一跃数丈高?

    不是他不相信探子的报告,只是太过匪夷所思,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箭雨如蝗,破风长啸,从天而降,气势逼人。

    赵天亮仿若未见,大锤轻轻舞动,所过之处,叮叮当当,长箭哀吟两侧,无法伤及人马分毫。

    ‘城墙上放箭的是个人才,这种箭雨很罕见呢!’赵天亮心中说道。

    箭雨一波接着一波,抛射直射,分段射,技术含量很高。

    如此熟练运用弓箭作战,这种风格可不是如今汉军的主流。

    “这.....”密集的箭雨无法伤及对方分毫,反而让对方硬生生地冲到了城墙脚下,商榷为首的一群官老爷门仿若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再也笑不出来了。

    ‘此人如此诡异,难道真的能跳上城墙不成?’官老爷们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探子们的回报,冷汗不禁一滴又一滴地冒了出来。

    “滚油,沸水,还有石头都给我往他身上扔!还有你们,弓箭不要停,老子倒要看看,这人是不是真有那么神!”懒得搭理这帮官老爷,李义大声对旁边的士卒吼道。

    “我去!还真够狠的,不过现在没空搭理你们,先把城门轰开再说!”滚油沸水,倾盆而下,差点淋到身上,赵天亮一声怪叫,直接从马背上一跃而出,来到城门洞的死角。

    ‘轰、轰、轰、轰.........’

    锤音如雷,锤势如山崩。

    城门后面的士卒被震得七窍流血,原本紧闭的城门,带着好几个大窟窿,在轰隆声中倒塌!

    “杀!”战场之上,张辽很善于把握时机,这边城门刚要破开,他已经长刀所向,带队挥杀而来。

    城门破开,大部队即将杀至,赵天亮并没有直接入城杀向城楼,而是再次来到城墙外面,骑上赤兔马,放下大锤,仰头大喊道:“都别跑,朕要上去了!”

    赤兔马一声嘶鸣,赵天亮长身而起,仿若蛟龙出海,直接越过墙垛子,就要跳到城墙上来。

    “长矛!”城墙被破,越城墙而入,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商榷等人已经吓傻,只有李义高声指挥着士卒攻击还在半空中没落地的赵天亮。

    不得不说,异常冷静的李义很善于把握时机,只是抓兔子的时机和抓恐龙的时机又怎能一样?

    他的命令没有问题,若是换作常人,此时早就被长矛捅死了,只是这如林长矛在赵天亮面前却不过尔尔,长腿轻踢。矛林立马被分开,赵天亮落地,顺手从旁边士卒手里抽出一杆长矛,矛影闪过,四周已然变成一片空地。

    “你...你......”尸体横陈,鲜血染红矛头,滴滴答答,看着缓缓走过来的赵天亮,以县令商榷为首的一众宽袍官员害怕的无以复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

    相比于快要被吓尿裤子的文官们,李义的表现就要好多了,只是就算面色再镇定,看着面前一身龙袍的赵天亮,也不禁眼皮子直跳。

    “没想到,传闻居然是真的,此人真乃天神下凡!”李义紧了紧手中有些颤抖的环首刀,低声自语,然后突然一声大喝‘杀!’,带着一股决绝的气势,挥起大刀片子向赵天亮砍来。

    微微侧身避开利刃,单手握住对方的手腕,微微用力,对方吃痛之下,手中的环首刀不自觉地掉落在地,另一只手中的长矛当刀使,带着血光划向身后增援过来的士卒。

    几颗硕大人头,鲜血满面,轱辘滚到商榷等人脚下。

    “愿降,我等愿降,只求大王饶了我等性命。”人家李义都还没吭声,旁边县令等人居然立马跪地求饶。

    “哦!”轻轻点了点头,赵天亮没搭理几个软骨头,反而若有兴趣地看着被紧紧握住手腕,动弹不得的李义。

    前一刻还在震撼、感叹自己,下一刻却又毫不犹豫地挥刀砍自己,这人有点意思。

    “这位....呃...大赵的皇帝陛下,您能先松开在下的手腕吗?若是您再继续我下去,在下的这双手恐怕就要报废了。”

    低垂一眼,对方的手腕一片紫青,随着自己不断加力,痛入骨髓,这个李义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如此平淡地跟自己对话,是个人物!

    “好吧!”耸耸肩,赵天亮表示自己还是很民主的。

    “在下愿降,谷远李义拜见大赵皇帝陛下!”稍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面容粗犷,一脸大胡子的李义居然单膝跪拜,恭恭敬敬地对赵天亮行了个大礼。

    有些发愣,不过赵天亮立马回神,好笑道:“你这人挺有意思的,前一刻还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要跟朕拼命,下一刻却又恭敬的要命,脸变得太快了吧?”

    “职责已尽,若再不知好歹,岂不是自寻死路?”李义苦笑。

    赵天亮挑挑眉,心中有些惊讶,这种不忘职责又绝对冷静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好一个职责已尽,不管你人怎样,就凭这一句话,朕有点喜欢你了。”直视对方双眸,赵天亮从中读出了...真诚?

    “好了,既然你愿降,那就让你的手下放下武器吧,朕不希望双方再有伤亡。”留下一句让李义暗喜的话,双手背负,于高墙上扫视下方厮杀的人群,赵天亮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威严道。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