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蒙尘传说〕〔电商穿越七零年代〕〔蜜汁甜宠:娇妻萌〕〔Boss腹黑:影后,〕〔Boss生猛:总裁,〕〔恋爱账簿〕〔快穿撩撩撩:BOSS〕〔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变身神龙闯都市〕〔龙凤双宝:老婆,〕〔明威天下〕〔战少,一宠到底!〕〔超级护花天王〕〔传奇女玩家〕〔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三国开始征服 第十章 初战
    沿途所见,横七竖八的尸体,有幼儿、有被糟蹋的惨无人道的少女,有手中还握着木棍想要反击的男子,当然更多则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对于匈奴人来说,男女幼儿皆可为奴,只有老人最是无用。

    咬了咬牙根,赵天亮一路无话,脸色阴沉的可怕,人间惨剧,以前在课本上学过不少,总觉得若是发生在自己身边定能坦然面对,可真当自己亲眼所见,又岂能无动于衷?

    如今唯一值庆幸的,大概也就是匈奴兵还未侵入到大赵境内。

    “这可真是一群吃人的狼啊!”

    策马奔腾,杀机盈胸,戾气纵横,有那么一瞬间,赵天亮真想放弃原本‘压服匈奴’的计划,直接将这群狼屠的一干二净得了。

    “陛下,前方发现匈奴骑兵!”前路探查的亲卫回来报告道。

    “来的正好,你带路,绕道他们正面,老子要好好瞧瞧这帮子匈奴人。”狠狠地灌了口水,将水袋系在马鞍上,赵天亮翻身上马对周围十名亲卫说道。

    唏律律....

    任凭战马嘶鸣,十人小队从林间穿行,毫不掩饰。

    马头系人头,马背驮女人,老弱在鞭抽之中快速跟在马屁股后面,恐惧与绝望充斥着一双双眼睛。

    “族长,前面出现十余骑,向咱们而来。”

    “嘿嘿....瞅这架势,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啊,阿鲁,你带五十人干掉他们,他们身上的铠甲赏你一份!”族长莫洛抬头看着奔来的赵天亮等人,毫不在意地对旁边的亲兵说道。

    区区十余骑,不过找死罢了!

    “哈哈.....多谢族长大人!”胳膊赶大腿粗,人高马大,扛着根狼牙棒的阿鲁狂笑着带着自己五十名手下杀向赵天亮等人。

    看着对方数十名骑兵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喔喔直叫地奔向自己,赵天亮喝止了身后的亲卫,“你们缓缓跟在朕的后面,一会儿的战斗不要插手!”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一会儿要装个大的,赵天亮可不想让这些亲兵影响了自己的发挥。

    “汉人,记着,杀你的乃是......”

    相向而驰,这位名叫阿鲁的匈奴壮汉想要在自己手下面前炫耀一番,只可惜,咱们的赵皇帝可没心情看他装逼,赤兔马疾驰而过,手中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弧线,翻飞的人头和泉涌的鲜血在为他喝彩。

    长剑与双锤是赵天亮的武器,只不过双锤每个都有百斤重,不适合长途奔袭,故而赵天亮此次出征携带的武器就只有这把仿照saber的长剑。

    虽然以大赵如今的工艺连徒具其型都没做到,可剑的锋利程度却是无需质疑的。

    马速不减,冲进对方数十人当中,手中长剑化作漫天剑影,或劈或砍,闪烁四周,瞬间,赤兔马已经冲出了数十人的战团。

    跑出十数米远,几十名无头骑士依然端坐在马背上,脖颈间一股股血红喷泉,甚是壮观。

    “陛下真乃神人!”跟在赵天亮身后的十余亲卫,绕过这数十无头骑士,看着此刻才缓缓掉下马背的尸身,心中震撼,双眼充满了炽热。

    不过几百米远,一切尽在莫洛眼中,看着完好无损,龙袍不带丝毫血迹的赵天亮,莫洛脸色微沉,看来遇到了个硬茬子。

    快马奔到对方数十米距离,赵天亮勒住赤兔马,赤兔马人立而起,前蹄前蹬,一阵长嘶。

    “朕乃昆仑神降世,尔等还不跪拜!”赵天亮大吼。

    吼声浩大,声震数里开外,嗡嗡响在所有匈奴人耳旁,茫然四顾,很多匈奴骑兵看着面前人立马上的赵天亮,一脸懵逼。

    什么就昆仑神啊?俺们拜的昆仑神可是天上的日月,跟你个大傻逼有毛关系?逗我们玩呢?

    想要压服这些匈奴人,光靠杀戮不太稳妥,赵天亮准备借用一下匈奴人最崇敬的昆仑神做一做文章。

    当遇到人类无可匹敌的力量之时,人们往往会把它归为神魔,而当这种力量出现在一个人类身上之时,他自然就是神魔降世。

    降服于自己敬仰的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所谓皇帝的新装,赵天亮觉得用在匈奴人身上也许会有不错的效果。

    “疯言疯语,居然侮辱我们的昆仑神,真是该死!勇士们,杀了这个汉人!”抛下马背上的女人,莫洛眼神阴鸷,拔出腰间弯刀,率先冲杀过来。

    至于和解言和?抱歉,常年打草谷的莫洛从未想过。

    看着阿鲁等数十人的无头尸体,莫洛知道对面这个汉人绝不是单对单能赢得了的,甚至人数少了,都是在送菜,故而他直接带着身后骑兵,碾压而来。

    就算你武力再高,在已经形成规模的骑兵冲锋中也得饮恨马下。

    弯刀在侧,嘴角狞笑,莫洛甚至已经看到面前这个汉人被踏成肉泥的情景。

    想的的确很好,奈何,现实总是事与愿违的,不管赵天亮会不会变成肉泥,他都已经看不到了,作为骑兵冲锋的箭头,首当其冲,刚与赵天亮碰面,还未错马而过,剑光便已带着血花飘然而过,一颗大好头颅,眼神中带着不解,翻飞在空中,被踏烂在马蹄下。

    整整五百骑兵的冲锋确实威力不凡,声势更是不小,可当赵天亮威力全开之时,却也不过尔尔。

    刀光剑影,厮杀惨嚎,冲入匈奴人中的红色战马,仿佛红莲业火,燃尽罪恶,一柄长剑,仿若地狱的审判之剑,剑光所向,无人能够幸免。

    半刻钟过去了,匈奴人的尸体堆成了小山丘,五百骑兵只剩下一半。

    尸堆之上,拄剑而立,落日赤红,黄昏送葬。

    剩余的匈奴人瑟瑟发抖地跪在尸堆面前,望向同伴尸身上的男人,如看神魔,敬畏不敢有丝毫逾越,此刻,他们相信面前的男人就是他们的昆仑神。

    同伴汇成小溪的鲜血,还有那柄被彻底染红的长剑,便是最好的证明,也将永远烙印在他们心中。

    “带朕去找所有往谷远方向而来的部落!”威严的声音让人无法拒绝

    匈奴掠边,并非大规模军团行动,而是各部落之间相互配合,此次往谷远方向袭扰而来的匈奴人可不止眼前这几百人。

    与此同时,丁燕也抵达了黑山军营。

    黑山军营,与其说是军营倒不如说是一座普通的露宿营地,简简单单的栅栏营地,毫无哨塔之类的军事建筑,就连巡逻士兵也是松松垮垮,毫无精气神。

    被人带着,穿过军营,前往大帐,看着四周面黄肌瘦,铁锅中煮着野菜的黑山兵,丁燕对于此行越发有信心起来。

    “参见将军。”进入大帐,微微行礼,丁燕不卑不亢地说道。

    “你的拜帖老子看过了,想用粮食将老子赶走,是不是这个意思?”张白骑长的还算俊秀,可说话却极不文雅,与他那张小白脸相当不配。

    丁燕也不在意,淡然道:“各取所需,各得所利罢了!”

    “那老子要是执意自己去取呢?”张白骑冷笑,大帐中的氛围随之凝固。

    “李义将军的三千人马就在不远处,县城里的高顺将军更有数千大军,将军觉得,您能耗得起?就算您耗得起,可太行山中的其他首领愿意看着您耗下去吗?”丁燕不急不缓道。

    闻言,张白骑脸皮微动,突然大笑道:“哈哈....本将军不过是与贵使开个玩笑罢了,还望贵使不要介意。咱们言归正传,不知贵使愿意援助我黑山军多少粮食?”

    “在下定让将军满意!”

    心中大石落地一半,不怕鱼儿不咬饵,就怕鱼儿对自己的饵不感情趣。既然你对粮食感兴趣,那就不愁拖不住你。

    丁燕现在只希望自己的陛下能早日赶来,一群贼,虽然有信心能拖住些时日,可时间绝不会长。

    相比于丁燕已经初步成功,此刻,张辽正带着温恢和十余名亲兵前往张扬军营。

    不过相比于丁燕的淡定,张辽心里真的是一点逼数都没有,让自己一个武将去当说客,就凭自己这张嘴想要拖住张扬大军,张辽怎么想都觉得有点悬。

    “张将军,可想好如何说服张扬了吗?”温恢有些担心地看着一路上愁眉苦脸的张辽。

    “就一个字‘骗’!”张辽转头不乐意道。

    忽悠朋友,还是特别好的朋友,张辽真心不想干,奈何,自己没本事把方的说成圆的,更没有一张口舌颠倒黑白的本事,只是去蒙骗张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