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女友来自新世界〕〔重生影后娇妻:江〕〔北地巫师〕〔总裁大人,限量宠〕〔隐婚甜宠:大财阀〕〔变身少女的日常〕〔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千亿盛宠,厉少的〕〔都市之最强仙尊〕〔正道潜龙〕〔网游之我是神〕〔重生之传奇时代〕〔从姑获鸟开始〕〔逍遥小神农〕〔最强神豪抽奖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从三国开始征服 第二十九章 人活一口气
    大赵有内朝外朝之分,内朝就是七相在内殿帮助赵天亮处理国事,外朝长安城内上了品级的官员都需参加的大朝会。

    寒冬腊月,已入大寒,随便呼口气都能瞬间变成白雾。

    不过天气虽冷却难掩臣子们的心头热血,大赵改革,反对的人很多,可支持的人同样很多,而如今能屹立在这朝堂之上的,绝大多数都是极为赞同的,看着大赵每日都在进步,日新月异,这些拥护之人自然热血沸腾。

    只是与往常不同,当诸位大臣说笑着走进大殿,豁然发现,本应最后登场的皇帝陛下已经静静地坐在主位。

    不言不语,面色平静,一股肃杀之气缭绕整个大殿,绵延不绝。

    气场这个东西有点玄乎,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赵天亮纵横南北,杀人无数,一身杀气凛然,配合着胸前小黑龙的威严之势,大殿内的群臣不觉间额头带着冷汗。

    是个人都能发现今日的陛下很不对劲,更何况这些人精?只是究竟是怎么回事?众人心中还在迷惑不解。

    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往日的相互问候,群臣静默,静静等待着皇帝陛下的狂风暴雨。

    司马游杀人、,这是个小事,自有刑部处理,赵天亮根本不在乎,可赵天亮在乎这件事背后的寓意。大赵占领长安不过半年,新政颁布也还没多久,怎么?这还没腐朽呢,就有人敢公然挑事了?还是说那些臣服的士族就没拿自己当回事?

    看来在这司隶没杀多少人,就有人以为自己好唬弄呢!

    司马老儿居然还派自己的学生说服法衍,厉害呀,公然的官官相护,新政这才刚刚开始,若是继续下去,自己改革还有个屁用?

    或许有些小题大做,不过赵天亮觉得,必须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大赵与大汉的区别,让他们真正认识一下什么叫做。

    “都来了?”锐利的目光扫视群臣,赵天亮沙哑道。

    “陛下,群臣都已到齐。”小太监细声细语道。

    “到了就好,今日朝会,只商讨一件事,诸位可知道什么事?”群臣默然,不解,不是说昨日传来战报,凉州大捷,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这气氛明显不对劲啊。

    “司马老儿,你知道吗?”赵天亮从主位上站起,走到群臣前列司马防的位置,紧贴着司马防的老脸,面无表情地问道。

    群臣看向司马防的眼光立马变了,陛下都用了这种称呼了,可见内心之愤怒,这老儿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让陛下如此愤怒。

    此刻,诺大宫殿,安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老臣不知。”司马防心里一突,赶忙跪拜说道。

    “不知?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你弟弟司马游的事情你不知道?陈琳不是你派去法衍府上的?”退后两步,赵天亮坐在台阶上,看着匍匐在地的司马防冷笑道。

    “回陛下,臣弟之案尚有疑点,故而臣让弟子去法相府上询问案情,希冀拖延几日,容臣查明其中细节。”心中一声‘果然如此’的感叹,司马防冷静对答。

    混了这么多年官场,这种事情司马防早已司空见惯,虽然感受到面前陛下的愤怒,只是还真没当回事,只是以为自己私底下动作,赵天亮面子上过不去,故而赶紧铺台阶。

    奈何,他老人家初心不变,可天地已变,规则不同了!

    “是吗?”赵天亮哂笑,“昨日巡天卫已经查明,司马游杀人夺妻并凌辱致死,你还有何话可说?怎么,刑部的调查你信不过,巡天卫的调查你也信不过?”

    巡天卫负责监察百官,巡视各地,直属皇帝,是赵天亮放在明面上的监察部门,类似于明朝的锦衣卫。

    “微臣不敢!”司马防连声道。

    此时,司马防也已察觉,事情恐怕已经远不在自己掌握之中了。

    “那你弟弟该怎么处置?”赵天亮再问。

    “回陛下,臣以为此中定有隐情,啊......”就这么一个亲弟弟,年轻时候还救过自己性命,自己更是答应过母亲好好照顾他,司马防说什么也不能放弃,只能硬着头皮道。

    只是很可惜,他的头皮再硬也没有赵天亮的脚硬。

    毫无预兆,赵天亮飞起一脚,直接踹在老家伙的胸前,老家伙惨叫倒地并滚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陛下息怒!”臣子群呼,有人要去扶司马防,却被赵天亮犀利嗜血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为首的五相,钟繇心中长叹,知道今日无法善了,只是多年好友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能冒着诺大风险连连跪拜,求情,同样荀彧虽也拜,只是相对于钟繇满满套路的求情话,荀彧却是什么也没说,而剩下三人依然正襟危坐,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尤其是李儒,嘴角冷笑,看着司马防就像看死人一样,作为最早跟随赵天亮的人,李儒最清楚赵天亮对新政的看重,对律法的重视,依法治国绝非空口白话,这司马老头以为自己是士族代表,与朝廷之间利益纠葛,关系复杂,陛下就不敢杀他,甚至会为他弟弟网开一面,简直痴人说梦。

    帝座上的男人究竟有多杀伐果断,没人比他更清楚!

    “隐情?朕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隐情,朕只知道,我大赵律法,杀人者,死;者,死!而你弟弟司马游确实杀人了,也确实民女了,这就足够了,你还想要什么隐情?什么隐情能比我大赵的律法更重要?”

    “还狡辩拖延几日,查明案情,你以为你是谁?你会查案吗?是想拖延几日,给你弟弟找替死鬼吧?”赵天亮的怒吼响彻整个大殿。

    “你们之中或许有人认为区区一个案件,朕太过小题大做,可朕告诉你们,朕今日发怒,就不是因为司马游的案件,朕怒的是你们对新政的态度,我大赵律例,明文规定,杀人者,死罪;者,死罪;如此清晰明了的律例,你们是看不懂还是看不见?还是说你们以为所谓的士族联合,就能逼朕退让?”

    “事情发生了,当地县令、郡守却视若未见,若不是法衍恰好路过,是不是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了?你们是不是以为,士族的命就比普通老百姓的命金贵?是不是以为我大赵新政,大赵律法就是个摆设?只能约束约束平民百姓,却约束不了你们这些士族?”

    “今天朕就告诉你们,在这大赵天下,除了朕,没有一人可以凌驾于律法之上,没有一人可以阻挡新政的执行,哪怕你功勋盖世,哪怕你才华出众,哪怕你身世显赫,只要你越过了律法这条线,那你就要接受制裁。来人,司马游,杀人强奸,按罪当斩,即刻执行;司马防,知法犯法,包庇罪犯,更是贿赂其它官员,按罪下狱,劳改十年,至于相关官员,一律依法查办。”赵天亮冷声道。

    “陛下,司马防公也是一时糊涂,救弟心切,更兼其老迈,若是下狱,难以活命。”钟繇这回真的急了。

    如此明确坚定的圣旨,若是出了大殿,就再也没有任何改变的机会了。

    “他难活命,那失去儿子儿媳的老汉又该如何活命?朕刚说过,大赵律法任何人不得过线,怎么,钟相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试试?”赵天亮阴冷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朕只依法办事,法,不容情!”用脚将钟繇拨弄到一边,赵天亮大步流星走开。

    内殿,荀彧跟了过来。

    “文若莫非也是来给司马老儿求情的?”赵天亮不高兴道。

    “司马防确实触犯律法,陛下依法执行,臣自然无情可求,臣之所以赶过来,是想劝谏陛下,一味刚强并非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比如司马防之事,很可能引起士族反弹。”荀彧苦心劝道。

    “反弹?怎么反弹?只要他们不触犯律法,爱咋咋地,若是过了界,该杀杀,该关关。”看着自己的左膀右臂不是来气自己的,赵天亮心情转好,继而严肃道:“文若,朕也知道,朕刚才的处理未必最佳,杀人也未必是最佳的解决办法。”

    “可朕要告诉你的是,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虽然朕今日的行为会带来某些不利影响,可却也给我大赵带来了一口活气,而不是如司马防、钟繇这些人留下的死气,有了这口活气,我大赵才能真正做到生机勃勃,茁壮成长,文若,你明白吗?”

    看着赵天亮深邃的双眸,荀彧仿若有股夏日透心凉的感觉,醍醐灌顶,原本的想法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转瞬,荀彧不再劝,而是拜服道:“陛下高屋建瓴,目光深远透彻,臣不如。”

    笑了笑,赵天亮并未在意。

    毕竟两者站的位置不同,赵天亮乃一国之君,看问题都是从整体入手,而荀彧乃是臣子,更是具有古代人传统的思维方式,喜欢从利弊得失考虑做法。

    所以,想法相左,也是很正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永生不灭〕〔天骄战纪〕〔一品道门〕〔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