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女主:高冷男〕〔看剑气的往里走〕〔帝国老公狠狠爱〕〔萌妻乖乖:总裁老〕〔网红大天师:鬼怪〕〔农女重生之丞相夫〕〔红缎军的征途〕〔女神的贴身医王〕〔巅峰玩家〕〔第一婚宠:总裁,〕〔豢养人类〕〔99亿闪婚:豪门总〕〔夜色勾魂〕〔终极狼魂〕〔最强女王:早安,〕〔菜刀通天〕〔天刑纪〕〔重生九零之军妻撩〕〔通天神捕〕〔道界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七十九章 街头即景
    今天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先更一章,大家凑合先看着。另外,最后的士大夫,你的角se要被发配了哦!你不拿出点票票什么的,来表达一下你的怒火?

    大明天启四年六月,李守汉引兵克顺化,降兵作乱,尽屠阮家氏族,守汉大怒。褫夺前线各将。以指挥叶琪为甚,免去本兼各职,近卫营各部,由守汉自领。尽缴原自新军各部刀枪,发为工役。

    守汉好言抚慰阮福渶,愿意保举其承袭父职。阮福渶顷刻之间,家破人亡,不觉心灰意冷,起了归隐田园之心。守汉遂将其所部及原自新军之工役编为丰顺联号,专司修建各处道路、疏浚河道,筑港建城之职。

    留凤凰营主将王宝等专司占城攻守事宜,水师许还山部南下巡航满剌加诸地。遂引兵还。

    河静城外。

    江chun用过了在他这个扬州人眼中也是颇为丰富的早饭,带着从人在商埠到港口沿途看着风景,询问着各类商品的行市价格。倒也是颇为自得其乐。

    街市上,早市刚刚散去,小贩们开始收拾自己摊位上的货se,打扫早晨的交易产生的垃圾,为上午的营生做着准备。

    “劳驾!劳驾!让一让!”从江chun的身后,一个爽朗明快的女人声音急促促的传来。伴随着这个声音的,是板车特有的嘎啦嘎啦声,滚过烧灰路面越发的清楚。

    “掌柜的!咱们这几天都是早市采购这许多的肉食,我可是一直担心卖不出去的。”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过来。

    “你这厮!平ri里让你多留心街上的消息、布告,你就是不听!只管去茶馆里听说书!”那个女人停了一下,喘了一口气,“我告诉你,如今南方主公的仗还在打,各处工坊里都在大肆制造各种兵器,以保障前方的需要。主公仁义,所有的官营工坊,不论是匠师还是官奴,都发了加餐的菜金、计件的赏钱。”

    一边说,一边那板车从江chun身边走过。江chun一眼便认出那说话的女人。

    苏四娘!

    “这些人一来出力赶工,二来主公给了赏钱,咱们又是做的饭食生意,正是咱们做生意的好机会!你不去琢磨主顾,整ri里琢磨什么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有个球用!”女人爆出来一句粗话。

    那伙计被苏四娘几句话抢白的哑口无言,低下头用力拉车。看着他们的身影从眼前掠过,江chun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位街市上的名人。

    苏四娘,是福建来的垦民,相公在家乡当过铁匠,来了之后不久,便被招募到了太平洞工场。苏四娘仗着自己做得一手好菜,一狠心将名下的三十亩水田租给同乡耕种,自己到了河静城中,靠着一口锅一柄菜刀,做起了饭食生意。

    起初只是靠着几块门板搭在条凳上充作饭桌,做一些官奴和工人的生意,仗着口味好,量又足;一年多下来,居然被她在几个工坊中赢得了口碑。几位主事私下里合计了一番,索xing将工坊内的伙食承包与她。

    苏四娘也是极为爽朗决绝的人物,虽然是女流之辈,立刻向几位主事表示,“十五文能够吃饱,二十文多加一个煎鸡蛋,二十五文多一个素菜,三十文多一个荤菜,五十文一荤一素带一碗甘蔗酒。”

    很快,她便由一个小饭摊子的小老板娘,变成了一个雇佣着二十多个大小伙计和厨师、帮佣的老板娘。

    不过,苏四娘在河静的出名,不仅仅在于她的jing明和善于经营,更是在于她的强悍。坊间传言,在她出来摆设饭摊之初,她的丈夫,一个老实木讷的铁工,要求她收了摊子回家伺候田地和老公孩子。不料想,苏四娘眼睛一瞪,厚厚的嘴唇里吼出来一句让人传颂千古的话。

    “老娘如今赚的银子比你多!纳的税也比你多!手下靠我吃饭的人也是四五个,凭什么要老娘回家伺候你?!要我伺候你也行!你先把你的纳税标准也升到三级再说!”

    此话一出,立刻在街谈巷议中哄传,很多在外面做事挣钱的妇人也纷纷用这话来回击自家丈夫,搞得很多学究们纷纷摇头,大呼世风ri下。

    “掌柜的,话是如此,可是您买的东西也是太多了!我的腰都快折了!”那伙计也是在故作一副苦力状,呲牙咧嘴的向苏四娘叫苦。

    “你少在那里罗唣,等咱们买卖好了。再过些ri子,攒点钱,老娘就去买一匹广西矮马回来拉车用,你就可以不用拉车了!”

    “好我的掌柜的!您可要说话算数!那一匹矮马,如今可是卖到了十几两银子一匹,您舍得?!”

    “少在那里一个劲的聒噪!快走!”

    看着头上用绢帕罩头,一件浆洗得十分挺括的围裙,两只套袖套在手臂上,一副标准的厨娘打扮的苏四娘推着满是肉蛋菜米油的板车,嘎啦嘎啦的碾过烧灰路面,江chun不由得想起这位奇女子的那句名言,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这个女人,不愧是人称梁山泊三女贼的妹妹,着实泼辣。”

    “哦,江,我的朋友。”阿方索神父有些奇怪的腔调从马路对面响起,江chun这才发现,站在对面,一身杭州绸制作的前襟两截而腰下打裥,下裳散摺的曳撤装束的,不是阿方索神父又是谁?

    江chun也是生就的一个喜欢搜奇探秘的xing格,在松江时曾经和人称上海相国的徐光启学习过几何原本,顺便学了几句葡萄牙语,而泰西各国的语言,特别是地中海周边国家之间的语言差异,不客气的讲,远不如我天朝的山东话与四川话之间的差距来的大。

    不想与阿方索打过交道之后,竟然令这位耶和华的牧羊人有了他乡遇故知之感,顿时引为知己。但是,江chun却是心中苦笑,他可是隐隐约约的听说过,将军大人对这位神父不是那么友好。

    但是,出于礼貌,他又不能够不去同这位仁兄打招呼。

    “方神父,您怎么在这?”

    “我的朋友,我来给我的教堂采购一些物品,还有这个!”阿方索毫不顾忌自己身上的杭绸袍子,伸手递过一只煤饼。“这个东西,如今也涨到了五文钱一只了!太贵了!我喝一杯茶烧的水,也要合计一文钱了!”

    江chun看了看,那煤饼,用八成的粉末加上两成的黄土打成,从大小均匀的十三个孔洞望过去,为了燃烧起来方便些,似乎还添加了些稻草屑和谷糠之类的东西。

    “方神父,如今这市面上都是这个价格,也不算什么。”

    “不!不!江!你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哄抬物价!三年前,这个东西刚刚出来的时候,三文钱一个,如今,却是五文钱!这是为什么?!”

    他那腔调奇怪的话语,本身就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加之声音又大,顿时引发了那卖煤饼的掌柜不快。“您莫要翻三年前的老黄历,那时候,各处工坊用煤的还少,如今,到处都是用煤的,太平洞,冶金坊,还有什么化工坊,那里不用煤?还有这家家户户的烧火做饭,如今也都是此物为主!咱们河静又不产煤,煤都是从北面运来,煤船一来,先是工场挑走大块的煤炭,拿去炼什么焦炭,然后是化工坊,他们是煤块和煤矸石都要。几处工坊挑剩下的煤末子,才是咱们这些苦哈哈们用来打煤饼!”

    “您嫌贵!我还不卖了!东西放下,赶紧走!别碍着我做生意!”

    那掌柜的常年在市井之间打混,早就练就了一张利口,几句话将阿方索神父驳得哑口无言。

    “算了!算了!五文钱就五文钱吧!”江chun急忙打圆场,从荷包当中拽出几张五百文的钱票,“掌柜的,受累派个人给方神父送到教堂去。多谢了!”

    看着江chun将钱交给掌柜的,安顿好了送货的事项,我们的阿方索神父这才开口,“江,你大可不必这样,我不是没有钱,而是要一个原则。”

    “我知道你不缺钱,吕宋的分红不是足够您再盖好几座教堂的?不要为了这单小事随便生气。”

    “江,你是了解我的。我不光是一位上帝的奴仆,我也有很强的商业才能。不久前,我的朋友将一些将军需要的植物种子辗转送交给我,为了这些种子,将军赏赐了我一大笔钱。虽然这不是他获得的第一批种子,但是这些钱也足够我做一个富裕的神父了。”

    “而且,我在政事堂和小学校还有个职务,担任他们的测绘教师。这个职务也给我带来了丰厚的津贴。所以,我不缺少钱。”

    “辣块妈妈的!”江chun心里不由得暗自大骂,“你不缺钱,你怎么不在老子付账的时候掏出来?!”

    “哦,江,我差点忘记了!”似乎是要感谢江chun为他解围、付账的好处,阿方索从袖子里掏出几张纸,“这是前天,长史大人给我的委札,大人要对河静进行大规模的扩建和规划,因为我的测绘技术,我被聘为顾问。”

    “据我所知,要对商埠的街道重新布局、修缮。”他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而且要重新命名。这样,我担心会对您的商业活动造成不利影响。”

    江chun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阳光相,“没有关系的,方神父,只要大人的工场能够按时交付我的货se就可以。至于说街道叫什么名字,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大碍。”

    “不!不不!”阿方索神父挥动着毛茸茸的手,“我在户房福大人那里,看到了一群ri本猴子,他们看好了你的办事处附近的一块地皮,正在申请执照,准备购地建房!”

    “据我所知,似乎将军大人同他们的商业往来,同您有重叠的地方,希望不要对您的商业利益造成侵害。再见!我的朋友。”

    同阿方索拱手道别,江chun的心里开始心chao起伏:那些倭国矮子要做什么?在我的附近?难道是那块正在施工的空地?可是那里不适合建库房啊!?即便是建了库房,按照大人同我的契约约定,鬼子的东西只能卖到他的东洋三岛去,不能运到内地销售,更何况,大人给岛津家的价格,要比给我的价格高得多,这些倭人,要搞什么名堂?

    满腹狐疑,但是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搞得江chun也无心再看街景,索xing回住处去看看近几ri的账本。

    带着从人转身要回去,却不料迎面正有人向他快步走来。

    “江先生。小的奉长史大人之命,给您送请柬。”来人是将军府的听差之一。

    “何事?”

    一面看着那红se烫金的请柬,江chun一面打听原因。

    “主公今ri回师。预定于十ri之后,于府中设宴祝捷!”

    当晚,在江chun的铺子外,一条大汉带着几名亲随,投帖拜见。

    “江南同乡叶琪?”江chun登时大惊,这位近卫营的大将,虽然因为顺化屠城遭了贬黜,但是谁都知道,此人ri后必将大用,眼下只不过是要堵住悠悠众人之口。

    “快去!取我的衣袍来!我到大门迎接!”

    江chun有些慌张。

    继续求各种票票,点击推荐收藏评价,厚颜无耻的要求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