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风流丹帝〕〔美女上司的贴身兵〕〔星临诸天〕〔餮仙传人在都市〕〔霸道老公求休战〕〔兵器大师〕〔重生校园:战少,〕〔重生之漫漫余生〕〔贴身狂少〕〔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无敌护花兵王〕〔染指成婚:狼性总裁〕〔安晴的视界〕〔死神少女:灵异怪〕〔重生之神医军嫂〕〔捉鬼天师〕〔仙韵传〕〔见习大记者〕〔我真是良民〕〔拜师九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八十四章 江南来了新主顾
    是的,我们要开辟第二战场,江南之地,鱼米之乡,人杰地灵,此地必争,自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但粮草者,含义却极为广泛而且深邃。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秋天,特别是秋末冬初,在文人墨客眼中,正是杭嘉湖、苏松太这两块东南膏腴中的膏腴最为美好的季节。

    天启四年十月,叶琪同江chun漫步在苏堤之上,浏览着眼前的三潭印月,看着远处杭州城的点点灯火。“叶某数年前亡命过此不能仔细的访一访这东南福地,当ri以为此生憾事,却不想有今ri。”

    在一旁的江chun示意从人到一旁的茶馆中候着,一面低声笑道,“将军虽然因顺化之事免去了大人的本兼各职,但却将原在松江府上海县的李二公子调回,负责两广事务,将这东南金粉之地交给大人,难道不是要委以重任?”

    听到这话,叶琪只是笑笑不语。

    叶琪自从那ri自新军屠城之后,便按照守汉所授方略,率领所部在城头之上架起大炮,勒令城中所有人员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即便如此,当他率部挺进王城时,才万分惊愕的发现,阮家成员,“悉数被难。”

    于是,便有了免去叶琪本兼各职,夜访江chun的事情。如今,他是汉元商号的大掌柜之一。负责南中的各种货物在杭嘉湖平原、苏松太平原的销售,还有各种原材料的采购,以及技术人才的引进。

    同时,守汉还交给了他一项任务和权力,便是将汉元商号的商情调查室、统计室等两个机构的江南江北事务交给他统辖。

    “上江、下江、江西、赣南、浙江、福建这一地区,包括地理、民情、风俗、气候、河流、矿产、特产、田亩、税赋、营伍、军备、战船、炮台等等诸事,你要多多留心,编辑成册。各处也要多设眼线暗桩。”叶琪的耳边,依旧回响着守汉的话语。

    只是,船只经过吴淞口,叶琪便觉得,这个时候的东南福地,似乎同数年前自己亡命天涯时经过的有些不同。

    一路前来,但见房倒屋塌,流民遍地。原先巍峨的城墙,倒坍了不少,鳞次栉比的民房,变为废墟,往ri里被人称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似乎变成难民集中营。触目所及,便是伸手乞讨的流民。

    细问之下,叶琪才得知,南直隶的应天、苏州、松江、凤阳、泗州、淮安、扬州、滁州等地州府,在天启三年的十二月二十二ri,遭受了地震。震中在扬州府。扬州倒塌城垣三百八十余垛,城铺二十余处。应天墙垣摇动,屋脊梁柱俱各有声,城垣墙垛倒塌,高淳地震有声,屋宇倾、水泛溢,句容瓦坠屋覆。常州、镇江、扬州,声如巨雷,摇倒民房无数,压死多命。淮安府湖水翻房宇动。泰州墙垣摇动,江河皆啸。常熟墙屋俱摇,行者皆仆。东刹浮图亦摇倒其顶,城内外地面多裂。崇教兴国寺,塔顶斜倾。吴江、震泽、嘉定、江都、通州(今南通)、泰兴,吴淞所,常州府宜兴,俱震声如雷。松江府华亭、上海、南汇守御所、以沙堡、无锡、靖江,俱屋宇摇动,武进坏屋湖水皆飞。应天府、上元、江宁、**、吴县、江yin、丹阳、金坛、丹徒、溧阳及江西,同ri皆震。

    而到了四年的正月,杭州又发生了兵变。因为失火而导致了兵卒乘乱而起,抆钱塘门外更楼十座。

    二月三十ri,京师滦州(今河北滦县)地震。先是,十三ri,蓟州、永平、山海关等地屡震,震坏城郭、庐舍无算。至是,滦州大震,坏庐舍无数,地裂涌水异物。乐亭旧铺庄,地裂涌烟水,高尺余。迁安声如巨雷,塌坏城垣民舍无数。卢龙震倒官民房舍甚多。京城内宫殿动摇有声,铜缸之水腾波震荡。

    七月十六ri深夜子时,居民正在熟睡之际,河决奎山堤,浊浪冲入徐州城内,须臾之间,民房、官署、庙宇、文物、典籍、书画、金银财物以及居民全部淹没在六七米深的水中,繁华喧闹的徐州城,一夜之间变成了湖泊。

    天灾**,累累在目。看了不由得令叶琪这个在战场上见多了尸积如山场面的人,也是摇头心酸不已。

    “好漂亮的马车!”孤山道上,冲下来的几个纨绔子弟,艳羡不已的指点着叶琪的四轮玻璃马车,并且极为放肆的围绕着马车指指点点,评头品足。

    jing钢所铸造的车轮、车架浑然一体,用上好的紫檀、花梨木打造的轿厢,用清油刷了,保持着木材的本se和花纹,在夕阳的映衬上,煞是可爱。再配上打磨的光可鉴人的白铜车辕,三面数尺宽大的玻璃窗用白se轻纱在里面蒙着,看不清车厢内的装饰,但是,从专为车夫设计的座位上看,便可知道,车厢内的设置想必也是极为豪华。

    “喂!”一名纨绔在马上用折扇点指着叶琪的亲随,“兀那土包子,这车是谁的?”

    那亲随却是随着叶琪大小战打过数次的亲兵出身,眼睛一翻,“却是我家主人的,便有如何?”

    “我要买这车,大概要几多银两?”

    “谁要买?”一旁四名盐帮、漕帮派来陪同叶琪的执事人等穷形恶相的转了过来。

    这几个人虽然是纨绔,但却都是极其能够看得清风se形势的,眼见得这几个人虽然也是衣冠楚楚,但是神se中隐隐然一股江湖气势,且马车旁边的几名家丁也是手按佩刀刀柄,随时准备发作的,从那家丁的神情、派头,还有衣服、刀剑上看,定然是久经沙场,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命的人物,这西湖边上,每ri里不晓得有多少达官显贵出没,能够有这样华贵的车辆,有这样彪悍的家丁,天晓得是哪位大人物出来游山玩水?还是不要惹事的好。

    脑子中电光火石的转动了念头,摆手制止住身边的家奴,为首的纨绔下马赔笑,“不知这位上下如何称呼?我兄弟几人也是爱车之人,见到贵车驾极为jing巧,忍不住便观瞻了一番,不想到打扰了。万望见谅则个。”

    一旁早有江chun替叶琪低声介绍。“眼前这几个,都是湖州、杭州一带巨贾之子侄兄弟,本身也有功名,家中又豪富。每ri里便斗鸡走狗,游山逛景,流连于歌台舞榭。”

    几名纨绔打过招呼,转过马头便走,行不数步,听到后面有人呼唤。“几位公子请留步!”

    一名亲随打扮的人快步追上,手中的拜盒打开,将叶琪的名剌一一奉上。“我家主人说了,今ri相逢,便是缘分,只是此处仓促,不便与诸位畅谈,此物虽然简慢,还请各位留好,ri后我家主人打造出新车,列位公子可以凭借此物到店中品评一二。”

    那名剌居然是用白银打造,上面用金子写就了叶琪的名字。“松江府上海县?你们的丰联号?”

    原来也是个商人!几个人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但是,如今朝中大佬,各地显贵,又有哪个家族中没有人经商?

    “这个有什么好处?”一名纨绔掂量着怕是有三四两重的名剌向叶琪的亲随发问。

    “我家主人经营些海外商货,洋广物品,譬如这马车,玻璃,镜子,还有若干闺阁秘戏之物,等等不一而足,家主人定的规矩,只要是持有家主的名剌的,便是家主的贵宾,各个店铺便要给予九折优惠。”那亲随也是口齿伶俐,随口几句话说的这群纨绔一个个眉开眼笑,“替我等拜上贵主人,九折就不必了,ri后少不得到店打扰。”

    这样的名剌,叶琪在江chun和盐漕两帮的引领下,这些ri子不知道发出去多少,应天府的cao江衙门,苏松太分巡道,运河的河防营,扬州的盐道,等等江南的大小衙门。

    “大人!不是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可是咱们到这江南也是有些ri子了,看到的不是难民便是此辈酒囊饭袋,照我说,这苏杭、这江南,还未必比得上咱们河静府!”一名亲兵伺候叶琪、江chun上车,嘴里小声向叶琪发着牢sao。

    “就是!最起码,咱们河静没有这许多的乞丐,街上也没有这么多的垃圾!道路也要好上很多!”另一名亲兵开始评论两地的市政市容了。

    江chun听到两名亲兵的议论,心中却有同感,回来之后,他很痛心的发现,往ri在自己心中如诗如画的江南,变得如此不堪?街上的乞丐,随处的垃圾,河埠头上洗菜淘米刷马桶的人们,让他看了之后觉得是如此的不习惯。

    “叶东家,我那一万匹布,方东家的三千引jing盐,还有您前番说起的白砂糖,不知道可曾起运了?”江chun提起面前小几上的紫砂茶壶,为叶琪轻轻倒了一杯,有些熟不拘礼的口气同他谈论着自己的生意。

    “应该是快了!五天前有船只带来了主公的信件,你说的这些东西已经备货完毕,就要装船起运,放心,耽误不了你抢行情。另外,还有一些你想不到的好东西,也要随船前来,到那时,你的铺子怕是要人满为患,这些公子哥儿们要排队同你攀交情了!”叶琪的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何,江chun一下子想到了那些天魔女。

    “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很快就是腊月里,各处都要筹备年货,铺子里头一是怕货se少,二是怕头寸不足。”

    “诶!江兄,大可放心,怕是我们在扬州吃长鱼,吃灌汤包的时候,这些货se就到了。”

    “哦!那我一定在南曲包上一条花船,好好的感谢一下叶大人!”

    半个月后,应天。

    留都的大人先生们很少如此惊奇的发现,秦淮河上,一贯被南曲压制的北曲,赫然有反客为主、后来居上的势头。

    “不晓得是那个外地赤佬,搞得来如此有伤风化的曲目,让姑娘穿着那样的衣服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娱乐宾客!”

    “嗯是不得行!除了这样的舞蹈,据说还有别的诲yin诲盗之物,换做什么情趣内衣!”

    “胡闹!秦淮河上,乃是文人雅士,同姑娘们谈诗论画,品箫抚琴的所在,焉能容忍有如此乌烟瘴气的事情?!”

    一时之间,市井街巷,书斋画室,各se人等对此议论纷纷。

    “这南京,乃是国朝定鼎龙兴之地,更有太祖陵寝所在。那南京守备,河防营,镇守太监是白白吃了朝廷俸禄,便容忍如此诲盗诲yin之物招摇过市?”东林书院的正人君子们痛心疾首,顿足捶胸。

    “诸多衙门都说,试问有没有赤身露体?一干舞女,衣着整齐严谨,至于说穿什么,来往宾客想什么,却不干姑娘的事情。”派往各个衙门投书控诉的家人伴当们回复着主人的话。

    “还有,您让小的去丰联号南京的铺子去给姨太太、几位丫鬟购买冰蚕丝袜、情趣内衣、高跟鞋这些东西,店铺的伙计说,每套内衣白银四十两,一双高跟鞋十五两,一双冰蚕丝袜八十两;概不还价。还说,如今南京城里只有十五套了,愿意买就快点,买,不愿意买就让小的赶紧走,别耽误他做生意。还说,守备府徐公爷家一次就买走了上百件,给家ji、戏班穿用。”

    “混账东西!不中用也就算了,你报花账报的也太过分了!”大少爷勃然大怒,“南浔的那几个不成器的东西,怎么到了杭州的铺子里就买到了?而且还便宜了许多?”

    捂着脸,一脸委屈的仆人跪在地上辩解:“回大少爷的话,那事我也问过,丰联号的伙计说,凡是有他家东家的名剌的,第一可以优先购买,第二,可以货品打折扣。如今,南京城里的少爷班子,都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叶琪的名剌来排座次了。小的听说,私下里,有几个公侯府里的管家出租叶琪的名剌给别人,一次要四十两。”

    “混账!我!我要写信给老师!请他出面,把这个叶琪拿问,问罪!充军!”一向自持有度,君子之风的大少爷,有些气急败坏了。

    “少爷,我劝您还是别费劲了。我听说,这叶某,如今和cao江衙门,守备衙门,镇守太监,江苏巡抚都是走动的很是频繁,怕是。。。。”

    “呸!你这奴才!我东林的训条是什么?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叶某贩卖这类污秽不堪之物也就罢了,还交通官府,联络太监,走私贩私,偷漏国家税银,眼里还有王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