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力小萌妃:皇叔〕〔天才酷宝:总裁宠〕〔修仙之王者归来〕〔田螺姑娘求人宠〕〔秦·君临天下〕〔带着武器回大唐〕〔养成小甜心〕〔花都巅峰狂少〕〔恐怖电影院〕〔文明之万界领主〕〔大侠饶命〕〔造梦天师〕〔末世之骷髅大佬〕〔薄少,恋爱请低调〕〔最强帝师〕〔我家大师姐有古怪〕〔诸天降临大逃杀〕〔神级大药师〕〔英雄监狱〕〔斗破之无限穿越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九十二章 外交与实力
    过节之后第一个工作ri,五千字奉上,大家继续支持。

    柏威夏寺。在真腊被称为preahvihear,而在暹罗人口中叫做khaophraviham。柏威夏寺与真腊的其他庙宇的不同之处,她坐落于海拔达到550米的扁担山脉悬崖之上,整座寺庙建筑气势磅礴、震撼。最早开始建造帕威夏寺的是吴哥王国第四位君主耶索华曼一世(yasovarmani),他在公元889年登基后即策划在扁担山脉建造一所圣寺,最后选择了柏威夏现在所在的悬崖上。当时的人们认为这是一块福地。但柏威夏的建造屡经波折,一共用了200多年才建造完成。正式完工约在1152年。期间吴哥王朝经历了13位君主,一直在不间断的建造该寺。尽管一直以来皇室内部斗争不断,对于兴建圣寺的愿望从未改变。

    柏威夏寺的建筑风格与吴哥窟相似。这个寺庙分布在长米,宽400米范围的峭壁上,四面有长长的阶梯上下。在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甬道两旁有28米长的雕龙,古刹围墙内还有七个石池。柏威夏寺每层都有山门和围墙。山门屋角翘起,上面是jing雕细琢的花纹。围墙具有浓烈的吴哥窟式风格,曲线环绕。整个建筑呈褐红se,在绿荫和蓝天白云的背景下,古朴壮美。

    摆在礼房主事安天虹面前的,便是这样一座寺庙。

    “可以答应把这座庙给暹罗人,我们北线打下的土地也可以归还给他们,但是,南线地区,要听我们的。”

    湄南河以那空沙旺为界,以北为上游,以南至河口为下游,下游地区便是著名的湄南河平原,这里高温多雨,水密布,每年定期泛滥的河水,让这里的土壤深厚、肥沃。

    守汉的眼睛冒着绿光,盯住了这块面积大约五万里的平原,当然,还有马来半岛。

    “但是,为了弥补我们的损失,兵马、钱粮、枪炮,暹罗进出湄南河的货物,我们有收税权。”

    “另外,为了我军车驾撤军方便,暹罗必须提供劳动力和钱粮,修建从大城、呵叻城、到乌叻、察他尼、四se菊府、黎逸府等与真腊接壤所在的道路。”

    “为了补偿我军水师的损失,暹罗每年应向我军提供造船木材若干,不得少于制造六艘两千料船只之数。超出部分,我军可适量给价。暹罗必须对此类物品免税。”

    “暹罗王必须缴出原有王印,到呵叻大营叩见王宝将军。同时,我南中将军府会重颁发王印与暹罗王。”

    “我军在暹罗停留期间,全部粮饷由暹罗国库支出。”

    。。。。。

    安天虹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着一个个南中军提出的苛刻条件,“这些条件,暹罗能够接受?除了我们撤走北方的军队,被占领的土地还给他们。”他一阵摇头苦笑。

    但是,安天虹的xing格决定了,只要是自己认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下去。这个从他一开始和守汉辩论儒家教义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用守汉的话说,他比较轴。

    所以,这次和暹罗使者谈判的差使,责旁贷的落到了他这位礼房主事头上,

    “蛮荒小邦之臣,见过上国老爷。”使臣巴颂·乍仑蓬很是谦卑的向安天虹叩头行礼。一口流利的官话,让安天虹大有好感和意外。

    “贵使怎地说的如此好一口官话?”见礼已毕后,安天虹一面是好奇,一面是盘桓。

    “大人有所不知,小臣是华胄,祖上是跟随三宝太监下西洋的,姓陈,为了在暹罗谋生方便,才改了名字,起了当地的名姓。不过,小臣未曾一ri忘记自己为天朝后裔,每ri都给祖先牌位上香。”

    “不仅小臣如此,下邦中华胄众多,大城府中,每逢集市,官话此起彼伏。当ri王宝将军在素林府,也是感念于此,才对敝国将士开一面的。”

    乍仑蓬,或者是陈伦的话,三分假七分真。说汉语的人多,暹罗华侨多,这是安天虹早就知道的,并且守汉自己也心中明了。但是,守汉也清楚,在中华民族在海外的侨民中,绝大多数都保留着民族的传统和化习俗,只有在泰国的华人华侨被当地同化了。

    “对于这样的国度,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jing神来对付。”这是守汉给安天虹的指示。他可不愿意以后有什么你不信他信,明不拉英拉之类的事情出现。

    几句客套话说完,两个人开始进入正题。

    “大人,下官受敝国国王委派,特来请罪,恳请将军能够俯允敝国求和之请。兵连祸结,生灵涂炭。漫天的诸多佛菩萨都是于心不忍的。”

    陈伦的话说的颇为悲天悯人,如果换了别人,说不定会起同感,但是,倒霉的是,他遇到的是安天虹,此公已经是李守汉的铁杆追随者。如今,以河静为中心,在江北地区,有了几十所小学堂,在册读书的各族娃子有一万四千七百多人,这些娃子们读书识字,学了守汉推广的六艺,走出学堂,或是继续进入政事堂读书,接受村官教育,或是被各个工坊招去做预备匠师,学习冶金、化工等诸多墨家之学,但是,俱都是衣食忧,前途似锦。

    试问,有哪个先生不盼着自己的学生有出息有前途?

    何况,这几年,眼见得河静从一个蛮荒小镇,变成繁华大城,这里面也是有自家的一份功绩。

    他的思想已经悄悄的被李守汉给改造了,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的儒生了,而是有点法家和纵横家的味道。“我管你是不是生灵涂炭,只要我的治下百姓合适就可以了!”

    “这个自然,我家将军也是一副菩萨心肠,又是上天眷顾的人物,自然要议和的。喏,这便是我家将军亲自审阅定稿的议和条件,如果能够答应,官便可上报将军,请他下令,王宝、张小虎二位统带、指挥,停止攻打大城的行动。”

    厚厚的一叠议和条件,摆放在陈伦面前,晃的他有些发愣,“这许多的条款?莫不是要让我暹罗万劫不复?”

    “一、割让呵叻府(包含以北、以东土地,割让湄南河下游直至河口的土地。。”

    “二、赔偿军饷一千万两白银,二百万两黄金。或用等价物品充抵。”

    “三、征集民夫、提供钱粮修筑上述两地区道路,以供我军行动方便。”

    “四、为了弥补我军在此次战事中的损失,我军有权对通过湄南河进行贸易的货物征收税赋。”

    。。。。。。

    “这分明是要灭我大暹罗啊!”陈伦恨恨的将手中的罢兵条件丢在桌案上。

    “我暹罗虽然僻处南方,却也受圣人教诲,且又有佛祖保佑,自古以来,便是有断头将军,降将军!今ri下官来此,不过是我国国王,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刀兵四起生灵涂炭,不惜委曲求全,实乃舍身饲虎的慈悲为怀,却不想,贵军的胃口不亚于猛禽饿虎。下官也妨了!大不了刀斧油锅,倘若不死,少不得bei jing城里走一遭,圣上面前告一次御状!”

    他站起身来,正了正衣冠,一副昂然面对屠刀的正气凛然神se。

    安天虹看到他这副神情,也不发作,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贵使,何必如此?我家将军曾经说过,两国实力相当时,外交便是外交。一国实力强大时,实力便是外交,而对实力弱小之国,外交便是实力。贵使如果觉得今天我们提出的罢兵言和条件与你们相差过于悬殊,可以先回馆驿,派人马,哦,如果需要上奏贵国国主,我们可以提供船。待禀明贵国国主后,由他定夺。不过,要些,下官等得,只怕前线的将士们,南中的百姓们等不得。”

    “来人。”安天虹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好,这百合瓷可比江西瓷还要贵重的多,一旦损毁了,可是要让自己的腰包肉疼不少。“送客!”

    坐在土人抬着的轿子上,乍仑蓬,或者是陈伦心中不停的回味安天虹说的那些话,虽然很是裸,缺乏圣人教化之后的仁义道德,但是,在战场上讲究仁义的,似乎只有一个身死国灭的宋襄公而已。从将军府礼房出来,沿着去馆驿的街道,陈伦很是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河静府。

    这时候正是上午最为忙碌的时刻,商铺都进入了营业的高峰期,从港口到商埠的道路上,土人或是人背肩扛,或是用板车装载,大件小箱的货物如同流水一般,在俗称烧灰的水泥路上川流不息。同陈伦熟悉的那些暹罗苦力或者平民不同,这些土人苦力,虽然汗流浃背,却是面带笑容,脸上洋溢着一种特殊的神情,对,是一种对生活的期待和满足感。而不是那种麻木和浑浑噩噩。

    “实力,外交,外交,实力。”陈伦口中不停地咀嚼着这两个词汇,忽然,“轿子怎么不走了?!”

    “回禀大人,前面有巡检拦路设卡,那条往馆驿去的路有军马钱粮过境,所以禁街了。”一名从人在轿子外低声回答。

    嗯?这倒是个好机会!一直在前线那些武人的口中听说南中军如何如何,那些粗鄙武夫的话如何信得?还是要我等这些读书人亲眼所见,亲身见闻才能作数。“把轿子往前抬,官要仔细的看一看这南中军的军容如何!”

    在巡检设立的卡子前,陈伦的轿子挨了数的白眼和指责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面,巡检们的身后,一条大路已经被空了出来,平ri里显得窄小逼仄的路面立刻变得宽阔了许多。却原来这条路也是有两丈左右,只是平ri里人来车往过于频繁了。

    “来了!来了!”人群一阵sao动,指着远处的一匹马。

    马上的骑士背后背着一根认旗,上面很是明显的绣着一个在云天中翱翔的凤凰,手中高高的擎着一面大旗,正是凤凰营的报捷信使。

    他身后二十余步,两匹战马疾驰而来,马上的骑者正是南路军指挥王宝的两名近卫队官,黄一山和炎龙。两人手中各自举着一根竹竿,竹竿上高高挑着一块白布,上面淋淋漓漓的用巨大的字写着“我军攻克呵叻城,献马报捷!”

    两人的身后,是似乎一眼望不到头的马群,在百余名凤凰营士兵的驱赶下,蹄声如雷,沿着大路而来。看着这些马匹,陈伦有发呆,这些马,分明便是窝罗翁北上时携带的那些马匹,想来是全数被王宝俘获,成为了南中军的战利品。

    “大人,这些马匹全都是我们的!有几匹马仿佛是呵叻城中驻军的。”陈伦的从人低声向他禀告。

    “我知道!”

    他没有好声气的训斥了从人一句。

    一马生风,十马生雷,千余匹马从街市上经过的声势可想而知。看着这些原是自家的马匹,却成了别人耀武耀威的工具,听着耳边一阵阵欢呼叫好声,陈伦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百味杂陈。

    终于,马匹全数过完,巡检们却仍然没有打开卡子,从人上去打听,却被巡检告知,“别着急,一会还要过兵。你们要是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从别的路口绕一下,咱们河静就是这点好,条条大路都是通的。这可是将近一万兵,可是要一些辰光呢!”

    听到这话,陈伦有些光火了!这南中难道不是大明天下吗?怎么能够让士大夫给兵卒让路?身边的土人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那就如同在看一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人。

    “难道,难道!这南中将军府,竟然暗中行的秦制度?士大夫也要为军兵让路?”

    既然一时半会过不完,索xing陈伦便带着几名从人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出来,到了路口的一家“chao江chun”酒楼之上,这里,正是经营chao汕口味的。喝早茶的人们正在那里高谈阔论,谈论的除了生意,农桑,便是远方的战局。

    在二楼上,塞给了堂倌一块碎银,央他找了一个临口的位置,陈伦坐下要了一些肠粉虾饺凤爪之类的茶点,等着远处的兵队过来。

    “如今我们的老学长们,最次的也都是一保之长了,管领着数百口人,不知道以后我们会如何?”

    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几个身着青se细布长衫的年轻人,围在一口大砂锅旁,一边喝着热气腾腾的砂锅粥,一边高谈阔论。

    “看现在的势头,主公至少还要再扩大地盘才行。如今每月从各地入境要求垦荒的闽粤两省移民,已达二万户上下。按照大人的垦荒标准,去九龙江的,每户(不少于一个壮丁就可以开垦五十亩土地。”

    “每月两万户,每户五十亩,便是要一百万亩,不对外开疆拓土,上哪里去找这许多的田土?”

    陈伦点手叫过堂倌,悄声询问,“他们吃的是什么?”

    “哦!这位先生,您大概是从外地刚到河静吧?!这是我们chao州人的吃法,将海鲜、鱼生、鸡、排骨等物根据喜好个放在砂锅中,同米粥一起熬煮,最后,喝粥吃肉。您也来一份?”

    “在下也是一个饕餮之徒,有如此美味,自然是不能免俗的,不知那几位小哥是做何种营生的?”

    “他们啊!?政事堂的学生!今天恰逢是旬休之ri,几个相好的便一同上街来逛逛,到小店喝茶。您莫要小看他们,现在是学生,过些ri子鱼跃龙门,就是一村一寨,一屯一保的首领人物。”

    堂倌的一席话,说的陈伦不由得汗毛倒竖。有众多的移民田土的要求,又有经过培训的村长,漫说是区区的一个暹罗,便是当年最为强悍的缅甸,不是都法抵抗如同洪水一般涌来的南中军移民。

    “照他们的那个,也给我来上一锅。”打发走了堂倌,陈伦开始心中忐忑起来。这次来河静向李守汉求和,暹罗颂昙王的意思是,只要保留王室和官位,便是将暹罗洗劫一空也没有关系,反正又不是没有被缅甸人洗劫过。但是务必要让南中军撤出呵叻府地区,那里的战略意义,对于暹罗而言,就如同燕云十六州对北宋的意义。

    居高临下,一旦有战事发生,南中军的滚滚铁流怕是一夜之间就能够抵达大城城下。

    至于说赔款,犒赏三军,入京问罪之类的事情,暹罗王室都有考虑。甚至什么肉坦牵羊,衔壁舆栋这样的事情都想到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南中军竟然提出了这样的一堆要求。

    “这大城其实号称是永不陷落,其实,我看也是简单的很!”旁边桌上,一个满脸都是疙瘩的学生高声说出他的看法。

    jing彩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