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世魔头〕〔大叔的骄纵妻〕〔女神的贴身仙王〕〔邪御天娇〕〔莞莞的完美人生〕〔凤隐天下:废柴嫡〕〔公主金安〕〔火影之大美食家〕〔甜吻娇妻99次〕〔冷教授的舞美人〕〔盛世农家女〕〔都市降魔人〕〔我给尚书投了把猪〕〔凰权至上:凤栖吾〕〔最强单机游戏穿越〕〔乱世邪妖〕〔天庭最后一个神仙〕〔狼性总裁晚上见〕〔万神之王〕〔禁区之唯一传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抓周
    没节cao的将今天的章节奉上,继续求各种支持。

    天启六年八月二十ri。

    因为小冰河期的关系,河静的气候也算是做到了四季分明,这让灵魂是一个北方人的李守汉感到很是舒爽,一阵阵秋风吹过,空气里弥漫着的都是丰收的味道。

    农人们开始编织箩筐,修整谷仓,为即将收获的稻谷寻觅一个安置的所在,几千年来的经验告诉他们,粮食,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好东西。更不要如今的这个灾荒遍地的年景了。

    有那心思转得快的,寻思着将谷仓里年收的稻谷卖掉,再换些汉元商号年秋天才推出来的什么土化肥,这东西确实是好,随便撒到田里,庄稼就长得特别快也特别壮。

    据商号里的伙计,这东西是茶油榨油之后的茶枯制成,每亩水田只要撒上一些便足够,负责农业技术推广的先生也是如此,一亩田不要超过二斤和人尿拌匀密封发酵5一7天,翻堆打散搓细和磷矿粉拌匀继续密封堆沤7天,再和碳酸氢铵拌匀就可使用。如果你不急用,发酵时间长一些更好,氮肥最好随拌随用,如当天用不完要密封起来,以减少无益损耗。碳酸氢铵就是前面提到过的用大便制作硝石后剩下的废液,将其结晶处理后就是碳酸氢铵。

    经过汉元商号和化工坊的联合生产,一批批的土法制作的化肥,便被摆上了商号的农资柜台,堂而皇之的同九转钢犁头,锄头被膨视为珍宝一般。

    农民是最讲究现实的,什么东西能够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好处,他们便热烈的拥护它、信奉它、追随它。将它的代表人物视为神明,面对那些负责农业新技术推广的学生、教谕们是如此,化工坊的先生和工人们亦是如此。

    而被化工坊的诸位先生视为神明的李守汉本人,此刻却在府中做着另外一件事。

    今天是守汉和盐梅儿的女儿,将军府的大小姐二丫满周岁的ri子,按照中国的传统习俗,要在这一天,为孩子举行抓周仪式,据可以看出孩子这一生的方向和爱好。

    厨房里刀勺乱响,在为来宾们准备着长寿面和酒席,而在庭院里,早有人有竹席铺在地上,席子上又铺就了棉布缝制成的薄垫子,垫子上摆放了印章、书籍,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还有女孩可能用得上的剪子、尺子、绣线、花样子。

    “看!那枚印章就是阮家的印玺。”

    “嗤!占城王的、真腊王的,可都是我缴获的哦!”

    “你们都是杀鸡取卵,只有我,在暹罗为主公连鸡笼子都搬回来了!”

    围在抓周场所的周围,王宝、张孝、左天鹏、许还山等人在那里指指点点,炫耀着自己的战功,在同僚们面前吹嘘自己。

    一旁的长史官李沛霖含笑看着眼前这群武夫,兀自在那里口沫横飞的吹嘘着自己的战功,从衣襟上摘下那只金壳怀表,这是李沛霆从英国人查理那里为自家兄长购得的,就是为了要显示与众不同。

    “主公,时辰差不多了,还是请大小姐出来吧!莫要错过了时辰。”

    一阵衣带风声,伴随着衣香鬓影,在十几个丫鬟婆子的簇拥下,今天的主角人物李守汉的大女儿ru名二丫的,在自己的母亲、两位姨娘、一位准姨娘的簇拥下,气势昭彰的出现在了人们面前。

    守汉看着盐梅儿将宝贝女儿放在布垫之上,任由女儿在诸多物品之间寻。看到女儿在各类物品间爬来爬,守汉不由得想起那一ri福伯告诉他的讲究。

    小儿抓周如若抓了印章,则谓长大以后,必乘天恩祖德,官运亨通;如果先抓了文具,则谓长大以后好学,必有一笔锦绣文章,终能三元及第;如是孝先抓算盘,则谓,将来长大善于理财,必成陶朱事业。如是女孩先抓剪、尺之类的缝纫用具或铲子、勺子之类的炊事用具,则谓长大善于料理家务。即便是孝先抓了吃食、玩具,也是孩子长大之后,必是福泽绵长之人。(关于抓周的事情,大家可以参考一下红楼梦里关于贾宝玉的描写,那厮可是就抓了些脂粉钗环的

    但是,一身新制作的锦衣绣袄的二丫却只顾在棉布垫上爬来爬,玩的好不开心,一会将书籍踢出圈外,一会将木尺子扔到一旁,看到旁人皱眉不已。

    忽然,人群外一阵响动,吸引了二丫的注意力,她眨着一对烟溜溜的小眼睛,仔细的寻着声音来的方向望。

    却是工房和匠师协会的两个办事员,带着几个人给守汉送新近制作完成的风帆战舰模型和两门陆营火炮、一门船用火炮的炮样前来,不想却撞见了今天这样的场面。

    眼见得围着自己的人群出现了一个缺口,而缺口那边似乎是更好的玩具,二丫的目光立刻定在那巨大的帆船模型还有那在阳光下闪着可爱的金属光芒的火炮模型上。

    她伸出食指,指着那两个抬着船只模型和火炮模型的官奴,口中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些甚么。

    众人顺着二丫指的方向望,目光也纷纷的停留在那样子很是怪异的火炮上。

    用铜制成的火炮模型,拥有着短而粗的身管,身管斜斜的指向空中,同在场的文武们熟悉的那种底座一体化铸造而成只能最大仰角四十五度角发she不同的火炮不同,这具模型的炮口巨大,而且炮身可以上下摇动,在从二十度到七十度的象限内进行she击,这样的火炮却是以前从未见过的。

    那两名官奴见少主人不停的在那里指点着自己中的火炮模型,口中还咿咿呀呀的念念有词,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处置,倒是一旁的李沛霆,在关键时刻充分发挥了纨绔子弟的本se。

    “站在那里发什么愣!大小姐喊你们过,你们就过便是了!”

    两名官奴有些足无措的将中的火炮模型,和军舰模型轻轻的放在布垫之上,任由二丫在那里欢呼雀跃的把玩着。

    “那是什么新的船炮?”水师左右翼的两名统领张孝和左天鹏两个人一把薅住了工房的主事,满脸的杀气,恨不能立刻将那船只模型和火炮模型变成自己的座驾和中的利器。

    旁边几名陆营的将领虽然没有这两个家伙吃相那么难看,却也是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匠师协会的主事,要从他口中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列位大人,列位大人,这是主公吩咐我等做的,我等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别的全然不晓得。”

    “少废话!将你知道的都出来!”

    “是!那火炮,便是如今大小姐拿着玩的那个,主公唤作臼炮,大概是因为其炮口如石臼一般,故而得名。口径标准为内径155毫米,炮管长度500毫米,按照这个尺寸计算,如果用九转钢制造此物,不算炮架的话,应该是在150斤上下。依在下看来,此炮的she程如果参照其他火炮标准的话,在仰角四十五度的时候,she程应在一千二百步上下。”

    “那船么,是主公要我等做了来,他要摆放在书房之中作为ri常玩赏之物使用,我等亦在一起讨论过,这样的大船,慢现在造不出来,便是我们努力造出来了,二位大人,你们看,排水量在三千吨以上,载重量也在二千吨以上,舰长67.8米,舰宽15米。舰上装有3根桅杆,主桅高62.5米。有三层火炮甲板,配装有一百余门火炮?和2门臼炮。在下计算过,按照这样的火力配备,舰上一次齐she,可发she半吨重的炮弹。”

    这样的好船,听得两个在水上肆意妄为的家伙抓耳挠腮心痒难耐,“不行!必须要和主公,哪怕是砸锅卖铁,老子不领军饷了,也要把这个船造出来!”

    “二位大人,这话,我等当ri也曾经和主公过。”那匠师协会的主事撇撇嘴,“主公,造出这样的船,自然是不容易,但也不是什么不能做到的事,诸如船上的三十斤重炮,我们也可以铸造的出来,但是,这条船上,各个战位上需要多少人才能将这船开得动,火炮全部用得起?后来我们计算过,至少要八百五十人才能将这条船驾驭得了,并且cao作全部火炮。二位大人,我想请问一句,麾下可以有这许多的水、炮?”

    一句话,的两个家伙顿时变成了斗败的公鸡。

    那匠师协会的主事轻轻的将张孝拉在自己衣襟上的松开,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二丫。

    处于所有人目光焦点中的二丫,浑然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一只拉住了那巨型帆船的模型,另一只则是高举着臼炮的模型,小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

    “这个?!”看到女儿一是船炮,一是臼炮,顿时令盐梅儿花容失se,她不禁将目光投向守汉,“相公,要不要再来一次?”

    “诶!”守汉有些不以为然,“我南中船坚炮利,水陆两师皆因于此方可在这乱世中立足,我的女儿能够知道船炮的好处,这是好事!是老天赐给我的!”

    “恭喜主公!”

    “恭喜太太!”

    在场的人们纷纷向守汉、盐梅儿夫妇祝贺,守汉很是得意的向四下里的人们拱致意。

    “那,好吧!相公,二丫也满了周岁了,你看是不是该给她起个名字了?不能总是叫二丫吧?!”

    “嘿嘿,这是自然的,咱们的女儿便叫个什么名字好呢?!”

    “主公,我李家家谱,大小姐这一辈应该是华字辈。”今天是较为庄重的诚,福伯自然不能自众人面前称呼守汉的名字,那样有些倚老卖老之嫌疑。

    “华字?”守汉心中一阵狂笑,看着眼前正在玩耍的高兴的宝贝女儿,他将目光投向了盐梅儿,“梅儿,不知道你是不是忌讳?”

    当ri,李守汉祭祀祠堂,告知列祖列宗,并在家谱上自己的名下郑重的落下了这样几个字:长女,李华梅。

    抓周之事已毕,丰盛的酒席摆在庭院之中,来参加抓周仪式的宾客们自然是欢喜畅饮,划拳猜枚,击鼓行令。连那两名匠师协会同工房的主事,也在宾客中欢宴。便是随从办事的官奴也安排了酒饭在一旁享用。

    一时间,府里的气氛达到了一个欢乐的顶峰。

    便在此时。

    两个情报头子,牛千刀和木牙狗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你们来的正好!方才二丫抓周,你们没有赶上,喝酒的时候赶上就是了!”守汉抓着酒壶正在举杯同几员大将欢饮,看到这二人急匆匆的脚步,便有些踉跄的迎了上来。

    “主公,属下来迟一步,未能赶上大小姐的时辰,还望恕罪则个!但,属下有紧急军情禀报!”

    牛千刀急匆匆的在守汉耳边小声了几句。

    “当真?!”

    牛千刀和木牙狗二人坚定地点了点头,“而且,黎慕华本人也在我们暗桩的保护下南下逃难。不数ri就会抵达河静!”

    “好!”守汉奋力将中酒壶掷向地面,“正愁没有理由找寻他的晦气,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守汉几步走到桌前,双猛地一扶桌沿,众人眼前一花,守汉竟然已经站在了桌案之上,顾不得油汤菜汁,几个将领急忙上前扶。

    “各位!请满饮此杯!而后回各自准备!升龙!郑家发动兵变,杀了黎家的皇上,我们,要北上平乱了!”

    jing彩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