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野小村官〕〔侠行水浒〕〔超级神眼〕〔掠夺诸天万界〕〔无限求生〕〔仙界科技〕〔随身带着个世界〕〔圣武称尊〕〔贴心兵王〕〔幻界仙途〕〔绝世神医〕〔重生军婚:首长,〕〔军少心尖宠:早安〕〔诸天万界辅助系统〕〔系统的神级小店〕〔女师爷〕〔民国女先生[燃爆]〕〔医冠天下〕〔大戏骨〕〔盛宠医品夫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一百九十二章 荷兰人怂了!
    ps:  继续求月票。

    崇祯六年腊月,范巴斯滕先生作为东印度公司的特命全权谈判代表,又一次的来到了顺化朝见守汉,进行关于停止敌对行动的谈判。

    老实说,巴斯滕先生才不着急呢!满剌加水道是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关闭了,但是,悬挂着他的个人旗帜的夹板船却依旧能够往来穿梭自如,只要缴纳了全部足额税款。

    所以,鉴于这种形势,双方的对峙状态持续的越久,对于巴斯滕先生摧毁东印度公司,建立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商业帝国就近了一步。

    看着顺化城头上、马面上、炮台上那密密如柴林一般罗列的火炮,再想想海面上那些正在进行操演的舰队,随着一声声轰鸣声冒起的阵阵白烟和随着海风飘来飘去的火药味道,一名随他前来的公司高级职员埃德文?范?德?萨先生不由得惊叹一声,“我似乎看到了整个欧洲的火炮都在此地了!”

    “洋盘!”

    巴斯滕先生心中嘲讽了一句埃德文,殊不知,这句话的本意就是用来嘲讽他们这些从西洋来的佛郎机人的,类似于土老帽和土鳖之类的。

    不过,这次求见守汉则是没有那么容易了。

    先是被近卫营的士兵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身,连东印度公司为巴斯滕等人出具的全权谈判代表的授权证明都被粗鲁的打开看了一遍。

    好不容易见到了守汉本人,却被守汉似笑非笑的调侃了一番。“巴斯滕。这次来,打算从我这里偷走点什么?”

    听了通事说了这话,巴斯滕的心猛地向下一沉,完了!看来被他发现图纸丢失的事情了!但是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心中忐忑,脸上却丝毫没有变化。

    “这次来,是公司董事会授权给我全权进行与南中军的停止军事行动,全面恢复正常贸易活动的。”

    “这个?!可不是你们想打就打,想谈就谈的!”守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个东印度公司的全权代表。

    “之前我觉得打仗嘛。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我们的圣贤就说过,‘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打算结束这种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的事情。可是,你们那个该死的东印度公司。却把我的好心当成软弱。想从我这里讹诈一下。好啊!我关闭了满剌加水道,禁止你们的船只在满剌加水道通行,咱们看谁怕!没有了你们荷兰人。还有葡萄牙人、英国人、西班牙人、法兰西人,有的是人和我们做生意!”

    “不!”听了通事低声将守汉这一连串霹雳闪电一般的呵斥,听得埃德文心底发出一阵哀鸣!不允许荷兰人的船只通过满剌加水道,那么荷兰人在欧洲的市场就会迅速被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挤占,特别是那些打着葡萄牙复**旗号的葡萄牙人,他们会像海上的鲨鱼一样,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欧洲的市场和财富。

    巴斯滕也是煞有介事的大声疾呼,“不能啊!总督大人,不能够这样!上次是敝公司的一些头脑糊涂、目光短浅的家伙因为他们的行为导致我冒犯了您,我在这里向您道歉。还希望您看在我和您的友谊份上,能够接受我们的和平要求。”

    “少扯淡!打不过了,打败了,就是来求和的!别说什么和平要求不要求的!”

    守汉的举止行为在埃德文眼里,无疑是一个粗暴无礼的东方君主,同那些阿拉伯的苏丹,蒙古大汗们别无二致,但是又毫无办法。

    谁让你打败了呢?

    这群穿着漂亮袍子的欧洲绅士们就是这样,你和他们讲道理,他就和你耍流氓。你抡起板砖挥起菜刀,用猎枪来招呼这群豺狼之后,他们又笑嘻嘻的要求你要保持着绅士风度。

    看着眼前的两个谈判代表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定格为青灰色的神情,守汉心中一阵快慰,“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不知道锅是铁打的,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二位代表,不知道贵公司此次派遣二位代表前来求和,有什么要求和条件?既然是来求和,总要有些诚意才可以。”

    多次和各种势力、团体谈判的礼司承政安天虹,经验十分老到的说到了二人的要害处。

    “是割让土地,是赔偿我军此次作战所消耗的各项军饷军需,还是别的什么?”

    “当年暹罗大城王的军队,同我南中军南征部队发生冲突,我军为了惩戒这种对我军威的冒犯行为,便兴兵包围了大城府,那大城王最后将暹罗南部土地割让与我家主公,又是赔偿军费,又是答允我南中各类商品在暹罗境内免税,又选了王室之女和亲,主公这才下令撤军。不知道贵方能够做到什么?可否有贵国王之女以充我主公之下陈?”

    安天虹的话,夹枪带棒,好是把荷兰人们阴损了一番。

    “你!”埃德文到底初次和南中军打交道,心中不免有些以为眼前的南中军和那些苏丹、国王之类的人物并无不同,心中便起了轻蔑小觑之心,正要开口训斥一下安天虹的放肆与无礼。

    “这位先生是不是要有什么话说?”安天虹看到埃德文满脸的不忿和愤怒,便在他开口之前抢过话头。

    埃德文也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双眼看着天花板。

    “我家将军曾经有一句话,双方实力相等时,外交就是实力,双方实力相差悬殊时,实力就是外交。如果贵公司觉得我们的提法有些不妥,便请二位使者回去,整顿军马船只再来一战。我们到时候就不用在这里大打口水官司,大家真刀真枪的见过明白。我也好去巴达维亚接受二位递来的文书!”

    唉!安天虹的话哪里有一星半点儿停火谈判的味道?分明是要继续大打啊!而且话里话外透露的信息是南中军要攻下巴达维亚。将荷兰人在亚洲这一龙头据点彻底拔掉,在巴达维亚城下接受东印度公司递上来的投降书啊!

    “不!绝对不能这样!”

    他几乎用家乡话大声把心底的想法喊了出来!

    他用带有些怨毒的眼神看了一眼在身边端然稳坐的巴斯滕,不禁心中长叹一声,要是和这个家伙一样,早早的和这群东方人建立了友谊,我也不用害怕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亚洲的势力被摧毁,只要我的船只能够顺利的带着欧洲需要的货物回去就可以。如今却只能够看着人家大发横财了。

    “先生们,你们是东印度公司的全权代表,安天虹先生则是我南中军的礼司承政,全权负责此事。你们与他和谈就是了!我还有事!”

    说完。守汉摆手示意,有亲兵进来将巴斯滕和埃德文二人带出去,留下安天虹一个人在书房内聆听守汉指示。

    “天虹,就一句话。狠狠的收拾他们。但是不要逼得他们狗急跳墙。”

    “明白!宰羊牯!”

    “安先生!我得向你做出一个朋友应该做出的提醒。我们虽然在福建和广东海面的海战中战败了,但是,鄙公司在整个亚洲海面还有至少几千条船!被你们击败的船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是所罗门宝藏中的一枚金币而已!”

    在会同馆内,埃德文气呼呼的带着些威胁和炫耀的口气,朝安天虹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是吗?!那我们的水师会比较麻烦,需要一艘一艘的将这些船只俘获或者是击沉。这位埃德文先生,你要是来进行谈和的话,就要有一个求和的态度,这样的虚张声势是没有用的。你们的所谓几千条船如果要是有用的话,只怕就不会来到这里和我坐在这儿谈判了,而是我去你们的巴达维亚去找你们求和了!”

    安天虹的话仿佛是一枚尖利的钢针,一下子刺破了埃德文虚言恫吓的气球。他垂头丧气的坐在了椅子上,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此次谈判的正代表范巴斯滕先生。

    从内心深处,范巴斯滕先生很是享受眼前的这种状态:南中军封锁了满剌加海峡,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队关闭了这条至关重要的水道,同时指使葡萄牙复**或者干脆就是南中军水师扮演着海盗的角色打劫着荷兰商人的财物,而他,巴斯滕先生却丝毫不受这种影响。他甚至可以借着这一状态大发横财。

    巴斯滕先生巴不得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下去才好。但是,为了维持与南中军的友谊,他必须要给南中军一个合适的结果。唉!一面是眼前堆积如山的金币,一面是可以通往一座座金山的友谊之路,他实在是太纠结了!

    纠结归纠结,事情还得尽快做出一个决定,否则,南中军和东印度公司都会把他扔进这中国南海的万里波涛之中!任凭着鲨鱼去吞噬,那样一来,再多的钱都是无福消受了!

    “安大人,我谨代表东印度公司向此次在战役中丧生、受伤的贵军士兵表示慰问。我们将赔偿贵军在此次战役中所所损失的船只、军需和军费。”

    口子一开,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好像下海的女人,接了第一次客之后,就不会在乎第二次,第二百次一样。

    “同时,我们还会做出适当的让步,来表达我们的歉意。”

    见安天虹的脸色变得舒缓了一些,埃德文心中有了底,“原来还是要给好处啊!真金白银啊!”

    “既然贵公司表明了自己的一点诚意,那么我便代表我家将军谈一下我军的谈和条件。”

    安天虹提出的条件有些看似很简单很平常,有些却是涉及到了东印度公司所有人的利益。

    “第一,贵公司从和谈条约签订之日起,在非洲、锡兰这一线以东地区,包括锡兰,所进行的全部贸易,必须使用我军发行的货币进行往来结算。这个条件。如果有人愿意加入,比如说印度的葡萄牙复**、还有那些土王,也包括在内。”

    “第二,贵公司在锡兰以东地区活动的船只,每只船,每年需要上交2000元作为许可银,我军将对上交该笔费用的船只进行登记,发给旗帜、执照,日后水师发现没有旗帜或是与登记信息不符的,一律视为海盗船击沉。”

    “第三。贵公司在满剌加海峡以东的爪哇诸岛。原本是我大明领土,必须无条件归还。我军鉴于贵公司大量进口该岛上所出产之香料,条约签订后,会照常向贵公司供应。只是会相应提高些价格。”

    “第四。贵公司船只往来满剌加海峡。必须按照我军制定之税率如实报关,呈报所运输货物种类并缴纳关税,否则。我军不予以保护。”

    历史上,所谓的“东印度”的地域概念比较松散,既适用于荷属东印度公司的爪哇群岛,也可包括马来群岛(菲律宾属于本群岛),亦可延伸到整个东南亚和印度。

    而我们可怜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自从西元1596年,也就是万历二十四年出现在爪哇诸岛开始,便孜孜不倦的在这一带沿海迅速建立若干贸易港口,并在巴达维亚城设立总部。巴达维亚城在1619年也就是守汉穿越后的第二年被荷兰控制。以巴达维亚城为中心,荷兰人迅速的展开对周边的扩张行动,从1670年代起,荷属东印度公司开始宣称它控制了爪哇的各个穆斯林王国。

    南中军的和平条约,竟然要将数十年来的奋斗成果一口吞下去,这如何能够让荷兰人咽得下去?!

    “安先生,不!安大人,刚才您所说的四条基本条约,我认为虽然第一条、第二条、第四条十分苛刻,但是本着早日停止敌对的军事行动之原则,鄙公司还是忍痛接受了。但是,第三条所说之事,断断不能接受!”

    “这里出产的紫蔻、砂仁、肉蔻、肉桂、丁香、花椒、大料、小茴香、木香、白芷、三奈、良姜、干姜……是我们向欧洲出口的最重要货物品种,一旦爪哇诸岛被贵军占据,我们的货物来源势必受到影响!关系到荷属东印度公司的生死存亡,以及我们签订的这份条约能否执行下去的问题。还要请安大人多多考虑!”

    巴斯滕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但是更多的是哀求。没办法,香料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举例说明一下,一磅桂皮油的价格,便相当于一位下级军官的6年工钱。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群红毛绅士们面对着爪哇群岛这块香料的天堂垂涎三尺的原因,为了获取香料和咖啡等作物,荷兰人逼迫土人砍伐掉其他树木,只能种植单一品种的香料,之后再用盐和稻米等生活必需品来收购。从中获取远远比贩毒利益还要大得多的暴利!

    试问,这样一只能源源不断的生产金鸡蛋的现金母鸡,谁又能够轻易放手呢?

    “大人!为了表示我们的和谈诚意,我们愿意将荷兰所属的另一块土地割让给贵军,以表达我们的歉意!”

    巴斯滕示意随行的文员取来地图,在桌上展开。在巨大的地图上,用毛茸茸的手指指向西南方向的一个巨大岛屿。

    “这里是新荷兰。是我联合省的属地。土地面积远远大于爪哇诸岛数十倍。鄙公司为了彰显和平之诚意,愿意将这块土地及其附属岛屿割让给贵军!”

    巴斯滕所说的这块大陆,正是我们熟悉的澳洲大陆。1606年,西班牙航海家托勒斯(luis vaeztorres)的船只驶过位于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岛(伊里安岛)之间的海峡;同年,荷兰人威廉姆?简士的杜伊夫根号(duyfken)涉足过澳大利亚并且是首次有记载的外来人在澳大利亚的真正登陆,并命名此地为“新荷兰”。

    按照西方绅士们所谓的先发现者先得原则,这块大陆似乎应该是归属于荷兰,但是,安天虹似乎对这块大陆的兴趣远远没有爪哇的香料诱惑来的大。

    “据我们掌握的商业情报,你们在马鲁古收购的丁香,运到你们的荷兰家乡,一磅可以卖出三个荷兰盾还有多,折算下来,扣除运输成本之外,还可以获得十倍的暴利。据说最狠的时候,一磅可以卖到25倍的利润。这样的好买卖,换了谁,似乎都不忍心放弃!”

    安天虹索性撕开了画皮,将真相血淋漓的暴露在阳光和空气之下,听到这样的数据,不由得让巴斯滕和埃德文疼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你们说得对!如果让你们损失了这桩好买卖,怕是就没有执行这份条约的能力了!那这个让你们和我费尽心血的文本,岂不就成了一张废纸?”

    听安天虹的语气中似乎对于爪哇诸岛的要求不那么强烈了,不由得东印度公司诸人喜出望外,不住的点头称是。

    “但是,”安天虹话锋一转,又将他们的热切希望丢进了北海的冰水之中。“我家主公的意志是不容更改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鬼王传人〕〔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