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风流丹帝〕〔美女上司的贴身兵〕〔星临诸天〕〔餮仙传人在都市〕〔霸道老公求休战〕〔兵器大师〕〔重生校园:战少,〕〔重生之漫漫余生〕〔贴身狂少〕〔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无敌护花兵王〕〔染指成婚:狼性总裁〕〔安晴的视界〕〔死神少女:灵异怪〕〔重生之神医军嫂〕〔捉鬼天师〕〔仙韵传〕〔见习大记者〕〔我真是良民〕〔拜师九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二百零四章 锦田之变
    事实证明,邬文明和高昌这对主宾当真是没有辜负邬县令的这个邬姓,的确是乌鸦嘴,而且一说就中!

    当接到地保送来的文书时,邬县令几乎快要尿了裤子。

    “死了多少人?!”

    看着邬大人抖动的如同风雨中的秋叶一般的身躯,高昌师爷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情了!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土客械斗,往往都是彼此之间联络村寨,呼朋引类,唤友呼朋,亲族宗族一起上,动辄便是出动几百上千人。

    锄头、草叉、猎叉,柴刀、镰刀这些往日的生产工具一旦变成械斗的武器,杀伤力也是惊人的哦,造成的伤害不在少数,

    “从锦田地保送来的文书上看,是有大股流民途径锦田、元朗等地,向永隆等围村挑衅,围村青壮不忿,便开炮轰击流民队伍。双方爆发了冲突,各处围村居民纷纷出动与流民冲突。双方死伤大约有千人上下!那流民死伤有数百,由锦田直至九龙地域,数十里长的道路上,随处可见尸首!”

    听了这话,高师爷很是佩服替锦田地保起草这份上报文书的人物,端的是好刀笔!这样的一件至少是械斗的事情,在他的生花妙笔之下,竟然变成了围村居民一时愤怒而引起的,算是激情杀人,但即是如此,却为何追杀数十里?而且数十个围村都出动了?这如果没有人之前往来串联,却如何能够做到?!

    虽然说是巴不得陈天华为首的新客与五大家族为首的土著发生冲突。双方死人越多越好,借此可以改变自己的政令不能出县衙的窘迫局面。但是,当邬大人的轿子过了深圳河,道路两边的稻田里,水塘边,草丛中,榕树下,便到处可见未曾处理完全的血迹,破碎的衣物,丢弃的杂物。甚至还有些沾满血迹的锄头、猎叉等物。

    越是向南走。这些东西边越是密集!

    在永隆围前,几十具围村青壮的尸首被人用担架抬了,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围村前的空地上,尸首上用白布覆盖着。大块大块的鲜血将白布染的如同盛开了一朵朵诡异妖艳的花朵。

    “请老太尊为学生一家做主!”

    “请老父母为小民申冤!”

    “海寇裹挟暴民对我永隆等围进行袭扰。屠戮我族中子弟。祈求太尊为我邓氏一族报仇伸冤!”

    邬文明知县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见到昔日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挥斥方遒的一方豪强。也在面前拱手作揖的哀告,自然是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但是,见道路两旁那被邓氏乡民收集在一起的尸首,又是心中凛然,他知道,那位陈天华,绝对不是一个挨打不还手的人,这怕是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这个,这个,你们联合四方乡民,写一个禀帖上来,本县自然会酌情处置,秉公而断。还有,人死为大,不管那些流民做了什么,尔等如此暴虐的对待死者,却也是有损阴德,要为自己的子孙积些福德才是!”

    他用手指着远处几个正在用锄头和猎叉对几具尸体发泄怒火和仇恨的乡民,示意给几位乡绅,不能做这种侮辱尸体的事情。

    “乡亲们也是太过于愤恨了。”

    “左近村寨几乎都有参与此次战斗,大小围村,或是有死伤数十人的,或是有死伤十余人的,无村不戴孝啊!也难怪族人对这些暴民发泄心中怒火。实不相瞒,落单的暴民,还有受伤被擒之人,已经被我等尽皆处死,以慰在天之灵。”邓家的几位子弟说得极为轻松,白净的面庞上波澜不兴,仿佛说得不是死伤累累的惨事,而是如同郊游踏青一般的乐事。

    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邬大人自然没有兴趣去赴五大家盛情邀请的晚宴,托词有些事务要回到县衙去处置,招呼着打道回府,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修罗场一般的所在。

    堪堪回到县衙,便看到在衙门前的空场上,有一群汉子控马而立。俱都是身着胖袄,外面是胸甲,头上是八瓣帽儿铁尖盔,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官军,竟然是人人有马有甲,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的标营家丁,竟然是如此的精锐?

    “邬知县,久违了!”

    带头的,竟然是那日来给自己送钱的陈天华!

    见陈天华身上满是尘土征尘,衣袍上赫然是被烟火熏烟的痕迹,几处不太显眼的地方还有烧出来的一个个小洞。身后的二十几个汉子也都是如此打扮,有人头上还露出了包裹伤口的棉布边缘。

    看了这幅景象,邬文明暗自叫了一声,“苦也!”

    这厮竟然是大明官军,想来是与海商勾结,走私、贩卖各类货物,牟取暴利之人!如今各地各镇的官军是个什么德行,邬县令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锦田之事,怕是不好收场了!邓家在新安县再牛,再是多年的地头蛇,惹到了这样的人物,怕也是难逃公道了!(呸!如今大明朝各地有公道吗?只怕是难逃族破家亡 的命运了!)

    “邬知县,在下有一事不明,打算向您讨教一二。”

    将陈天华延请进自己的书房,邬文明很是客气的请陈天华上座,他心里很清楚,眼前这位,绝对是兴师问罪而来。

    “这新安县究竟是不是大明之土?为何我前往大埔勘察地形之人被乡民围攻,三死十一伤?我部率领各处归附之民途径锦田、元朗等地之时,被各处围寨围攻,死伤甚重?”

    “大明律上,乡绅结寨,擅自编练营伍,攻击过路良民官军,杀死杀伤良民一千一百有余,其中不乏老弱妇孺。杀死官军一百余人。杀伤三百余人。这,该当何罪?!”

    完了!原来他们攻打的竟然是官军!耳中听得这个最坏的消息,邬知县瘫坐在太师椅上,不知道该如何才是。

    倒是一旁陪同的高师爷,颇为能够沉得住气,“这位,这位军爷,不知道锦田之变,到底因何而起?”

    陈天华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这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的师爷。

    那日。得到梁宽派人快马送来的军情后。陈天华知道有些不对,便派出传令兵沿着长达十余里的行军队伍往来高呼传令。

    “加快速度!今天日落之前务必要抵达海边宿营!”

    随同陈天华北上的南中军人自然好说,迈开步子走就是了,但是。那些刚刚归附的流民便有些吃力了。虽然努力迈开步伐。却也提高不了多少速度。队伍依旧缓缓的向前移动。

    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渡过了深圳河,眼前再向前行走几十里便可抵达海边。但是。这里的情形却让所有的南中军不敢稍有懈怠。

    沿着大路,周围的村寨围村都是吊桥扯起,寨门紧闭,寨墙上满是手持武器的青壮汉子,朝着这群途径此地的人们虎视眈眈。

    不时的有人用手中的武器朝着行走在大路上的人们挥舞几下,发出恐吓的声音。

    “娘,我要喝水!”

    一个小孩走的汗流满面,不住的抬头向母亲要水喝。

    母亲有些为难的向四外张望,她不但没有南中军那种用铁制成的水壶可以用来盛水,甚至连一个稍微整齐些的瓦罐都没有。母子三人都是被南中军用一柄绝户刀从一伙乱民手中换出来的。除了勉强可以遮体的衣物以外别无长物。

    “娘,那边有口水塘!”

    稍大一些的孩子眼尖,发现了在永隆围外面的水塘。

    “有人在污秽我们永隆围的水塘!”

    不知道是谁,看到了以那母子三人为首的一群流民在水塘旁边贪婪的喝着水塘中的水,大声的在寨墙上鼓噪着。

    虽然说围屋旁边的水塘,大多是用来防止天旱或者是用来防火之用,偶尔有路人经过喝上几口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在这样的一种气氛之下,顿时成了点燃火药桶的火星!

    “把外人赶出去!新安是新安人的新安!”

    “杀!杀光外人!”

    “赶走他们!大埔是我们的额!”

    有人点燃了摆放在寨墙上的大将军。

    一声巨大的声响,水塘旁边溅起了十几块泥土,惊吓的在水边饮水的人们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四下里奔跑逃窜。

    “不要乱!不要乱!”

    在流民队伍中负责组织、弹压的甲长们四处拦截着有了乱了阵脚的人们。

    仿佛是信号,随着永隆围的第一声炮响,周围的泰康围、南围、北围和新围、衙前围、山下围、积存围、上水围、粉岭围、老围,麻笏围,永宁围,岭角围,觐龙围、屏山上璋围或是发炮响应,或是打开围门,大批挥舞着各式各样武器或是农具的青壮从围子里喊杀声震天的冲了出来,直接冲进了行进的队伍当中大开杀戒。

    血花四溅。

    哭嚎声不绝于耳。

    惨叫之声声震四野!

    “阿公!”

    在吉庆围的寨墙上,一位邓家的年少子弟兴奋的向坐在竹藤编成的躺椅上晒着太阳的邓元勋通报着情形。

    “龙跃头那边炮声停了,喊杀声不断,我邓家在那里的五围六村都冲出去了,叔伯们在那边干得不错!”

    “就是!阿公,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冲杀一阵?刚才我们都看到了,这伙人的车辆辎重都是不少的,想来都是抢劫来的不义之财,就这样放过去实在是太可惜了!”

    寨墙下,二百余名邓氏族人组成的团练,手中擎着各色刀枪在阴凉处列队等候,他们的兵器当中,不乏绝户刀和丧门枪之类的南中出产。

    “好吧!你们去吧!但是要记住,光棍劈竹不伤笋,切莫要做绝户事,抢夺辎重可以,杀死那些流民可以,但是,尽量不要杀伤杀死那些士兵。免得惹祸上身。”

    邓元勋到底是在世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给子孙们画出了一条明确的道路。但是,这群人能够听得进去吗?

    一声呼啸,二百余邓家团练杀出了吉庆围,直奔大路而来。

    大路上,陈天华的行军队伍如同一条巨蟒,被几十路蚂蚁围攻撕咬,沿途不时的传来一阵阵喊杀声和哭号之声。那是一群群流民被人围攻屠戮时发出的最后哀嚎。

    “大人!这样不行!在此地长久滞留下去,怕是我们会死伤过半的!”

    营官邓先达较之陈天华的战场经验丰富了许多,他打马冲到了陈天华身边,红着眼睛。大声嘶喊着向他建议。

    “你说该怎么办?!”

    “将我们的队伍集合起来。以火铳压制这群狗贼,不断的轰击,让长矛手在前,刀盾兵在两翼护卫。先行冲出去多少便是多少!否则。我们摆在大路上。迟早会被他们给耗耗干净的!”

    凄厉的铜号声响起,在混乱嘈杂的战场上显得十分清晰。

    “集合!”

    队官们招呼着手下的甲长和那些流民中的丁壮,“刀盾兵在两翼。长枪兵在前。壮丁把你们的那些破烂都给老子丢下,不想你和老婆孩子死,就拿着棍子,有人冲进来,就给老子照死了敲!”

    很快,一簇簇被冲击的乱七八糟的队伍,在各自担任护卫和领导的南中军组织下,开始了反击,丧门枪排枪刺出,绝户刀如山抡起。很快,道路上又是倒下了一片尸体,和在血泊中惨叫哀嚎的人们。不过,屠杀与被屠杀的人调换了角色。

    而由陈天华集中掌握的三百多火铳手,则是在道路两侧往来冲突策应,将一群群试图从围寨中冲上大路的村民用火药和弹丸轰击,一个又一个乡民被弹丸打翻在地,翻滚到水田中。

    “大人!大人!”

    梁宽身上、马上溅满了鲜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马的鼻孔喘着粗气,冲到陈天华面前这才收住了缰绳。

    “请大人加快行军速度,或者先行前往九龙城寨,水师的兄弟们已经抵达了海边,有船只在那里接应!”

    眼前就是生路了,这个消息在人群中迅速传开,更加鼓起了人们厮杀向前的士气,人们仿佛决堤的怒潮一般,向着南面,九龙城寨的方向冲去。

    但,邓家、候家、文家、廖家、彭家的精锐,为数大约在千人上下的团练,从侧面冲了上来,将南下的队伍拦腰截为两段!

    看到了对方那队列里飘扬的五家旗号,陈天华的心反倒宁静了下来。列阵厮杀,南中军从来没有怕过,大不了今天这近万人的流民队伍不要了,也要护送着百余辆大车冲出去!这些辎重,是兄弟们的军饷和此次北上的收获所在!

    “这地方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这里叫荃湾!我们旁边的山,是大帽山向南伸延的山脉,唤作金山和坳背山,过了金山和坳背山,便是到了九龙城寨的辖区了!”

    向前过了蝴蝶谷,便是进入了地理意义上的九龙半岛,到了这里,陈天华便放下了一颗心。只要到了海边,水师便可以随时用炮船联络接应,这群土豪组成的队伍便不在话下。

    “兄弟们!列队!让这群土鳖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百战百胜的队伍!”

    “吼!”

    虽然体力消耗巨大,士兵们一个个都气喘吁吁,但是,从他们的精神状态上,陈天华依旧可以看得到那种傲气和霸道。这是只有经历过沙场搏杀的人们才能够有的气质。

    陈天华策马来到队伍最前面,打量着百余步外那上千人的五大家的家兵团练。在一面面绣着各自姓氏的旗帜下,团丁们左手举着藤牌,右手擎着刀,或者是双手举着枪,队伍里不时的发出一阵阵低声的喝骂和骚动。

    “哼!乌合之众!”

    见过不少队伍的陈天华,一见五家团练迎战的情急便在心中做出了一个评价。按照南中军的条令要求,列阵之时严禁讲话。

    但是以南中军的标准和条令条例来要求评价这群团练,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他转回头看看自己的队伍,虽然连续行军、作战数十里,但是借着这短暂的停留、列队之时,很多人已经逐步的调整着呼吸,尽量的多恢复一些体力,为一会即将到来的拼杀积累些本钱。

    几个受伤的刀盾兵将自己的长刀递给了没有受伤的袍泽,“你的刀钝了,我的刀还好些,你拿着!”

    长枪手们有人从衣服上撕下布条,将布条撕扯的细细的,用力绑扎在因为消耗体力过多而变得酸胀无力的手臂上,“死衰仔!给老子等到!”

    而在南中军身后的数千流民,此刻也从方才被屠杀的羔羊,变成了有一搏之力的蛮牛。眼前就是通往衣食无忧好日子的最后一道关口,只要打翻这些拦路的恶狗们,那么今天晚上就有热气腾腾的米饭和肉菜在等着大家!流民们开始脱下那已经变成渔网状的上衣,从地上捡起前面经过的人丢下的木棍,有人找来了石头、碎砖,包裹在衣服里,用胳膊试着挥舞了两下,“敢挡老子的路,老子送你一个万朵桃花开!”(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