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系统:全能女〕〔七恶〕〔图腾圣主〕〔都市超品医圣〕〔穿越八零:农家军〕〔念云念你〕〔奇迹MU之我有系统〕〔甜妻蜜弹:杀手先〕〔女神的布衣兵王〕〔老天让我享受人生〕〔明朝败家子〕〔女性世界里的男法〕〔九界七生〕〔从原始人世界归来〕〔超品修仙太监〕〔西游之白衣秀士〕〔我的崩坏萌妹旅团〕〔大宋超级学霸〕〔金融帝国之宋归〕〔重生1980之强国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三百二十七章 南下与北上(二)
    数百里之外,广州城中的总督府内,灯火通明,从府门到后堂数百盏琉璃铜丝灯将府邸的各个角落照如白昼。

    门前的旗杆下,近卫营的亲兵们依旧是如同钢浇铁铸一般站立在那里,手中紧握着武器眼睛警惕的四下里巡视着,偶尔同巡逻过来的战友们用目光交流一下,微微的点头示意。

    府内的后宅之中,从花厅到书房,几进院子里都响着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是令无数读书人、文人雅士极为厌恶的声音,却是守汉听得颇为悦耳动听之声。

    他将隆盛行在广州的各家商号账房先生集中起来,为他们的大掌柜的李沛霆计算一下收益情形。

    花厅内,李沛霖看着眼前数十个账房先生紧张的对着账本手指灵活的拨弄着算盘子,嘴角含着笑意,手中端着一杯热热的可可。

    响彻几进院子的声音就是数十位先生拨弄算盘珠子的声音。

    看着厚厚的一摞账本逐渐变成一个个数字,被一旁桌案上的书记们记录誊抄,守汉也是很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李沛霆从京城匆匆南下,为的便是向守汉禀告这一个冬天的在大明各处和北方的贸易情况。

    而且,有些账目是只有他才清楚内中详情,不能令第三个人知晓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有很大一部分是不能为外人道也的生意。

    红头簿子是记录在大明辖区内与官府、军民百姓的生意往来,账本数目最多也最为琐碎。

    其次是烟头簿子。用来记载与各路反贼的生意往来:辽东的一群叛贼,流窜于江淮河汉之间的陕西反贼,数目巨大、品种之多利润之多远远超过与明朝官方的贸易。

    而利润率最高的则是绿头簿子上反映的生意往来。

    这种簿子记录的是与烟龙江索伦各部的生意往来。精盐、白砂糖、棉布、粮食、香料、烈酒、刀枪盔甲弓箭铁锅斧头等,换来的却是虎骨、毛皮、东珠、熊掌、生金等物。

    利润率之高令人发指。

    这种事情带来的戒备之严密,是显而易见的。

    在外守卫的近卫营士兵,都是挑选的那些识字不是很多的苗族士兵,大多是归附的红苗子弟,一直很是羡慕当年最早一批同王宝一道归附的那些苗族同胞的待遇。所以,忠诚度是绝对没有问题,甚至是到了执行命令一根筋的地步。

    方才。盐梅儿见丈夫和李沛霆带着一群先生们在那里拼命算账。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心中有些心疼,便命小厨房做了些夜宵送了来,被几个在二门外执勤的亲兵拦在了门口。

    一个小丫鬟自恃在二夫人面前受宠。竟然口出不逊骂了那值哨的士兵几句。尖酸刻薄的语言惹翻了那几个苗家汉子。用包着铜皮的刀鞘好生的教训了那丫鬟一顿。守汉闻听此事,只是一句话的评语,“打得好。赏。”

    听到外面那被强自压制住的哭泣和呻吟声。李沛霆眼睛犹自看着遥远的星空,似乎要从那浩瀚的宇宙当中寻觅些什么。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是很乐于见到的。自从小妹死了之后,他就和兄长一样,对黎慕华深恶痛绝。一直固执的认为,若不是她,小妹定然不会香消玉殒。

    过了好久一会,噼里啪啦的算盘声终于渐渐沉寂下来,变成了一阵阵的窃窃私语和笔尖在纸上划过的沙沙声。

    二更时分,人们终于将一份详细收益清单和明细递到了守汉面前。

    “主公请看。”

    将几十名账房先生打发去用晚饭加夜宵。守汉与沛霆二人来到后园的水榭之中,这里三面环水,一道长廊连接陆地与水中。几名亲兵把住了长廊,守汉和沛霆二人便可以畅所欲言。

    “二哥,这一冬天收获不少啊!”

    翻阅着手中那十余张纸,守汉借着灯火看得很是清楚。

    单是在留都南京卖出去的玻璃梳妆镜等奢侈品,就多达四十三万六千七百两之多。若是算上那些吊带袜等闺阁清玩(南京的贵族士大夫为南中出产的情趣用品起的一个很雅致的名号),则要在这个数目上翻上一番。

    这只是合法贸易的一部分,可以说只是整个南中对北方贸易的冰山一角罢了。

    “主公请看,这个是陕西米脂李记与我军的贸易,陕西曹记的,这一份是陕西张玉记的。”

    对于与横行流窜于各地的流寇贸易,李沛霆并没有什么心理上的不适应,都能够和辽东反贼贸易,与内地的流寇又算什么?只不过,在诸多的流寇匪股中,主公为什么只看以米脂李记为代号的闯营李自成所部,以曹记为代号的曹营罗汝才所部,以及用养子、人称张玉儿的张定国外号作为代号的西营八大王张献忠所部这三家的往来明细?

    “计开盔甲二千七百副、长矛矛头五千支,铁胎弓二千张,箭矢十五万支,长刀三千柄。大佛郎机六门,炮子二百个,火药一千桶。棉布七千匹,精盐六万斤,烧酒一千坛,肉瓷罐一万个、鱼瓷罐一万个。各式咸肉二十万斤。”

    这些是入冬之前从各处汇总而来的三家购买各式物资军器的明细。但是,自从进入崇祯十一年以来,农民军便是流年不利。

    先是正月初四,李自成等部闻洪承畴率军入川,齐聚川北。洪承畴檄川中诸道兵严守要害。农民军据险守川北,久粮乏,承畴以川师诱之,亲率陕兵设伏于梓潼。十三日,自成在梓潼被困,与承畴战不利,率余部走还陕西。

    张献忠部农民军在郧襄一带被左良玉、陈洪范等部击败。左良玉部将罗岱箭射献忠面额,良玉追及。刀拂献忠面。献忠军大败,损失颇重,辗转至谷城。时熊文灿为总理统明军,决计主抚,刊檄招降。

    三月,李自成率部从川入陕后,自洮州出番地,总督洪承畴令曹变蛟与贺人龙追歼。自成率军与曹军连日苦战,转战千里。番地人稀粮乏,农民军无以得食。力不支。战死饿死者众。自成洮州败后,率军复入塞,赴岷州及西和、礼县山中。曹变蛟追剿之,李自成等潜伏于山中不出。

    “我从京城南下时。往薛相国府中辞行。据他府中下人言讲。有谷城客人挚重金珍宝来拜会。当时京中已有传言。张献忠那厮以重宝贿赂熊文灿及总兵陈洪范,谋求招安。”

    “那个曹操呢?”

    “他?此人不愧外号是曹操!花了点银子,贿赂了武当山的提督太监。稳稳当当的领着他的房均九营在房县、均县一带驻扎,歇兵养马。”

    “你回头知会下去,这些人虽然表面上或是接受招安,或是要求投降,躲避深山,然而皆非能够安分守己之人。我这里安排船只将各色军器物资往长江口运输,你派遣得力人员与此辈联络,将他们手中劫掠来的金银财货,古玩字画等等统统换到咱们这里来!”

    “好!这些人手中有的是金银,缺的便是上好的军器盔甲。”

    “除了卖给流寇之外,各处官军的武器也要卖。不能让流寇一下子便压倒了官军。”

    对于守汉的这点做法,李沛霆已经深得其中三味。仗,打得越久、打得越狠,对于南中所出产的军器食物棉布火药等产品来说,便越有买主。

    对于流寇和官军来说,除了金银之外,那些擦屁股都嫌硬的书籍字画也能够换取铠甲刀枪,这无疑是个天大的便宜,往常这些经常是被拿来烧火取暖的。

    说起了善本书籍和古董字画,李沛霆恍然想起一件事。

    “二月里,陈子龙等人组织编纂的《皇明经世文编》完成,此部书五百零四卷,补遗四卷,共分政治、文教、武备、皇室四大类,子目六十一项、集国朝之初至到现今四百二十七人之文集奏稿,内中大有可观。要不要弄一套来送到学堂里供学生们?”

    对于这本书,守汉恍惚间有些印象,书中保存了大量明代政治经济资料,是研究明代历史的重要文献。特别要紧的是该书还收集了相当多的清朝统治者祖先和明朝的关系,记录了建奴们最不愿意让人们知道的史实,因而该书也是研究清朝前期历史的重要文献。

    “不是弄一套回来。我打算这样,回头我以总督两广剿抚事宜、总督南中军马钱粮的名义给朝廷上一道题本,说我要在南中及两广等地推广圣人教化,请朝廷将这部书的雕版给我。我要在广东和南中等处大量刊印此书,让军民百姓都知道朝廷的政务艰难所在。”

    “也可以让百姓对比一下,在主公治下和在朝廷治下的不同之处!”

    李沛霆听了守汉打算大量印刷此书时,不由得抚掌大笑。

    说笑了几句,二人继续翻阅那些清单。

    “宣大军的卢大人很是守信。当初你赊购给他那些铁制农具和盔甲兵器,二月间将价款已经全数付清了。这几年他在宣大三镇大量开垦荒地抚集流民,如今直属本部兵马天雄军到了五千余人的规模,府库之中储粮四十万石。他派遣人来要我多多向主公致谢。”

    对于给卢象升、洪承畴等人的援助,一半是出于公心,一半是出于私利。但是给这两位明代末期最能打的两位朝廷大员,守汉心中颇为欣慰。

    “洪亨九此番大败李闯,老实说一半也是靠的咱们的坚甲利兵。那些军头们,听说可以缴获的军器归自己,便是老弱妇孺也可以换些东西,都不再以斩首人数计算功劳,而是开始以俘获多少计算。”

    “二哥,你觉得洪亨九所部嫡系人马,若是与辽东建奴对上,胜负在几何?”

    说到了这个问题,李沛霆将手中的账本放下,手扶着下巴仔细思量起来。

    “如果是洪亨九的直属部队遇到了八旗蒙古,可以说十拿九稳。但是若是遇到了八旗满洲,或是那些重甲死兵,八旗满洲中的白甲兵,只怕胜负只在五五之数。而且官军对上八旗,气势上便先自怯懦了几分。”

    空有坚甲利兵,没有生死相搏之心,再好的兵器铠甲也只是给别人准备的战利品。守汉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是大同镇、山西镇、蓟镇、玉田镇、山海镇、宁远、锦州等处官军购买各色军器的数目,请主公过目。”

    “大佛郎机四十尊,长矛三万支,钢刀一万柄。盔二万顶。火药五千桶,甲一万领。稻米二十万石,盐五千石,油十万斤。肉瓷罐五万个。鱼瓷罐三万个。各色棉布十万匹。各色香料二千石,烧酒一万坛。”

    这个数字不可谓不巨大,大的令守汉都有些惊讶了。

    这些物资若是全数用在上述军镇之中。怕是各军镇中将领军官们的家丁全数都变成了南中装备到牙齿了。但是,根据官军的一贯做法,盗卖军器军粮马料,毫不新鲜。何况这些素称精良的军器?

    “那些大炮、盔甲、刀枪,是不是被官军盗卖了?”

    “粮食、盔甲、刀枪这些,十有**是被倒卖了。而且,流向无非是两处,一是建奴,二是流寇。但是,那些大炮,各处官军将领们为了自保身家,深沟高垒尚且嫌不够,又有哪个愿意将此利器转手卖出?让别人用来攻破自己的城池?”

    “这次我南下,一共带了二百门各式火炮的契约,都是各处军镇采购的。那些军器铠甲尚在其外。”

    “二百门火炮?那可是至少要一百六十万银子啊!?”

    “不错,已经缴纳入库了。”

    “为何有如此多的火炮契约?京城不是有炮局吗?难道不能自己铸造?”

    “主公,您是说那汤若望那个红毛夷?”

    李沛霆提起汤若望,一脸的鄙夷不屑。

    崇祯三年,在徐光启的推荐下,汤若望供职钦天监,崇祯七年编成崇祯历书,又受明廷之命以西法督造战炮,并口述有关大炮冶铸、制造、保管、运输、演放以及火药配制、炮弹制造等原理和技术,由焦勗整理成《火攻挈要》二卷和《火攻秘要》一卷,为当时介绍西洋火枪技术的权威著作。

    崇祯九年清妖退走后,朱由检下旨让汤若望在京设立铸炮厂,到崇祯十一年一共铸造大炮20门。

    但是,受洪承畴、卢象升等人所托,对于守汉赠送给他们的大佛郎机进行仿制,却是屡次不得其解。好不容易制造出来,自重太大,移动不便不说,单是成本就令各处军头们大失所望。

    汤若望铸造一门大弗朗机成本要九千多两银子,而向南中买一门只要八千银元就足够了,还附送五发子铳跟20桶火药外带20枚炮子。经手人员还有九五折的回扣可以拿。

    “看来得让几处工场加班加点了?”

    二人相视一笑。

    “主公,另有一事。”

    沛霆忽然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我南下路途之上,见到不少郑家水师的船只,正在络绎不绝北上。从船只吃水上看,极有可能运输的是粮食。此次福建开了海禁,我担心这厮海贼之性不改,贪图钱财做出些事情来,会坏了主公的大事!”

    由于连年用兵,财源匮乏,崇祯十一年(1638)正月十四日,明廷从工科给事中傅元初所请,开福建海禁,通商佐饷。这就给了郑芝龙一个合法的理由将海船南下北上,大肆进行海上贸易。若不是守汉下手早,利用岛原之乱、九州风潮的机会将对日贸易变成了自己手里拴在日本脖子上的狗链子,只怕这条商路会成为郑芝龙的聚宝盆。

    “担心什么?”

    守汉要了解自己这个外戚对郑芝龙集团的看法。

    “主公,郑家旗下的船只,大小多达数万,踪迹西至天竺,南至渤泥国、吕宋、东至日本,且郑芝龙与日本大名又有郎舅至亲,而今,上述各个方向均以落入主公掌控之中。属下以为,以己度人,属下若是郑芝龙,为了所部数万人数万船的生计,要么与主公大干一场,夺回上述几条商路,要么便只能是北上。可是,北上的话,又有什么商路可以寻觅?”

    烟暗的背景下,李沛霆的两只眼睛熠熠放光。

    “除了将自我们南中处采购的诸般物资,粮食、军器、火炮出售与内地、与辽东反贼之外,又有何商机可以寻觅?”

    “且他若是将军器、物资出售与内地官军,价钱自然要比我高出不少,只能接受真金白银,诸如古董字画书籍等物便是无用之物,更不要说那些老弱妇孺之辈。那些官军将领又不是傻子,凭什么与他交易?”

    “如此一来,他便只有一条路可以去,那就是北上旅顺口,将粮食、火炮、军器出售与建奴!”

    听到这里,守汉不由得有些吃惊。郑芝龙便是再如何贪婪,也不会冒此天下之大不为,去与辽东建奴贸易粮食?

    “主公,您却是心底良善了!”

    李沛霆冷笑一声。

    “我说这话是有根据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