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追魂梦〕〔无限婚契,枕上总〕〔舞所不能〕〔魂魄碑〕〔蛮妻欠调教〕〔最强农女之首辅夫〕〔蔺先生,一往情深〕〔神术武装〕〔符霸异世〕〔透视兵王在都市〕〔为美丽的舰娘献上〕〔九尾狐之五灵珠〕〔神兽召唤师〕〔九瞳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重生影后:总统的〕〔重生之权宠小仙妻〕〔主宰星河〕〔娇妻,别想逃〕〔难言之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三百七十一章 君臣谋算(续)
    在这份密报中,这个消息是最令黄台吉等人重视的。

    如果明**队,特别是京师驻军,按照南粤军的标准整理一番,即使达不到南粤军的战斗力和纪律,只要能够有三分之一或者一半,那么以后再想到大明内地去打草谷可就难了。

    “漫说都像南粤军一般死打硬拼,只要有三成明军像卢象升一样,我大清兵就很难再入关了。”

    黄台吉为这件事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皇上大可不必这样忧虑,以奴才看,明国之中,如卢象升、李守汉等辈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多得是高起潜这样的人。比高起潜稍稍强一些的,不过是洪承畴、祖大寿之流尔。”

    “如不是高起潜之流太多,奴才如何能够抢夺到这上好的饮品给皇上享用?”

    多尔衮故意做了一个鬼脸,端起手中玲珑剔透的玻璃杯,杯子里,黄澄澄的果汁煞是好看,引逗的一旁布木布泰格格笑个不停。

    “十四弟,当日你派济尔哈朗押运那些缴获之物回盛京之时,他起初是颇有微词的。认为是你堵住了他的立功之路,是嫉贤妒能之举。”黄台吉云淡风轻的给济尔哈朗和多尔衮之间下了点眼药。

    “不过,朕在了那些缴获之物,特别是你送回来的大炮之后,下旨严厉的申斥了他。朕在旨意中说,便是此次入关一无所获,单就这些大炮而言已经足够了。他能够押运这些大炮平安回到盛京。便是大功一件。”

    “多谢皇上体谅奴才!”

    多尔衮很是入戏的配合黄台吉的演出,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

    “起来说话吧!”

    黄台吉看了一眼地上的多尔衮。

    当初济尔哈朗押运抢掠来的金银物资,掠夺来的十余万人口和数量庞大的火炮回到盛京之时,便让黄台吉大喜过望。

    他没有想到这一次入关竟然能够杀掉一个明国总督,击溃、俘虏数万明军,然后攻克巡抚驻节的省城一座。

    更加令他惊讶的,便是那些缴获的大小火炮。

    对于火炮的铸造和使用,自从黄台吉登基掌权以来便开始了,天聪年间便制造了所谓天佑助威大将军火炮。用于四方征伐。自从孔有德等人投降以来。铸造火炮更是作为满清政权的一项战略性工作。

    对于此时辽东的汉人而言,铸造火器,倒是一件不错的工作,可以成为摆脱奴隶命运的通道。

    清军对优秀的工匠。特别对铸炮铜匠来说更是不吝赏赐。技艺精湛者可给于官位。不愿作官者。每月赏给粮银二两,每季领米五石三斗,还会恩赐房屋、地亩。更赏给世代金火拜唐阿。

    天聪四年时,由于后金凯旋而归,就特诏铁官范巨炮加以优赏。天聪五年,铸炮匠人王天相便从奴隶擢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天聪七年三月,再以创铸之功升授备御。

    缴获了这许多的火炮,自然令黄台吉欣喜,特别是其中还有不少南中制造的火炮,对于这些大炮,早已经在他的心中梦寐以求久矣,奈何一直无法办得到,今天终于有机会见到了。

    当下便责令汉官马光远、丁启明、季世昌,备御祝世廕,王天相,还有大小一干铁官,重要铸匠,召集忠顺王孔有德一道前往浑河岸边进行试炮。

    虽然缴获的南中火炮大抵是些佛郎机之类的,但是,制造之精良考究,着实令马光远、丁启明、王天相这些行家们大吃一惊。

    丁启明负责清国一干红夷大炮及鸟铳的打制,彼本为京营戎政副协理、兵部右侍郎刘之纶之标将,副将职务,在大明就有“善铸红衣炮”的名声。

    归降后,在天聪年时,他负责监造一系列的‘天佑助威大将军’红夷大炮,指挥匠人金世祥、王天相等,成功铸炮一批,受到了皇太极的赞赏。

    但是在他的眼中,这些大炮,铸造的件件得法,且内壁光滑圆润,炮口一致。最令他惊叹的是,子铳在各炮之间可以通用互换。

    不过,不止他一个人惊讶。

    被孔有德带到浑河岸边操演这些缴获火炮的炮手们,包括十几个葡萄牙炮手,对于这些火炮也是叹为观止。

    各炮口径基本相同,轮架一致,如此一来,炮手们习惯的每一组炮兵专门操演一门火炮,这样近乎于金科玉律的观念便被打破了。

    经过几轮射击,孔有德兴冲冲的向黄台吉禀告,“此辈南蛮火炮,奴才属下炮兵,可一队人操演全部火炮,亦可各队人操演一门火炮,炮击效果基本一致。”

    这样的试验结果立刻引起了黄台吉、丁启明等人的兴趣。

    须知这个时代的铸造火炮工艺流行的都是一炮一范,每门炮之间的参数差别极大,所以基本是每门火炮都对应了一组炮手,甲位火炮的炮手如果去了乙位火炮必须要花一段时间熟悉乙位火炮的性能和参数后才能作战。而如今却被人告知,火炮还可以这样玩?这如何不令黄台吉等人兴奋、惊讶?

    “往日匠作坊用失蜡之法铸炮,天气若一炎热,蜡料便不易凝结,往往受季节所限。臣思之易泥型铸造之法,号铳泥范四月便可干透,铸成将模泥打去便可,不受天气限制。此法虽不受季节所限,然泥范无法重复使用。若铳管内壁出现漏眼诸多瑕疵,也得毁坏重铸。然此辈南蛮,不知有何秘技,竟然能够令百炮如一炮,可令百人操演一门火炮,亦可令一人操练百门火炮,不知此间奥秘何在。”

    说起当日试炮带给自己和手下文武大臣们的冲击,黄台吉还是记忆犹新。

    “尝闻西洋本处铸炮。十得二、三者,便称国手,从未有铸百而得百者。朕每每思之,不知李某手下有何等人物,竟能够巧夺天工至此!当日恭顺王操演火炮之后,对各炮之精良赞不绝口,声称便是葡萄牙人所铸造之火炮也无法做到如此细微之处。朕已下旨,令匠作坊小心仿制。此辈大炮,乃国之利器。只要能够制造成功,当不必顾忌工料。然也不得虚加耗费。”

    “而十四弟你今日所献之物。更是令朕眼界大开。若是我八旗之中火铳手可以装配此类火铳,那,那。”

    黄台吉一时竟然想不起合适的词汇来描述自己对日后八旗火器部队的憧憬了。

    “皇上,奴才方才只是请皇上看了铳剑。眼前。奴才还要请皇上再看一看这些火铳。”

    多尔衮告罪之后。又一次在黄台吉面前将那支较为完好的火铳举起,站在殿角的阿山等人不自觉的将手放在了刀柄之上。

    还好,多尔衮首先便将铳刺从铳口卸下。丢在一旁,在一堆零乱不堪的火铳残骸之中翻检了一会,将几个零件装到了火铳之上。

    “当日几个俘虏便是这样演示给奴才看的。请皇上派人到殿外试着燃放一次。”

    见有这精巧新奇之外,布木布泰立刻雀跃着请缨前往,有侍卫将火药装填到铳管之内,又在药池之中撒上些引火药,却找不到安放火绳所在。

    “用火石就可以!”

    几个侍卫听得多尔衮的指点,将火石安放在龙头夹扣处。

    “砰!”

    听得火铳一声巨响,布木布泰虽然什么也没打到,却是欢声大叫:“太有意思了,再打一铳。”

    这次,却是布木布泰自己按照方才侍卫们的动作,兴致勃勃地装填起来,用搠杖捅实了铳管内的弹丸和火药之后,她瞄准了二三十步以外的一棵小树,瞄了一会果断的扣动板机,龙头落下,击发火石点燃火门内的引药,一声巨响,那颗小树竟被拦腰打断。

    这一铳之威竟有如此之大,怪不得那些身披重甲的勇士们在密集的弹丸面前变得毫无还手余地。

    “十四弟,你说与你对战之南粤军,便是一面开铳,一面以铳刺与我大清兵肉搏?”

    站在殿柱前观看布木布泰试射火铳的黄台吉,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

    自己的这个妃子,看侍卫们演示了一遍,自己开了一铳之后,便可以毛手毛脚的完成装填,再开一铳。区区一个妇道人家,便可以操作火铳对想象中的敌人开铳,如果。。。。。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睿亲王,这火铳居然可以各个部件通用?”听得铳声急匆匆赶来的范文程,很是好奇的捏起一个龙头在手中端详着。

    他虽然是文官,但对于军旅之事并不陌生,也曾经随黄台吉多次出兵放马,深知火铳、火炮的威力和操作情形。

    “不错。”

    “据丁启明言讲,这火铳火炮制造之中,惟铳管、炮身最为难得。可称为一器之魂,然奴才观看睿亲王所献各铳,铳管尽然一致。精工巧做,竟至如此!”

    “范先生,不止如此。我们以前所见明军火铳,大多为火绳引火,所用燧发铳极少。皆因为燧发铳哑火次数远高于火绳铳。可是范先生,方才庄妃试用两次,皆点火成功,此皆此物之功也。”

    多尔衮炫耀性的摇动着手中一根弹簧。

    “十四弟,此乃何物?”

    “奴才手下的奴才们也不知此为何物,只知道此物可以将扳机上的力道放到到龙头上,以确保龙头打击火石发火。”

    “这东西,传旨匠作坊,让他们务必仿制出来!还有,以后我大清所制造的火铳火炮,以及刀剑盔甲等物,务必也要做到部件之间可以互换。”

    杀了黄台吉他也说不出零件的标准化和通用性这些词汇,但是,他作为一个集团的统帅,对于这些关乎战略的技术有着近乎于野兽的本能。他知道,这项技术的推广应用,将会无限制的提升八旗军的战斗力,甚至降低消耗。

    想想看。一支火铳打废了就废了,只能将铳管等物回炉重新铸造。而如果使用这些技术的话,便可以哪个部件坏了更换一个相同的部件便是!

    “主子,据奴才手下的那些俘虏供称,一桶南蛮子火药20斤,只要三个南蛮银币或者三两白银。如果一次购买五百桶以上购买的话,价格则降到二两或者两个银币一桶。这样计算下来,要比我们自己制造火药便宜许多。而且南蛮火药力度之强悍,远远超过我们自己所制造火药。方才庄妃那两铳,若是使用南蛮火药的话。。。。。。”

    “十四叔在背后说我什么呢?”

    布木布泰脸上兴奋的红晕还未曾完全退去。额角上还微微有些汗珠。

    “本王在向皇上夸奖庄妃果然是草原上的百灵鸟,刀枪弓马娴熟不说,这南蛮的火铳也操演的如此犀利。”

    多尔衮敷衍了一句布木布泰,眼睛的余光却一边仔细观察着黄台吉的表情。一面在布木布泰玲珑有致的身材上肆意搜掠了一番。

    “皇上。十四叔是不是在骗我?”布木布泰有意在黄台吉面前做出一副娇憨可喜的小女儿状。

    “十四弟确实是在朕的面前夸奖你。”黄台吉也不愿意令这个蒙古女人过多的知晓自己的军国大事。特别是眼下,替他统领科尔沁四十九旗的大舅子兼老婆娘家侄子吴克善(没办法,谁让他把布木布泰家族的姑侄姐妹三人都给弄到了自己的炕上?所以这辈分和称呼就自然很混乱了。)就在宫中。若是有些风声走漏出去,势必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去和你家兄长说一声,说十四王爷在此,午饭便和朕与十四王爷一起用吧!”

    听得皇上有意令自己兄长和多尔衮一道陪着用午饭,布木布泰自然知道这是好事,忙不迭的起身离开往兄长所居住的院落传话去了。

    “皇上,睿亲王,方才您提到了吴克善王爷,奴才倒是想起一件事。”

    “何事?”

    黄台吉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心中一直担心科尔沁这些蒙古人在自己的八旗遭受损失后起了异心。那样的话,好不容易才取得的不必担心两翼和后方,只管南面对付明国的战略优势就会被打破。

    “日前奴才家人偶然和奴才说起,盛京城中的几家山西商人,纷纷派出伙计,和吴克善这些科尔沁王爷们谈生意,用粮米布匹换牛只。”

    “嗯?怎么交换?”

    “据说成年犍牛可以换二石粮米,或者一丈花布,牛犊减半。如果是公牛、牤子之类的可以加倍。”

    “你的本家范大掌柜的怎么说?”

    黄台吉略带着些调侃,戏谑的味道。对于这样的贸易活动,他并不太在意,蒙古草原上多的便是牛羊,只要战马不被蒙古人大量出售到内地就可以,那样他就继续保持着机动力的优势。总不能一点好处都不给蒙古人和晋商吧?

    “主子,奴才的家人从范家商号的伙计那里套的内情,这些牛运到关内后,除了少部分被官军和各地富豪买去食用外,便辗转出售给在京城中的南中商人。他们以每头成年犍牛五石粮米的价格收购。这一来一往,范永斗等人便赚取了数倍的银钱!”

    范文程口中讲述着,眼角偷偷的观察着黄台吉,看那张烟脸上的表情变化。

    “二石米收,五石米出?果然是好买卖!”

    多尔衮冷笑了一声。因为他和李沛霆的关系密切,自然而然对晋商八大家们便有着天然的反感,正所谓屁股指挥脑袋。若不是八大家能够弄来李沛霆不肯卖的粮食、军器、铁器等物,他多尔衮巴不得整个八旗的贸易都由李沛霆经营,这样,他的两白旗便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

    范文程也大抵猜得出这位睿亲王对晋商的那份不满,不过,却没有胆子往深处去猜想。他只是低着头继续说出自己的想法。

    “主子,奴才们以为,主子若是要大兴火器,势必要大量冶炼,同时各处匠作坊中徒工匠人增多,钱粮消耗巨大。如若不是广开财源,势必有坐吃山空之忧。”

    “范大学士,那,以您来看,咱们应该如何处置此事?”不光黄台吉,多尔衮也听得明白,如果要大量制造火器,特别是山寨仿制南中火器,势必要大量消耗钱粮,如果不能寻找到一条可以稳定提供足够粮食、铁料的道路,只怕养活那些匠作坊的工匠都成问题。

    “奴才斗胆,请皇上下旨。明令各蒙古王爷不得擅自与外人贸易。”

    “不得贸易?1”黄台吉几乎要从宝座上跳起来了,如果不让那些蒙古王爷和晋商贸易,只怕这两下里作乱起来,比数十万明军还要可怕许多。

    “奴才的话没有说清,说的是不得擅自与外人贸易。山西的几位财东,若是要想采购某类物品土产,或是要销售某类物品,便如隆盛行的李二公子一样,只能与皇上往来,而不能擅自与各位旗主王爷行事。以奴才粗略算来,科尔沁草原和察哈尔草原,每年可以出产牛只不下数十万头,若是以二十万头用来与山西诸位财东贸易,也可以换得数十万石粮食,养活那些匠人,支持主子铸造火器的钱粮便有了!”

    当日,在午膳时,多尔衮便当着黄台吉的面向吴克善提出,今年秋冬季节的牛不要再大肆屠宰,由皇上指派专人进行收购,用来与南方商人进行贸易。

    对此,作为科尔沁蒙古头面人物的吴克善自然是满口应承。(未完待续。。)

    ps:  周末了,求一下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