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哈利波特之最强大〕〔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掌心雷〕〔桃运神医〕〔诡秘18月〕〔都市全能至尊〕〔医女酥手遮天〕〔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幻神〕〔千金索吻:卖身总〕〔婚姻的荆棘〕〔重回80当大佬〕〔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极品兵王〕〔网游之星剑传奇〕〔绝世符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宠爱成瘾:萌妻不〕〔妃常调教之世子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五百六十五章 媳妇当如鹿玛红
    一场风波在多尔衮祭起了黄太吉的圣旨这面大旗之后,堵住了两黄旗众人的嘴巴。你们不是怀疑我做事的合法性吗?好,我把你们主子的旨意拿出来,这可是你们这帮奴才的主子授权的。

    奴才胆敢怀疑主子吗?自然不敢。

    再加上之后的一道军令,令卓布泰等原属各旗的军官各自归建制,重新回到本旗旗下。当然,多尔衮给他们晋升的官职就算是得不到本旗主子的承认也无妨,反正多尔衮把甲喇章京、牛录章京应有的兵马全数成建制的交给了这些人。如果黄太吉和各旗旗主王爷不承认官职,或是夺去这些兵马奴才,恰好为多尔衮做了反面教材,所谓的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面对着多尔衮的狠辣招数,只是镶黄旗将领的鳌拜也只能唯唯诺诺点头称是。不过,多尔衮却也不曾为难他,或者是不屑于为难他。

    除了将卓布泰等人麾下应该编制的四五十个牛录齐装满员的交给鳌拜一一点验,命他带队前往广宁面呈黄太吉之外,更将松山堡中缴获的六门十二磅炮、八门八磅炮等为数众多的火炮,全套附件配备着炮弹火药和炮手,一并交给鳌拜。

    “鳌拜,回去见到皇上,代我转述此间战事,若是李华梅不再猛攻塔山,本王便移师西进,会同郑亲王济尔哈朗所部围攻锦州,令锦州明军不敢出一兵一卒增援广宁!”

    看似多尔衮将一万多兵马拱手让给了黄太吉,两白旗众人心中各自不忿,但是多铎却是心中雪亮。二哥此举,便是汉人所说的丢卒保帅之举。一万五千多明军战俘编成的四五十个牛录是不假的,但是却分属与六旗之中,那些出身正黄、镶黄、正红、镶红、正蓝、镶蓝等旗。被黄太吉派来掺沙子的满洲青年军官们,带着大队人马回到本旗,平均下来,六旗之中不过多了一两千人马,顶多不过三千人,对于各旗来说实力增加不大。但是对于那些被皇太极派来掺沙子的人而言就是实力大增了。这些沙子们回去之后会乖乖的把到手的兵马实力上交送到旗里搞第二次分配吗?如果搞了的话。那他们就不是沙子了,而是真傻子。

    就算是旗主王爷们打算命他们将兵马交出来,全旗统一分配,这些沙子们背后的家族会答应吗?与其说多尔衮是送出了一万多人马,到不如说他是以邻为壑将祸水引到别旗去。两黄旗还好说一点,毕竟黄太吉对两黄旗的控制能力非常强,两黄旗体制内多为流官,旗丁什么的对各级章京的依附性并不是太强。但是其他四旗就不同了,其他四旗还有不少额真哦!各级额真可是对旗丁什么的有生杀予夺的大权的。其他四旗回去的这些人会把到手的肥肉让出来吗?

    明明是歹毒手段。但是却符合了所谓入八分的制度。

    这一下,便会令其余六旗无话可说,就算是知道两白旗在此次塔山、松山大战之中吃得脑满肠肥,也只能是暗自生闷气去。

    外部的问题解决了,跟着便是内部的矛盾。

    被两白旗众人视为众矢之的的,非曹大才子的祖宗曹振彦曹觉罗莫属。

    曹振彦的事情,着实令多尔衮与多铎二人头疼。

    本来是一件许出去的最高赏格,作为激励士气之用的。便和体彩奖池之中的十几亿奖金一样。可是谁能够想到偏偏就有人买了几十注同样的号码。然后还都是头奖!不兑奖的话睿亲王、奉命大将军、豫亲王的脸面,黄太吉的权威往哪里去找?可是兑了奖。曹振彦这个奴才便又是被人嫉恨的靶子。

    虽然有人将曹振彦当成了奋斗的活目标,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对他嫉妒无比,认为将自己放在当日他所在的位置,只怕做的更好些,“若是老子在那,早就一炮干翻了李华梅那个母老虎!疯婆子!还用得着在造谣惑众?”

    说这话的人不止一个。

    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当无数人都在憧憬着自己一炮轰死李华梅的美好前景时,李华梅的大炮和火箭又一次的找上门。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不再说话了,动作娴熟的跃进战壕,准备迎击。

    虽然李华梅的帅旗仍旧在进攻军阵的后方高高飘扬。宁远镇吴三桂吴总兵仍旧攻势凌厉,水师陆营与近卫旅的兵马带给两白旗的压力依然巨大,但是,多尔衮却隐约感觉到哪里有些异样。他不知道是不是被当日关宁军的正面猛攻南粤军的侧翼直捣战术搞得有些疑神疑鬼,总感觉杀声震天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被南粤军几乎击穿了防线包了饺子的情景他是历历在目,万万不敢再冒险了。

    “吩咐各部的奴才们,就是明军耍出天大的花招来,我们也只是坚守不出!”

    果然是花样百出,除了正面猛攻之外,正白旗和镶白旗的哨骑不断的截获试图往锦州去的南粤军小股部队,从缴获的文件上看,都是李华梅以援剿大总统的名义,请此时驻守锦州的祖大寿、王朴、李辅明、吴标各部与南粤军倾力配合,东西对进,至少两军要会师于松山堡中。

    想想不久前的苦战,刚刚击溃了正面明军之后,李华梅便立刻给锦州城中的明军输送了大批的粮草补给,若是当真让他们东西对进两面夹击,多尔衮这几万人便又一次成了铁砧上被大锤锻打的铁料了!

    那种苦楚和压力,多尔衮想想便不寒而栗。

    “加强工事!给济尔哈朗行文,他娘的要是有一个明军从锦州城中出来,老子第一个砍了他!”

    多尔衮说这番话也是有底气的。在鳌拜领着那一万多人马回去之后第二天,范文程便又一次来到了塔山前线。

    这一次他带了黄太吉新的旨意前来。圣旨之中除了大肆褒奖了一番两白旗所部在南粤军密集猛烈的炮火之下坚守塔山并且击溃当面之敌,之后更是大公无私的将所获之兵马辎重器械分给各旗的行为,同时,对曹振彦等人因军功而加升官职一律承认并且大加赞赏。

    之后。更是将松山、锦州这一带的作战事务尽数交给了多尔衮,命济尔哈朗接受多尔衮的节制。“松锦之事,由十四弟并十五弟任之,广宁洪承畴所部,则由兄任之。”圣旨之中,黄太吉很是肉麻的放下了架子。称呼多尔衮兄弟的排行而不称官爵,言辞之中的亲热更是让多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范文程在传旨完毕后,更是很隐晦的传达了黄太吉的口信。鉴于两红旗几次大战下来损失惨重,此番更是接连损失了两对贝勒父子,黄太吉有意在战后对两红旗进行一番重新整理。“奴才以为,皇上怕是要借助英亲王了。请英亲王主理其中一旗。”

    多尔衮同多铎对视一眼,这无疑是黄太吉对他们兄弟采取的反击手段,用一个空壳子的旗主身份,来分化削弱瓦解两白旗的实力。

    “管他的!反正咱们现在人马奴才都够。让阿珲能够独自掌握一旗也好!”打发走了送信的范文程,多尔衮与多铎凑在一起密议,算是达成了一致意见。二人甚至连派遣那些人跟着阿济格去两红旗都有了一个预案。

    但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阻挡住李华梅的凌厉攻势上。

    可是,多尔衮却万万也不曾想到,此时节在他对面指挥协调作战的并不是李华梅本人,而是莫钰。

    李华梅因为伤势和过度劳累,同时加之心理负担压力过大。终于病倒了。之前力主不恢复作战的施郎,在这个时候却改弦更张。与李沛霆一道力主恢复攻势。

    “用进攻来掩护撤退!”

    松山的多尔衮,塔山的多铎,做梦也想不到,炮火连天的背后,是悄然有序的撤退。

    每一支进攻的部队,在进攻出发前早已收拾好行装。营地内的帐篷拆除,锅灶填平,马匹上船。在塔山阵地上猛烈进攻一轮,之后便照着援剿大总统行辕制定的方略,有序的上船撤退。

    莫钰和鲁云胜、施郎等人各自进行分工。

    莫钰统带近卫旅为大军压住阵脚。鲁云胜代替施郎指挥四个水师陆营担任对白台山方向的攻击任务,原本的统带施郎则是重新负责船只调度。

    而李沛霆则是以这里身份最为特殊的地位,往来协调各部的撤退动作。率先将宁远军与山海军残部撤走。在撤退过程之中,少不得继续帮助吴三桂将原本就残破不堪的各部残兵败将们,越发的打乱建制,重新编组,掺进无数的沙子石子。

    待到多尔衮兄弟发现对面的攻势虽然依旧凶猛凌厉,炮火照样打得飞沙走石,但是投入的兵力却是越来越少,正在满腹狐疑,担心自己的侧翼、背后被人猛刺一刀之时。突然有哨骑来报,他们抓到了几个关宁军之中开了小差的家伙,从他们口中得知,对面的南粤军与关宁军大部已经撤走!

    “想来此时已经到了宁远等处了!”

    站在海滩上,望着海平面上的白帆点点,多尔衮也不敢稍有松懈,他始终觉得,危险并没有离开,只是距离他稍稍远了一些,而且,更大的危险即将来临。

    “传令下去。正白旗留两个甲喇,镶白旗留一个甲喇在塔山左近监视宁远方向。留五千包衣阿哈在这里加强工事,不得有误!余者各甲喇,随本王往锦州方向去!”

    受交通条件和通信手段的限制,李华梅在前往宁远的船舱之中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济南,德王府之中正在大排宴席。

    山东、登莱等处的文官兵备道以上,武官副将以上官员齐齐的聚集在此,欢宴一堂。

    邸报和从辽东来的军报上都是好消息不断,就连不远处的河南省城开封也是在高名衡、陈永福等人的努力下,动员开封全城军民的力量连续多次打退了李自成的攻城势头,令李自成和曹操这对搭档望着开封坚城一筹莫展。

    远处的喜事不断,自家地里的收成也是不错。

    不说别的,单是今日在银安殿内宣读的几桩战事就令官员们兴奋异常。

    “伯爷麾下田庄的壮丁。竟然能够击退数百真奴与二三千附逆教匪的围攻,斩获三十七级真奴首级,教匪斩杀数百,俘获千余,夺获骡马车辆甚多。果然是厉害!”

    “京营将士打得也是颇为英勇。三昼夜驰援二百余里,救下了东平府围城。斩获颇丰!”

    在开始宴席前,官员们三五成群,照着籍贯、科甲、派系,个人交往等等看得见看不见的纽带聚集在一起,气氛轻松的进行着交流。

    更有人揣测着今日宁远伯设宴的目的所在。

    有那消息灵通的历城县知县,仗着是首县的便利,与宁远伯行辕颇有交往,对于府中动向远远比这些外地官员来的清楚。

    “各位大人,列位年兄。却是有所不知。今日之事,一来是为了祝捷,我大明军马于辽东、山东、登莱、河南等处战绩颇佳,伯爷心情大悦。二来,日前接到滚单,伯爷的大公子,被皇上特旨提拔为台湾兵备道的李华宇大人,也已经在胶州登岸。今日正好是我等可以目睹这位李大人的风采之时!”

    这些官员们也大多从各自的同学、同科、同门等关系网中耳闻过这位李华宇李大公子的事迹。南粤军与郑芝龙火并之时,便是这位李大公子。率领数千东番兵冒着鼓浪屿炮台上不断发射的炮火,强行突击冲到里炮台脚下,更是以刀枪火铳逼得炮台接二连三的竖起了白旗投降。

    生逢乱世,这些官员们对李华宇在台湾开辟荆棘宣扬王化,剿抚生番屯垦田土等事却是不大关心,但是对于他手中的那支东番兵的强悍战力却是关心异常。

    有这样一支强兵抵埠。还担心什么阿巴泰流窜各处?那些山林之中的蛮子,据说可是赤脚在山林石砾上奔走如飞,日行百余里的!

    “伯爷到!”

    “台湾兵备道李大人伉俪到!”

    门外,两声高亢的通传,让大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官员们很是识趣的各自闭嘴,整顿衣冠,准备迎接李守汉父子的到来。

    也有官员心中纳罕,不曾听说过李大公子娶亲之事,如何便有伉俪之说?却不知道这位伯爷的长子娶了哪家的名门千金?

    令官员们大跌眼镜的是,跟随在李守汉身后,与李华宇携手而入的,却不是什么名门千金,而是一个典型的蛮夷女子!在官员们眼中,分明就是一个怪异的不能再怪异的异类了!

    一袭红黄烟三色相间的丝绸制成长衣,上面满是砗磲削成的薄片,又以大小不一的珠子镶嵌连接成珠链作为这件对襟长衣的纽扣。肩头披着一件红羽毛织披肩,胸前挂满了用各色珠子编织而成的链子,在灯火照射下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芒。腰间的鹿皮制成宽皮带上,插着两柄上好呲铁钢打就的砍刀,刀柄上镶嵌着几颗大珍珠,显得华丽异常。

    头上戴着一顶硕大的银盔,乃是用纯粹的银元溶解之后一圈圈的编组而成!

    这位头顶银盔腰悬双刀,身高大约在170公分以上、腿长背挺腰直,脸上五官轮廓分明的,便是眼下得台湾兵备道李华宇的妻子,之一。台湾几大山地族群公推出的第一美女,汉名唤作鹿玛红的便是。

    李华宇在台湾这几年,开山路兴教化,收山货土产,改善各民族的生活水平,当然,这是对听招呼的小朋友给的糖果。对于不听招呼的,甚至是撒泼打滚破坏课堂纪律的,老子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一道命令下去,停止贸易,经济封锁不说,更是调动左近的部族与官军一道进行征剿。打得一个个不听招呼不遵王化的部族瓦解冰消烟消云散。

    从官家的各种活动之中获得了大量好处的部族,对于这种反面典型的教训可是深刻异常的。但是自己又从剿灭这些不遵王化不听号令的部族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女人,山林、猎场、财物,和官家更多的贸易数量。

    得到了诸多好处的部族便想要将这种关系更加稳固牢靠,而人类社会之中总是有积极要求进步的。一些地处偏远的小部族也是主动的要求进行汉化、归化活动。十几个部族几十个社的头人聚集在一起进行商量,很快便有了结果。

    “和亲!把咱们最漂亮的女子,最适合汉人口味的女子,读汉人书读得最好的,血统最高贵的女子都选出来!献给李大人!”

    于是,鹿玛红便在几十个美女当中被李华宇选中了。

    起初以为与这位山地人的公主不过是一桩政治交易,为了更好的推行归化,推广垦荒,李华宇捏着鼻子进行了高山族的婚礼仪式,算是成为了所有高山族人的亲戚。

    但是几天的相处下来,不由得他惊喜异常,这位鹿玛红却是最早在台湾读了小学的那批人。不但是小学毕业,而且对于荷兰人的语言文字也是有所掌握,能够和荷兰来的传教士磕磕巴巴的进行交流。一对砍刀舞动起来,更是风雨不透挡者披靡。

    而更加令李华宇惊喜的是,除了本身鹿玛红带来的嫁妆之外,这个高山族的美女,更是带了一份极为丰厚的陪嫁前来。

    新婚之后,李华宇照着汉家的礼节回请女方的家族亲眷,数十位大社头人表示即刻起便行归化,献上山林、猎场、户籍,从此便是兵备道衙门治下的良善百姓。

    粗粗的统计了一下,连同老弱妇孺在内,鹿玛红带来的这份陪嫁给台湾兵备道衙门增添了不下数万百姓,拓展了千余里的地面。

    不过,饶是如此,当接到李守汉命他带领所部东番兵北上山东历练一番的家书之时,却也是心中惴惴不安。

    “娶亲之事,非同一般。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是没有三媒六证,自己便娶了这鹿玛红。这可与在外面随便睡个女人不一样。”

    李华宇在北上的船舱之中,不止一次的发愁,见到父亲之后该如何解释自己这个已经有了身孕的高山族妻子?

    父亲还好说些,可是母亲那关怎么过?(黎慕华可是一直打算利用儿子的婚事来给儿子拓展人脉,扩充实力的!)她见到这个“蛮子”女人,不发飙才怪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