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追魂梦〕〔无限婚契,枕上总〕〔舞所不能〕〔魂魄碑〕〔蛮妻欠调教〕〔最强农女之首辅夫〕〔蔺先生,一往情深〕〔神术武装〕〔符霸异世〕〔透视兵王在都市〕〔为美丽的舰娘献上〕〔九尾狐之五灵珠〕〔神兽召唤师〕〔九瞳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重生影后:总统的〕〔重生之权宠小仙妻〕〔主宰星河〕〔娇妻,别想逃〕〔难言之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五百七十章 其父其子
    从天津出发时,为了激励士气,宁远伯李守汉于誓师大会上当着受节制各军宣布此番出征赏格。▲,

    “有擒斩奴酋洪太、伪太子豪格,伪王多尔衮、多铎、阿巴泰等人者,愿得军器者可获得万人装备,另有十门十二磅炮及配套弹药。愿得赏银者,赏二十万金子!”

    这个赏格,立刻令随同各军咂舌不已。乖乖,都听说宁远伯府的那位大小姐是个散漫花钱的主,没想到咱们这位大总统,为了给女儿报仇也是不惜血本。

    宁远伯的重大悬赏,迅速在辽东、蓟门各处传开。也是被急如星火往返于各处的信使羽骑立刻传到了京畿、山东、登莱各地,让内地官军也是摩拳擦掌兴奋异常!

    奶奶的!奴酋洪太也好,多尔衮也罢,都离咱们太远,那阿巴泰可是就在咱们眼前!说不定咱们爷们祖坟埋得地方对路,阿巴泰恰好就撞在咱们的刀口上!

    这激动京畿、山东、登莱各地驻军的消息传到济南府李华宇耳朵里的时候,他正在德王府中接待琉球王世子和德川家的特使。

    自从守汉领军马二万余人北上,一时间原本被南粤军的强势军力压制的阿巴泰、王可等人,立刻如同还了阳一般。不停在山东各地攻城略地,洗劫州县。甚至一度试图南下,打通往河南、南直隶等处的道路,与正在围攻河南省城开封的李自成、罗汝才等部建立联系,将声势搞得更大些,迫使李守汉面对着愈加糜烂的局面不得不分兵南下,以减轻辽东战场黄太吉的压力。

    这样的招数,若是换成了别的大明官员,少不得便是告急文书如雪片般往京师、往李守汉面前去了。只是。如今在山东、登莱等地主事的,却是大公子李华宇。

    在推行父帅的政令与保全大明的地方政权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大明的地方州县越是残破不堪,父帅的摊丁入亩一体当差纳粮的法度推行起来便越是简单。逃难的百姓越多,移民南下的战略实行起来便是更加容易!

    此时同他含笑对坐的琉球王尚家长子,便是为与这移民之事相关之事而来。

    十余年与南中的往来贸易。更是承担了为南粤军水师、船队提供清水蔬菜水果新鲜肉食的买卖以来,尚家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被岛津家欺负的喘不过气来的尚家了。

    大批的甘蔗输出,换来了不仅仅是一船一船白花花的大米,更是换来了南粤军的贴心保护。

    将心比心,能够有如今这样府库充盈,衣食丰足的太平年月,琉球王上下,无不感念宁远伯的恩德。琉球王尚丰原本打算命世子到顺化去行新年朝拜之事,顺便谈一下明年琉球全国土地全数种植甘蔗。希望南中能够加大稻米、食用油等必需品的输入数量。世子听闻宁远伯在齐鲁大地督师征剿逆贼,便命随同人等掉转船头北上。

    不想却在济南见到了老熟人李华宇。二人早在数年前便因为移民屯垦的事情打过交道,不少内地和倭国到台湾和南中各地进行屯垦和劳务输出的丁壮便是在途径琉球或是特意绕道走琉球航线,对这些人进行甄别和重新编组。以便将内中可能潜伏的奸细清理出来,将原本的以宗族亲眷同乡为纽带形成的社会结构彻底打乱。

    两个二世祖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变得熟悉的。

    如今执掌着山东和登莱两处地方的李华宇,见到了尚家的大少爷,猛然间想到了如今日照等处的田庄,那些动辄便是绵延数十里的棉田。大批的屯田兵被动员。集中起来编制成军到附近州县或是跟随着父帅到辽东去打鞑子。

    但是这样一来,这些屯田兵原本所在区域内的那些棉花田怎么办?本来这些棉田就是负担着为南中数千台贪得无厌的果下马纺织机提供源源不断的草料任务。如果不能将它们需要的庞大数目棉花运到,那么,受到损失和打击的就是一整条相关产业链。

    可是,那些胖胖的白色棉花桃可是需要无数人用汗水浇灌和无数的肥料培养才会懒洋洋的长成白白胖胖的。

    劳动力被抽走了几万,原本向这些棉花田提供肥料、粪便的左近州县也是朝不保夕,谁知道哪天会被阿巴泰这厮一个偷袭。那些潜藏在阴暗角落里的教匪们给它们的主子打开城门,将一座座城池拱手奉上?

    尚家大少爷的意外到来,倒是启发了李华宇。

    “琉球三十六岛如果要尽数种植甘蔗的话,奄美群岛跟八重山群岛上的鸟粪也该好好清理清理了。”

    李华宇到过琉球几次,对于琉球各岛上的情形也算是了解。

    这奄美群岛和八重山群岛上。别的没有,岛上却栖息着大批的信天翁和海鸥等海鸟。这些家伙,作为岛上的原住民,在这些岛屿上栖息繁衍。每当日出时分,鸟群出动,一起一落,巨大的翅膀连接起来,铺天盖地,足以遮蔽阳光。这些海鸟不知道在岛上生活了多少代。鸟粪,不知道铺了多少层,将岛上各处覆盖的严严实实,甚至几条小溪也难逃从天而降的排泄物。

    这些排泄物千百年来便堆积在这里,任凭着海风吹打。可是如今,这些丝毫不起眼,甚至是有点令人感到恶心的东西,却成了吸引李华宇目光的上佳之选。

    “大殿下莫非对那些五谷轮回之物有意?”

    尚大少爷一时摸不着李华宇的意思,只是试探着李大殿下的意图。

    “诶!本官的意思是,与其说你那些岛屿荒废着,不如组织人手开辟出来,先把那些千百年来积累的鸟粪清理干净。之后再种上甘蔗。”

    李华宇盘算的很清楚。

    眼下是正月,从现在到开春耕种,至少还有将近两个月。这段时间,往返于台湾、登州、广东、顺化之间,运输军需物资。运送各地移民的船只,至少有上百艘要通过台湾海峡。

    他打得就是这些船的主意。往常,运输移民的船只大多要在台湾停留一段时间,在这短时间里,这些运力便是出于闲置状态。与其说让这些船白白的在码头上任凭海风吹拂,海浪拨弄。还不如给本官干点活去!

    上百艘大海船,一个月下来往琉球和登州等处跑上两个来回是不成问题,这样一来,困扰他的为棉田筹措肥料问题,便告解决了。至于说那些劳动力问题,不妨便把各地的流民往日照那边引,反正这些饥民是用脚投票的,哪里有饭吃,他们便会自觉不自觉的往那里去。

    面色平静。同李华宇对面而坐品尝着今年的江南秋茶,尚家的这位大少爷却是脑海中波澜翻滚。

    多年来同李华宇、南粤军打交道,他也是深知这群家伙都是表面上云淡风轻的要些你自己看来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是往往那些东西到了他们的手中却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只不过,尚家大少爷却是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南粤军要这么多鸟粪做什么?

    难道真是像西游记里说的那样,“山中积鸟粪,扫集上千斤”?之后再经过一系列纷繁复杂的手段。将这些鸟粪打造出什么神兵利器,或是可以富国强兵的物件出来?

    想了半晌。尚家大少爷忽然心中释然。一阵哂笑之后,暗自嘲弄自己。区区的弹丸之地,琉球就不要打算做什么富国强兵之举了,只管跟着南粤军、跟着宁远伯的马屁股后头老老实实的,这样,便可以确保身家富贵。

    “大殿下。此计甚是高明!令小王茅塞顿开。但是,开辟荒岛,下邦却是缺少钱粮工具。”

    李华宇看着尚家大少爷那满脸都是诚恳的神情,脸上玩味的笑了笑。狗屁的缺少钱粮工具,不过是打算要些好处罢了!也不能算是过分。打算要人家的东西,不给些钱还是不可以的!

    “十石鸟粪,我给你一块银元。作为人工和饭食银子。你们琉球只要把这些鸟粪装在草袋子里运到码头上,等候我的大船到了,装船运走便是!”

    虽然未能完全满足自己设想的价格,但是,在琉球那种环境之下,十石鸟粪一块银元,也是足可以有点赚头了。而且,在什么八重山群岛、奄美群岛上,鸟粪便是和泥土一样,只要去挖便是了。而且比泥土可是好挖多了。

    “大殿下所命,小邦岂有不从之理?不过,也是有一点不情之请。”

    “讲!”

    “能不能把工食银子换成稻米来支付?”

    尚家大少爷也不傻,如今琉球国内大多数土地都用来种植甘蔗,稻米的价钱自然就上去了。用米来支付工价,可是皆大欢喜的哦!

    如今南中和两广、福建也是连年丰收,便是与福建隔海相望的台湾,浊水溪流域的稻谷也是足可以养活现在岛内人口,并且略有盈余。正好可以处理一批压仓的陈年稻谷。于是,这样的要求,如何能够被李华宇拒绝?

    坐在一旁的幕府家的特使,老中松平信纲,多年下来已经是两鬓见了白发,但是却是发福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汉子,此时他便一直是含笑面对着李华宇与尚家大少爷的这场交易。

    自从平定了九州风潮以来,倭国境内出现了几百年来未曾有过的和平景象。各处大名只管在自己领内埋头生产,一切可以用来换取粮米布匹银钱的东西,只有有人发现了,立刻便被各家大名高度重视。动植物产品,能够大量养殖种植的,自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推广。若是山林之中埋藏着什么天朝老爷需要的物事,大名们自然毫不犹豫的组织人手进行开采,正所谓的“有水快流”。

    在倭国这样一个连续打了几百年仗,人口还能不断增长的奇葩国家里,如今这种太平日子,不用担心打仗,又有大批的海船运来粮米油盐。大家只管好生研究一下如何赚钱买便是了。这样一来,生存的压力骤然减少,人口便急剧暴增。

    几年下来,光是在幕府直领地。人口便至少增加了近百万人,也当真不知道这些农人、町人是不是每天日落之后便一门心思的投入到了做人这项令人孜孜不倦的事业当中去了。

    人口压力大了,对于幕府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需求的粮食多,用来购买这些粮食的银钱也是更多。而若是要想赚到这些银钱,则要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可是,这样一来。你要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又没有那么多空闲土地可供开垦,该如何处置?

    不过,好在如今倭国境内,将军和大名都晓得,天皇宫中的那位少爷,其实就是当初李家大殿下的骨血。否则,为什么每年宁远伯府都给天皇陛下拨了至少一万石上等粳米和至少五千贯钱来做什么?除了银钱粮米之外,几乎每次宁远伯府有人到倭国来传达伯爷的指令需求或是办事。但凡是有些脸面在府中的,都要到天皇宫中去见见那位天降神迹而生的少爷,各种上好的器物玩具大把的送上不说,言辞之谦逊,举止之恭敬,便是面对德川将军时也不曾有过一星半点。

    有这样的人不去求,当真以为幕府上下都是傻子吗?

    为了幕府治下的倭国长治久安,海内升平。作为德川幕府的二号人物,松平大人特意到天皇驾前求见。请天皇陛下赐了一封书简。他便怀揣着这封信前来求见李大殿下,希望大殿下看着当年两军一并并肩作战平定岛津之乱,且多年来倭国对天朝上国的诸般恭敬面上,同时也是看在德川家一直替大殿下供养那对天皇母子的面上,伸出援手来。

    “请大殿下代为向大将军斡旋,或是增加对敝国粮米输入。增加对敝国所出产之各类土产之采购数量。或是俯允敝国向南中各处增加劳工和妇人输出。以免得敝国境内游手好闲之浮浪子弟过多,闲极生了事端!”

    这便是松平信纲求见李华宇的本意。

    增加对倭国的进出口,或是增加倭国的劳工和女人数量,这些对于李华宇来说,乃至于对整个南粤军体系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情。眼下各处的工地、林场、船厂、修筑道路等。无不是出现大批的劳动力缺口。便是许多的田庄之中,也是对倭国劳工需求日益增加。李家自己在暹罗的几处大田庄之中,割胶的倭国劳工每年便是缺少至少数千人。引进更多的苦力,或是低端劳动力,正是南粤军眼下所需要的,否则,也不会向崇祯和大明朝廷如此尽心竭力的提供兵力,供奉钱粮,为的不就是能够大量移民?难得有倭人这种便宜劳动力可以使用,而且最关键的,这是倭人自己上赶着提出来的。

    不过,松平信纲老中大人提出来的一点合作方式,却是李华宇难以决定的。

    “大殿下,您在齐鲁大地需要人手,不如便让敝国的那些劳工在宁远伯府的田庄当中务农便是。这样,敝国之人可以先到琉球帮助尚殿下采挖鸟粪,之后更可以随同运输这些鸟粪的船只一道抵达齐鲁,为大将军效犬马之劳。”

    这无疑是一个好办法。不但解决了棉花田的肥料问题,还可以缓解棉花田劳动力紧张的问题。

    但是,却是绝对不行!

    只因为守汉曾经在使用倭国炮灰和劳工问题上,在南粤军多次高层会议上和许多非正式场合提到过,倭国人,用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但是不得用于大明腹地。甚至双脚踏上都不可以!

    许多人对此不明就里,但是转念想想便告释然,“想来是倭寇嘉靖年间祸乱沿海地区,万历年间又在朝鲜与朝廷大战数年。有这个疙瘩,主公当然忌讳倭人在大明内地出现!既然不能在大明内地出现,那便让他们去缅甸,去榜噶剌,去十州,去忽鲁莫斯。总之,咱们需要用人的地方多得很!”

    这些人如何能够理解守汉对于倭人那份深入到骨头里的提防与仇恨?

    但是,却没有人敢于在这个问题上去触碰守汉的底线,何况,到处都有用人之处,大明腹地又是流民遍地,何必将有限的运力消耗在运输倭人劳工身上,这不啻于到江边挖井,何必大费周章呢?

    既然有现成的这个说法,李华宇便顺手拈来。

    “松平老中大人,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想来你也看到了,我大明内地最近天灾不断,本地人都是急着找一份事情做,又怎么能挤出来差事给倭人?二弟华宝那边几次写信来,抱怨施工人手不足,三弟在榜噶剌等处也是急需人手。以在下看,不如还是将贵国之人往南中去便是。”

    这个理由,更是让松平信纲无话可说。不过,他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便不再纠结那些劳工用于何处了。他甚至都不和李华宇探讨每年输出劳工数字,那些事情自然有该管之人处置,作为大殿下的李华宇只要有个态度就可以。

    “敝国上下,感念大将军父子的恩德!若是日后大将军想要高升一步,用得着敝国之时,大殿下一句话,敝国上下与大殿下有骨肉之情,自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仔细品砸着松平信纲话语之中的味道,李华宇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