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五百八十章 太子来了?
    九月初四日,武英殿内。

    因为皇城内的各大殿宇都在修葺整治,所以,弘光皇帝朱由崧便过上了很soho的生活,办公室与住处合二为一,工作与生活没有了明显的分割,也免除了各种上朝仪式繁琐复杂的仪式程序。但是,因为最近南京城中大小事情不断,所以武英殿也是热闹非凡,人流不断,一次又一次的朝议在这里频繁举行。

    今日,又是一次朝议。只不过,这次朝议是弘光皇帝召集,而不会迫于东林的吵闹叫嚣而不得不举行。

    他坐在宝座上,眼带寒霜的扫视着殿内群臣,只见下面一片芒丝罗绢的朝服。满眼朱紫,触目都是仙鹤的补子,孔雀的补子,麒麟的补子、獬豸的补子,镶玉腰带,犀角腰带,真真的一群衣冠禽兽。

    “这就是朕的臣工。办事拿不出本事来,打嘴仗一个个都能引经据典!”

    此时殿中,正有二人正在大声辨论,所争论的便是春秋礼仪大义。

    今日的朝议,事实上便是弘光皇帝所设计的。为的便是要为大行皇帝的谥号、庙号问题进行一下讨论。

    议定大行皇帝的庙号和谥号,本是之前李守汉在朝会上提出的几项措施之一,但是却一直没有落实。崇祯的庙号和谥号还是崇祯十七年六月定的“思宗绍天绎道刚明恪俭揆文奋武敦仁懋孝烈皇帝”,最初有烈宗、乾宗、毅宗的建议,但是都没被采纳。

    这次,朱由崧以思宗不是美号为由,将此号驳回。令朝议公论,为大行皇帝重新议定谥号庙号。

    顺便,朱由崧也准备给自己的父亲老福王朱常洵也弄一个皇帝的庙号,让九泉之下的父王也可以享受皇帝待遇。

    这样的要求说起来也不算过分,而且有先例可循。嘉靖皇帝就为了给自己的父亲弄皇帝待遇同文官们展开了一场长时间的“大礼仪之争”拉锯战。

    但是,几位大臣却也是针锋相对的提出了应该派人与清国接洽,一者收敛大行皇帝、大行皇后、懿安皇后等人的遗骸,并且于天寿山皇陵下葬。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要与清国结好,东林的几位干将顺势又提出了与清国结盟,联手对付大顺军,也就是继续主张借虏平寇。

    朝堂上,这几位正在激烈争辩的大臣,争论的话题便是围绕着上述几个问题而进行,各自讲说自己的理由论据,争论的面红耳赤。如果不是弘光皇帝已经建立了一些威权,只怕又会上演在金殿上大打出手,甚至是打死人的剧情。

    不过,此时的文官们也比嘉靖朝的文官乖巧了许多,他们没有那种敢于和皇帝对抗几十年的勇气。(嘉靖皇帝面对的可是敢于和著名的“荒唐”皇帝明武宗朱厚照分庭抗礼的文官集团。而且,能够亲自在应县上阵与蒙古小王子部对战,并且亲斩一个首级的这位正德皇帝,居然因为落水就死了,也真是奇哉怪也了。这里面要是没有文官集团的影子那才叫奇怪呢!)他们已经被那条在南京城内到处咬人的疯狗阮大铖给吓得胆子小了许多。

    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皇上您不就是想给本生父弄个皇帝的头衔名号过过瘾吗?反正都是你们老朱家的事,在地府之中,这些位遇到了怎么争怎么吵都是你们家的事。您想要个尊号咱们就给上个尊号。

    可是,为了给自己留下最后的一些体面,文官们也是很会找理由。他们将大明朝廷开国以来的两位很尴尬的人物搬请了出来,作为给朱常洵上皇帝尊号的陪衬。

    这两位便是朱标和朱允炆父子二人。

    朱标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病逝后,八月附葬孝陵东,谥“懿文”,史称懿文太子。建文元年,他的儿子朱允炆登基后追尊为孝康皇帝,庙号兴宗。但是在建文四年,他的四弟朱棣带兵靖难进了南京之后,他的皇帝尊号被取消,重新变成了懿文太子。同时,驸马梅殷跟黄彦清给朱允炆弄了个神宗孝愍皇帝,朱棣称帝后被废除。朱由崧上台后因为要把老子追封成皇帝,所以朱允炆也沾光,不过由于神宗庙号与那位万历神宗显皇帝重复,所以就弄成了惠宗让皇帝。

    一通争论下来,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达成了一致。朱常洵被上了恭宗慕天敷道贞纯肃哲修文显武圣敬仁毅孝皇帝的谥号,连带着朱标恢复了兴宗孝康皇帝,朱允炆这个倒霉蛋都混了个惠宗嗣天章道诚懿渊功观文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追封他老子当皇帝的时候,也把朱由崧在洛阳之战中死掉的老婆李妃追封为皇后,谥号为孝义端仁肃明贞洁熙天诒圣皇后。这些都是在礼法制度当中被允许的。

    但是,于崇祯三年薨,谥恭恪惠荣和靖皇贵妃的朱由崧亲奶奶,那位著名的郑贵妃,也被册封成为了孝宁温穆庄惠慈懿宪天裕圣太皇太后,算是朱由崧这个孙子向过世的奶奶尽了一点孝心。

    死人的事都是做给活人看的。活人满意了就可以。

    原本以为,咱们给了您这么大的面子,您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借虏平寇的事情?当姜曰广、魏大中等人热切的期盼着皇帝陛下能够开了金口命朝臣们讨论商议一下此事时,宝座上的朱由崧果然开了口。

    弘光皇帝冷笑一声:“诸臣工,近日南京城中谣言纷起,先是有人冒称是朕的妃子,又有人声称是大行皇帝的太子。朕已经命人将这个自称是大行皇帝太子之人带到宫中。请列位辨识一下。倘若当真是朕那崇祯皇兄之子,便是朕的侄儿。朕今日便脱袍让位,请太子殿下登基。倘若不是大行皇帝之子,而是受奸人指使,意图与流贼李闯勾结,祸乱我大明朝纲,说不得,三尺国法正为此辈而设!”

    朱由崧的话说得很是仗义,但是在场的都是官场老油条,他们本能的从话语当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有让梨子让衣服的,可从来都没有让江山让皇位的。便是为无数人所称颂的尧舜禹的三皇时代,也不是充满仁义礼智信的禅让制,而是“尧幽囚,舜野死。”所谓的大舜南巡到洞庭而死,娥皇女英姐妹两个的眼泪落到了竹子上变成了斑点所谓的湘妃竹都是假的。洞庭湖平原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区一直到了南宋时代才渐渐被开发出来,大舜的那个时代,这里可是地地道道的蛮荒之地,不是流放是什么?

    但是既然朱由崧做出这副高姿态,大臣们也必须要跟着他做出一场戏来。不过,许多大臣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不管是真是假,都在外面放出风声去,说是真的!让你这昏君暴君不能再在宝座上擅作威福!”

    这就是钱谦益同侯方域所说的铲除昏君权奸的利器。先用童妃来打击弘光皇帝的人品,让百姓怀疑他的道德水平,因为,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一个好皇帝或者是称职的皇帝是不可以有道德上的瑕疵的,皇帝可以被奸臣蒙蔽,但是绝对不能是坏人。

    而这太子便是打击弘光的第二宗利器了。以崇祯皇帝的太子身份,令天下百姓和外省督抚开始质疑弘光皇帝、弘光朝廷的合法性,只要产生了这种怀疑,那么就离弘光朝廷垮台不远了。到那时候,就是要靠他们出来收拾残局,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这就是钱谦益所说的一番大功业!

    “朕虽与大行皇帝为兄弟,然却未曾谋面。更不曾得见其子嗣。自然不能辨别真伪。不过,朝中公侯大臣甚多人或是在京为官,或是蒙陛下召见曾经得见太子。这辨识真伪之事,便请诸位劳心了。”

    朱由崧这套话,将辨别太子真伪的责任全部交给了在场的大臣,把自己的责任撇得干干净净。站在人群当中的赵之龙听了不觉得微微一皱眉头,“果然是滑头得紧!他这话一出,立刻便是大仁大义了!”

    他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钱谦益,发现了他的紧张神色的钱谦益回了他一个稍安勿躁一起尽在掌握的眼神。“咱们的目的就是要乱,就是要让天下人产生对弘光得位不正的怀疑。不管最后辨认的结果是什么,都是弘光为了皇帝位置而故意操纵指使的。咱们就只管在外地各省煽风点火便是了,只要天下人都质疑他朱由崧,还怕他作甚?”

    “此事干系国本,臣等不敢不尽心。”

    以梁国公、大将军李守汉为首的一群勋贵,以大学生王铎为首的一群文官一齐在武英殿上躬身施礼,唱诺不止。

    “坏了!这个老古董怎么也出来凑这个热闹了!”钱谦益暗自在心中叫了一声苦也!如果光是李守汉等人说这个冒出来的太子是西贝货,他们还可以说是李守汉作为新朝权贵故意昧着良心说话。可是这个王铎,不但本身是大学士的官职,更是曾经教授过东宫太子读书三年的人,普天之下几乎没有几个官员不知道他的这段履历的。他如果说是假的,还有什么人能够质疑太子是假的?

    除了大学士王铎之外,朱由崧更唤出曾教过太子的方拱乾、李景濂、刘正宗等人与朝中侯、伯、九卿、翰林、科、道等官组成一个“审查委员会”前去这位太子落脚的兴善寺“审视”。

    这群人兴冲冲正待要启程去鉴定这位太子之际,耳边却有人轻轻喝道:“列位大人,且请慢行!某家有话要说!”

    众人定睛看去,说话的正是梁国公、大将军李守汉。

    “不知爵帅有何事嘱托?”虽然王铎也是对李守汉看法颇多,但是在表面上还是保留了必要的礼貌。

    李守汉很是客气同王铎还了一个礼,“老先生,某家虽然闭塞,却也听闻了此事。据闻此人过淮扬一路南来,曾遇某内监,内监见之当即便跪下见礼,说什么‘奴婢叩小爷头’。此人对之云:‘我认得汝,但遗忘姓氏’。内监云:‘奉新皇爷旨,迎接小爷进京’。此人:‘迎我进京,让皇帝与我做否’?内监云:‘此事奴婢不知’。沿途诸臣闻之,俱朝见馈礼。此人入留都后,留都之人闻东宫至,踊跃趋谒;文武官投职名帖者络绎不绝。”

    “此事本官也有所耳闻。”

    “兹事体大。某家以为,既然大家都是曾经目睹过太子形容仪表举止之人,不妨各自将当日所见太子之音容笑貌举止特点各自写成,投入铁箱之中。各位大人见到此人后,便以铁箱之中大家所书之字柬为凭据裁定。列位以为如何?”

    话说得很客气,但是却是不容置疑的口气,李守汉说完将手一摆,立刻有百十名校尉端着木盘鱼贯而来,木盘上罗列着笔墨纸张,想来早已备好。

    “伺候各位大人!”这些校尉齐声唱诺,手中平端着木盘立于这些官员面前。“苦也!”钱谦益在心中暗自叫了一声。这些人将自己印象里太子的形象神态举止气度一一写明,便如考试一般,到时候都不需要有人做出评判,只需要将这些答卷拿出来稍加对照便是一目了然了。

    但是,王铎、方拱乾、李景濂、刘正宗等人与朝中侯、伯、九卿、翰林、科、道等“审查委员会”成员却没有想到那么多,只管兴冲冲的在校尉的“伺候”下挥毫,将自己印象当中太子的特征一一列清。王铎等教太子读过书的官员更是极为心细的将当时太子所读书目,所做的诗文佳作。室内的主要陈设摆件,笔走龙蛇写得清清楚楚。

    最后,所有的审查委员会成员都在字柬上落下了自己的名字、籍贯、科甲名称、现任官职和当时见到太子的时候所任官职。

    有太监抬过一口铁箱,请列位大人将自己所书写的字柬封存好投入铁箱当中,当即便落锁上了由朱由崧亲笔书写并加盖了玉玺的封条。“王老先生、新建伯、诚意伯,姜大人、钱大人、魏大人、赵大人,我等为臣子的,当为君父分忧。不妨在这铁箱的四角也留下自己的火漆封条,以解天下人之怀疑。”李守汉请王铎、姜曰广、魏大中、赵之龙等人和他这位梁国公、诚意伯、新建伯三位勋贵一道在铁箱箱盖上留下火漆封条。用来向天下人说明朱由崧的清白。

    心怀鬼胎的钱谦益等人有心不在箱盖上与李守汉等人同列,但是见王铎已经书写了自己的封条,却也只好硬着头皮书写。否则的话,难免会有人怀疑,王大学士都签了,你等为何不签?

    看着审查委员会的人们鱼贯而出,朱由崧却也是微微一笑,“诸卿家,殿内狭窄,且今年又是秋老虎,着实闹热得紧,我等不妨都到午门那里去,那里地势开阔,想必凉爽。到时诸位卿家不妨大展文才,咱们君臣唱和一番,也是一段佳话。”

    皇帝有此兴趣,大臣们又如何能扫皇帝的兴?于是,弘光天子摆驾午门。

    大臣队伍当中,钱谦益望着乘坐肩舆的朱由崧,不由得眼睛里冒出一丝凶光,“就算那个太子被人认定是假的,咱们也可以说他是真的!就说你悄悄的命人将铁箱里的文书掉了包便是!”

    这几天,朱由崧的心情着实不错,皇宫的修缮工程进展的颇为顺利,从福建、江西进来的一些奇花怪石也在宫里摆设妆点起来。更有梁国公从遥远的南中运来的各色花木,珍禽异兽在御花园之中陈设,供他赏玩品鉴。

    最令他兴奋的,莫过于李守汉、马士英向他奏明的顺案和钱粮新政的进展情形。两个具体操办此事的官员阮大铖、査继佐都是马士英与李守汉联名推荐的,办起差事来果然是十分尽心尽力。

    不过,这两个人已经是背负了不少的骂名。疯狗御史阮大铖,排枪抄家查白地。是江南官场、士绅们给他们二人联合上的尊称。但是两个官员的工作成绩确实是十分显著的。涉及顺案的官员已经被逮捕了四五百人之多,从二品大员到六七品的小官,都是通敌附逆有据,明正逮捕下狱,准备清理准备好案情文书后上题本请他这个皇帝御审判决。江南的钱粮新政进展情况如何,朱由崧不得而知,但是,査继佐抄家所得,却是他亲自过目了的。抄没入官所得财富比起素有富名的福王府来还多出一倍不止!

    虽然这些财富里面有不少是田地、山林、船只、油坊、铺面、宅邸等不动产,并非是现金和贵重细软。但是,对于朱由崧这个一直背负着“贪财好货”名声的人来说,也都是好东西。

    “有了这些钱粮,朕的江山便稳固了。”坐在肩舆上朱由崧想起前日批复的奏本,拨出八百万元的抄没所得,向南中购买军器粮米等物,便是越发的得意,更是体会到了为君之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