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誓约与命运〕〔星空远行〕〔火影之黑色羽翼〕〔执掌龙宫〕〔重生豪门:预言女〕〔天价契约:慕少,〕〔叶哥的传奇人生〕〔万能客栈〕〔至尊瞳术师:绝世〕〔如絮飘飞〕〔血染军魂〕〔一路仕途〕〔弃妇当嫁,神秘夫〕〔极品捉鬼小仙医〕〔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魔天〕〔流年绵长不凉薄〕〔英雄依旧噬魂〕〔铁血战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夺鼎1617 第六百零四章 大战(四)
    document.write;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p.tanx./ex?i=mm_119122025_18550951_678165”;

    tanx_h = document.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自从伍兴带着秦法系众人出走,投入了李华宇的怀抱之后,牛金星为首的科甲系官员便迅速填补了他们所遗留下来的空缺,一举掌控了大顺军体系内的文官职位,彻底控制了日常行政权力。

    也就是因为腰杆硬了,牛金星在大顺军中说话的底气也强硬了不少。与大顺朝廷各地方官员遥相呼应,互为表里,隐隐然已经是当朝首相的身份,把名正言顺的丞相李岩都有些不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因为李岩也是举人功名出身,当初又在河南各处结了许多的社友,在文人当中声名赫赫,又有贵介公子的身份,影响力远远超过他这个卢氏县的举人,牛金星只怕早就想办法将李岩从首相的位置上轰下来取而代之。可是,他又不能这么做。因为,当年他因为被控与李自成有勾结而被明朝官府捉拿收监入狱后,李岩运用自己的身份和影响力为他往来奔走,出钱出力的营救他。

    这件事,在河南、陕西士林当中颇有些名气,也是被传为一时佳话。如果他将李岩赶下了台,只怕被人骂作忘恩负义之徒。这点,他牛启东牛大人却是不愿意的。

    但是,虽然不是首相身份,可是在大顺朝中说话的分量却是不同。

    他写给刘宗敏的信里明确指出,如果要是将鞑子一战杀败了,那么,大顺军就要同南粤军争夺天下,“以侯爷之勇气无双,自问可能匹敌百万南粤军乎?便是将军英勇无敌,倘若南粤军以无尽之钱粮与我军对耗,将军可有破敌之法?”

    于是,刘宗敏今天也只能在这里窥探,希望能够抓住一个对大顺军最有利的时机,给北方的清军来一记狠的!

    “你们回去,到大营整顿兵马。咱们等到他们两家打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咱们突然杀出去,帮助李大公子干掉这股鞑子。”李华宇同大顺军毕竟还有救助协议在那里,几千万银元的借款,可以采购多少的物资粮米?在伍兴叛逃后,之所以两家没有翻脸,也就是因为李自成考虑到双方之间的贸易活动对大顺军的巨大助力。

    “请刘爷放心!哨探的兄弟们早就摸清了这群鞑子的粮草堆积囤放所在。咱们这次不光是要击破鞑子的大军,还要把鞑子的辎重一股脑的都抢到手!”刘宗敏身边的几员亲将摩拳擦掌的向他拍胸脯保证。

    战场上,郭定北的部队已经渐渐落于下风。

    刘宗敏对于部下们的表态满意的点点头。出身脱胎于农民军的大顺军,在多年的作战当中,什么吞并、兼并的事从来就没少干过。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勾当,不要说张献忠、罗汝才这些人,就连李自成和刘宗敏也没少干过。什么杆子、土寇的吞并兼并活动,都是玩得得心应手。最近的一次大火并,就是兼并了罗汝才的曹营,让李自成在农民军之中一家独大了。

    这种趁火打劫的勾当,更是行家里手。

    当下,刘宗敏的命令被十几个亲兵飞马回大营去传达布置。

    他继续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战场上的变化。

    战场上,情势十分的尴尬诡异。

    东番兵和几个警备旅的数万兵马压着身为前锋的曹振彦兵马步步后退,图哈和鄂奎不停的率领着山东骑兵从侧翼如狂飙骤雨般突进,将侧翼的清军阵线撕裂分割开来,让后续的部队将他们分割包围歼灭。

    郭定北指挥的反击清军,在南粤军势如疯虎的凌厉攻势面前,渐渐处于下风,被连破四道阵势,兵马渐渐退到了壕沟边缘。

    为了保持兵马的体力和士气,南粤军采取了轮换上阵的方式,不停的有号声在中军响起,被号手们接力传递,调动兵马上前,撤回,进行轮换。

    李华宇对自己手中的利器东番兵是知之甚深,对他们的一些陋习也是深恶痛绝。像东番兵这种由带着浓厚部族色彩,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的兵员组成的介乎于古代军队与近代军队之间的部队,冲锋陷阵固然十荡十决,勇不可当。但是,却是要想方设法保持旺盛的体力和士气才可以。

    冯玉祥在他的回忆录《我的生活》里这样评价他的盟友胡景翼部队:打仗便如北方农人割麦,能够一上午连续夺取七个山头,可是,一旦听到后面喊一声“吃饭了!”便立刻如大海退潮般将七个山头全部丢弃,回来吃饭。吃饱喝足后,又拿起镰刀,哦,不对,是步枪重新将那七个山头夺回。

    李华宇的东番兵也差不多属于这种情形。

    号声中,几营东番兵有些意犹未尽的从战场上撤下来,警备旅的部队立刻接替了他们的位置,两团警备旅的士兵也一起撤回到出发前阵地位置。

    在他们原来的位置上,早已是香气扑鼻,炊烟缭绕。

    各营的炊事车,在这里一字排开。

    刀勺乱响,炉火通红,大锅里热汤翻腾着,蒸锅向外吐着白烟,带着米饭的香气。

    一辆辆炊事车前,火兵们手脚麻利的包着大包子,用牛肉做馅,每个足有四两的大包子被放在了煎锅上。滋滋声响中,一个个香气扑鼻的包子吸引着人们的嗅觉,人们贪婪的煽动着鼻翼,尽可能的多吸取一些香味。

    火兵们将炊事车的储物柜打开,从里面搬出一个个木箱、用荆条、柳条编成的大筐,里面满是肉瓷罐和各种腊肉风鸡火腿咸蛋等物。打开肉瓷罐,从里面掏出内中用盐与麦面调料拌匀的切块家畜肉,放在油锅上稍稍煎炸,更是浓厚的香味蔓延开来,让人闻之垂涎欲滴。

    将一锅锅的肉汤煮起,这种初冬的天气,喝上一大碗冒着热气撒着胡椒粉的肉汤,出上一身大汗,端的是舒服无比。

    此战,李华宇也是筹划已久,准备了大量的物资。别的作战物资倒也罢了,粮草给养类的,靠着水路转运的便利,李华宇便调集了足够十万人吃上半月以上的粮食储备在营中,更有每天不停的从山东调运来的粮米补充。

    为了能够让兵丁有充足的体力,除了准备了大量的风鸡、咸鱼、腌肉、盐鸭腊肉、熏肉、火腿、咸蛋之类便于携带保存的肉食外,更是将方圆百余里的猪羊鸡鸭搜购一空,以确保有新鲜肉食供应。

    在这战乱不断,饿殍遍地的年代里,以一顿饱饭的代价都能让人去杀人的,何况是肉食、细粮的伙食?

    东番兵也好,警备旅也罢,按照各自的建制规规矩矩的在炊事车前排队,领取碗筷,享受着他们每个人四个牛肉大煎包,一大碗米饭和肉汤,一大块肉的伙食,不够的还可以再去填。

    热乎乎的饭食汤水,还有一桶桶的热茶,让这些兵丁们迅速的恢复体力,保持着昂扬旺盛的斗志。

    这边南粤军轮换着休息吃饭,恢复体力,那边的郭定北可就惨了。

    一个脸上伤痕累累的把总,虽然腿上被刺了一刺刀,他身形一晃,几乎栽倒在地,但却出人意料的拼力一击,一声嘶吼,身体向前窜去,手中的长柄挑刀斜斜斩向对面。

    血雾腾空而起,对面的一个南粤军警备旅士兵,右臂被齐肘斩断!那沉重锋利,狭长弯曲的挑刀去势不绝,硬生生的从侧面斩开那士兵的胸甲,刀锋进入了整个上半身。

    “你奶奶个熊!”

    几声悲愤的吼声在这个战场的小角落里响起。这把总顾不得腿上的伤口疼痛,正待要转头寻觅吼声来源,一柄尖利的铳刺,从他的咽喉处穿透出去!鲜血带着空气喷涌而出,在他的脖颈间冒着一个个粉红色的小气泡。骤然而来的打击,让他向后摔倒出去,重重滚落地上。

    他双目泛散,颈处的血,如喷泉般喷出,口中带血的碎块,也不断涌出。染红了他的护颈,还有胸前的甲叶。他努力试图要挣扎爬动起来,不过很快的几柄铳刺重重的刺下,不停的咒骂着,随着每一次铳刺的起落,都带走了他的生命一部分。直到死神的黑色翅膀彻底笼罩了这个把总。

    “刺!”

    东番兵营中的长枪兵蜂拥而至,接替了警备旅的进攻势头。列开阵型后,指挥的长枪队队官大吼。

    “杀!”

    怒吼声中,十多个新附军士兵还未曾清醒过来,左右己是有多杆长枪向他们狠狠刺来。

    郭定北手下的这些兵丁,几阵下来已经是胆气用尽,如今本来就是苦苦支撑。原本打算退入壕沟后固守,见这些蛮子又一次气势汹汹的冲上来,如何再有心情抵抗?

    便在这个时候,后面一阵怪叫,却是曹振彦见郭定北有些吃力,便咬牙派出了数百刀盾兵和虎枪兵,更有一百多巴牙喇兵到前面来相助他阻击,为堑壕之中修整改造工事争取些时间。顺便也起到监军的作用!

    原本在八旗军队中能担任刀盾兵,虎枪兵的,至少都是各旗的死兵或马甲,甚至是精锐的巴牙喇。但是,入关之后清军的战线太长,兵力不敷分配,又要守卫京城,所以,许多刀盾兵都是由余丁和抬旗的包衣充任了。但是,这些余丁和抬旗包衣也是饱经战阵,一见眼前东番兵列开的阵势,立时就有应对之法。

    大刀盾牌对长枪,首先就是不慌,自己不先动,枪一戳即随枪而进,枪头缩后则又止。进时步步防枪,不必防人,牌向枪遮,刀向人砍,这也是戚继光着重强调的。

    这些八旗兵丁虽然没看过戚继光的兵书,但刀盾的战法都是相通的。他们狠狠瞪着眼前这些东番兵长枪手的眼睛与肩臂,并不看他们的枪头,显然刀盾战技极为丰富。

    “刺!”

    一声大吼,如林的长枪向前刺出!

    一个持着厚重木盾与大斧的粗壮清兵同样发出一声吼叫,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在对面两个东番兵长枪兵肩膀刚动时,他己是抢上一大步,险险滑过刺向他咽喉的一杆长枪。

    波的一声巨响,盾牌又避开一杆刺向他腿部的长枪,手中重斧,就要向一个长枪兵当头劈下。

    这刀盾兵果然非同小可,一下子就将两杆长枪欺老,眼看那长枪兵非死便伤。

    “噗哧!”

    一根铳刺悄无声息如毒蛇般刺透他的咽喉,顺势一绞一抽,这刀盾兵脖子上顿时的如喷泉般狂飙出一股血箭,他眼中带着不敢相信,倒在地上拼命抽搐。

    眼角余光中。他看到侧翼的一个东番兵火铳手挺着滴血的铳刺,得意的裂开厚厚的嘴唇朝他笑了笑,然后又退回去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却是东番兵的战术配合,用火铳兵的铳刺,为长枪兵提供防护。这个清军刀盾兵只防住了前排左右两杆长枪,却没防到侧翼错位间刺来的这根铳刺。

    生与死只是一瞬间,他再多的不甘心,也是没有个鸟用,只得是带着恨恨的心情死去。

    长枪最怕的就是用老。若未刺中敌人,又被他们刀盾近前,就是一场悲剧。虽然也有长兵短用之法,但大多使用不及。

    东番兵配备的长枪也存在着这个缺陷。所以采用了前后侧翼长枪兵与火铳兵错位配合之法,便是前排正面的长枪兵出现了空档,后列的火铳兵就可用铳刺招呼敌军掩护同袍兄弟。当然,这需要士兵们日常关系熟惗,彼此之间能够做到密切的配合,因为战机只在一瞬间。

    这些东番兵,往往是以部族为单位组建,彼此之间往往都有亲戚关系,又是同在距离家乡万里之外的中原地面作战,更是团结得紧。多年的操练和战阵下来,早已是配合的便如吃饭喝水般自如随意。

    噗哧,噗哧声响,长枪枪尖和铳刺刺入身体的闷响声音不断,鲜血顺着枪尖流淌下来。转眼间,这些清军刀盾兵虎枪兵,个个非死便伤,他们虽然武勇,但哪挡得住正面与左右方方几杆长枪、铳刺同时刺来?他们并没有三头六臂,不甘心的嚎叫声中,一个个身躯倒在被鲜血浸湿的土地上。

    一个身材矮壮得像根车轴样的巴牙喇兵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将自己爱若珍宝的虎枪用力投出,将自己正面数步之外的一个东番兵火铳手硬生生的钉在了地上。不过随后,他的护颈处就射出一朵血花,随着密集的一阵铳响,他的胸腹各处,射出一股股血雾。

    巴牙喇张嘴怒吼,却发不出声音,他的脖颈处中弹,气管泄露,他想吼叫,只让脖颈处的血液喷洒出更快。最后巴牙喇怒目不甘,就这样直直仰面摔倒死去。

    战事短暂而残酷。转眼间曹振彦派来给郭定北撑腰打气的这些八旗兵丁便死伤的寥寥无几了。

    特别有两个被刺破内脏的八旗兵,一时却难以死去,只是拼命在地上翻滚着,他们连痛叫都叫不出,只双手在地上用力抠着,连指甲都翻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样的局面,郭定北有些瞠目结舌了。虽然对南粤军的战斗力有心理预期,但是,他却没有料到,眼前这些蛮子和那些明显是刚刚放下锄头没有多久的警备旅士兵,居然将自己的数千久经战阵的老兵杀得所剩无几?!

    他右手持着自己的宝剑,原本手中擎着的认旗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了。身上,几处铳刺和长枪造成的伤口,从甲叶子的缝隙里滴滴答答的向外流血。身边所剩不多的亲兵和士卒,也大多伤痕累累。体力消耗殆尽的他们,几乎连手中的刀枪利斧都把握不住了。

    看着身旁已经都再无一战之力的士卒,再看远处又一波更换上来的南粤军生力军呼啸着冲了上来,密密麻麻的触目所见都是铳刺长枪。郭定北不知道是胆怯还是因为失血,整个人如坠冰窟之中,似乎又要闻到那种白色烟雾掺杂血腥的怪味,猛然他一声嚎叫,转身便走!

    内心之中一个他在大声咆哮着:“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老本都要拼光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随着他,千余名新降顺清军的残兵败将一起向后转,曳甲拽兵的向着不远处的首道壕沟奔来。

    壕沟内,有清军的火炮,有抬枪,有吃的,有喝的,有治疗伤口的药物。更重要的是,跳进了壕沟就等于捡回了这条命。

    在他们身后数十步的距离外,南粤军的兵马步步紧逼,而且距离越来越近。

    “快!快跑!”郭定北努力的喘着气,对着身边几个护持着他的亲兵断断续续的吩咐着。

    “快!出来接应我们!”郭定北已经看到了壕堑旁土墙上那一排黑洞洞的抬枪枪口了,顿时心里安顿了不少。他顾不得嗓子干裂疼痛得像用砂纸打过一样,努力用最大音量对着壕沟内的清军发出求救。

    “该死的东西!指挥失误,作战不力,把几千人马不到半天都丢得干干净净的!还有脸要本觉罗派人出去接应他!”曹振彦在自己的屯兵洞内跳脚大骂。

    “本官不让他自裁就已经是很给他情面了,这狗贼居然还想冲击壕堑!当真不知军法为何物!”

    不远处,郭定北的残部已经堪堪到了壕堑的边缘,背后追击的东番兵也距离壕堑不到数十步了。

    “传本爵军令!以抬枪轮番轰击!把这些意图引南蛮冲击我军壕堑的狗贼给打回去!”

    那些架设在土墙上抬枪,终于找到了最好的施展舞台,对着眼前的人群,不分敌我的开始发射出弹丸。将拥挤在壕沟边缘的郭定北部残兵败将打得血肉横飞,惨叫声不绝。密集的弹丸让本来就所剩无几的郭定北部几乎全部丧命,他们面对突然飞来的铅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啥自己拼死掩护的队友,转眼就变成了催命鬼。其实这事不奇怪,千古圣人哪个不是卖队友起家,这种事文王干过,孔夫子干过,曾国藩干过,他曹振彦,自然也就干得。

    阵阵抬枪的轰鸣声中,曹振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里全是泪水。

    “本爵与与郭定北私交甚厚,他又是主动请战,为全军整理后路,阻击追兵。若非军法无情,我定不会如此。”曹振彦擦着眼泪,学足了三国里曹操和刘备的表演。

    战场的西部边缘,人喊马嘶,旗帜糜动。奉刘宗敏的将令,数万大顺军部队已经陆续从大营之中调动而来,集结在战场的西侧。各营的将官们纷纷到提营总制刘爷面前报到,请领军令。

    刘宗敏却不急于发令,只管让部下们看看东面战场的情形。

    “这群鞑子野战不是南蛮的对手。就看靠着壕堑能不能守住了。你们也给咱老刘记住了,以后和南蛮兵作战,千万别野地浪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