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四章 香樟籽
    今日果真是个大晴天,日上竿头,正是炙热时,即便是初春,也止不住那由地面而升腾蒸发的热气。

    秦殷用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用抹布擦拭着门柱后的死角。

    “杨小二,去西街进一些香樟籽回来,我一时脱不开身。”

    那从前招呼秦殷招呼的热切的跑堂的杨小二却不理会,便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便懒洋洋道:“我也脱不开身,谁也不比谁闲着。”

    “嘿,我说你……”

    “我去吧。”

    秦殷转身应了声,顺势擦了擦手上的汗水,对着那胖伙计道:“我去吧,从前刘家公子也是爱这个时节在汤药里放点香樟籽的。”

    胖伙计白了杨小二一眼,转头乐呵呵地把单子塞到秦殷手里。

    “那就麻烦你跑一趟了。”

    秦殷笑着应了,转身出了门,看着外头亮的有些刺眼的太阳,加快了步子往西街方向跑去。

    谁都不愿意去西街,不过是因为西街离这里,有好几里的地,掌柜的不给配车也就算了,连路费也不给一分一毫,当然谁也不愿意顶着这大太阳往外跑了。

    而她,也并非真傻。

    今日是凉州学府会考,是给各个学子心里摸个底的考试,而不少人说,这会考的题有几近半数的题与州试的题相同。

    而这凉州学府恰好就在由北向西的中长巷上,就算是偷偷溜进去,也能窥见一二。

    会考申时才开始,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秦殷自然先去西街那边最大的市场去进货,返回时再去学府瞧瞧。

    西街市场常常沿街都是叫卖货物的小贩,人头也杂得很,然而秦殷刚转角进西街,却发现往日嘈杂混乱的街道今日竟一人也没有,街头一尘不染,整洁如新。

    秦殷就这么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之间竟也不知从哪儿去找卖香樟籽的小贩了。

    身后却响起了马蹄声,似是两匹马载着车,由人驱使着往这边来。

    秦殷转身,奈何正午时分,太阳耀眼地睁不开眼,她抬手遮在额头上挡光,然而方才马蹄声还较远的马车已经驶向眼前,且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恍惚可见驾着马车的是个黑衣劲服的男子,两匹马烁烁有神,黒鬃长亮,马蹄声听起来也分外自信……

    直到马车险些撞到自己,秦殷才堪堪避开,因为刚才的晃神,差点就命丧马蹄之下。

    无端的,就生出一股怒气来。

    两匹马驾车,无非是那个富贵人家出游,但即便太阳光再甚,她的方向是向阳,而马车的方向却是逆光,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马车的前方,有一个人在。

    怎能就连拉也不曾拉一下缰绳呢?是因为撞着人也不怕吗?

    马车即便险些擦到她,也不曾想着停下来,依然往前走着。

    秦殷干脆跑了两步,伸手拽住了马嚼头,紧紧地不松手。

    马儿吃痛嘶鸣一声,停住了脚步,另一边的马也只好一同停了下来。

    驾车那人转过身来看她,“有何事?”

    男子一半脸被马车的阴影遮住,一半亮在阳光下,却也能看清是个一等一的英俊男子,表情却像是木头雕成的,没有什么起伏。

    秦殷仰头看他,“刚才公子的马,险些撞到了我。”

    男子颔首,带了几分歉意,“不好意思这位小兄弟,我们太……公子着急赶路,没注意。”

    男子话语诚恳,反而秦殷却不知作何回复了。

    本以为这般骑马都不看人的傲气,定然不屑于同她这般小民计较,话语也一定很难听,谁知道他态度这般诚心,反倒叫她尴尬了。

    “没事。”秦殷松开了马嚼头,往后退了一步。

    男子转头拉起缰绳,过了一会儿又放了下来,侧头问她,“不知这位小兄弟可否知道,那香樟籽由何处买?”

    秦殷往前望了望,带着几分猜测道:“应该是这前面那客栈旁边的小铺子,往常我都是去那儿买的,只是今日……不知怎的这般冷清。”

    男子闻言怔了一下,然后低声道了句,“怎的消息这般快就传开了……”

    然而秦殷并未听清楚,便见男子道了句“谢谢”便拉起缰绳准备前行。

    “这样吧,我也是去买香樟籽的,从这里到那边还有段距离,我带着你们去吧。”

    秦殷说这句话,是有私心的,一方面,这西街清理的如此干净,她也不知刚才说的准不准,另一方面,日头实在太大,她也便想搭个便车。

    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恐怕是不行……”

    “让他上来吧。”

    马车内的传来主人的声音,声音低沉沙哑,似是刚睡醒一般的慵懒,可听在秦殷耳朵里,却是好听如天籁。

    男子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让开了位置,伸出了手,“那就上来吧。”

    秦殷抓住他的手,慢慢的拉开车帘,然而她还没落座,驱车的男子便扬起了马鞭,马车一个颠簸,她便重重地向前倾倒过去……

    额头没有如预想中那般撞到车壁,而是撞到了一处温热,她勉强撑着坐垫坐起身来,便瞧见坐在软椅上的男子正低头揉着自己的掌心。

    而她看着座上的男子,却失了神。

    月牙白的一袭长袍加身,袖口与领口处皆用金线纹边,一双长腿交叠搁在车门边,略显单薄的长袍却愈发显出他身材瘦削,剑眉如峰,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樱红的薄唇,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眸中的褐瞳却了无神采。

    显然,他刚刚睡醒。

    可这样一个倾城绝世的男子,究竟是谁呢?

    “谢谢。”

    秦殷看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掌心的动作,出于本能的道了句谢谢。

    男子的褐眸总算是落在了她的身上,微微有了些波澜,不过只是一瞬,便偏开了目光,“举手之劳。”

    接下来,便是一路无话。

    秦殷只能侧过头,拉起车帘的一角,寻找着卖香樟籽的地方。

    身后响起了轻咳声,她放下了车帘,回头看他,只觉得他这张惊为天人的脸有了些苍白的色彩。

    “不知公子需要香樟籽有何用处呢?”

    男子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目光在她脸上停滞了片刻,才道:“用药。”

    秦殷了然点头,又看了一下他的脸色,“公子可否让我把把脉。”

    男子犹豫了一下,伸出了左手,拉高了袖口,白皙的手臂上,血管清晰可见。

    秦殷轻轻将手放在他的脉搏处,细细感受了一会儿,帮他拉下了袖口,才缓缓道:“公子身体并无大碍,若是需要香樟籽入药,便再与苏叶与陈皮一同加入,或许效果更佳显着一些。”

    男子忍不住勾唇,“你是大夫?”

    秦殷楞了一下,抿唇笑道:“不过以前在药房抓过药罢了,并不是什么大夫。”

    车帘被风吹起,秦殷一眼扫到了那家客栈,便拔高了声音道:“到了,卖香樟籽的地方到了。”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