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时光〕〔重生空间:首席神〕〔神奇宝贝之最强养〕〔新婚1001夜:吻安〕〔神医弃女〕〔甜婚蜜宠:季太子〕〔时光和你都很美〕〔萌宝驾到:国民影〕〔总裁爹地蜜蜜宠〕〔六十年代小军嫂〕〔乡村极品小仙医〕〔这个系统有点黑〕〔我老婆的秘密〕〔七公子④:韩少来〕〔帝妃惊天〕〔重生八零致富记〕〔剑逆诸天〕〔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误入狼室:老公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二十四章 江大学士
    今日赴京赶考的人较多,酒楼一楼大厅三三两两的人群,见着她纷纷窃窃私语,秦殷拿着牌子谢过掌柜的便转身上楼,却一个不查被撞到了一旁。

    “哎呀,不好意思啊,这边人太多,不小心撞着你了。”一个紫衫女子语气有些急道,秦殷刚想表示没关系,抬眸却看到她眼底的笑意,素手掩唇,也是在遮掩着已经分外明显的笑意。

    知道这样的流言传出去,会给自己带来多么恶劣的影响,可却不曾想到,这影响,来的这么快,这么急。

    秦殷笑了笑,抬起脚,那紫衫女子忙躲开,她却将脚落在了一旁的阶梯上,伸手拍了拍上面方才被踩的灰尘,不徐不疾的直起身子看她,“没事,眼睛看不到没关系,心看不到可就难办了。”

    她秦殷向来不是容人欺负的主,却也不喜跟人争执,见那紫衫女子敛了笑意似是要跟她争辩的模样,便淡淡行了礼,“今日舟车劳顿,甚是疲乏,秦殷便先去歇着了,各位学子学女们自便。”

    转身上了楼,身后的闲言碎语却仍然不见少,到底都是些入了殿试的人,说话虽算不得尖酸刻薄,但也算不上好听,秦殷面色僵僵,直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关上后,才长舒一口气。

    她垂眸看着自己鞋面上的脚印,心情愈发复杂难辨。

    她想要的从来只是考取功名,落户于京,甚至能够做一个再朝堂上说得上话的女官,不为飞黄腾达,只为能够为死去的父亲昭雪,能够堂堂正正地为祖辈父辈立下墓碑,而不是一个简易的连碑都没有的衣冠冢。

    殿试还未开始,凉州城省试的事情已经传得满京中人人皆知,已经被泼上了脏水的她,即便真的站在了自己想要的位置上,又真的会得到大家的认可吗?

    答案通过今日,已经不问便知。

    但转念想想,她一步步走到现在,来到京城,为的不是得到大家的认可,而是站在自己想要的位置上,用何手段,用何方式,皆是自己的本事。

    父亲曾说过:凭借自己的本事做人,问心无愧。

    她既没有做世人口中所说的谄媚之事,又何苦因为流言蜚语而困扰。

    她随手放下了包袱,站在了窗户旁,看着京城繁华的景象,心中郁闷的情绪都随着京中的空气而飘荡干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上浮起了淡淡地笑意。

    无论这京中到底是何景象,她必然做到问心无愧。

    ……

    殿试前几日,都是学子学女们最忙活的时候,并非忙活着复习准备,而是忙活着向各路高官名望投贴问路,为自己的殿试做好铺垫。

    秦殷看着他们忙活,却无动于衷。

    并非她清高,不愿同流合污,而是在京中,她的确不知该向谁投贴,就连唯一认识的江大学士,恐怕此刻,江府的门槛已经被踏破了。

    而她该让他还的人情,也已还,接下来,她只能靠自己了。

    “怎的这学女房间没什么动静?”

    刚想推门出去寻些吃的,手放在门把上却听到屋外的对话。

    “你还不知,这房里住的是那凉州来的秦殷,就是那个明明被除名却抱着江大学士大腿入了殿试的那个秦殷。”

    “啊,就是她啊,这次入了殿试的几名学女里,不就她名头最响吗?”

    “可不是,恐怕这会儿早就在江府里了吧,这样的人,可真是咱们学女里的一颗渣滓……”

    声音渐远,听着下楼梯的声音,她才将手从门把上放了下来,突然间,就有些失笑。

    如今她什么也不用做,在别人眼里看来,已然是什么都做全了,她又何必去投贴问路多此一举?心头即便是这么想的,却仍然还是抑制不住的难受和憋闷。

    她一再的深呼吸,平复好心情,才推门出去用午膳。

    然而即便是午膳,也得不着清闲,频频有人前来问她的投贴情况,得到她否定的回答时,无一不是一副冷蔑地模样,无论学子学女,一律都无人待见她,却又不乏艳羡她的人。

    秦殷端起茶杯润了润嘴里的油味,刚准备起身回房午休,却听得扶英楼的门口一阵骚动。

    “这不是翰林院掌院……江大学士吗?”

    “江大学士此时不应在府中收着名帖吗?怎的来了这儿……”

    秦殷闻言抬头,一眼便瞧见了从人群中走来的男子。

    在聚香阁初见,她便落了印象,这男子年纪虽轻,面容也俊朗,但穿着却极为朴素,素雅到不看他身上的玉饰,几乎猜测不出他的身份。

    此刻仍然身着当初见时的那身藏青色的长袍,长袖轻扬,随着清爽的秋风一同进来,清俊的容貌已经足够让在场的学女们心动。

    京都处北境,女子大多热情居多,不消一会儿便将大学士身边围了个水泄不通,甚至不少学女暗自庆幸自己多睡了一刻没有出门投贴去,反而将江大学士等上门来。

    但此时此刻他们大都忘记了,江大学士也是他们之前口口相传的流言蜚语中的主人公之一。

    秦殷不想去凑了这热闹,虽说她该感谢江辰才是,但那日的试题实在说不上是给的人情,那女红和调香,差点让她的科举之路再次夭折。

    既然情也还了,她没理由还和江大学士纠缠不清,落更多的闲话在身。

    秦殷放下了茶杯,转身要走,手臂却被拉住了。

    “怎的见着大学士就要走,好歹也是旧相识。“秦殷顺着紫衫水袖而上,觉得这学女甚是眼熟,看清她眼底的轻蔑后,才恍然记起,这就是那日伸脚绊她的学女。

    “谢谢你的好意,若真羡慕不及,今日倒是你大好的机会。”

    秦殷拿下了她的手,并不想在这种人多显眼的地方和她多费口舌。

    可那学女声音并不小,很快,方才纷纷涌向江大学士的学子学女们把目光投向了她,神色各异,却无一不是等着看戏,谁都想亲眼看一看这两个流言中的主人公,到底是不是真如传闻中一样,关系非凡。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