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二十五章 聪明人
    好在秦殷抬眸看他时,他只是冲着自己淡淡地点了下头,然后目光放在其他学女身上,礼貌谦和地维持着该有的礼数,秦殷也回了一个颔首,径直回到自己房间。

    江辰余光扫见她合上的门,复而抬眼看着离自己最近的学女,“不好意思,你方才问的是什么?”

    那学女没想到七嘴八舌这么多人问,唯独她被选中了,有些受宠若惊地捂着嘴,脸颊微红,“我……我方才问的是,江大人认为殿试上,秦学女会落榜吗?”

    这学女此话一问,先前叽叽喳喳地人们登时没了话,只是瞪着两只眼睛看着江辰,看他会说出怎样惊天动地的话。

    “秦学女……可是那凉州城的秦殷?”江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扬唇笑了笑,“这一切只能交给天意来抉择了,我又怎能妄下言论,若是有这份心关心他人,不如先好生练练女红刺绣罢,尚德宫的门比东宫大殿更难得进。”

    这一笑,让不少学女心头痒痒,春心荡漾,却又冷不防被后面的话给吓得不敢吱声。

    谁都知道尚德宫有个出了名的严谨刻薄的陈尚宫,既是先前太皇太后的贴身宫女,又是当今皇后身边最得力的女官,江大人这番话,倒真真给他们提了个醒。

    不出一会儿,人便散的差不多了。

    扶英楼的伙计倒也不是第一次见着江大学士,见着人少了,便凑上前来献献殷勤,“江大人,今日小店倒是得了上好的春江雨茶,由极寒的雨露提炼而成的,味道很是香醇,要不然即刻去雅间品上一品?”

    “不必了,还劳烦你如此惦记着,不过前几日是秋分,不知你家后院的秋菊开得怎样了。”

    伙计眼睛一亮,忙抬手牵引着,“江大人真的是慧眼啊,咱家后院的秋菊开得可漂亮了,一簇一簇的,而且这几日学子学女们都潜心研学,没有多少人,正是一处清净地。”

    江辰大步朝着后院走去,行至长廊外,伙计便退下了。

    秋高气爽,正是赏菊的好时节,只是无人一同欣赏,有些可惜。

    江辰踏上青石小路,沿途一簇簇秋菊随着微风摇摆,明黄带橘的颜色很是讨喜,因着是扶英楼中的菊花,大多都是达官显贵逢着节日赠送的,所以朵朵都比拳头还大。

    鼻间秋菊的香气萦绕,到让心情宁静了不少。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江辰突然在一处菊花前停下,看着深色的花蕊,眸间也染上了些许孤寂。

    原本也想着在江府里种些应季的花,然而府中除了家奴和管家,算来算去也就自己独赏,也是怪可惜的,便也放弃了这种想法。

    “阿嚏——”

    突然一个喷嚏声响起,江辰又朝前走了两步,便看见那一抹青色的纤瘦身影,站在凉亭下,抬起水袖捂着口鼻,还不停地揉着鼻头。

    似是听到有脚步声,秦殷回身看去,眸间闪过一丝怔愣,随即俯身行礼。

    “学女秦殷见过江大人。”

    方才她不是在房间……?

    江辰也有一丝错愕,颔首应了她的行礼,复而笑道:“不得不说,我与秦姑娘,甚是有缘。”

    秦殷眉头稍挑,如果说和他传出流言算是有缘的话,倒也是在理的,只不过她不能在此地久待,颔首道:“江大人抬爱了,秦殷还有事,先行离开了。”

    从刚刚他一进门,她就避如蛇蝎,他有这么可怕?

    “秦姑娘可是记恨着那日的刁难?”除此之外,他暂时想不到别的缘由。

    秦殷又挑了挑眉,唇角含笑,“怎会,我还得多谢江大人那日的刁难,否则秦殷这殿试的资格,名不正还言不顺。”

    江辰又向前走了一步,二人距离不过一步之隔。

    “那怎么唯独你避我如蛇蝎?其他人忙着投贴问路还来不及呢。”

    他清晰明朗的话语间带了几丝笑意,秦殷却莫名多了几分恼意。

    江辰是当今皇上身边的大才子,即便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女传出点什么,也无伤大雅,但她不同,一些个流言蜚语足够将她还未打通的官道之路给拦死。

    这并非她所愿。

    “投贴问路乃投机之举,秦殷看的来却学不来,而且……我并没有避你如蛇蝎,只是我对这花粉,有些过敏罢了。”话语刚落,她抬起水袖掩住脸又是一个喷嚏。

    “莫不是怕与我传出什么闲话才着急离开的吧?”江辰稍稍倾身,颀长的身形落下一道阴影将她半个身子遮住,温柔的丹凤眼盛了些许看不清的笑意。

    秦殷看着他,只是淡淡笑了笑,“我以为,江大人不知道呢。”

    原来他什么都清楚,但她却有些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明知他和她流言缠身,却还毫不避讳,当真以为清者自清吗?

    江辰慢慢直起身子,眼眸也变得有些淡淡,“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秦殷更加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他藏青的身影消失在小径尽头,她才又狠狠打了个喷嚏。

    反正她对菊花花粉过敏,是真真的。

    ……

    几日的功夫,秦殷全把功夫耗在了逛街上。

    倒不是觉着京城繁华突发小女孩兴致,而是觉着自己对京城到底还是了解甚少,也不太清楚京城与凉州城两城百姓生活的差异,转悠了这么几天,她算是摸得个七八分了。

    连赌坊酒坊烟花坊的方向,都摸得个一清二楚,也难得地换上了男装,只觉得浑身都神清气爽的,长发束起,只是自己年纪尚小,很多地方都进不得,甚是可惜。

    在听书楼听了会儿旧齐秘史,太阳就落山了,踩着余晖买了点吃食就准备回扶英楼,为了抄近路走了条巷子,正七转八转有些晕头之际,听得身后一声怒吼。

    “小娘子!”

    这声音听起来极为熟悉,粗犷带着些沙哑,沙哑又带着些怒意,这声音的主人莫不是……

    秦殷回也不曾回头,拔腿就跑,光是听的就知道这人来者不善,稍稍再心里推敲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只能是李奎的,那她更是只有跑了。

    可惜的是,她似乎对自己过于自信了,京城的巷子,比她想象中的更加难绕出去,而身后的追兵比她想象中的……跑得更快。

    李奎单枪匹马很快就拎住了她的衣领,因为是男装,还有竖领,所以更加好提起来。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