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美漫开超市〕〔商海雾霾〕〔明威天下〕〔中二道士〕〔捉鬼极品大妖王〕〔遍地都是技能树〕〔王牌渡灵人〕〔走出海贼的虐杀姬〕〔第一夫人:总统请〕〔萌宝来袭:皇叔独〕〔凰女倾世:魔王大〕〔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水墨田居小日子〕〔极品快乐升天系统〕〔神矛局特勤组〕〔赤红的世界〕〔万古最强宗〕〔龙血战神〕〔重生校园:夏少,〕〔不良痞妻,束手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四十一章 萧国旧人
    入宫前,秦殷几乎都是住在那间厢房里,以江府门客的身份,而身边伺候她的人,只有香萝一人。

    但秦殷却并不习惯被人伺候的感觉,外面夜已深,香萝端着一盆热水进来,准备服侍她擦脸就寝,刚拧干毛巾递过去,却见秦殷躲闪了一下。

    “香萝姑娘,年岁上你比我还年长一些,往后梳洗,我都自己来吧。”秦殷从她手里接过毛巾,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香萝跪在地上,双手交叠放在腹部。

    “秦姑娘,莫非是奴婢做错了什么?秦姑娘大可责罚奴婢便是。”

    秦殷只觉得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跪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模样,脑仁有些疼,忙俯身扶起她,“你何必如此惶恐,我既不是你的主子,也不是这府上的千金小姐,你无需服侍我。”

    更何况,从前自己都是服侍别人的份儿,犹记得有几次给那刘公子端洗脚水还被踢翻,洗脚水将她从头到脚淋了个遍。

    这些为奴为婢们的辛酸苦楚,她再清楚不过。

    “大人说过,要将姑娘视为与大人一般的主子,不可怠慢,奴婢即便听了秦姑娘的话,也不得不听大人的话。”

    这香萝容貌可人,姿态也不像是寻常侍婢的姿态,但言行举止都谦卑为上,实在有些古怪。

    秦殷凑上前看了看,不禁问道:“香萝姑娘是何出身?”

    香萝仍然毕恭毕敬,“香萝打小跟在大人身边,伺候大人,至今已有十余年了。”

    这香萝看起来比自己年长几岁,却又比江辰年轻几岁,伺候了十余年,那便是一起长大的了,可一起长大的仍然这么主仆有别……

    实在有些令人费解。

    不过反正也就这几日的功夫,手臂上的伤见好,她明日就要入宫觐见了。

    如果她所料不错,此番入宫定能有个一官半职,只是因为自己殿试上闹了风波,恐怕在东邑帝眼里并不算很好的影响,如果能有九品芝麻官,也算是不错了。

    “那这段日子就麻烦香萝姑娘照顾了。”

    香萝依然埋首退下,身子半躬。

    秦殷眸光一闪,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样的礼仪姿态……似乎是曾经萧国的礼仪,难道这香萝,是萧国旧人?

    敛了思绪,秦殷擦完脸却始终无法入睡。

    明日入宫,要有何准备?见到东邑帝该说些什么?

    她有着满腹的话语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而一国之君,又会同她说些什么?

    翻来覆去睡不着,秦殷也干脆起来在江府内四处走走,这几日天天除了睡就是吃,她感觉身子都圆润了一圈。

    她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之前在客栈,因为银两短缺的问题,每次连吃个包子都是奢侈,而如今住在江府,不说山珍海味,每日膳食都是精致可口的。

    江辰为官不过几载,但一路都顺风顺水,科举状元从一开始就官从四品翰林院侍从学士,直至今日的翰林院掌院学士,他的才学让圣上很欣赏,甚至亲笔题名匾额“江府”二字,让他即便官从二品也地位颇高。

    江府更是建的气派非凡,假山绿水,九曲回廊,江辰最偏向文人墨客的一点便是,他喜爱花草,就连亭台楼阁都喜欢用花草的名字命名。

    比如她现在住的院子——苍兰阁。

    秦殷顺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着,两侧种着的是梅花,只是还未到时节,只有光秃秃的树枝。

    今夜月光皎洁,才让她不至于看不清路,可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了江辰的身影。

    他颀长飘逸的身躯立在池塘旁边,目视前方,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但是光这么看着,就莫名觉得孤独萧瑟。

    月光凉凉落在他单薄的身影上,秦殷走过去的动静不大,他并没有发现她。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实命不同。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实命不犹。”

    她轻声吟哦,只因觉得此诗极为对应此刻她的心境。

    不出名的小官吏尚且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人微言轻,而她连小官吏暂且都算不上,更有何人会怜。

    江辰侧头看她,只觉得她这几日似乎长高了些,脸颊也不再消瘦,他复而看着天上稀疏的星辰,不得不承认,此诗应景得很。

    “你有何之叹,明日,你就要入宫了,你期望的事情,很快就要发生了。”

    秦殷却不接着他的话头,看着不远处的一方凉亭,反正今夜辗转反侧也睡不着,不如和江大学士唠唠嗑解解乏,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见着秦殷朝着凉亭走去,江辰也跟着走了过去。

    猜到她今晚定然睡不着,而今日入东宫和殿下商讨城西之事的后续,也不甚明朗,走着便到了这片梅园。

    看到她,不算意外。

    此时,几乎寸步不离她的香萝也跟了过来。

    秦殷想了想,忽然有了几分兴致,“江大人可愿意将你私藏的好酒拿出来,给秦殷品品?”

    江辰失笑,“你怎的知道我有私藏好酒,平日我也不爱喝酒。”

    秦殷也没了平日里的拘束,一只手撑着下巴,满眼狡黠,“你不是说,我观人入微吗?从我那日醒来时便发现了,你家下人摆放餐具时,总会准备酒杯,而且我鼻子很灵的,闻到了酒的芬芳,眼见着就要入冬了,好酒正好可以拿来暖暖胃。”

    这番推断让他对她刮目相看,当真是什么也瞒不住这丫头吗?

    也罢,过了今日,也不知何时才能再与她举杯对饮了。

    “香萝,去将酒窖的芦花酿拿来。”

    香萝应声下去,秦殷却有些不太满意。

    “你可是瞧不起我?花酿又算得上什么酒,我倒是听闻那桑落酒味道甚好。”

    以至于让爹爹在外征战也惦记着那日喝的将军赏赐的一口桑落酒。

    她从未尝过那是什么味道,但想必,应该是极其好喝的。

    “芦花酿是我特别调制的,就连太子殿下来了,我也不曾舍得打开,你该知足了。”江辰看着她微皱的眉头,和眸间沉沉的哀伤,不知为何心头有些发堵。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